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小爷也是要面子的人

掠天记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小爷也是要面子的人

    “我只想做你身边的丑奴儿啊”

    神主的一声低诉,却让魔祖与方行同时沉默了下来。

    方行是兴奋,没想到自知必死的情况下,却听到了魔祖这么大的一个八卦。最喜欢听这些家长里短的传闻了,尤其是这两个还都不是外人,一个是整天装神弄鬼,直到如今才露出真容来的魔祖,一个则是威震天元,统御三千神族的大神主。神主这身份,这实力,真可以说已经顶尖了,但谁又能想到,她在魔祖的面前,竟然会是这么一副乖巧如猫的模样?

    只是,心里却也有点疑问,这神主说自己是她养大的是什么意思?

    “唉,这谈何容易啊”

    魔祖似乎是直到此时,才明白了神主的某种用意,呆了半晌之后,却轻叹了起来,苦笑道:“丑奴儿,你把这些事情想的太简单了,若是仅凭这三千神族的力量,便可以摧毁永恒仙宫的话,那众圣堂也就不用耗废这么多的心血,才布下巅复一切的欺天大计了”

    “我知道!”

    神主听了这话,忽然间抬头看了过来,眼神异常的坚定,甚至可以说是坚定的可怕,已经达到了疯狂的程度:“我也知道,仅凭三千神族的力量便与永恒仙宫做对,根本就是自寻死路,所以我来了天元,这世上若还有人能与永恒仙宫对抗,大概也只有殒落仙人王了吧?我要搞明白众圣堂的人究竟在想些什么,他们的计划究竟是什么,然后抢过来为我所用!”

    “唉,你实在是”

    魔祖显得非常的无奈,开口想说些什么,终究还是只能一叹。

    “怎么,你嫌我太不自量力了?”

    神主忽然间声音便冷了下来,甚至有些愤怒,几乎是压抑着一腔的怒火,冷声喝道:“你难道忘了他们曾经对我们做过什么吗?你难道忘了他们是怎么对待我们一家人的吗?你又是否知道,当年我拼着一死,保护你和娃娃从上清天逃出来之后,被他们抓住,又受到了何等样的折磨?这样的大仇,我们怎能不报?若不积累自己的力量,早晚还会有这么一天”

    随着这一腔怒火的作,神主身上的威势陡然间升腾了起来,引动一方天象。

    就连魔祖,也在这时候闭了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平静的看着他。

    “这故事很多啊”

    方行却是越听越来劲了,两眼光,八卦之火熊熊燃起。

    “看样子,那一次我离开了,你被抓了回去,吃了不少苦啊”

    魔祖沉默了半晌,轻轻的叹了一声,神情似乎有些愧疚。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

    神主却似乎因为魔祖的愧疚紧张了起来,急忙解释道:“我当时是自愿留下阻挡他们的,心里想着念着,就是你和娃娃可以安全逃走,后来看到你们逃出去了,一点也不伤心,真的,反而感觉非常的庆幸”说到了这里,似乎是为了转移问题,目光倒朝着方行看了过来,上下一打量,叹道:“这就是娃娃的转世吗?唉,比以前丑了好多不过还是很可爱!”

    “哎这什么意思啊?”

    一句话却把个方行直接说懵了,虽然说不得话,眼睛却瞪了起来。

    什么丑不丑的,方行可没理解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一听这个字就急眼了。

    就连魔祖似乎也愣了一下,而后眼光疑惑的看向了方行。

    “他”

    魔祖似乎想要解释什么,却有些迟疑,但魔祖却忽然开口,打断了他:“从我第一眼看到这个小鬼,便感觉他非常的亲近,那双眼睛,真是和以前的娃娃一模一样啊,一样的胆大包天,不惧生人,然后我又从他身上,感应到了你的气息,又怎么可能猜不到”

    “完蛋了”

    魔祖呆了一呆,目光复杂的看向了旁边正八卦之火熊熊燃烧的方行。

    “这回麻烦大了”

    方行忽然间看到魔祖一只手向自己按了过来,还未来得及说什么,便只觉眼前一黑,竟然硬生生被他扯入了识界深处,不过一到了这里,他倒也甫得了自由,兴冲冲的向立身于自己面前的魔祖看了过去,惊呼道:“老东西你可以啊,神主这么厉害,竟然是你的姘头?”

    “你懂个屁,这回我们的麻烦大了”

    魔祖瞪了方行一眼,心有余悸的说道。

    哪怕是在识界深处,他在说话之时都忍不住向四周看了一看,似乎怕被神主听到。

    “有什么麻烦的?早知你们有这关系,小爷我还用混的这么累吗?”

