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咱们才是一伙的

掠天记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咱们才是一伙的

    “年青人,就是火气太旺啊”

    就连方行也没想到敖烈性子如此暴烈,直接便与那隐世五老交上了手,而且上来就把人的坐骑给吞了,这也登时使得本来还在琢磨着要如何解决眼前这大麻烦的他有点懵,毕竟如今的局势根本就是一触即,敖烈这一狂暴出手,立刻便引了那隐世五老的警觉,这五人对于踏入龙族古仙路也是志在必得,又岂会在这时候惧了敖烈,见到了他的狂暴之态,也只是神情微微一凝,那蓝先生便已神念狂飙:“四位道友一起出手,制住这小龙崽子!”

    轰!

    他第一个跳到了半空之中,扬手一招,那颗浮在空中的湛蓝殒石便已经向他掌心飞来,而后法力凝聚,在他掌心一弹,便犹如流星也似直向敖烈砸了过来,与此同时,那五老中的枯瘦老妪,竟尔无声无息,仿佛鬼魅一般出现在了敖烈的身后,一头苍白枯暴涨如雨,便如同条条触手一般向着敖烈缠了过来,攻进手段皆是诡异歹毒,却蕴含强大的威力!

    “给我破!”

    敖烈凶狂难当,面对着那颗迎头撞来的湛蓝殒石,两只龙角陡乎间大放光明,竟然绽放出了滔天的剑光,宛若两道气息惊人的上古神兵,直向着那两颗殒石斩了过去

    赫然便是龙角剑!

    世间传说神龙一族乃是天授王座,一身是宝,无论是龙角,还是龙鳞,又或是龙爪,龙尾,龙须,龙睛,龙牙,皆有着莫大潜力,修行到了极处,都可以化作神兵,而那龙角修行到了极处,便是两道龙角神剑,锋利无俦,可破世间一切存在,而如今的敖烈,显然没有白在造化雷池之中沉睡数十载,虽然只是半步真仙,但那一双龙角,赫然已经被它养到了极致!

    轰!轰!

    两道剑气自龙角升腾而起,直将那湛蓝殒石劈的碎屑纷飞,倒转了回去,身穿卦衣的老者脸色大变,急急纵身而起,将那颗湛蓝殒石抱在了怀里,细细一观察,心疼的眉眼皆竖,愤怒的看着敖烈,嘴里不断的咒骂着:“活该剥皮抽筋的死蛇,险些坏了本座的宝贝!”

    只是情急之下忘了以神念传音,嘴巴只是张合不断,却传不出声音来。

    殒石未能伤到敖烈分毫,但那枯瘦老妪的偷袭却已经近了龙身,条条枯赫然已经探到了敖烈的身躯之上,如同活物一般向他体内钻去,诡异至极,偏偏怎么也甩不脱,甚至那老妪面上都已经露出了兴奋的笑容:“来来来,到婆婆这里,乖乖做个听话的娃娃多好”

    “妖婆,滚开!”

    面对这等诡异的神通,敖烈却是一声暴吼,而后一身金鳞渐次张起,每一片金鳞下面,都赫然绽放出了耀眼的雷光,那枯瘦老妪附着了它肉身上的枯,赫然被雷光点燃,弹开,或是直接震散于无形,最后竟直接燃起了诡异的雷火,顺着头就烧了上去,把个枯瘦老妪惊的连连后退,而敖烈则是回身一爪抓去,凶烈异常,只是却抓了一个空,老妪已遁走!

    “真龙血脉,果然有几分本事”

    隐世五老皆神情凝重了起来,目光里再不敢有半分轻视。

    一瞬间,接连挫败两位老修,敖烈的龙威所至,几乎让人不敢直视。

    “夜长梦多,还是联手镇压它的为妙”

    他们五人都是老成了精的存在,又哪里会讲什么所谓的道义,一见不妙,同时一步跨上!

    “蔑视龙族神威者死!”

    敖烈似乎根本就没有半个怕字,惊吼一声,反而主动冲了上去。

    一时场域之中,神龙飞腾,恶战五位大修,神通四溢,不知横扫了多少小星,目炫神驰!

    “人族方魔,来我阵前送死!”

    与此同时,方行这一边,也是危机四伏,如临大敌。九头虫留下的八大妖王,持各式法宝,拦在了青铜大门之前,摆下了阵中之阵,显然他们也是了解过方行的,认出了他来,虽然明知此子修为已经高过自己,但分明并不怎么惧怕,冷冷传音叫阵,准备大杀一场。

    “当我傻是吗?有本事你们出来斩我!”

    可与敖烈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不同,方行竟没有半分战意,斜斜瞅了那八大妖王一眼,根本不为所动,只是懒懒回了一句,却噎的八大妖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凭他们八人的修为,自然不是方行的对手,如今也只是凭借各种法宝,拦在了青铜大门前面而已,若是闯阵,恐怕方行与敖烈联手,也多半要葬身此阵之中,可若是让他们主动出来迎敌,那却强人所难!

