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朋友与亲人

掠天记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朋友与亲人

    青铜大门后面,赫然也是一方星域!

    只是这一方星域,却让人看上一眼,便觉得无比震惊

    沿着青铜大门只开了一线的门进去,便是一方石台,登上了石台之后,便能看到石台中间,乃是一座清池也似的建筑,只是这池内,却没有池水,只有幽幽荡荡的星空,而在星空里面,赫然有八颗大星正缓缓的转旋转着,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漩涡深处,仿佛能够将人的目光都吸引进去,只消看上一眼,便感觉头晕目眩,就好像整人都跌入了漩涡之中。

    “以星辰为阵眼,以星河为阵源,设下这惊天传送大阵,龙族果然好强的手段!”

    一见此池,便是那五老都惊愕不已,由衷赞叹。

    “哈哈,仙路就在眼前,都还啰嗦什么?”

    方行大笑了起来,四下里一望,毫无犹豫,催动骷髅头骨,直接冲了进去!

    只在空中一沉,便已经坠入了那池之中。

    也就在这一霎,坠入了星河之中,八颗大星围绕而成的漩涡之中!

    “竟如此心急!”

    五老见状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不过形势紧急,方行既跃入了传送大阵之中,那么他们的小世界与骷髅头骨相连,却也躲不过去,而且以他们的见识修为,自然也看出了此阵确实便是一方传送大阵,并无什么不妥之处,便也心一横,化作五道流光窜进了蓝先生的小世界里,紧随方行其后,跳进了那八颗大星环绕的小世界里,一霎那间便掩没了踪影

    轰!轰!轰!

    空间扭曲,时光逆转,由八颗大星围绕的一方传送大阵,直接便泛起了神效。

    本来方行坠入了这一方大阵之中,乃是从上而下,但在深处了此阵之后,却只觉根本触不着底,而且在感觉上,竟已从由上而下,化作了直向前行,透过骷髅头的两个眼窝,能够分明的看着,外界的光线都在扭曲,一道一道的虚空闪电密密麻麻的劈打而来,也亏得他如今乃是躲在小世界里,否则若是真身遁入此间的话,哪怕不会被撕碎,那滋味也定不好过!

    “在星空之中布下这等大阵,亘古不坏,曾经的仙人们究竟有多强大啊”

    就连方行,负手立于骷髅头骨之中,遥遥向前望去,心间也颇为感慨。

    他哪怕一向只修战力,却未曾在阵术、符术以及丹术等学识上下过功夫,但毕竟一路走到了现在,眼光自然也是有的,能够看出这龙族传送大阵的妙处,竟是将一些星空之中特有的漩涡,扭曲空间等等都利用了起来,实在是让人惊奇无比,除了强大的魄力,恐怕其间更是包含着无数的推洐,经历了不知多少次的失败,才最终筑起了这一条横亘星空的龙族古路!

    实在是厉害啊!

    看着这一方神迹,方行心里竟然都升起了些许向往之情,凝神望着外面的扭曲星空。

    “枉我将你当成朋友,对你处处手下留情,你竟敢与别人串通来害我”

    “你与别人连手夺我龙族造化,我定然饶不了你”

    也就在这时候,小世界里敖烈的吵闹却将他从沉思之中唤了回来,此时的敖烈那叫一个愤怒啊,本是在内心深处,把方行当成了自己可信任的人,却没想到他会突施奇计镇压了自己,不仅借佛门的大阵镇压了自己的法力,更是将自己近乎羞侮般的关在了鸟笼子里,对于心高气傲又或说是桀骜不驯的堂堂龙种来说,这实在是让他愤怒的恨不得吞了方行了!

    “你瞎叫唤个啥?”

    方行本来不想理它,奈何敖烈一直不肯消停的,撞的个笼子啪啪作响,烦的他连感怀先辈们的神通广大之心情都淡了,便索性叹了一声,转身向着敖烈走了过来,恨恨一脚踢在了笼子上,骂道:“你个欠收拾的死长虫烂泥鳅,小爷又怎么能算是你的朋友?”

    敖烈化作的小龙闻言,顿时呆了一呆,龙眼深处,仿佛有种东西破碎了,竟有一种雾蒙蒙的水汽浮现,而后在下一秒,它便立刻更加疯狂的向外冲撞了过来,几乎要把仙金撕裂一般,也亏得这笼子是仙金化成的,否则普通玄铁早就被它那锋利的爪子给撕成碎片了。

    “好,好,好,是我瞎了眼才把你当朋友,你且放我出来,与你一决死战”

    敖烈的叫声之中,夹杂着无尽的愤恨,甚至还有些许的委屈!

