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太上第八经

掠天记 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太上第八经

    任何看起来十分头疼的事情其实都有简单的解决办法。

    而如今,方行解决乱局的方法,便又简单又直接,既然有着太多人想要觊觎龙族古路,那便一起带上来就好,毕竟自己才不想与他们争什么,只是想要顺利的通过条古路,去把自家媳妇救回来,而且,某种程度上他对这些一心求仙的隐士十分的讨厌,如今让他们在自己身边当牛作马,那也是一件非常解气的事情,如今的他,算是与这五老摊了牌,也不会理会这五人心里会怎么想,是不是会暗中思谋什么计策对付自己,说罢了,便回了神宫

    对他来说,这件事不会有第二个解决办法!

    你们想成仙,我想通过条路,剩下的事情就简单了,你们开路,我跟着!

    而如此粗暴直接的方法,某种程度上还真个有了奇效!

    最起码,外面星空之中的五老,在低声商议了盏茶功夫后,还是启程了。

    五人护着骷髅头骨,遁向了茫茫星域,踏上了龙族仙途!

    他们五人,都没有再躲进蓝先生的小世界里,大概是担心躲在小世界里,方行会伺机逃跑,因此还是直接守在骷髅头骨旁边比较稳妥,倒使得他们五人像是五大护法一般

    星途漫漫,成仙之路,开始了!

    “你这根本就是在投机取巧,便是过了仙路,也算不得仙!”

    敖烈对方行的做派,很是不屑,甚至非常的鄙夷。

    在星空之中,时光可以说是飞逝,简直就像是松开了手的沙子,哗啦啦流逝,让人根本来不及惋惜时光的流逝,因为在星途之中,寂寞本来就是大事,他们哪怕是连续走上数月,外面的星空,某种程度上看起来也完全的一样,若不细观,甚至让人感觉没有半分的变化,哪怕是可以横贯天元的路途,在这星空之中看来,也不过只是微不足道的一小段距离

    而在平时,就算碰到了些许危机,比如迎面而来的殒石雨,莫名横贯天际的星空乱流,也根本对他们两人造不成什么威胁,都被外面的五老给顺手解决掉了,骷髅头骨里的方行与敖烈,简直就成了养尊处优的,每天里也只是静悟修道,喝喝酒,养养猪而已

    而随着数月时间飞逝,就连性子桀骜的敖烈,都已经没有了先前的愤怒,它不再每天都像打了鸡血一般的要找方行拼命,方行也就不再把它关在笼子里了,曾经某一刻,当它看到一个几乎比月亮还大的殒石迎面砸了过来,险些将鹿叟直接打的魂飞魄散之时,心里甚至还有些感慨,方行的做法似乎确实是正确的,毕竟那星空中的凶险,某些连它也难以化解。

    只是,依它的性子而言,毕竟还是看不上方行的做派。

    龙族血脉作崇,某种程度上,它倒是觉得,仙路就该一路闯过去才是!

    按照它的脾气,若是能得自由或许早就冲了出去,还是要和五老大战一场,然后凭着自己的本领硬闯仙路,不过方行对它盯的很紧,一个不老实就是一顿抽,敖烈虽然倔强,也不至于被几通藤条子吓倒,但挨了几回之后,还是老实了不少,实在是感觉太丢脸了

    同时它后来也有一次机会问起了方行,既然当初早就猜到了星图在何处,又为何非得把它抽了一顿之后才道破,方行回答让它恨的牙痒:“没有别的,就是想抽你一顿”

    “有机可偷,有巧可取之时却非要凭一身蛮力打过去的不是仙,是傻子!”

    而此时的方行,正捧着一块衣襟在细细的阅读,手边放着一坛子酒,听到了敖烈的话,根本就是嗤之以鼻,头也不抬的回了一句:“你也不想想,当年的第一批仙人,被放逐到了星空之中,是如何活下来,并找到了继续修行并建起大仙界的地域呢?绝不可能是靠一身蛮力打下来的,依我看来,除了天大的运气,剩下的便是他们那些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了吧?”

    “你又不是那批仙人,怎么会知道他们不是打下来的?”

    敖烈冷笑,反唇相讥。

    “你也不是那批仙人,又怎么知道他们是打下来的?”

    方行要跟敖烈吵架,十分之一的功力都不必拿出来,张口就让他哑口无言。

    愤愤的敖烈从一堆酒坛子里抄了一坛出来,躲到一边喝酒去了,在这神宫里呆的前面十来天,它可是倔犟的厉害,一滴水也不饮,一粒丹也不吃,不过撑了十几天之后,似乎想明白了,倒开始挑好的酒喝,挑好的丹来吃,仿佛在用这种手段来报复方行对自己的囚禁。

    “你在看什么?”