    方行却是有些难以理解,很是因为魔祖骗自己的事情生气。

    一开始这老王八蛋可是骗自己说他是为了躲仇人才沉睡于沉界深处的,哪里能想得到,他这仇人,根本就是情人,而且在他面前乖的像只小猫一般,如果自己早就知道这层关系的话,那还跟神主客气什么啊,早就拎着魔祖去找神主认亲去了,反正都是自家人

    “说你不懂,你就是屁都不懂,你哪里知道,这女人就是个疯子啊”

    魔祖的口吻显得很是担忧,甚至有些惊惧,与他在魔祖面前时的傲然截然不同。

    “自家老公躲着自己,可不是得疯么?”

    方行掏着鼻孔,一脸鄙视的看着魔祖:“而且听那意思,你还曾经抛下人家过”

    “行了,废话少说,我分出一缕神念,沉入识海与你对话,时间久了她会现的我和这个女人真的没有什么啊唉,实话说倒也算有,以前确实是我自己犯了贱,偏去招惹她,不过感情已经破灭了啊她也根本就不是现在才疯的,她在大仙界的时候就已经疯了啊,我也是现她疯起来太可怕,这才借着仙王的法旨和她分开的,只是谁能想到,她竟然这么大的本事,不仅从仙王身边逃了出来,还有了如今这造化,实力如此的恐怖”

    魔祖急急说道,看起来神情很是惊恐。

    “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跟我详细说说”

    方行好奇心起来了,两眼放光的看着魔祖。

    “我特么现在哪有时间跟你说这个啊”

    魔祖一听却是急了,训了方行一句,喝道:“现在的问题在于你!你可知道,她已经把你当成另一个人了?当初我们在一起时,曾经收养过一只小狗,取名叫作娃娃,念奴儿她血脉有问题,无法同房,自然也生不得小孩,便将那小狗当作了自己的儿子,细心爱护啊对它比对我还好,可在我们分别之时,被人追杀,我当时被仙人王打伤,她便决心要回身拦下追兵,就将那娃娃给了我,要我誓一定要带它逃出来,帮它投个人胎,转世为人”

    “咦,你说的不能同房是怎么回事?”

    “她是天生的玉女”

    “我去,你竟然勾搭了一个阴阳人?”

    “放屁,玉女不是阴阳人而且刚认识的时候我也不能掀开裙子看啊”

    “我很想知道那段时间你是怎么熬过来的”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娃娃好吧?”

    “妈的,才明白过来,合着她刚才是说我还不如一条狗好看?”

    方行听了一呆,旋及又大怒了起来。

    “你能先考虑点正事不?”

    魔祖也实在是无语了,急急训道:“她曾经无数次的说过,那条狗就是我和她的情义见证,只要有它在,我们便永远也不会分开,我当初躲起来不敢见她,就是因为她如果知道了那条狗已经死了,一定会疯的啊,说不定真会杀了我的啊凭我现在这个鬼模样,可是连她一口恶气都受不起啊,不过还好,她竟然把你认成了那个娃娃的转世,照我看来,她现在还能保持着理智,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啊,她以为我真的一直对那个娃娃不离不弃”

    “那那条狗究竟怎么样了?”

    “当初我刚逃出来,身受重伤,需要进补就给它炖了”

    “我草你这人简直浑球,我可帮不了你了”

    方行直接冲着魔祖翻起了白眼,实在是有些看不上这个老浑蛋。

    “呵呵”

    魔祖却冷笑了起来:“你这可不是帮我,她现在是因为把你当成了娃娃转世,才处处容忍你,也一直忍着我,可是如果她知道了真相的话,嘿嘿你觉得咱们俩还能活?”

    “那你究竟想让我怎样?”

    事关性命大事,方行也不得不认真了起来。

    “我的意思是,她既然已经把你误会成了娃娃,那就干脆就”

    魔祖还没说完,方行就直接急眼了:“你个老王八蛋想让我冒充一条狗?”

    魔祖无奈道:“没别的办法了啊”

    “不干,打死都不干,这事要传了出去,小爷我这脸还往哪搁?”

    方行愤愤不平,狠狠的瞪着魔祖。

    “唉,那就随便你了”

    魔祖长长的叹了口气,道:“反正你也明白,如果被她现了真相,估计盛怒之下,第一个就得杀你,然后我也逃不掉可你若冒充了呢?她可是把你不对,把那娃娃当成了亲儿子来对待啊,且不说她如今乃是三千神族之主,权势滔天,仅仅是她无意中继承了的天功传承,那也是可以修行至仙人王境界的神通啊反正话我说到这里,你看着办吧!”

    方行沉默了下来,魔祖的身影也变淡了。

    周围情景变化,方行也从识海里退了出来,抬头看看,神主与魔祖就在自己身前。

    也不知在识海里这段时间,魔祖对她说了什么,神主正满眼柔意,期待的看着自己

    而一看魔祖那满面鼓舞的模样,方行就知道这老王八蛋想让自己怎么做!

    “妈的,一边威逼,一边利诱,小爷我是那种人吗?”

    方行瞪了魔祖一眼,心里狠狠的骂着,然后就倔强的抬起了头。

    “妈”

    看向了神主时,他忽然满面堆笑,亲热的叫了一句,还上前抱住了她的腰。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