    那分明便是一种小孩子遭人背叛,一种信赖关系的破灭之后才会产生的委屈情绪啊,而在实际上,敖烈如今虽然强横无边,但若细细算来,当初它被龙母羽魅儿算计,坏了神魂之时,也不过才是一个十几岁的龙族少年,换作人族来算的话,大概只算作是个小孩,而后几十年,若是疯疯癫癫,全无记忆,或是一直在造化雷池之中沉睡,心智并未成长过

    也就说,如今的他,不管实力有多强,但在本质上,也确实是个小孩

    而这样一个又骄傲又敏感的小孩或说小龙,本在内心深处十分的信任方行,或说十分的亲近他,结果却被他背叛,又当着自己面的说不是自己的朋友,那份失落便难以形容了。

    “决一死战决你个大头鬼!”

    方行却不理会这些,倒是起了脾气,又恨恨的踢了笼子一脚,痛骂道:“我他娘的当然不是你的朋友,我是你姐夫,是你的亲人,是你的长辈!如果我跟你是朋友,肯定要给你面子,哪怕是某些时候你做的是蠢事都会陪着你一起去疯,大不了就一起承担后果,但亲人就不一样了,他娘的看见了你做蠢事我得抽你,说不服你把你绑也得绑到正道上来,这就是亲人,你这个蠢货明不明白?”

    这一通臭骂,倒使得敖烈微微一怔,狂怒之色顿消,呆呆的看了方行几眼。

    落差实在太大,倒让它安静了些许。

    不过很快,它就再次怒吼起来:“你若当我是亲人,又怎么会害我,把我龙族造化送人?”

    “呵,不送人又该怎么做?”

    方行懒洋洋的从笼子旁边坐了下来,也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坛子仙酿,往嘴里倒了一口,叹了一声,目光鄙夷的看着笼子里的敖烈,道:“你就算再笨也不可能不明白吧,那五个老家伙又有哪个是善茬?现在的你的确本事不小,可你就真个有把握胜过他们五个?就算是有我帮手,咱们两个能赢,你觉得你不付出巨大的代价可能吗?呵呵,别忘了,搞定了他们五个,后面还有青铜门前的缚龙阵,还有这一路上的重重危机与凶险,还有前面的九头虫”

    方行声音越说越冷,到得最后,目光直接冷了下来:“而我所做的,正是为了用最小的代价,赶上前面的九头虫,把你姐姐救出来,那五个老东西都不是什么好货,但他们本事却是实实在在的,而且他们一心想要成仙,成仙最大的线索又在你身上,那么他们必然会不惜一切护着你,一路向前赶去,等若是免费得了五个苦力替我们开路,此事难道不值得么?”

    这番话说的敖烈一时哑口,以他的性子自然是不惧五老,但他也不是一个大放厥词之辈,不会不知天高地厚的说自己可以轻轻松松解决那五个老修,被方行一时说的无言,但心里怒意兀自难平,哪怕明知方行说的是真的,身为龙族的骄傲,也难以让他接受这件事的做法!

    “就算我们此去乃是为了救回姐姐,除掉我们沧澜海的祸害,但毕竟也是踏上了仙路,只要通过了此路,便会成仙而我在很小之时,便听父王他们说起来,要成仙,便要有一颗仙心,坚韧不拔,万险不侵,怀着踏破一切的雄心壮志,才有可能,而你竟没有半点男儿气慨,没有半点雄心壮志,只想着弄奸耍猾纵是走到了仙头尽头,又如何成仙?”

    良久之后,敖烈似也深思熟虑过了,竟认认真真的说出了这样一番话来。

    只是对于他的话,方行却只是冷冷回头瞥了他一眼。

    “或许你说的对,我没有一颗真正的仙心,便如那五个老货,以及你那位九头虫舅舅一般,或许这样我走到了仙路尽头也无法成仙,不过我好歹知道一件事”

    方行沉默了半晌,神情嘲讽的笑了起来:“死人更成不了仙!”

    “你”

    论起嘴上功夫,敖烈大概再沉睡几十上百年,也不是他这姐夫的对手,本来认认真真的一番劝诫之言,却被方行一句话便给堵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心里愤恨异常,但却不知该如何反驳,气咻咻的沉默了下来,心里却无疑对方行升起了强烈的轻视之心

    不过方行却明显懒得理会它的心理变化,抬头看向了小世界外,感知了片刻,低声道:“马上就要离开传送大阵了,即将踏上真正的仙路,快些将那真正的星图拿出来给我吧!”

    “拿我龙族仙图与那些心怀不轨之人分享么?”

    敖烈闻言,顿时又一阵大怒,倔强至极的向方行看了过去:“你休想!”

    “嗯?”

    方行眯起了眼睛,朝敖烈看了过来。

    敖烈也毫不示弱的朝他瞪了回去,咬紧了牙关,心想任你说的天花乱坠,此图绝不给你!

    可方行明显没有多说什么的意思,嘴角微俏,低低笑了起来,声音让敖烈感觉有些危险。

    “小舅啊姐夫问你一句,从小到大,你挨过揍没有?”未完待续。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