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打你个小舅子

掠天记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打你个小舅子

    “想起来了?”

    方行看到了敖烈脸上的迷茫之色,心里一阵狂喜,倒是也想了起来,当初自己可是专门赐名给他,唤作“大狗子”啊,而且当初也不知道是自己多少用了一声“大狗子”将他唤到了身前的,如果要说一句他印象最深,又最熟悉的话,那还真非得是“大狗子”这三个字不可,心里这般想着,已急急向他飞掠了过去,惊喜道:“怎么样怎么样,想起来了没有?”

    “大狗子大狗子”

    敖烈呢喃的重复着这几个字,也不知过了多少,忽然间脸上的迷茫之色忽然消失。

    “想起来了?”

    方行几乎泪奔,恨不得张开双手就抱过去。

    可万万没想到,敖烈却是陡然皱起了眉头:“你敢骂我?”

    轰隆!

    龙爪直接向着方行抓了过来,将这一方海水都几乎分成了两半。

    “这他娘的找谁说理去啊”

    方行哭笑不得,脚踏逍遥步法,险险避开了这一击。

    对上了这么一个对手,简直就让方行有种束手无策的感觉,如今的敖烈可是今非昔比,半步成仙,一身雄浑修为简直就是可怖,挥手之间撕山裂海,若不是自己如今也早已非吴下阿蒙,眼光与战斗经验都远远过了他,这时候在他手下早就撑不住了,可问题在于,想制住它也没这么简单啊,这个王八蛋像疯了一下缠着自己,自己又舍不得打他,可怎么收场?

    “看不出你修为不高,却还有几分本事”

    敖烈向方行出手了几式,显然也有些惊诧于他的身法之高明,斗法之精巧,自己分明掌御着远于他的力量,但偏偏拿不住他,倒敢激起了他龙族血脉里隐藏的悍勇之心,出手之时更为狂飙了,不过好歹他似乎心里也有数,只是想拿下方行来审问,而不是真个要将他撕成碎片,因而一直压制着自己的力量,没有化出本相来,只以人相追着方行出手

    “你到底有完没完,有什么事不能好停下来好好说?”

    方行恨的牙痒,一边躲闪,一边大叫。

    “有什么好说的?”

    敖烈出手如魔,雷力狂涌,击碎片片虚空。

    “我我是你大姐夫”

    方行急得不行,只能表明了身份。

    “你敢占我便宜?”

    敖烈怔了一怔,出手却更猛烈了,比先前还重了几分。

    “他娘的我真是你姐夫,连你爹都把她许给我啦”

    “吾姊乃沧澜海龙族长公主,世间最尊贵的血脉,如何会下嫁给你这卑劣人族?”

    面对方行的解释,敖烈却一丝儿也不信,出手之间,根本没有半点留情。

    轰!轰!轰!

    他们二人这一番大战,牵连甚广,毕竟也是两名散仙,这一动起手来,饶是他们两个一个舍不得下重手,一个也只是想着生擒对方,因而都没有动用真力,但这波及也十分可怖了,万里海域都被他们搅乱了,直从海底斗到了九天,又从九天斗到了海面,轰隆隆横扫四野,激荡荡震散流云,漫天狂风呼啸里,只隐约可见两道流光般的身影若隐若现,犹如仙迹。

    这般直斗了下去,方行却有些按捺不住了。

    毕竟那敖烈的修为与一身法力可比自己浑厚的多了,哪怕他现在战斗意识与手段都不行,伤不着自己,可若是这么耗下去,那先耗尽法力的也定然是自己,没奈何,只想拿出压箱底的手段来让他相信自己了,便瞅一个空子,飞身掠到了半空之中,大叫道:“特么的,我都说了是你大姐夫,你是我小舅子,你就是不信是吧,那好,看我这两道神通”

    口中大喝间,斜斜一撩,自海域中抄了一点海水在手中,而后向着空中洒去。

    轰轰轰

    只是掌心里的抄起来的一点儿海水,但洒向了空中,赫然引了万里乌云,黑压压如天塌地崩,半晌之后,那一片片的乌云里,赫然有呼喇喇大雨瓢泼而至,密密麻麻覆盖一域!

    此术,正是当年在神州北域,龙君所传方行的两道大术之一,布雨大术!

    而这还不算完,大雨降临之后,方行又已经掐起了一个法印,暗诵咒语,在胸前一定。

    喀!喀!喀!

    九天之上,乌云之中,赫然道道粗如山岳般的雷电俯冲了下来,犹如条条巨蟒,灵活可怖的向着被漫天大雨笼罩的敖烈劈打了过去,这道道雷蟒,简直就像是有生命一般,无论敖烈向何处躲避,只要他还在大雨笼罩之下,雷蟒总是能够从天空降临的第一时间赶至身前。

    正是龙君当日所传的第二道大术,御雷大术!

