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飞升仙路

掠天记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飞升仙路

    这一声“妈”,把个魔祖叫的风中凌乱,神主也明显呆了。

    尤其是被方行亲热的揽着的腰肢,更是明显的颤了一下,倒方行感觉没什么意思,他认识的女孩儿腰肢都是软的,但神主这个却是硬的,毕竟她如今的肉身乃是黑玉雕就,就算随着她降临的时间愈来愈长,变得愈的生动灵活了,但也改变了不了其本质。不过虽然颤了一下,下意识就想抗拒,但一番犹之后,还是没有打开方行的手,眼神也柔软了下来。

    “好孩子,你也真是委曲你了”

    神主低声叹着,抬起了手,像是想摸一下方行的脑袋。

    而方行一见这模样,直接把脑袋凑过来了,但神主却低低的一叹,没有抚摸上来。

    “这个咳”

    魔祖终于开口说话了,虽然只是神魂,但也轻轻咳了一声,忍不住低声向神主道:“丑奴儿,无论如何,我和娃娃,也与你重逢了,这不就是你以前的心愿吗?你又何必再如此偏执呢?不如收手了吧,先找个地方隐居,乖乖的等我,我心里也有自己的计划,待到”

    神主轻轻转过了头,看了他一眼,声音有些失望:“刚见了我,你又要走么?”

    魔祖忽然间就接不下去了,神情异常的尴尬。

    “奇君,你不必担心我,其实我一直都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神主声音悠悠,说了下去:“当年我被云荒仙王擒了回去,虽然受到了责罚,但也因祸遇缘,恰好得到了一位故去天女的传承,又趁着大仙界的浩劫,逃出了云荒仙王城,苦修多年,倒有了如今的修为,但我自知,咱们的实力比之云荒仙王比起来,还是差得太远啊以前的我们,在他面前便没有守住自己的能力,如今恐怕更不行了,现在,我们想永远在一起的话,便必须行险,一定要葬灭永恒仙宫才行,所以在这件事上,你就不要劝我了”

    “额”

    魔祖一副尴尬的模样,显然在绞尽脑汁,想说点什么劝神主收回心意。

    “以前都是你在保护我,现在就轮到我来保护你了,好么?”

    神主眼神清澈,温惋如水,轻盈的说道。

    魔祖神情更尴尬了,一副无地自容的模样

    “哈哈哈哈,这老东西要吃软饭了!”

    倒是方行在一边看的大乐,强忍着神主与魔祖在那里叙旧情,眼睛亮的跟两颗小太阳似的,不过也没忍多久,便忍不住开口道:“那个我说啊,妈老干妈,你们呆会再叙旧情好吧?如今咱们好不容易重逢了,唉,真是有一肚子的话想说,但我最想说的”

    神主与魔祖两个人都向他看了过来了。

    方行立刻露出了一副哀切的模样,叹道:“修行路难啊,都没有好的修行法门”

    魔祖的眼睛瞬间瞪圆了这小王八蛋这就捺不住性子要好处了?

    “我观你身上,倒有不少厉害的法门,皆是有通天彻地之能的,我虽在云荒仙城,修行过一些神通,但论起修行之道,怕也不比你身上的法门更强,神通倒是可以传你几道”

    神主倒似并不介意,轻轻打量了方行几眼,开口说道。

    “你刚才说的天功?”

    方行抬起了头,一副不经意提出来的模样。

    神主倒是略略一怔,而后轻声笑道:“你是我的孩子,我懂什么,自然都会教你,不过这门天功,你倒是学不了,因为修行这门天功,需要一种非常特别的体质”

    方行闻言一呆:“什么体质?”

    神主却是脸色微红,没有继续说下去。

    方行看着她这副模样,也顿时一呆,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刚才魔祖向他诉苦之时,便曾经说过,神主乃是天生玉女,那是一种三十三天上都甚是罕见的血脉,肉身殊异,行不得房事,也诞不了婴孩,心想莫非她指的,就是这种血脉?

    一念及此,倒是心下一颤,心想这天功是万万不能学!

    这个念头一转,倒是升起了另一个想法:“可您老人家权势滔天,统御三千神族”

    魔祖的眼睛已经瞪的如铜铃模样了!

    这可真是大言不惭啊,这是想打神主的权势主意吗?

    别说你根本就是个假冒的,哪怕是真的,也不能一见面就问人要这种东西吧?

    神主明显也呆了一呆,不过倒没生气,反而轻轻的笑了起来:“吾为神主,而你是我的孩子,将来这神主之位自然也是你的,只不过,现在我留他们还有用处,不能给你,只是封你一个太子之位还是可以的,自此三千神族,你地位只在我一人之下,谁敢小觑于你?”

