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鬼先生的身份

掠天记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鬼先生的身份

    “滚开!”

    敖烈将枯老妪掷进了星海之后,也没有多作耽搁,法力牵引,便将这老妪给捞了出来,而后爪下雷电如刀,将那些如丝状扯在了她身上的黑色物质斩断,如此一来,她体内便留下了含量不少的黑色物质,再难摆脱了,而恰好也在这时,鬼先生竟然赶了上来,似乎要提醒它什么,敖烈对别人可一点也不客气,虽然看起来鬼先生没有敌意,但它还是讨厌这样的多事之人,冷喝一声,巨大的龙尾便顺势向鬼先生甩了过去,观其势便如要人命一般。

    “小心”

    也就在它这毫不客气的一尾甩了过去之际,忽然间不远处冷眼旁观,满面疑惑的方行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整个人陡乎脸色大变,双目死死向着前方看了过来,而后神识如潮,翻翻滚滚向着四方涌来,激荡之意传遍星域,与此同时,他也双臂伸展,急急向前扑了过来

    “我又不可能真个伤了他,你至于这么紧张吗?”

    敖烈微微一怔,颇有些不满的横了方行一眼,很不明白他这么紧张做什么。

    事起突然,他还以为方行是让他住手,免得伤了鬼先生。

    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也就在它这一尾甩出之后,鬼先生并没有知趣的后退,而是身形忽然间变幻如烟,在星空之中一旋一绕,竟险之又险的躲过了它的一尾横扫,而后向前飞掠,反而欺近身来,如同一抹黑雾一般临近了敖烈那颗巨大的龙头,到了这时候,也可以看了过来,这鬼先生的注意力竟根本就不在被他甩了出去的枯老妪身上,分明便是朝着他来的!

    “,原来是你!”

    而也在鬼先生趁其不备,欺近了敖烈之时,方行也陡然间身形扑展,狠狠冲了过来。

    他的修为虽然不如其他几人,但修炼太上逍遥经时间已久,身法如仙,度如电,在这时候身形迷蒙变幻,竟眨眼之间,便堪堪冲到了敖烈身前,轰隆隆一拳向鬼先生打去!

    “呵呵,小友何必如此激动?”

    但斜刺里,一声冷笑响了起来,却是此前看起来面无表情,冷眼看戏的蓝先生,忽然间身形暴起,直向方行迎了过来,手起处,捏起一道奇怪的法印,向着虚空一砸,登时有道道可怖波纹扩散了出去,方行正迎着这波纹而来,一个站立不稳,被他连逼着向后退了出去,只这么一眨眼间,便退出了百丈不止,看起来却是距离敖烈更远了,急的满头大汗

    “你想做什么?”

    敖烈反应也不慢,在那鬼先生欺近了自己时,他便已经心生警觉,毕竟在他的心里,大概除了方行之外,根本就没有信过任何人,虽然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不对,还是下意识的转头向鬼先生看了过来,同时一身滔天法力,皆已凝聚了起来,也正因此,在鬼先生伸出了一双尖利的爪子,悄无声息的刺向了它的后脑勺时,敖烈龙头猛然摆了出来,回爪便击!

    轰!

    那一爪之力,几乎将星空也撕破了,无数的雷光汇聚,直若劈天裂地一般。

    敖烈修为本就强横,半步真仙,再加上他是真龙血脉,天生便有大神通沉睡于血脉之间,随着他的修为提升,这种大神通也正在崛醒,因此对它来说,几乎天生便是同阶无敌,当初在龙门之外时,他起狠来,可以以一敌五,同时恶战五老连手,这份威势便可见一斑,而如今,虽然鬼先生的出手有些出其不意,但它这回身一爪,仍然堪称可怖无比,难以硬抗。

    鬼先生的修为,自是不如它,但诡异的是,他竟像是对龙族的战斗本能异常了解,敖烈这回身一爪,堪称羚羊挂角,无迹可循,不光是力量强大,亦天生带着高明的武道之理,本来极难躲避,又难以硬接,但鬼先生竟像是提前便感应到了,在它这一爪抓到自己身前之时,便已经斜身趋避,黑雾般的身形在星空之中荡荡一转,便又折了回来,再次扑向敖烈。

    “轰!”“轰!”“轰!”

    敖烈龙头急探,身形翻卷,想要拉开距离,再怒斩鬼先生。

    于它来说,身躯长大,战斗之时自然与对方距离越远越好,才能施展开真正的手段。

    但鬼先生好容易近了他的身,竟也死死认准了这一点,身形如附骨之蛆,追着它的龙头不放,却是打定了主意要与它贴身近斗了,而这也恰好拿准了敖烈的痛点,当初在龙门外,他一人便足以迎战求仙五老,但如今,距离拉不开,他竟一时拿鬼先生都没有什么办法了!

