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莫名的怕

掠天记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莫名的怕

    “咦?小舅子怂了?”

    敖烈的一句话,倒使得方行微微一怔,本来他就是看这家伙怎么说都不听,这才生了气一边把他骂个狗血淋头,一边准备跟他动真格的较量几场,却是没想到,在自己好言好语劝他的时候,这家伙又狂又傲,油盐不进,一副欠揍的模样,可在自己了怒了之后,他那气势倒立时如推金山倒玉柱般的弱了下来,甚至连身手都不怎么利索了,脑袋上都被自己敲了一下,神情古怪的逃到了几百丈外,看那瑟瑟缩缩的眼神,怎么着都有点外强中干的模样!

    “做长辈的果然得有点气魄才行啊”

    方行心里感叹着,也没有赶尽杀绝,身形向前飞掠,而后手里的骷髅头骨往下一立,双足轻轻点着,立在了上面,而后斜着眼朝这条龙看了过去,兀自没好气的喝道:“干什么?”

    敖烈被他这一声大喝,似乎又唬了一跳,身形有点别扭,不过强撑着抬起了头来,极力维持着刚才那副狂傲绝伦的样子,但在方行这等善会察言观色的人眼里,一眼就瞧出了他此时心里正没底,只是勉强维持着冷傲的外表罢了:“你刚才说是九头虫一族毁了我龙宫?”

    “不是九头虫难道是我?”

    方行兀自有气,也有点想要赶尽杀绝的意思,一听这话就表现的非常生气,直接掳起了袖子,看起随时会冲上来,愤愤喝道:“要是我干的,现在就先抽你这一身的龙筋”

    “你”

    敖烈被他身上的气势又吓了一跳,微一瑟缩,见他没有冲过来才放了心,先自稳定了下情绪,这才表情异常不自然的道:“你反正不是我的对手,别先急着出手,我倒要先问你两句,那九头虫我也有些印象,他乃是向来与我龙宫交好的一位前辈,他的妹妹魅姬乃是我父王的妻子,论起来我还得唤他一声舅父,你竟说是他害了我龙宫,可有什么证据?”

    不说还说,一说方行又急了眼:“我把你个活该扒皮抽筋的死泥鳅,见了杀父仇人喊舅父,见了正牌姐夫倒跟我叫板,今天不先狠狠抽你一顿我他娘的回头跟你姐姐姓啊”

    口中狠狠骂着,一步踏在空中,又狠狠一巴掌朝着龙头抽打了下来。

    “你这人怎地说翻脸就翻脸?”

    敖烈又急又怒,下意识转身就躲,心不敢与方行交手。

    就连他自己心里此时也很迷茫:“为什么此人明明如此陌生,偏一见他生气我就害怕?”

    莫明其妙的怕,分明自己修为高过他啊

    方行也没有真个打他,只是吓唬了一下就停了手,毕竟他自己心里也清楚,这龙宫三太子实际上厉害的很,单论武法、神通一类的造诣,自己高他甚多,但论起一身的修为底子,恐怕这厮拉了自己足足好几个层阶,只是这厮内心深处,似乎还是有点怕自己,刚刚明明还凶得狠,但一看自己生气,他就怂了,但这种怂,可不是什么压制类的,只是一种心理反应。

    作了一个气喘咻咻的模样,便即愤愤骂道:“真不知道你那一颗大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竟还称你们沧澜海龙宫的死敌为舅父你可还记得,就是你口中的那舅父,一度阴谋夺取你沧澜海的基业,也是你那舅父口中的妹妹,把你亲姐姐都赶到了南海躲着,一躲几十年,连个家都不敢回,连个好名声都不敢要,甚至还把已经疯了的你赶过去追杀她,哼哼,若不是你这英明神武的姐夫我你姐姐早就被你撕成碎片了,就连你现在也还是个疯子呢!”

    “我我曾经疯过?”

    敖烈明显被方行骂的有点迷茫,他还未化出本相,一颗巨大的龙头猛烈的摇晃了几下,大眼睛里还分明满是疑惑与苦恼的情绪:“我的记忆里,确实有一片空白,但我”

    “原来从他变疯开始,那段记忆便都消失了”

    方行略略有了数,但嘴上仍然不肯留情,恨恨骂道:“何止你疯,当时你简直就是废了,要不是你姐父我不嫌弃你,一把屎一把尿的喂你,你以为你还能有今天?”说着顿了一顿,委实说,对当时在归墟里的那段经历,他自己也有点心虚,下意识不想告诉敖烈,便话题一转,又说到了沧澜海身上:“现如今,你口中的那个宝贝舅父,已经抓了你姐姐,拔了你沧澜海龙宫,借着从你沧澜海窃来的星图,踏上了龙族星空古路寻仙机去了,别说你沧澜海如今基业一空,就连你姐姐也是凶多吉少,你个王八蛋不想着救人,还要跟我打架?”

    “星空古路?”

