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拿你来替

掠天记 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拿你来替

    本来就不怎么将方行放在眼里,以为吃定了他的枯老妪显然没想到他会有这么一手,本来她可是以为方行囚禁了那条龙,就算那条龙被放了出来,也第一时间就会向方行报仇的啊,而且那条龙分明也确实有着这个意思,得到了自由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愤愤的朝着方行看了过去,甚至探出了龙爪,明显就是要拍他一爪子,可万万没想到的是,方行一声大吼,那条金龙居然就听了一点脾气也没有的顺手就朝着自己拍了过来,这也太乖了吧

    你可是龙!

    怎么被人调教的跟条狗似的

    心里不停痛恨咒骂着,也着实惊恐,招手召唤出数道妖尸傀儡在身前,自己转身就逃!

    面对这条龙,她可没有半点正面较量的意思!

    当初在龙门之外,这条龙可是有着以一战五的本领,岂是她自己能对付的?

    然而这条龙出现的太过突兀,力量又着实太强,加之被方行囚禁了这么久,可是憋了一肚子的气,不敢撒向方行,便拿她来做了替代,一爪抓来,风雨雷电相随,拦在龙爪前的妖尸傀儡皆被抓碎,而后身形舒展,偌大龙头便忽然探到了正在疾飞掠的枯老妪身边,整个龙躯顺势卷了起来,竟如同包粽子一般,直将枯老妪给结结实实的盘住了

    “喀喀喀”

    龙躯缓缓收紧,枯老妪的肉身,便已经崩碎了近半,口中鲜血狂喷。

    “要造反小儿你要造反不成”

    那枯老妪痛不欲生,又羞又怒,断断续续的传音大吼着。

    而在这时候,那本来想向鹿叟出手的蓝先生与鬼先生、文先生,明显也呆住了,满面警惕,向着方行与敖烈看了过来,他们显然也没料到,方行的反应竟如此激烈,刚才还一口咬定不肯将敖烈放出来的他,此时却干脆的放出了敖烈,还与它一起合力拿下了枯老妪,心里不由得想到,莫非这小儿当真如此没有大局意识,一言不合,便要彻底撕破脸不成?

    “方小友,你这又是何苦,真的为了一个必死之人,却连仙路也不想走了不成?”

    文先生第一个喊了出来,身周诸道符文飞舞,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

    他明显心间又是无奈,又是愤怒,但却不敢冒然上前搭救枯老妪

    “仙路自然是要走的,星海也要横渡,只是谁说就一定要牺牲鹿老头了?”

    方行背负了双手,缓步踏着星空向前走来,眉头紧皱。

    “你”

    蓝先生忽然想到了什么,眼神凝重的看着方行。

    “唉,一看同伴没了用处,便毫不犹豫的牺牲掉,你们这些道心坚定的求仙者,还真个没有半点情义啊,不过也好,我理解你们,不就是因为感觉鹿老头必死,想要物尽其用么?那却简单,我不想让他死,但也不愿坏了咱们横渡星海的计划,那就干脆给你们另一个选择吧,现在这老婆子已经半废了,你们说,是干脆先用她来炼丹呢,还是就这么结果了她?”

    方行负着双手,冷口冷面,但说出来的话却是阴冷至极。

    “小儿你敢你怎敢如此待我?”

    枯老妪这时候也明白了方行的用意,一颗心忍不住颤抖了起来,嘶声大叫。

    “怎么,牺牲别人的时候理所当然,轮到了自己,倒感觉不公平了?”

    方行转头看了她一眼,声音里满满都是嘲讽之意。

    星空之中,一片默然,所有人都面面相觑,没有想到方行会用这种手段。

    在此之前,枯老妪其实说的很有道理,如今确实需要用一个人来炼丹,就连方行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无人炼丹,就无法横渡星海,而横渡星海,甚至赶到仙路尽头,这也确实是他们每个人共同的目标,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方行比这五老都要急迫,因为五老只是想成仙,只要能抵达仙路尽头便可,但他却是想更快一些赶上去,赶上九头虫,把龙女救回来。

    但他无法坐视鹿叟被炼成丹,因为那老头刚刚才救了自己一命

    虽然鹿叟明显也是一个失算,才会沾染了黑暗物质,倒不是真有拿命救人的想法!

    不过救了就是救了,方行记了这个人情

    救鹿叟与横渡星海之间,矛盾无法调和!

    所以在这种局面下,方行就想到了另一个方法!