    另一方,方行也正与蓝先斗的激烈,此时不知现了什么的他满面怒容,呼喝声中,所有的手段都施展了出来,愤然向前冲来,就连骷髅头骨都已经祭起,不惜一切代价的冲撞了过来,可是蓝先生明显也下定了决心,法印起处,神通道道,殒石与方行的神宫小世界相撞,接连几次,星空空震震,方行不停的向前冲来又被拦下,竟被逼得完全无法靠近敖烈。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在这种局面下,文先生却是直接有些懵了,看着场间这番大战,竟有些不知所措。

    此时他是真的有些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于他看来,方行以雷霆手段,伤了枯老妪,用她来替换鹿叟的性命这件事,做的自然是有些过份的,但纵然过份,也并不值得他们之间翻脸啊,而且毕竟枯老妪已经沾染了黑色物质,似乎拿她来炼丹也不是件坏事,从某种程度上看起来,鹿叟这位阵法大家与枯老妪相比,在星途之上的作用还是要更大一些的

    “诸位,有话为何不能好好说,在这里便斗将起来,下方的路可怎么走啊?”

    文先生急的一头汗,呆呆的看着这两场大战,忍不住奋声开口相劝了。

    只是,无论是鬼先生与敖烈这一对,还是方行与蓝先生那一对,竟都无暇理他。

    “究竟是为什么,非要分个生死不成?”

    文先生都忍不住想要出手了,但一时心间犹豫,却又不知道该朝谁出手。

    他是被蓝先生邀约而来,但双方关系也只是淡淡,而在他心里,却是倾向于和方行与敖烈联手的,因此见到了这场无谓的大战,心里的疑惑更甚于震惊,在了解到真相之前,却保持着克制,没有冒冒失失的出手帮另一方,只是一心想搞明白蓝先与鬼先生究竟是为了什么!

    “原来就是你,在星海之中想要害我”

    方行怒吼声声,虽然是在与蓝先生对阵,但神念却是在朝着鬼先生怒吼。

    “当时你递给绳索,却不是想要救我,而是想要卷走我腰间的小世界”

    方行的怒吼声却让文先生明白了稍许,目光震惊的向着鬼先生看了过去。

    适才方行一直在说,有要想要害他,还要查个究竟,只是最终没有查了出来,毕竟他自己也是其中的一个嫌疑人,甚至还是嫌疑最重的人之一,可到了这时候,一听方行道出,才明白了过来,当时要害人的竟然是鬼先生,而且看这模样,蓝先生分明也是知情的

    “这两个人究竟在玩什么花样?”

    文先生心里已经有了一股子怒气升腾起来了。

    他并不介意鬼先生与蓝先生对方行和敖烈下手,但很介意自己被蒙在鼓里!

    “呵呵,小方行,你很不错”

    鬼先生竟然没有反驳,而是痛快的开了口,此时他身形如黑烟般,紧紧绕着敖烈进击,分明他的修为比敖烈弱了许多,但也不知他用了什么方法,竟然在近了身之后,便彻底掌握住了敖烈的弱点,又似乎对敖烈无比的熟悉,他的每一式神通,每一式武法,都被他牢牢掌握在了手中,一步一步,竟有种将敖烈给逼到了死角,处处受缚,几乎难以摆脱他的感觉

    “这鬼先生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实力?”

    就连文先生此时也倍感震惊了。

    他一向认为鬼先生的实力,其实是他们五老之中最弱的,只是神魂强大而已!

    如今才知道,仅凭修为,鬼先生或许最弱,但动起手来,他竟然处处克制敖烈

    尤其是在近身之后,敖烈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这一路上,我一直想接近一下烈儿,偏生它被你藏得太严,竟无半分机会”

    鬼先生一边轻声说着,一边目光冷幽幽看向了敖烈,似用了攻心之术。

    “不过,你纵然聪明,但还是太嫩了些”

    鬼先生淡淡的说着,却也一直对敖烈穷追不舍,身法如鬼,紧紧跟着敖烈的龙头:“我用了诸般手段,都无法逼你放出敖烈,却没想到为了一个鹿叟,你倒如了我的愿”

    他的声音里,也颇有几分感慨,更多的,则是对方行的不屑与惋惜。

    “唉如此道心不坚,优柔寡断,你踏上仙路,还真是大错一件了”

    鬼先生一边说着,一边伸出了两只手,身形幽幽荡荡,直掠向了敖烈。

    “你你到底是谁?”

    在鬼先生与方行对话之间,敖烈却忽然感觉到了什么,尤其是那一声“烈儿”,更是让它浑身剧震,方行一直没有喝破鬼先生的身份,分明便是担心它听到了之后会分心,被近了身的鬼先生所趁,但鬼先生如今话语里透露出来的熟悉感觉,却让它准确的捕捉到了

    “我的儿你真的忘了母后么?”

    鬼先生忽然一声轻笑,神念变得柔媚无比,身上的层层黑雾褪了开去,露出了一张脸。

    一张倾国倾城,娇媚无双,但在敖烈眼中,却如噩梦一般的脸。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