    敖烈听到了这里,登时一凛,目光朝着天空望了过去,显得异常深邃。

    “你知道这条路?”

    方行微微一怔,旋及紧紧向敖烈逼问道,他却是知道,星空古路乃是诸道统最大的秘密,等闲不会被人窥探,而敖烈虽然是龙宫正牌的子孙,但毕竟当时他被龙母所迫害的时候,年龄尚幼,后来又一直沉睡在造化雷池之中,没道理会得知这么机密的事情吧

    “你所说的这一切,是真是假?”

    敖烈神情十分的凝重,半晌之后,才转头看向了方行,目光幽远。

    “我又想抽你”

    方行恨的又提起了手,但看到了敖烈一脸凝重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叹了一声,不爽的道:“九头虫兄妹对付你们沧澜海,本来是用的阴谋,但到了后来,可差不多直接便是明谋了,这修行界里又有谁不知道?随便找几个邻居去打听一下便是了,而就算是关于沧澜海的一些更隐秘的事情,你去将那些海妖抓几个来,好生审问一下,难道还辩不出真假?”

    “你且等我!”

    敖烈心间显然正斗争的厉害,听到了这里,果然龙睛一扫,而后朝着一个方位去了,方行跟着他的目光瞧了过去,便看到几千里外的一处暗礁后面,正有几个金丹境的海妖在瑟瑟抖,偷偷的瞧着这边现的动荡,见到敖烈冲来,下意识就要逃,却被他身上的龙息慑住了,方行也不担心,毕竟敖烈是真龙,在他的龙息威慑下,敢撒谎的海妖可不多

    “我问你们几个问题,老老实实回答我!”

    果不其然,远远只见敖烈一直冷喝,那几个金丹境界的海妖便直接跪到了海面上了。

    而方行在这时候则是心情大悦,这几日来的阴霾一扫而空,左右一看,见海面上浮着不少虾兵蟹将的尸,都是被他们这一场恶战波及到的,便挑了一只最肥的,蹲在云上,升起火来烧,一边烧一边看着敖烈问了那几只海妖之后,又身形一纵往更远处掠去了。

    待到一只螃蟹两只龙虾进肚,远空金光撕裂虚空,敖烈已经赶回来了。

    “你说的果然不错,那九头虫确实心藏祸胎,在当年我失去了记忆之后不久,他们兄妹两个便已经露出了本来面目,祸害我沧澜海龙宫了,唉只恨我当时年幼,竟一直懵懵懂懂,甚至一度将他们当成好人,罢了,如今我修为有成,又岂能再饶过他们?”

    说罢了,他又一次抬起头来,看向了星空,低声道:“而且姐姐是我现在惟一的亲人了,无论如何,我也要去救他回来,这位道友,刚才是场误会,敖烈向你陪礼了!”

    说话间,就看他身下金云浮动,似有离去之意。

    “我擦,你想干嘛?”

    方行却是吓了一跳,一个龙虾的钳子就扔了过来,然后在身上抹着油起了身,叫道:“你姐姐可是我媳妇,比对你还亲呢,你要去救她又怎么能丢下我?”说着,目光炯炯,望在了敖烈身上,神情显得有些激动:“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有你们龙族的星空古路星图?”

    这几哀哀欲绝,便是因为没有那星图,便是想救人,也不知道去何处救,只而懊恼异常,终日枯坐,心沉若死,可如今,不但意外见到了从造化雷池之中醒来的敖烈,更是现他竟似有龙族星空古路的星图,这件事情若是坐实了,那对他来说,无异于双喜临门!

    可没料想,面对着他的惊喜问,敖烈却陡然间变了脸色,厉喝道:“哼,便是我相信你对我沧澜海并无敌意,但那古路,是我龙族最大的秘密,又怎么可能随便让你一个外人知晓?你所说的事情里,我哪怕信了所有,也不信我父王会将阿姊许给你一介人族凡夫”

    “我真抽你你信不信?”

    方行一看给了他几个好脸,这小子的狂劲又有点故病重萌的意思,立时又瞪了眼。

    “哼告辞!”

    敖烈明显有些忌惮,但竟学聪明了,根本不和方行多说,法力一凝,便要冲天而上。

    “等等”

    方行吓了一跳,急忙喝止,以这小舅子的修为,真个飞了,自己不见得能追上,他心间也是飞转着,知道不能用强,很快便有了点子,疾喝道:“你个愣头青死浑球,就这么赤条条的连件衣服都没有,便想遁入星空?你知道星空之中都有哪些危险吗?知道这一条路需要什么时候才能走到头吗?知道需要准备什么样的资源以应不时之需吗?就连那九头虫,都不知道准备了多少年才敢踏那条路,你这么冒冒失失的上路,到底是去救人还是送死?”

    这话还真个说的敖烈一怔,有些疑惑的转过了来身:“确实不知你知道?”

    方行得意洋洋的抱起了双臂:“求我啊求我我就告诉你!”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