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何人不敢讹?

掠天记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何人不敢讹?

    “施展此术,需要法力循环往复,生生不息,惟有如此,再借助八道阵旗之力,才可浑然一体,以假乱真,只是诸位道友小心了,若法力运转一旦出现了问题,那么”

    一人一道阵旗分到了手中,鹿叟低声解释了起来,说到最后时故作深沉的看了诸人一眼,没有直接说出来,但他想表达的意思所有人都清楚,身处那星流之中,危机四伏,难化难解,一个不留神,那自然就是大家伙一起丧命于诡异星域生灵触手之下的结局了,在这等大事面前,一旦倒了楣,那可不是自己送命的下场,而是所有人都会跟着一起倒楣,谁又敢大意?

    “虽然有些凶险,但求仙之路不就是逆天而行么?诸位道友,放手一搏吧!”

    蓝先生沉生开口,面容阴鸷,将殒石化塞进了怀里。

    “希望老天别和你们这群动不动就要逆他的人过不去”

    方行也苦笑了一声,接过了阵旗,而后骷髅头骨化成了拳头大挂在了自己的腰间,面对眼前这等诡异的星域生灵,他也真个有些束手无策,实际上说起来,这毕竟是龙族仙路上的第一道大难关,又岂是这么容易能过得去的?若是只他自己一个人到了这星流面前,恐怕还真的会束手无策,如今能够用这种方法蒙混过关了,也未尝不是一件幸事

    仙,可不仅仅是指长生,指修为,更牵扯到了太多的法则啊!

    “你放我出去,让我来执阵旗,毕竟你修为太低啦,若他们对你不利可如何化解?”

    腰畔的骷髅头骨里,敖烈的传音源源不断的传了出来,这条小龙到现在为止还想着让方行把它放出来,说出来的理由倒是诚恳,不过方行可不会这么轻易的放它出来,这小舅子被自己关在了神宫之中,又以浮屠大阵封印了它的大部分法力,然后一通藤条一顿骂的逼着天天去喂猪,心里的怨气不定有多大呢,一旦放了出来没准立刻就会跟自己拼命

    而且真说起被人算计的事来,方行还真个不信任敖烈!

    江湖经验太浅,被人算计了起来,那简直就是一算一个准

    “少啰嗦,马上就要进入星流了,不想我一个失手大家玩完,就给我闭上嘴!”

    方行狠狠传音警告了敖烈一声,然后便深吸一口气,执住了一道阵旗。

    六人二符,六实二虚,恰如八荒**,法力运转之下,整座大阵紧密之极的运转了起来。

    生死二门,皆有两道符人顶替,而鹿叟身为布阵者,又是阵术造诣最高明之人,便占了剩下六道阵眼之中最重的“开门”阵脚,蓝先生执了“休门”阵脚,枯老妪执了“杜门”阵脚,鬼先生执了“景门”阵脚,方行则执了“伤门”阵脚,法力缓缓转转了起来,八道阵旗立时围绕着他们飞舞不休,道道淡白色的阵光如同蒙蒙雾气,将他们六人二符笼罩了起来!

    此时若以神识感应,他们便像是同一个生灵一般了。

    而且在某种程度上,他们甚至没有了任何生气,只在由符人替代的生、死二门,才有淡淡的气机显露了出来,这种感觉,就像是真人变成了虚幻,虚幻的符人却化作了真人!

    “生死成败,在此一举,走!”

    六人同时感应,觉此阵并无疏漏了,蓝先生便一声令下,六人同时向前飞去。

    很快,他们便已经接近了那一道长河般的星流,远远看起来密密麻麻的殒石碎片,便也化成了眼前的一座一座白色巨岩,六人心里都不敢有丝毫放松,神识提到了最强,而后由那两道符人之中的生门符人第一个踏入了星流之中,其他人则紧随其后跟了上去

    “嗤”

    也就在那生门符人进入了殒石群之间时,距离它最近的几块白色殒石上面,便忽然间自岩石表面的小孔里面,渗出了一种黑色的液体,而后犹如活物一般,探了无数的触手,直向着那符文扎进去,这场景看起来恐怖至极,然而那符人本就是虚幻产物,被触手探入之后,却无血肉可以被吞噬,惟有一丝一缕的法力被那黑色生灵吸噬了去,不过随后诸修便已补上。

    “此法可行!”

    只是一幌眼前,六人二符,便已经进入了星流之中,紧紧提着的一颗心脏也放了下来。

    此法果然可行!

    虚幻的符人以假乱真,果然瞒过了那种黑色生灵,将它们当作了生灵去吞噬,而在阵法的掩护下,六个真正拥有血肉之躯的修士却安然无恙,他们只需要时时运转着法力,为那两道符人提供源源不断的法力,以及保证着大阵不要出现破绽,便可以这般悄然渡过星河!

    那种滋味,还真个美妙,周围的白色殒石,美轮美奂,洁白如玉,但偏偏这等美妙的表象之下,便藏着恐怖无比的星域生灵,而且是动辄要人命那种,实在让人喜欢不起来!