    既然无用之人要被炼成丹,那就先出手干掉这老妪,最起码也要废掉她,然后用她来炼丹,也惟有如此,才会解决他们如何横渡星海的问题,更为重要的是,有了这老妪炼的丹之后,也能借此丹的气息压制鹿叟体内的黑暗物质,这样就可以让那老头多活上一会

    毕竟五老也不是真个与鹿叟有仇,才要拿他炼丹的,他们只是做了最实际的选择,鹿叟已经沾染了黑暗物质,早晚要死,那就干脆废物利用,而如今,方行则是给了他们第二个选择,直接废掉了枯老妪,使得她比起鹿叟来还没用,毕竟现在的鹿叟,若是能压制体内的黑暗物质的话,还能在阵术一道给予他们些许指点,但枯老妪,却真个成了废人了!

    枯老妪此时惊恐的原因便在此处,她现方行的主意竟是真行得通的

    估计就算换了自己,自己也是会答应的!

    此时忍不住叫苦不迭,心间一片绝望,整个人几乎害怕的疯掉

    “唉,方小友又何必如此?”

    一片寂默里,惟有枯老妪的愤怒神念左右回荡,谁也没有声,良久之后,却是文先生转头看了一眼鹿叟,又看了一眼此时肉身崩碎近半的枯老妪,低声苦笑了起来。

    “不过,就连文某也不得不说一声,你这方法,倒还真的不错!”

    “我们只需一人炼丹,至于是谁,倒真的不太重要!”

    鬼先生也轻轻接过了话口,轻轻道:“而且话说回来,便是我,也不想真的牺牲掉鹿老先生的,毕竟这位前辈阵术无比,阵术乃天地之理,在这星空之中,尚有大用”

    “呼”

    听了这两人的话,方行长吁了口气。

    而枯老妪,则顿时绝望,愤怒不休的怒吼了起来。

    只是话没说几句,敖烈忽然龙躯收紧,便立时将她的神念也压制了下来。

    “三儿,把她交过去吧对了,先让她沾上些黑暗物质再说”

    方行转头看向了敖烈,低声传音说了一句。

    “哧!”

    敖烈龙鼻里喷出了两道夹杂着雷花的白气,晃晃大脑袋,似乎很不满意。

    虽然此前一直在神宫之中,但外面生的事情敖烈也都知道,因而在这时候便非常懂事的保持了沉默,并未开口说些什么,当然,从它那望着方行时而愤恨,时而叹息,又有些许不易察觉的钦佩眼神里,倒是可以现,这个时候,他似乎对方行也多了一些了解

    下意识里对方行的吩咐有点不乐意,心想自己在神宫里被封印的时候,可是不知道了多少回誓要一出来就先把你教训一通的,不过看着如今这局面如此紧张,又知道自己不该添乱,但老老实实听话吧,又显得自己太没骨气,犹豫了半晌,还是决定照办,但在照办之前,却是冷冷的传了一道神念过来:“哼哼,你这么做就是多此一举,可见你道心确实不坚”

    “少废话,这只说明我比你们有办法”

    方行根本不理它,一句话就冷冷把它打断了。

    敖烈心里有些不满,他还有下半句“但是你这做法我倒并不讨厌”没说出来呢,但是现在也没有合适的机会说了,便干脆的住了口,冷哼一声,卷着枯老妪便朝着星海丢了过去,那枯老妪肉身崩坏,一身修为被敖烈那半步真仙的强横气息所压制,在这时候看起来完全就像是一个木偶一般,根本没有半点反抗之力,身形飘摇,直被丢进了星海之中!

    “唰”“唰”“唰”

    她一入了星海,立时被无数黑暗物质感应到了,森森然黑色触手皆伸探了出来,如同蚊针般刺入了她的体内,若在以前,这一幕看起来真的就像是她被那种诡异的生灵所侵袭一般,不过在鬼先生道破了此物的本相之后,诸修才看得明白,与其说是枯老妪被攻击了,倒不如说是她身上的法力乃至气血,引动了这些黑暗物质的反应,就像磁极间的吸力一般

    “怎敢无知小儿,你怎敢如此对我”

    枯老妪痛不欲生,嘶声大叫,声音凄厉至极,奋力挣扎,却已无用处。

    仅这一瞬之间,她身上沾染的黑色物质,便已远远过了鹿叟

    就连周围数人,也都不禁皱起了眉头,这枯老妪的下场,还真个让人心惊啊!

    同时心里,也升起了对方行的深深忌惮之意。

    本来看他修为较低,不甚将他放在眼里,但如今见了他的手段,才知此子不可小觑!

    “唔,小心,黑暗物质不能沾染太多,否则炼出来的丹品不好”

    枯老妪的下场,已经无法避免了,就连鬼先生,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忍不住开口向着敖烈走了过去,但话里的内容,却不是要阻止,而是提醒敖烈,火候不要太过了。

    只是也就在这一刻,方行忽然间抬头看了过来,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

    “有点不对劲?”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