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鬼先生

掠天记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鬼先生

    “真的有可能研悟不透这篇经文?”

    与敖烈的一番论道,倒也使得方行心神颇有些不宁。

    事关太上经,他确实挺重视的,毕竟这一路修行过来,他虽然机缘不少,但基础却几乎全都是太上经打下来的,那么寻齐太上经,自然也就成了他的一桩心愿,可如今遇到的问题,却让他好生为难,明明经文便在手中,却无法领悟,这感觉还真不如不拿到这篇经文的好。

    而且,如果真的非要陪养道心的才能领悟这篇经文的话,那么他还真挺为难的。

    道心道心,某种程度上便是宏愿大志,而自己有这东西么?

    明明就是得过且过,抢够了就带着媳妇去过小日子的啊

    不过,虽然对自己没什么信心,他也没有放弃对这卷太上经文的研读,毕竟心里还是觉得,敖烈所说的只是一般道理上的道心,这卷经文并不见得就像是它说的一般

    而且,就如今的修行境界来说,即便是找到了道心,又能有哪些好处呢?

    眼前这卷太上经,看起来也不是关于修行的呀

    “鹿老头鹿老头,我有上好的五加皮你要不要来尝尝?”

    星域之中,方行定时定点的又出现在了骷髅头骨嘴巴口上,震荡着神念唤了起来。

    “嘿,小王八蛋又想骗老夫什么东西?”

    过了没多久,在骷髅头骨前方,湛石殒石之中,便窜出了一条身影,却是五老之中的鹿叟,正眼神不屑的看着方行,不过方行也懒得跟他客气,笑眯眯的一晃酒坛子,道:“那就要看你还有什么了?”

    “老夫的阵术你不屑学,随身带的灵丹,也被你骗的差不多了吧?”

    那鹿叟看到了方行手里的酒坛子,喉结不自然的动了动,嘴上说着,还是飞掠了过来。

    “怎么叫骗?”

    方行大笑:“明明是美酒换灵丹,天经地义的交换嘛!”

    说着递了个蒲团过去,便与那鹿叟对面坐了,然后又拿了一个龙眼大小的酒蛊,小心翼翼的倒了一杯,本来酒蛊就不大,竟然还不满,看得个鹿叟直瞪眼,方行倒是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把酒杯轻轻递了过去,白了鹿叟一眼道:“这杯可是送的,你有啥不满意的?”

    “哼,单单你上次从我这里骗走的离火丹,就能买下神州所有的五加皮”

    鹿叟虽然不满意,但还是接了过来,“嗞”的一口饮了个干净,闭着眼回昧无穷。

    “天元是天元,星空是星空嘛,除了我这你还能去哪买去?”

    方行笑嘻嘻的,一副很是得意的模样。

    如今这却是他如今新找到的玩法了,这仙路旅途实在太过漫长,时光动辄以数月一载的计算,实在是闷死个人,尤其是方行这等本就爱热闹的,哪怕有太上经来平心静气,那也奈不住寂寞啊,于是他平时闲暇无事,打腻了敖烈,便也开始与五老接触,最初时的目的却是想了解一下,这些一世只为求仙,万事皆可斩却的人心里究竟是怎么想到,或许可以通过他们的见解,对自己参悟这卷太上经起到些作用,只不过后来,就成了打时间的瞎混了。

    经过一番接触,倒是与五老里的鹿叟混的关系不错,主要是这老头竟也是个好酒之人,在漫长闭关的岁月里,自然是滴水不沾,也绝了这份念想,而如今到了星空里,大概是旅途漫漫的缘故,却在一日里方行闲得无聊蹲在骷髅头骨边上一边看着星云一边喝酒时凑了过来讨一杯喝,方行当时很大的请他吃了一坛,却勾起了酒虫,三天两头的过来讨酒喝

    但方行的酒又岂是这么容易讨的?

    第一次请了他喝,第二次就开始他拿好东西来换了,气的个鹿叟火冒三丈,但偏偏还真个拿方行没办法,硬抢他的吧做不到,不喝吧又忍不住那诱惑,而他在赶赴星域之时,各类灵丹资源自然准备了不少,但偏偏没有带酒,问过其他人,也一共没找到几坛

    也就是说,最起码在这路上,方行可是惟一一个有酒的人了!

    话又说回来,飞升成仙这等大事,又有几个在上路之前还记得准备上几坛好酒?

    谁也没打算醉死在这仙路上不是?

    因着这缘故,这才不到一个月时间,鹿叟的三件神器,十三枚灵丹,以及压箱底的两道神通口诀,就都被方行骗了过来了,换走的就是方行那酒窑里最普通的七坛子酒

    “再给我来一杯”

    鹿叟喝空了手里的杯子,便又厚颜无耻的递了过来。

    方行却是一回身把酒壶抱住了,瞪眼道:“贪得无厌啊你,再想喝就拿好东西来换!”

