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连你都是我的

掠天记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连你都是我的

    实在是大错特错了

    敖烈现自己就不该以自己的君子之心去度自己这个便宜姐夫的小人之腹的,这两天里自己固然是吃够了苦头,被这厮气的够呛,不仅一直寸步不离的缠着自己,还故意一直在自己面前炫耀,也使得本来难熬的星空之旅更多了几分不堪滋味,也正是这种感觉实在太气人了,才使得他在终于打开了龙族古路的大门之后,忍不住泄了一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本来是个很完美的结果,但没想到的是人家根本就没啥底限,一言不合就求人

    身为尊贵龙族血脉,把面子看的比天还重的敖烈,实在不知这厮脸皮是怎么长的!

    “快点快点,让我进去!”

    方行兴冲冲的窜了过来,手里还提着一坛五加皮,那叫一个兴高采烈,倒是敖烈有点骑虎难下,脸色变了几分,忽然间暗下了决心,身形一纵,便已经向着那一方黑寂虚空窜了进行,身形直接处在了那星空之中漂浮的青铜灯之间,周围立时有淡淡的仙气包裹了过来,将它身形遮在了其中,而在方行来时,那仙气却陡然凌厉了起来,直接将他弹了出去

    “龙门大阵”

    方行陡然间吃了一惊,心下也不敢小觑。

    以他的眼光自然瞧得明白,这一共九十九盏青铜灯,可不是无用的存在,实际上,便与道家引仙石桥外面的诛仙大阵一样的道理,正是守护那仙路之门的大阵,威力无穷!

    “你大爷的,我都求你了,这又是什么意思?”

    方行又担忧又害怕,忍不住愤声大骂。

    敖烈在入了青铜灯灯光笼罩之内后,便已经化成了人形,此时一张俏白小脸羞的通红,似乎很有些因为自己的食言而倍觉羞耻,不过他显然主意已定,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道:“是我的不对,刚才也只是跟你开个玩笑,我不可能带你进去,还是回去吧!”

    “去你大爷的死王八烂长虫,已经到这了你又让我回去?”

    方行怒不可遏,愤声大骂,同时目光疾扫,探究此阵有无破绽。

    敖烈叹了口气,道:“如今我们离开天元也只不过三日的路程,在此星域,还能够看到天元大6的道气,你在这里回头,也不会迷失在星域之中,实在已经是最后的回头机会了!”

    “我他娘的不回去,你个王八蛋赶紧给我开路”

    方行怒不可遏,哪里会听敖烈说什么,气的一双眼都瞪得溜圆。

    “你怎么就是如此固执呢?”

    一见方行火,敖烈眼底也露出了一抹瑟缩之意,不过只是一闪而逝,很快便再次坚定了决定,低低的叹了口气,而后抬头看着方行的双眼,眼神显得很是沉寂,顿了一顿之后,才声音沉沉的道:“我不让你进来,也并非只是不想让你窥见我龙族至高仙机,最主要的原因是你一个外人,不必陪我来送死啊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父王便告诉过我,我们龙族有自己的成仙之路,但这条成仙之路,堪称千难万阻,尤其是对于外人来说,几乎是踏入必死,便是我龙族生灵,修到了渡劫九重,想通过此路都是无比的艰难,更何况如今你只有渡劫三重的修为,更何况如今这条仙路之上,还有九头虫那等可怖的强者存在?”

    说到了这里,他冷冷抬起了头来,脸上已经布满了骄傲之意,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在离开天元之前,我已经问过了很多事情,呵呵,现在的我,应该就是除了姐姐之外,沧澜海惟一的真龙传人了,所以我没得选,必须踏上这条路,去阻止九头虫窃取我龙族造化,去救回我的姐姐,纵然此去九死一生,亦无怨无悔,但你何必陪我去送死呢?”

    话音沉沉落下之际,他已经转过了头,声音低了下来:“所以你回去吧”

    听着敖烈的话,方行也急了眼,没想到这厮竟然真的吃了秤砣,要将自己留在外面,眼看着他已经有了踏入青铜大门之意,到时候一步迈进去,自己可就再怎么喊他也听不见了,额头急的冒了汗,忍不住咆哮了起来:“小王八羔子你给我站住,我有问题问你!”

    神识里蕴含的狂怒之意,仿佛击中了敖烈神魂深处的某根弦,使得他全身一震,到底还是没有绝决的踏入青铜大门,毫不理会方行的话,身形立在了场间,一声也不吭。

    “你说我是外人?”