    这两道大术,乃是沧澜海龙族不传之秘,若不是龙宫之人亲自传授,外人绝难窥见分毫,更不可能修的如此熟练,方行心里也是想着,有这两道大术作证据,你总得相信我了吧

    敖烈见了这两道大术,显然也是微微吃了一惊,身形在虚空之中游走,见实在躲不过那道道雷蟒,干脆停了下来,深吸一口气,嘴前便似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轰隆隆作响声中,数道雷蟒都被他一口气吞进了肚子里,而后便是这漫天的风雨,以及空中密布的乌云,竟然都被他一口气吞了下去,瓢泼大雨,乌云密布的天空,竟一时变得晴朗通透,万里如镜

    “这小舅子如今究竟有多强啊”

    方行看到了这一幕,都惊的有些呆了,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不过心里倒也愤愤的想着,就算你能破了我的法,难道还不信我的话?

    “现在我相信,你确实与我们沧澜海有几分关系了”

    敖烈一口吞了这漫天乌云,目光也深沉的向方行看了过来,声音如闷雷。

    “何止有关系,这根本就是我丈母娘家啊”

    方行甚是无奈,恨恨的嘀咕着,心想总算解开这个疙瘩了。

    可谁成想,敖烈一边说着,一边忽然间举步向他踏了过来,在他踏出了这一步时,身形便已经膨胀了起来,头生双角,双爪化龙,身上的衣衫嗤啦一声被撑爆了开来,而后道道耀眼金光闪起,刺痛人的双眸,身上的金光耀入海水之中,更是将一片海域都直接煮沸了,而后紫雷凭空而生,在它身边噼噼啪啪的闪烁着个不停,裹挟着它巨大的身躯向前冲来!

    此时的他,赫然化作了本相,竟是一条五爪金龙,横亘虚空,宛若太古传说。

    “既如此,我沧澜海龙宫之劫,定然与你脱不得关系,就擒,待我审你”

    沉沉的声音响彻在虚空之中,化出了本相的敖烈,轰隆隆一爪子向方行抓了过来。

    方行直接惊呆了!

    不仅仅是因为敖烈现出了本相之后的凶横可怖,更是因为这小舅子的死犟性子,这特么什么人啊,好说歹说,连龙君所传的两道大术都亮出来了,他竟然还不相信自己,而且非但不信,甚至还变本加厉了,直接化出了本相来扑杀自己,这根本就是一副不死不休的架势啊!

    “妈的,不给你点厉害尝尝,我看你不知道姐夫俩字怎么写”

    方行本来就不是个脾气好的,虽然见到了敖烈之后,久别重逢,心情激动,对他的容忍也多了几分,但如今见他如此不依不挠的样子,小爆脾气又怎么还压制得住?

    一双怪眼一翻,伸手将腰间的骷髅头骨解了下来,狠狠看向了前方虚空中冲来的金龙。

    “怎么说都不听?”

    一身法力陡然间暴涨了开来,三道仙带飘飘荡荡,怒吼传遍四野:“打你个小舅子!”

    轰!

    面对着化出了本相的敖烈,那几乎无法直视的真龙之身,方行赫然迎着他直冲了上去,手中举着骷髅头骨,已然越变越大,犹如小山一般,但在他的手里,却轻飘飘像是没有半点重量,眼见得就要与金龙撞在一起,那锋利的龙爪穿越虚空而来,趾间夹杂着可怖的紫色雷电,就要狠狠抓在方行的身上,却被他千钧一间躲了过去,而后骷髅头骨狠狠砸落。

    “轰”的一声,这一下直砸到了敖烈的脑袋前,被摇头躲了开去,横尾横来。

    方行脚踏逍遥步法,躲过了这险至又险的一扫,再次挥舞骷髅头骨砸落。

    此时的他,赫然也是激出了一身凶性,下手不留情,劈头盖脸的朝着敖烈乱砸。

    一边砸一边口中喝骂:“我把你个没心没肝没良心的死长虫烂王八,小爷当初对你好的时候你忘了是不是,他娘的现在醒了过来你正事不办跑到你方大爷面前来装狠耍横,以为在雷池里睡了几天我就治不了你了是不是?一身红皮变成了金皮就忘了你方大爷当初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养这么大了是不是?还他娘的想审我,你咋不里塞个炮杖直接上天呢你?”

    轰!轰!轰!

    手上攻击不停,借着逍遥身法,绕在敖烈身边不停的砸,口中则骂的更狠:“也不想想你们现在沧澜海都变成什么鬼样子了,龙宫让你拔了,星图被人抢了,你亲姐姐都被人绑架到星空里去了,小爷我愁的头都白了,好容易你个白眼狼回来了不想着救人还在这里跟我没完没了的,狼心狗肺的东西真当你方大爷我没脾气呢,今天我特么就跟你拼了我”

    敖烈从现身到现在都没有这么狼狈过,不仅被方行忽然之间的狂暴攻击打的有点左支右拙,更是被骂的狗血淋头,身为真龙的底气莫名其妙的没了,竟下意识有点心虚

    眼见得方行愈打愈起劲,愈骂愈来劲,敖烈竟有了几分退缩的意思。

    “等等等等”

    它一个不留情,脑袋上被方行敲了一下,“咚”的一声,清脆响亮。

    但吃了这么一个大亏,它竟没有还手,反而借机飞开了几百丈,颇为狼狈的挥舞着五趾金爪,制止着朝凶残冲来的方行,底气不足的叫道:“你你刚才说的可是真的?”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