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调教一条龙

掠天记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调教一条龙

    同时直冲九天,但敖烈却分明比方行要快得多!

    它本来就是半步成仙的真龙,一身修为简直就是可怖,越过了方行许多,而如今的方行,躲身在通天神宫之中,又无法施展逍遥身法弥补自己度上的缺失,便更是被敖烈甩得远远的了。而敖烈却也像是打定了主意,不想让方行跟着自己进入龙族古路,有意在这里将他甩开,连那一大包袱的资源都抛弃了,轻身上阵,看似双双遁入了星空,实际上敖烈快的多!

    在冲上了九天之时,敖烈已经甩开了方行近千里,遥遥冲入了虚空之中。

    “想甩开我,还是太嫩太天真啊”

    倒是端坐于通天神宫之中的方行,摇头低叹,哭笑不得,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倒是没想到,这恢复了神智的小舅子死犟死犟的,还有点愣头青,为了甩开自己,连那一大包袱的资源都给扔了,这就是典型的顾头不顾尾啊,看样子还是要好好调教一下。

    轰!轰!

    他们二人一前一后,直冲九天,最后陡然之间,便如同两条飞鱼一般,陡然间脱离了天元上空的虚空极限,真正的来到了星域之间,在脱离的那一霎那,竟引动天元九天之上的云气,出现了两朵烟花也似的涟漪,看起来实在美仑美奂,就像是打破了一方世界,来到了另一方世界一般,就连方行也忍不住想,难怪道典里最提到“破碎虚空”这四个字了。

    在他们真正进入星空之前的那一瞬间,还真有种打破了界壁的感觉!

    而在彻底冲出了天元的云气笼罩之后,便完整的现身于星域之中了,整个人的感受,便瞬间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低头看去,天元已化作一方巨大无比的星球,沉默不语,瑰丽磅礴,定在星域之中,周围无数的星辰,都比它小了无数位,拱卫左右,缓缓旋转,直让人一眼之间,便明悟了神族生灵为什么说天元乃是寰宇中心,众仙之乡,气运聚集之地

    在偌大一片星域来看,天元确实是中心!

    无论是它的型体,还是大小,都是当之无愧的星域中心!

    而在真正的置身于星空之后,周围的环境,也立时生了极大的变化,人愈在高空愈冷,那是每一个修行之人的常识,但在彻底的离开了天元之后,那份孤寂冷漠,更是难以想象的庞大,就像游鱼霎那间离了水,身周只显得空荡荡的,根本没有任何依着了,而且像是骤然间直坠冰窑,周围的气温,更是低了无数倍,又或者说,根本就是没有了任何温度

    那种难以言喻的严寒,若非要用一个比喻来形容,简直就像是身边有着无数的元婴境界修士,在同时施展神通,将冰寒酷冷之气打在自己的身上,饶是方行与敖烈都是散仙境界,肉身强横无敌,在这种酷冷与苍茫之间,也需要运转强大的法力抵御,否则就会冻僵。

    他们现在,就像是时时有看不见的元婴大敌,在将神通打在他们身上。

    而他们,则只能硬抗,却无法躲避,也无法逃脱

    而方行倒是还好,从通天神宫里探出脑袋来感受了一下,便冻的一个哆嗦,然后又躲进了通天神宫里,任由这一方小世界来护着自己,而直接真身遁入了星空的敖烈可是有点惨了,就连龙鳞之上,附着的水汽,都在这时候瞬息间变成了冰霜,身体都僵了,直挺挺的在星空之中沉顿了几息功夫,一身可怖气血激荡了开来,才震散了冰霜,继续向前冲了出去

    “这孩子真是死犟死犟的啊”

    方行都忍不住摇头叹息,他看出了敖烈在感受到了星空之间的酷冷与真空之后,分明也犹豫了一霎,但竟然没有回头,反而义无返顾的冲进了茫茫星域,真是个不听话的小舅子!

    “也难怪昭和老奴说神宫才是遁入星空的第一要物,果然用处多多啊,我看你还怎么甩下我来”方行心里感叹了一声,便继续向前冲了出去,心里得意非凡,敖烈的度虽然比他快,但如今需要运转起强横法力来抵御这酷烈寒温,度已经肉眼可见的慢下来了,倒是他躲在小世界里面,度完全不受影响,此消彼涨下,他的度已经比敖烈快了许多!

    “嘿嘿,小舅子,你在外面冷不冷啊?”

