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我叫方行

掠天记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我叫方行

    那个悄无声息,忽然间出现在了这片沧澜海废墟的男子,彻底让方行惊呆了一下。

    初见之时,有稍稍的陌生,但旋及就有心底一道惊喜之意升腾了起来

    那男子的模样,方行却是可以保证,从来没有见过的。此人身材单薄,与方行差不多一个人头,脸色显得有些苍白,便如大病如愈的模样,只是一双眼睛甚是有神,里面里就是埋了一片星空,模样虽然方行感不如自己好看,但眉眼间,却也依稀有些熟悉的痕迹,身上穿着一件破旧的白袍,也不知是从哪里随手扯了来的,质地甚是低劣,此时他正立身于沧澜海废墟之中,左顾右望,眉宇间满是震惊与疑惑之意,狐疑甚至说是警惕的向方行看了过来。

    他的人相模样,方行从未见过,但他身上的气息,却一下子勾起了心底无数的回忆!

    南海上的万里追杀

    因缘际会下的依赖与忠诚

    于归墟各氏部间的相依为命与反抗

    太上道统考核之路上的舍身相救

    造化雷池边上的依依不舍

    无数的画面在方行的脑海里浮现,一幕一幕,栩栩如生,仿佛无限遥远,又像就在昨日。

    大狗子

    沧澜海龙宫三太子敖烈

    方行此生最亲近的人之一,没想到就在这时候,如此突兀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当年在太上道统遗迹,敖烈为救方行,不惜身死,而方行也拼尽了一切要救它,将它放入了造化雷池之中沉睡,也不知它何年何月,才有可能再次醒来,甚至已经做好了等待它沉睡万年的准备,却没想到,如今才不过数十年,他居然就苏醒了,而且回到了龙宫

    虽然此时的他,乃是人相,但方行从他的气息上,一眼便认出了他!

    在这一刻,方行的心情简直难以形容,似乎在翻江蹈海,有狂风呼啸而过

    所有的消沉与失落之意,皆因为它的出现,而被荡的干干净净!

    “你你怎么会你怎么这么早”

    方行僵硬的转过身,眉梢眼角皆是狂喜之意,但开口说话时,却有些混乱。

    太多问题想问了!

    你这个王八蛋怎么会忽然间出现在了这里?

    你怎么这么早就离开了造化雷池?

    你可成仙了?

    你可还记得当年那个骑在你头上的大姐夫?

    种种问题都在方行心里翻腾,只是到了嘴边,却没有说出口来。

    “你究竟是谁?”

    而在方行惊喜的看着敖烈时,敖烈明显也在死死的盯着方行,方行那复杂而狂喜的表情,让他略略一呆,眼神有一霎的迷离,不过很快便被他抛诸在了脑后,眼神陡然间变得肃杀而高傲,抬手指向了沧澜海周围的一片废墟,冷喝道:“这里又究竟生过什么?为何我从一个陌生的地方醒来,回到家中,竟然变成了这个鬼样子?究竟是何人毁了我沧澜海龙宫?”

    说着,双目如冷电,死死盯住了方行:“你又是什么人,为何坐在这里哭?”

    “额”

    敖烈的话让方行呆了一呆,旋及恼羞成怒,跳着脚骂道:“你特么才哭了呢”

    “人族修士,回答我的问题!”

    敖烈冷冷看着方行,面上没有半丝儿笑容,一身可怖气息,也腾腾弥漫了开来。

    方行骤然感受到了这如同山岳巨海一般的气息,心底也微微一凛

    太可怖了!

    此时他总算是得到了几个自己想知道的问题的答案,虽然敖烈只在造化雷池中沉睡了几十载,远比当初大鹏邪王估计的要少,但很明显他得到的好处却是不低,那一身可怖的气息,竟然让他都感觉压力异常的大,可见这几十年的成长惊人,虽然未到真仙之境,但也相差不远了,至少也已经是渡劫七八成的境界,恐怕距离真正意义上的真仙,也只有一步之遥了

    而另一个问题则是,这小舅子明显不记得自己了!

    心底虽然有些失落,不过倒也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当年它的神魂伤的实在太重,就连大鹏邪王都说过,就算造化雷池治得好他,也多半会使得他出现大片的记忆空白

    他醒来时,不会记得自己!

    心里难免有些沉闷,方行也慢慢收起了脸上的笑容。

    沉默了片刻之后,他抱着最后的一线希望,轻轻开口:“我叫方行,你还记得我么?”

    “方行?”

    敖烈明显呆了一呆,眉头轻轻皱了起来,似乎在琢磨着什么。

    方行登时心下狂喜,连连点头,道:“对对对,就是我,赶紧想想,有没有印象?”

    “方行神庭通天小圣君方行?”