    等了大半天功夫,方行一句话也不回答,旁边猪圈里猪都饿的嗷嗷叫了,也没喂猪的意思,敖烈却实在是烦的不行了,忍不住向方行问了一句,心里也确实感觉有些奇怪,以前的方行有事没事都会找他吵几架,但如今在看起了那块布袍后,却忽然变得很安静,明明是一个土匪,却每天都盘坐在那里静静的研读,而且敖烈保证那布袍绝非他那部珍藏的春宫图。

    “我在看一个朋友送我的经文!”

    方行也不瞒它,轻轻叹了一声,淡淡的回答。

    “什么经文?”

    敖烈想直接告诉方行该喂猪了,但想起了上一次自己这么提醒他的时候,就直接被他扔进了猪圈里,硬生生在里面被囚禁了一整天才放出来,现在就不敢直接这么说了。

    “唉,我想,这应该是我修行路上最为紧要的一篇经文!”

    方行轻轻放下了那块布袍,轻叹道:“我的修行路是从一篇唤作化灵经的经文开始的,后来也偶得机缘,得到了其他的几部,每得一篇经文,总能对修行大有助益,实在能算得上是功夺造化,而在后来,我也得知这种经文共有九篇,若是能够得齐了这九篇经文,想必我的修行之路,也会达到一个巅峰,而这篇经文,正是在天元时,一位故人送还给了我的!”

    “既然得了,就该好好修炼才是,何必终日捧着,愁眉不展?”

    敖烈有些不解,皱着眉头问道。

    “因为我忽然现自己看不懂啊”

    方行忽然满面的愁容,苦笑道:“当初第一眼看到这些经文,我便觉得神魂俱震,知道它应该也是我所需要的太上经文里的一部,之所以会落到那个人手里,倒也可以理解,毕竟大传承皆有灵性,会自动寻主,而太上道的经文,若不主动来找我,便只有找同样和太上道有所所联系的他了,本来高高兴兴的,但真正的开始读这篇经文了,才现了麻烦”

    “这经文上面,每一个字我都认识,可我偏偏读不懂”

    方行苦笑着,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我可以确定这篇经文没有半点关于修行的叙述,也没有半点关于大道参悟的指引,这好像就是一篇普普通通的和尚经,云里雾里的,让人摸不着头脑现在我怀疑,当初那个家伙,就是因为他也看不懂,所以才给了我的”

    “看不懂?”

    敖烈有些懵懂,它的修行时间其实还不长,而且毕竟是龙族血脉,大多数神通与战斗本能早就烙印在了它的神魂里,如今随着造化雷池几十年的沉睡,也渐渐觉醒了,却不曾有过方行这等修行路上遇到的难题,再加上被饿的嗷嗷叫的百来只野猪搞的心烦意乱,便下意识道:“看不懂就先放下得了,何必在上面消磨时间,身边还有许多事情值得关心呢”

    一边说一边看向了猪圈,多希望方行能赶紧明白过来。

    “虽然看不懂,但还是有些用处的”

    方行却轻声回答道:“本来踏上了这星空之路,我最大的感觉就是闷得慌,闲极无聊,几乎要憋疯了,就想拿出这经文来好好探究一下,结果无意中现,当开始诵读这些经文的时候,倒开始觉得有些心平气静了,或许,无意中我已经开始触及到了这篇经文的真谛?”

    “这么神奇?”

    敖烈也怔了一怔,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道:“拿来我看上一看!”

    说话时目光闪烁,显然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方行倒也不怀疑,随手递了过来:“你能瞧出什么门道?”

    敖烈在指尖触及了那块布袍之时,忽然间用力一扯,将整片布袍都攥在了手里,眼底崩现出了一道兴奋至极的光芒,“嗖”的一声跳到了神宫的另一端,凑到嘴边,大叫道:“终于还是被我拿到了痛脚,快将封印解去,法力还我,不然我立刻就烧了它”

    方行一怔,而后看傻子一样的看着它:“所有经文我都记下来了,你烧了又能怎样?”

    敖烈呆了呆,瞬间有些羞愧难当,真个感觉自己又做了一件大蠢事,有些垂头丧气的溜哒了回来,屁股已经有些隐隐作痛了,勉强笑道:“开个玩笑还是一起研究下吧!”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