    鹿叟顿时无语,气呼呼的看着方行。

    方行却是嘻笑颜开,把酒坛子往旁边一放,也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份卷轴来,在手中扯开,笑道:“你不是总说我漫天要价吗?现在我给你份了份明细出来,你看看,这上面可是写的清清楚楚的啊五加皮一坛,灵精百两,宝丹三枚猪头肉半斤,神器两件,修行道卷一副干果一碟,这个卖便宜点,随随便便给我几百道神符就行啦,还有”

    “小王八蛋,你怎么不去抢?”

    鹿叟早就听的脸色都变了,恨不得一巴掌抽在方行那笑的可恶的脸上。

    “要不是这星域里看不见别人,我早抢去了,还用你教我?”

    方行一副惋惜的模样,其实心里也明白鹿叟应该买不起自己的东西了,这老头儿前面几日出手大方,再加上酒瘾也不短短月余,已经被自己搜刮的差不多了,现在主意却是打的另外四老,笑眯眯的对鹿叟道:“你别急,我知道你现在穷的只剩件袍子了,灵精那是救命的东西,你肯定舍不得给我,我也不要你的,现在给你指条明路出来,保你有酒喝!”

    “说来听听?”

    鹿叟斜眼看着方行,很是不信任他。

    “把这卷轴拿回去,给其他人看看,让他们想要什么,也来我这里换呀”

    方行冲着那湛蓝殒石使了个眼色,一副小狐狸的模样。

    “他们?”

    鹿叟算是明白了方行的用意,向殒石瞥了一眼,冷笑摇头:“你还是死了这份心吧,也就老夫一生贪杯,又在这星空里被你勾起了酒瘾,白白被你骗去了这么多东西,那几位可都没这便宜让你占,除了当值的时候,他们可是一直枯坐守心,连眼也舍不得睁一下呢”

    “不着急,总有他们用得着的时候!”

    方行把卷轴拍在了鹿叟怀里,又出奇大方的斟了一小杯酒给他,笑道:“看你穷的如此可怜,今天便先请你一杯吧!”说着留意到了方行殒石上空,有着一道沉默的黑影,便一道神识递了过去:“那位老前辈,今天我免费请酒喝,你在那边飞着也无聊,且来饮酒!”

    在那边飞着的,却是五老之中的黑袍人,如今的五老已经不像最初那几天里,时时在星空里守着,而是开始轮流当值,每人十天,飞遁在星域之中,以防不测,现在半天前刚刚换了岗,却是那个平日里最为沉默寡言的黑袍人当值,方行对他甚是好奇,此时便开口招呼。

    只不过,也不知是那黑袍人没有听见,还是听见了也不理,竟无半分反应。

    “你就收了这份心吧,他哪里有老夫这么好骗?”

    鹿叟又将杯里的酒饮了一半,鄙夷的看着方行,冷笑传音。

    “不要钱的酒也不喝,这是个傻子吧?”

    方行见他不理自己,也有些生气,愤愤的向鹿叟说道。

    “他就是这么个孤僻性子,就连老夫平日里与他说话,也是爱搭不理的”

    鹿叟回答,他与方行皆是神识传音,也不怕被那黑袍人听到。

    “哦?在您老人家面前都这么大的架子,他究竟什么身份?”

    方行听了,倒是略略一怔,好奇问道。

    经过了这数月的同行,他好歹也与五老里的另外四位都打过招呼,也交流过几次,五老并非都是石头,有鹿叟这种贪杯没脸的,也有蓝先生那种老谋深算的,有枯老妪那等令人生厌的,也有铁剑书生那等自命不凡的,偏偏这个黑袍之人,甚至连他的脸也没看到过!

    “他究竟是何人老夫也不知晓,平日里只唤他作鬼先生”

    鹿叟头也不抬的回了句,倒让方行微微一怔。

    “你们五个可是联手求仙,竟然连他的身份也不知晓?”

    这个问题颇让方行有些好奇,眼神狐疑的向鹿先生看了过来。

    “你莫疑我,老夫确实不知他的身份,另外几人也怕是并不知晓!”

    鹿叟喝罢了杯里的酒,笑道:“不过说来也算奇怪,我们五人虽然并非一世之人,但彼此的名声却也听过,知晓对方的存在,但这位鬼先生却是神秘异常,除蓝先生外,我们另外三人竟全猜不透他的来历,只晓得此人神通厉害,一身修为,绝不在我等之下”

    “真有如此神秘?”

    方行听了,也不禁狐疑的瞅了那鬼先生一眼。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