    敖烈渐渐回过了昧来,眼神陡然间变得冷厉至极:“在我赶回家中的路上,便听到有人在谈论,神庭通天小圣君方行,欲率仙兵攻打我沧澜海龙宫,急急赶回,却只见此地一片废墟原来是你!原来就是你率兵毁我龙宫,这一切,莫不就是你带人干的?”

    轰隆隆!

    不说这个名字还好,这么一提,他赫然怒火万丈,雄浑气息浩荡卷了出去,翻江蹈海!

    “我要你的命!”

    在喝出了这句话时,敖烈陡然间一步欺上,狠狠向着方行抓了过来。

    “嗤!”

    他五指成爪,隐隐现出了一只龙爪模样,萦绕着可怖的紫色雷电,所过之处,所有的海水都被瞬间蒸,就连虚空也被他撕的片片破碎,更可怖的是,五指朝向,竟然连虚空都坍塌了一片一片,方行所在的百丈之域,同时被他这一爪笼罩在了其中,简直就是逃无可逃,好像是他那一爪还没到,便已经将方行所在的整片虚空都慑住了,身形直接被束缚

    “力量竟然这么强”

    方行此时也是大吃了一惊,不愧是半步成仙的真龙,这一爪之力比自己强了不知多少!

    在他这强横的一爪之下,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和它硬拼!

    哪怕他的真实实力也远远过了渡劫三重,但却没有丝毫和它硬拼的资格!

    “唰!”

    好在方行也是身经百战,一身武法几已逆天,在敖烈这一爪抓来之际,逍遥身法也陡然施展了开来,身形如仙,飘飘荡荡,刻不容之际从那一片被锁定的虚空里飞掠了出来,而后在虚空之中一纵,身形如烟般出现在了敖烈的身后,急道:“别急着动手,先聊两句”

    “待我将你拿下,再来审你!”

    敖烈却明显没有这好气性,一爪抓空,五指一捏,“噗”的一声,一大片虚空竟然就这么被他随手捏爆了,直看的方行心下凉,心想这半步真仙之力当真可怖,若不是自己反应够快,及时从那一片虚空里面逃了出来,此时岂不是直接被它给硬生生捏爆了?

    “轰”

    一个念头未闪过时,身周虚空荡荡,赫然是敖狂回身拍了回来。

    宛若神龙甩尾,这一拍之力,更是直接震荡了一片千丈虚空,形成了一片扭曲的空间。

    举手投足,惊天动地,此时的敖烈,只是随手施展,竟有如斯怪力

    方行简直难以想象,这厮若是现出了真身,那会拥有多么强大的力量

    不过眼下,自然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他可不怀疑这时候的敖烈会不会对自己痛下杀手,逍遥身法直摧动到了极致,身形飘渺如烟,又从他这一击的间隙里逃了过去,心下已经庆幸不已,还好这大狗子沉睡了数十载,虽然一身修为上去了,但明显武法以及战斗意识等等还留在数十年前的金丹境界,几乎没有半点进步,空有一身蛮力,却处处都是破绽!

    而如今的自己,则是无法斗法的经验还是眼光,都远了自身的境界,双方一上一下,倒让他有了几分自保之力,虽然不见得可以制住敖烈,但显然也没那么容易被他制住!

    轰!轰!轰!

    二人于瞬息之间,已经过了几招,准确的说只是一个打,一个逃,虽然都只是随手为之,没有施展全力,但却形成了极其恐怖的毁灭之力,将这一片废墟毁的更不成样子了,偌大一片海域,就像是海底裂开,喷出了万丈火山一般,海啸四起,无数海族生灵葬灭

    “停停停有误会”

    方行哪有心思跟敖烈斗法,一边逃一边急急大叫着。

    “事实俱在,你敢说我沧澜海之劫与你没有关系?”

    偏偏敖烈在这时候,却像是动了真怒,连连出手,似乎不将方行拿下来绝不甘心。

    “嗤”

    他连出手数计,皆被方行仗着过人的眼光与丰富的斗法经验躲了过去,但敖烈此时的修为境界本来就比方行高,再加上方行一直都是只被动躲避,却未出手,终于还是一个失手,被他的龙爪险险扫过了胸前,一身法袍直接被撕裂,就连胸口也留下了一道浅浅的血痕,再深一点,就整个被他开膛破肚了,实在是惊出了方行的一身以冷汁,怒火也腾腾涨了起来!

    “大狗子,真当你姐夫我不敢揍你?”

    心里一恼,方行也直接骂开了,摆出架势,就准备和他正经过几招。

    可偏偏,他这一声怒骂出口,那敖烈却明显的呆了一呆,脸上露出了一片迷茫之色。

    “大狗子怎么如此的熟悉?”

    他喃喃自语,似乎隐约想起了些什么。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