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九头虫的伏手

掠天记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九头虫的伏手

    见方行竟然一返常态,大着胆子走到了那骨匣旁边,还拿手掰了一下,其他几人倒也都是呆了一呆,旋及对视一眼,同时迈步向前走去,对于这方骨匣,他们自然也不是不好奇,而且方行毕竟已经过去掰了一下,并没有什么禁制被触,也使得这几人都放心了不少!

    骨匣触手生凉,光洁如玉,单单是指尖传来的触感,便让人感觉这是一种异常沉重的材质,也不知是龙骨之上的哪一个部位雕成,按理说以他们这等人的修为,哪怕是玄铁匣子,也只是指尖往上一搭,轻轻一抹,便可以直接将盖子挑开了,但这骨匣,却是文丝不动!

    “果然无法以法力挑开,只能用肉身之力,强行将这盖子掀开”

    蓝先生近距离观察了一番,确定了自己的猜测,便传了一道神念出来:“一起力吧!”

    这四老便与方行同时放手掌放在了骨匣盖子上,并肩而立,而后各自神念释放了出来,在空中轻轻一碰,顿时了解了彼此的念头,而后五只手掌同时将自己的一身力量释放了出去,他们可皆是渡劫境界的修士,论及肉身之力,那简直强横到可怖,尤其是如今五人同时将力量释放了出来,那更是难以形容的可怖,恐怕就算真仙来了,纯肉身力量也不过如此!

    “喀”

    随着那一股子可怖的肉身力量施加在了这骨匣之上,还真个觉得匣盖晃动了一下,有略略松动之意,五人同时心间一凛,没有立刻抬起,而是稍等了一下,现并无异状出现之后,才对视了一眼,而后同时猛然施展了巨力,一下子便将整个匣盖高高的掀了起来

    “唰”

    也就在这一霎,他们还没来得及去看骨匣里面有什么东西,便心间忽然生出了一种强烈的征兆,五个人一般动作,在掀起了匣盖之后,几乎同时便向后方暴退了回来

    “究竟是什么东西?”

    一退便是几十丈,几乎退到了庙口,五人才心有余悸,抬眼向前望了过去。

    骨匣此时已经被他们掀了开来,匣内正升腾起了丝丝诡异的黑雾,那种黑雾,竟隐隐约约,让他们感觉到了某种星海之中那黑暗生灵的气息,这让他们心里都升起了一种不妙的感觉,甚至有些后怕,足足过了数十息功夫,见骨匣之内并无异状出现了,才大着胆子凑上前去看了一眼,也就这一眼,直接让他们整颗心都沉到了谷底,甚至还觉得荒唐可笑

    匣子里,并无什么他们意想中的大机缘,大造化,只有一块殒石

    白色的殒石,西瓜大上面有肉眼难见的小孔,正有一部分黑色生灵正渗入小孔之中。

    这根本就是一块外面成海成片的殒石碎片啊!

    如今却堂而重之的放在了这一方骨匣里,便如同什么至宝一般!

    这种心灵上的落差,实在是让他们惊悸之余,都生出了一种荒唐可笑的感觉

    “啧啧,看样子咱们还是被甩了,这匣子里的宝贝估计早就被九头虫取走了,这厮也是歹毒,却专门留下了一块殒石在这里面,如果我们一个不留神,恐怕就遭了殃呢这厮也实在是太歹毒,不仅在龙门之外留下了八大妖王拦路,还在这里留下了一道伏手”

    方行打量了几眼那块殒石,却是忽然嘻嘻笑了起来。

    其他人被他一说,心里也信了几万,这还真有些像是九头虫的手笔,那厮心思缜密,早在龙门之时,便留下了八大妖王拦路,那时候,他估计就已经算到了会有人紧跟着他后面闯上这条仙路,如此一来,他在这龙骨庙里,再留一道后手,用来阴人,也十分正常了。

    倒是文先生,神情颇有些古怪的道:“可这匣子之前的封条并未扯开啊”

    “这还不简单么?”

    方行撇撇嘴,冷笑一声,把那方骨匣又盖上了,然后随手拿了张纸符贴了上去。

    如此一来,纸符完完整整贴在上面,这骨匣又立刻跟没打开过一样了。

    “额”

    诸修都有些愣,心想这么简单的方法自己竟然没有想到。

    这匣子分明便是早就被人打开过,不但看过里面的东西,甚至把里面的宝贝都取走了,还换了一块殒石在里面,然后随手贴了张封条上去,却让人感觉像是没打开过一样了。

    “哈哈,来晚喽”

    方行一边幸灾乐祸的笑,一边来到了龙骨庙门口台阶上坐了下来,随手摸了一个酒葫芦出来喝,模样很是失落,很明显,他们确实是来晚了,这龙骨庙内之前也不知道有多少造化机缘,但如今除了一个陷阱之外,却是一点也不剩了,甚至连一点关于后面的仙路的线索都没有找到,除了能在这里歇歇脚之外,却是没有任何所得了,心下自然颇为惋惜

    “毕竟是来的比那九头虫晚,得不到这龙骨庙内的造化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好歹可以借此歇歇脚,炼化一些儿灵精,然后就该继续上路了,先通过了这片星海再说吧”

    蓝先生来到了他身边,低低一叹,轻声说道。

    “不错,成仙才是重中之重,所谓的机缘造化,都不过是旁枝末节!”