    星空之中,一颗骷髅头骨绕过颗颗大星,疾向前方星空之间一条疾飞的金龙赶了上去,画面又诡异又清冷,带着一种无法用言语描叙的壮阔景象,只是有些煞风景的却是方行的话,或者说是他的神识波动,正连续不断的从骷髅头骨之中传了出来:“我这神宫里面可是暖和的很呐,自成空间,自有天地,温度与天元一般无二,跟外面一比,简直舒服的要不得!”

    敖烈在这时候,也忍不住转过了龙头,看了一眼正飞快向自己赶了过来的方行,眼神甚是愤恨,神念遥遥传了回来:“你回去吧,我不可能带你进入我沧澜海通仙古路”

    “你说让我回我就回?”

    方行的神念立刻就传了回来,也不知他是不是故意的,那骷髅头骨的嘴巴还一张一阖,看起来就像是骷髅头骨在说话一般:“再说了,我也没有跟着你啊,我就是到星空里来逛逛,星空无边,大路朝天,我就是偶尔跟你顺路了而已,谁规定只允许你走这个方向啦?”

    “你简直就是可恶”

    这无赖话直接就将敖烈说的无言以对,气的嘴角龙须都飘了起来。

    “哈哈,求我吧,求我我就让你进来暖和一会”

    方行得意洋洋,根本就不将敖烈火放在眼里,一副吃定了它的样子。

    而现实状况也确实是他吃定了敖烈,在虚空之中,敖烈需要时时运转法力抵御星空真寒,就像是时时抗着数位元婴大修的神通,在这种情况下,度根本快不起来,自然也就甩不掉躲在了小世界里的自己,除非他永远绕圈子不去星空古路,否则就一定会带方行过去。

    而敖烈心高气傲,显然也不会被方行的这等无赖伎俩折服,反倒是心气更高,怒气更盛,恨声道:“吾乃天元最尊贵的真龙血脉,翱翔九天,呼风御电,又岂会向你这人族修士低头?你妄想用这等卑劣手段追随我去龙族古路,根本就是做梦,如今离天元还不远,你要回去还来得及,等到愈的深入星空之中,再想回头便来不及了,言及此处,休怪我我没有提醒!”

    说罢了,一身龙鳞渐次张合,道道雷光凭空闪电,度提及,轰降隆向前赶去。

    “小孩子太犟了还真是让我这个做长辈的头疼啊”

    方行无奈的拍了拍脑袋,骷髅头骨急急赶了上去,死盯着敖烈不放。

    这一人一龙倒是真个杠上了,在星空之中追逐,一个不舍,一个不弃,就这么渐渐远离了天元,深入了星空之中,换了任何一个修行之人,在初次踏入星空之时,看到了如此璀璨深邃的星空,大概心情都是激动而深怀惧意的,甚至膜拜,不过如今这两个倒是完全没有感觉,敖烈是走的越远越被方行气的够呛,而方行则是一本正经的在琢磨着如何“熬龙”

    当年在红尘之中,有人熬鹰,把性子酷烈的鹰降伏,甘为自己爪牙。

    而方行如今却是想着用这个方法,把自己的小舅子降伏

    星空奇谲,有着无数截然不同而又神奇莫测的环境,也恰好给了他这个机会。

    在经过热力可怖,时时散着强烈温度的日星旁边时,敖烈饶是金龙之身,半步成仙,也热的汗如雨下,一身金鳞都似乎要熔化了,非得运转所有的法力抵御才行,而在这个时候,方行则是端坐在骷髅头骨的嘴巴里,撑起遮阳伞,穿着花裤衩,手里还举着一杯冰镇的葡萄酿,遥遥向敖烈举着杯,呵呵大笑:“哎呀哎呀真是好舍服,小舅子你想进来么?求我啊!”

    敖烈心里把对方行的恨意提升了两个等阶,就不理他,死死撑了过去。

    而在经过整整一片没有日星存在的星域,温度几乎降到了最低点,敖烈感觉一身龙血都被冻结的时候,方行则换上了一身的大肥袄,坐在骷髅头骨的嘴巴里喝着老酒,涮着火锅,兴冲冲的朝外面的敖烈大喊大叫:“三九寒冬正该吃点烫的,小舅子你求我啊”

    敖烈心里又把对方行的恨意提升了两个等阶,咬着牙不去看那他贱贱的笑容。

    星空之中,本就煎熬,方行的所做所为,无疑让敖烈的煎熬更难忍受

    “就快到了龙族古路,我倒要看你怎么继续跟着我”

    敖烈倍感煎熬之时,只能恨恨的咬着牙,在心里不停的安慰着自己。

    “星空无限,仅仅是基本环境便已如此恶劣,更何况还有无数的凶险等着?”

    方行在这时候也在想:“我倒要看你究竟要怎么甩脱我”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