    这倒一时尴尬了起来,八大妖王大小眼瞪小眼,明显有些不知道怎么接了。

    “九头虫手下也真是没人了,才留下了你们几个在这里送死”

    方行冷哼了一声,干脆的转过了头不理会他们,只一心观看着敖烈那一场大战。

    此时的敖烈以一敌五,赫然也是愈战愈勇,龙威所至,仙佛避让,就连那五老,似乎都被它打的节节暴退,没有几人敢与他正面对抗,只是你进我退,左袭右扰,将它围在了场间,勉力支撑着这战局,对于他们的身份与修为来说,这等战果,实在是有些难看的紧了

    “小舅子果然厉害,此前我倒是小瞧他了!”

    方行也忍不住低声长叹,模样颇有几分唏嘘之意。

    此前他一直认为,敖烈沉睡的太久,修为上来了,但战斗意识与眼光却差得很远,当初自己也正是借了这一点与它周旋,不过如今看来,倒是自己冤枉了它,对于真龙一族而言,许多战斗意识根本就是天生的,沉睡在它的血脉里,一旦激怒,根本就自然而然的展现了出来,就像如今一般,敖烈对付五老的手段,当时若用来对付自己,恐怕自己根本抵挡不住!

    从一开始,这小舅子就在对自己手下留情啊!

    哪怕他当时根本记不得自己,或者说,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在对自己手下留情!

    “可惜啊,还得靠姐夫我来帮你”

    方行心里感慨了几句,又低声笑了起来,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敖烈身在局中,大战五老,自觉勇猛无俦,所向无敌,但在方行眼中看来,却并不感觉如此,反而愈感觉那五老可怖,不愧是老奸巨猾,作为隐世求仙者中的佼佼者,又岂是这么容易战退的,实际上五人皆**力,但他们却不肯与敖烈硬拼,而是一步一步,要将敖烈活活困死,生擒活拿!

    一者,定是想生擒敖烈,逼问仙路上的秘密。

    二者,却是不想与敖烈拼个你死我活,消耗太大,无力踏上仙路了。

    “帮我拿下他!”

    也就在方行心里暗想对策之时,敖烈忽然一直暴吼,直赶了上来,与此同时,一道身形如同断了线的风筝,正急急向方行跌了过来,定睛看时,却是五老中骑梅花鹿的老者,却是这老者倒楣,一上来就被敖烈吞了坐骑不算,在斗起法来更是被敖烈克制,他祭起了自己的白玉杖,赫然化作了一条生着龙身鸦尾的怪物,咆哮着向敖烈冲了过去,凶横异常。

    只是,这怪物毕竟也有龙族血脉,敖烈只是回身一瞪,天生的神威作,那怪物立时怯了,讷讷的不敢上前,而敖烈则伺机冲上,口吐龙息,将那老者击的向后跌了过来。

    而在这个方向,站着的正是正观战的方行,敖烈也不客气,急喝方行帮手。

    他虽然身在战局之中,未解那五老的险恶用心,但天生的战斗本能让他知道,能够重创一人是一人,便想要方行与他合力,先斩掉这个老修再说,好歹也让方行出手牵制此老,让他没有机会在自己的爪下遁走,只是却不成想,方行眼睛一眯,竟然全不理会,身形陡然一纵,从青铜灯盏之间冲了出来,从那老者身边绕过,急急冲到了敖烈身边,传音给他。

    “好兄弟,何必犯险,你我二人联手也不见稳赢这五老,还是借刀杀人的好”

    一边说,一边去扯龙爪,要先将敖烈带出战团。

    “住口!”

    敖烈听了这话,却是蓦地大怒,奋力挣开了方行的手,厉喝起来:“吾乃真龙之后,又岂会惧了这群宵小?成仙之路,便是要一路勇往直前,遇神杀神,遇佛杀佛,一心求道果,今日我若连龙族神威都护不住,连这群魔障都斩不了,又有何颜踏上这条先辈留下的仙路?”

    说罢了,龙威滔滔,回身再战。

    这一句话倒是说的方行呆了一呆,随后满脸的恨铁不成钢,眉头紧紧皱了起来,暗暗想着:“这小王八蛋一点也不听长辈的话啊那就休怪姐夫给你玩点狠的了”

    说着竟尔退出了战圈,真个没有帮手的意思,反倒身形飘飘,向左飘去。

    而在那一方,蓝先生正手持殒石,准备冲过来夹攻敖烈,冷不防旁边幽幽一束目光看了过来,登时心间一凛,转头见是方行,立时心间杀意大起,滔天法力凝聚了起来,便要聚力向着方行出手,却冷不防,方行忽然间咧嘴冲他一笑,道:“别忙着出手,咱们先聊聊如何?”

    “聊聊?”

    这等凶险之局中,蓝先生也不禁怔了一怔,狐疑的向他看了过来。

    方行却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对啊,咱们其实才是一帮的!”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