    “将来的事情还说个屁?”

    方行心里不满,嘀咕了起来,抬头瞪了魔祖一眼。

    魔祖心里已经骂娘了,心想你跟人要好处,被人拒绝了,对我这么不满意是怎么回事?

    却不料方行此时心里也在骂着:“连妈都叫了竟然不给点大好处,赔本了啊”

    经过这几句话,倒也确定了事情还是自己想的简单了,看样子自己到底不是神主亲生的,好处给的不大啊,若说是什么云荒城的几道神通,那他还真不怎么放在眼里,毕竟修行是本,神通是末,而自己其实是不怎么缺乏斗法手段的,惟有提升修为的东西才是根本,至于那神庭太子之位,且不说真假,自己要来了也没什么用啊,不一样是被人钳制,不得逍遥?

    而且神主要做的事情,明显就太凶险,看把个魔祖吓成什么样了,万一自己受了这太子之位,将来恐怕也逃不掉牵连,倒还不如从一开始就划清界限的好,省得麻烦

    “算了,不想大好事,还是先拿点实质性的东西到手吧”

    心里打定了主意,便又赔着笑脸,甚至热情洋溢的搂着神主的腰,那叫一个亲近:“太子不太子的事情以后再说吧,不过现在我可得求你帮俩忙,你总能答应我吧?”

    “哦,吾力所及,自不推托!”

    神主笑意盈盈的望着方行,一副温善惋柔的模样。

    倒是魔祖看着方行,已经眉头都快皱成疙瘩了,心想这厮脸皮也忒厚!

    “绝对在你力所能及之内,而且事关重大!”

    方行表情严肃了起来,沉声道:“第一件事就是小仙界,干妈也不是我危言悚听啊,这群王八蛋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野心大着呢,你都不知道,他们暗中拼凑了一部天功,名唤忘情天功,据说威力异常可怖,如果修炼成了,恐怕足以威胁到你更可气的是,他们搜寻了很多天资过人的女子去修炼这门天功,这里面可是有不少是我的熟人,你看”

    “忘情天功的事情,其实我一直都知道!”

    神主闻言,倒也轻轻皱了皱眉头,而后开口:“那门天功不可能修炼的成的,不过是一群痴人而已,我也懒得理会他们,你若是不满,自可执我神旨前去,让他们将法典交出来,也将你的朋友救出来,不过如今正是多事之秋,散落在寰宇之间的小仙界我也并未完全收伏,现在那十二小仙界,既然投效了我,我便也不能做的太过,那几个老不死的性命,还是暂且留他们几日吧,若你心中不忿,待到我大事成后,便由得去落他们,好好出气便是”

    “这样啊,那也行吧”

    方行觉得不太满足,但想了一想,也只能先答应了下来,立刻又道:“另一个就更严重了,妈的沧澜海你知道吧?那里早就不是龙君做主了,现在是一个名唤九头虫的妖魔兴风作乱,那可不是个好东西,对你肯定不忠心而且他现在扣下了我媳妇不还我,那可是你儿媳妇啊干妈你来说说看,这个王八蛋咱们是斩成三段还是斩成二十七段?我听你的!”

    “九头虫?”

    神主闻言也是略略一怔,而后目光有些深远,低叹道:“那你可要快些了!”

    方行呆了一呆,道:“怎么说?”

    神主轻轻道:“如我料得不错,它应该很快就会上路了!”

    上路?

    方行更是有些听不懂了:“我还没送他呢,他怎么上路?”

    神主看了一眼魔祖,又看了一眼方行,微一沉默,还是说了出来:“飞升仙路!”

    此言只有四个字,但魔祖与方行却同时呆了一呆,旋及大惊。

    飞升仙路四个字,对任何修行者来说都不陌生,甚至对于修行者来说,这简直就是他们追求的终极梦想,哪个踏上了修行路的人,不想着某一天可以渡过九劫,白日飞升?

    只是通天路早就已经断了啊,又还去哪里飞升?

    想那些刚刚被神主斩掉了不少的隐世修者,便是一直在等飞升仙路重续,而他们枯守了千万年,也只在刚刚才看到了一点飞升仙路的影子,便是那引仙石桥,可那石桥完全是被封神榜控制着的,早就不知道遁去了哪里了,连神主都奈何它不得,九头虫又哪里来的本事?

    “那个九头虫,乃是有大毅力之辈,连我都对它甚是忌惮!”

    仿佛明白方行等人心里的震惊,神主轻轻开口解释:“而他如今要走的,也不是道家的飞升仙路,而是龙族留下来的古路甚至可以说,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踏上那条路!”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