    就连方行,在心里也忍不住生出了一个念头,是不是惟有五老这等求仙方法,才是真正的良策啊,各有本领,互相弥补,便可以想出种种不同的法门来解决险障,而若是一个人的话,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闯过这等诡异的星河,当初神主说过,以自己的修为,踏上了这条路,能够成功抵达彼岸的可能性连一成都不到,现在想想,神主的话还真不是危言悚听!

    若自己前来,仅是这条星河,便足以让自己寸步难行!

    甚至说,在某种程度上,恐怕真仙来了,也很难在不惊动这些星域生灵的情况下过去吧?

    心里都忍不住腹诽了起来:龙族先人留下的哪里是造化仙路啊,分明便是一条死路!

    这一条星流,远远望来时,就像是一道丝线横亘在天际之间,但离得愈近,愈现它宽阔无边,直如星海,站在星流这一头,根本就无法看到另一岸边际的所在,遍目所及,只有无穷的白色殒石碎片,以及偶尔可见的一些干瘪的海族妖兵妖将,在星河之中浮浮沉沉!

    周围极是安静,六人并不敢将度提得太快,而是维持在一定的度上!

    这种感觉,倒真像是渡河一般了。

    在这一片星河之中,殒石也并不是每一处都是如此密集,偶尔也能看到一些殒石较少的空白区域,就像是海中的岛屿一般,在静静飞掠了三天左右的时间时,大阵倒未出什么破绽,不过六人却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暂时寻一片殒石较少的空白区域休憩片刻,倒不是他们疲劳了,只是需要时时将法力灌输于符人之上,消耗着实不便需要以灵精补充一下!

    “诸位道友,且先用些灵精吧!”

    八荒**阵并未撤去,蓝先生也时时保持着警惕,低声开了口,而后便从自己的小世界里,施法慑出了几百两上品灵精,五指虚抓,这一堆灵精,便如同一同无形的手托着一般,直向着其他五人飞了过去,每到一人身前时,诸人便自取一份,运转法力炼化了,用来补充自己的法力,毕竟在这星域之中,可没有灵气吞吐,这是惟一补充自己法力的办法

    “嘿嘿,小鬼,你修为最低,消耗的法力也最少,便多分老身一份吧”

    按照顺序来说,方行却是最后一个取那灵精,妖婆婆是倒数第二个,蓝先生取了出来的灵精,约有五百两,恰好一人取用百两,不过到了妖婆婆身前时,那老妪却是斜头看了方行一眼,而后笑眯眯的说了一句,枯爪一慑,便大约有一百五十两左右的灵精落入了她手。

    “这枯老妪,偏贪这几十两灵精做甚?”

    其余几人皆有些不满的看了妖婆婆一眼,暗暗摇头。

    灵精虽然是这星空之中惟一的法力来源,需要严谨算计,但还不至于如此斤斤计较,尤其是那妖婆婆占谁的便宜不好,竟然想占那小魔头的便宜,更是有些不合时宜了

    “嘿嘿,无防无防,尽管拿去!”

    方行倒是嘿嘿一笑,显得十分大度。

    见他没生气,鹿叟松了口气,但下一秒钟,却立时瞪起了眼,方行只是随手在腰间的骷髅头骨旁边一抓,便有一堆灵精出现在了掌心,紫意湛然,品质极佳,竟是惟有元婴境界的修士才能炼制出来的品灵精,而且看那数量,赫然不下千两,被他随手托着炼化起来!

    周围寂寂无声,诸修身份再不俗,也忍不住看了过来。

    就连蓝先生取出来的灵精,也不如他这个品质这么好啊,而且数量又大!

    这感觉,就像是一群赶路的人在休息时,别人拿出了窝头咸菜在啃,而且颇为计较你分多分一块窝头我多拿一根咸菜的时候,他却忽然拿出了烤的喷香的肥鸡,而且还是两只

    “这小王八蛋根本就是在炫富吧”

    所有人都忍不住心里暗暗骂了起来,望着方行的眼神甚是古怪

    “小鬼,既然你有这么多灵精,品质又如此之好,何不献出来孝敬孝敬老身?”

    枯老妪见了,更是直接把先前准备要炼化的灵精放了下来,只是盯着方行手里那一堆紫意盎然的灵精,深陷浑浊的眼底,竟绽放了些许精亮光芒,毫不客气的开口说道,听那口气,颇有几分颐指气使,甚至是不满,就像是方行真个是她的晚辈,有好东西就该献上才是。

    “你想要啊?”

    方行回头看了她一眼,笑道:“行啊,有什么灵丹仙器,符篆秘典,先拿出来给我看看再说,可是得提前说好,一两灵精换一枚宝丹,百两灵精换一道神通,童叟无欺,不打折!”

    “不过讨你几两灵精,却想要老身保命的灵丹?”

    枯老妪闻言便生出了几分恼意,寒声喝道:“小鬼,你是在敲诈老身吗?”

    面对着她身上散出来的幽幽不善之意,方行却倍觉可笑,道:“就是公平交换嘛”

    “大胆!”

    枯老妪闻言更怒了,断喝道:“你可知老身修行几千年,从来无人敢讹诈于我?”

    “那又怎么样?”

    方行也是面色不善,甚至带着点不耐烦看了回去,迎着枯老妪的目光根本没有半分退缩之意,冷笑道:“整个天元都知道,小爷我修行几十年,就没有人是我不敢讹的!”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