    就连枯老妪都在一边开了口,沉声附和。

    他们看似在自言自语,但注意力,却皆在这时候有意无意的落到了方行身上,除了鹿叟在外面盘膝吐纳,压制体内黑暗生灵的力量,而鬼先生则仍不甘心,在龙骨庙前前后后逡巡之外,蓝先生、枯老妪、文先生都凑近了方行,那文先生则是说得更为直白,目光望着方行,似漫不经心的道:“宜早不宜迟,我觉得还是将敖三太子放出来,熟悉下阵法的好!”

    他们三人的念头倒是相同,都是在暗示方行,该将敖烈放出来了。

    鹿叟已经被黑暗生灵所侵蚀,谁也不认为他还能好,但这八荒**大阵,却至少也需要六个人才行,如此一来,除非是将敖烈放出来,否则他们所有人都会困死在这龙骨庙内!

    “不可能!”

    方行听出了他们三人的言下之意,直接冷哼了一声,回答的斩钉截铁。

    蓝先生等人闻言,立刻对视了一眼,皆看出了彼此眼底的烦躁。

    早就猜到了这小魔头不可能这么轻易的答应,但还是没想到他一点回还余地也没有!

    “小鬼头,你莫不是想永远被囚禁在这龙骨庙内?”

    枯老妪冷声开口,目光不善。

    文先生也低叹了一声,道:“方小友,毕竟还是要以大局为重啊,这星海我们已经渡了一半,难不成还要半途而废不成?便是想半途而废,也不可能再回头了啊,现在,将敖三太子放出来,与我们合作,一同闯出这片星海,已经是惟一的办法了,你还是不要如此”

    “如此什么?”

    文先生想说的“倔犟”二字还未开口,方行便已经向他看了过来,冷笑道:“刚才可是有人想要暗算我,那个人还没有找出来,你们觉得我现在还会跟你们合作吗?嘿嘿,万一呆会再有了机会,那个人再给我来这么一下子可受不了了,没有第二个鹿老头来救我了吧?”

    “额”

    蓝先生等人,倒是没想到他会提及这一茌,神情都是微微生冷。

    本来以为他会胡搅蛮缠,但若是说出了这个道理的话,那还真不能忽视。

    不光是他,便是蓝先生等人,也不愿有这么个定时炸弹藏在身边啊!

    “不是刚才说了有可能是误会么?”

    一片静默之后,枯老妪森然开了口:“刚才八荒**大阵出现破绽,很可能只是一个意外的疏乎,可能连其本人都不知道自己多施了一丝法力进来,又要如何去查?又或者,若是查不出这样一个人来,你就一定要将我们全部留在了这里,总是不肯合作了是么?”

    这话已然说的口吻不善,甚至带了些许胁迫意味。

    而方行回应的也极是干脆,径直转头向枯老妪看了过来,声音平静:“是又如何?”

    “你敬酒不吃吃罚酒!”

    枯老妪大怒,一路上的窝火全都作了出来,枯飞扬,就要朝方行刺来。

    “不可!”

    蓝先生与文先生大惊,齐齐欺身过来,阻止枯老妪的杀意。

    而方行也是怒气狂涌,直接跳了起来,愤声道:“妈的,别拦我,非弄死她不可!”

    蓝先生与文先生神情都有些古怪,心想谁拦你了啊

    “呵呵,你们争什么呢?”

    也就在这里一片大乱之时,忽然旁边一道神念淡淡传了出来,诸修皆回头一望,却见赫然是鬼先生在这时候走了过来,观其气息,竟显得十分淡定,本来心间焦躁的诸人也因着他的到来,稍稍冷静了些,文先生苦笑道:“还不是因为该如何找人顶替鹿叟施展大阵的事,本来只需要将那条小龙放出来,好言劝他配合我们便是,偏偏方小友无论如何也不同意”

    “三太子心高气傲,不肯与我们合流,便是放了它出来,也不见得会听我们吩咐的!”

    出人意料的,鬼先生竟没有劝说方行的意思,反倒平静传音,分解了一句。

    诸修一听,神情顿时更为凝重,面上颇有愁容。

    但也就在这时,鬼先生低低一笑:“不过,我总算现了九灵王是如何横渡星海的了!”

    “唰!”

    一听他的话,所有人都同时停止了争吵,目光齐唰唰向他看了过来。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