    方行知道机会难得,法力滚滚鼓荡,横扫了出去:“纯粹是放屁,先去问问你爹怎么说的,在你姐还在南海被你这条疯龙追杀的时候,我就曾经用我的小命去换她的,后来更是为了她,大闹神州天一宫,不知结下了多少仇家,就连你爹都认可了这门亲事,还赐了我沧澜海龙族两道大术作见证,现如今,你姐姐把闺女都给我养大了,你哪来的胆子说我是外人?”

    “闺女?”

    敖烈明显呆了一呆,难以置信的转头向方行看了过来。

    “还有你个龟孙,脑子坏掉记不住事儿的烂长虫,你真的把小爷我忘了吗?”

    方行满面愤怒之色,神识滚滚荡荡如同雷震,催山蹈海般向着敖烈一重一重的冲了过去,生平从未有一刻,表现的如同此刻一般凝重:“你现在摆起了龙宫三太子的架子,就真个忘了当初傻乎乎和我相依为命的时候了吗?他妈连你沉睡的造化雷池都是我让给你的!”

    “你现在跟我说什么九死一生,当初你追上太上道统的传承之路去救我的时候,也未必就比现在这条路好走了,当初你能不顾生死的救我,现在小爷我就这么没义气,要看着你去送死吗?当初的你被龙母所害,根本就是一个傻子,只有小爷我照顾着你才能活得下来,现在的你虽然好了,但他娘的一样是个愣头青,除了一身修为几乎什么都没有,拿什么去跟人家九头虫斗,要知道连你爹当时都斗不过人家,你自己送上门去,是要找死去吗?”

    说到了最后,怒不可遏的他直接冷笑了起来:“还有,你别忘了,就连你都是小爷我的!若真是想不起来了,就撒泡尿照照自己,看看你头顶那两只角上刻着谁的名字再说”

    “两只角上?”

    敖烈咋听此语,也忍不住呆了一呆,旋及抬起了手,朝着自己头上摸了过去,他心念一动间,脑袋已经化出了龙相,也露出了头顶的两只金角,不过一摸之下,却未摸到什么,而后手指向身前的虚空里一点,却有水汽腾腾而起,便在这虚空之中,化出了一面宝镜,清晰可鉴,但朝着镜里一照,仍然没有现角上有什么字迹,顿时神情疑惑的向方行看了过来。

    “在后面,当初怕你现的太快,刻在后面了,省得被你迷迷糊糊的看到!”

    方行冷冷的背起了两只大袖,哼了一声说道。

    敖烈急忙朝着角后一摸,而后神情陡然间呆住了,神情变得古怪至极!

    以他的神识之灵敏,一探之下,自然便清清楚楚

    自己的两枝龙角背后,根脚位置,赫然分别刻着两个歪歪扭扭的小字。

    方!行!

    “当初究竟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自己才会允许他在自己的角上刻下这两个字?”

    “本来就感觉异常熟悉的他,当初究竟和自己熟到了什么程度?”

    “而一见他怒,自己就下意识的怕”

    “那究竟是怕还是另外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眷恋感觉?”

    心里有着无数的疑问,他怔怔的抬头,向着方行看了过来。

    “这小王八蛋不会听出我话里的破绽吧?当初我对他可没这么好?”

    “如果他真的忘了以前所有的事,也不知道这些话能不能打动他”

    于此同时,心情忑忑的方行也正凝神朝他看了过来,表面上非常的严肃。

    目光在星空之间相撞,有复杂的情绪在目光交汇处碰撞

    然后在下一秒,两人同时脸色大变,齐喝道:“小心!”

    也就在神念刚刚传递到彼此位置之时,这一片星空之间,骤然大变激生。

    在敖烈的位置,恰好看到,方行的身后,那一片茫茫的星空之间,忽然间有数道殒石被神秘巨力推动,悄无声息的向前撞来,星空之中没有声音,那殒石愈飞愈快,却没有半点波动,眼看着就要将方行乱石砸死,但他在这时候,却是一无所知,只能急急开口提醒

    而在方行眼中却是看到,敖烈背后的那一扇巨大的青铜大门,赫然悄无声息的打了开来,从背后窜出了数道黑影,各持法宝,狠狠的朝着一无所知的敖烈后背打了下去

    他们两人,竟然同时陷入了可怖的危机之中!

    一方来自背后的星空,一方来自青铜大门后面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