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龙族的克星

掠天记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龙族的克星

    鬼先生身上的黑袍揭去之后,一直围绕在他身上的滚滚黑雾也消失无踪,而后,在黑袍下面赫然露出了一张令人窒息的脸,美的令星空之中的繁星为之黯然,令时光凝固

    尤其是方行,虽然早就猜到了什么,但在看到了这张脸时,还是忍不住心间剧震。

    羽魅儿!

    这一直以鬼先生身份示人,与他们同行近一年的人,赫然便是沧澜海龙母羽魅儿!

    这一路上过来,方行便从未放过去琢磨鬼先生的身份,就像鹿叟说的那般,他们这些人纵是几千年甚至近万年不出世,但毕竟都是在某一世取得过无限辉煌,声名如日中天之辈,又怎么可能默默无闻?无论是鹿叟还是蓝先生、文先生,甚至是枯老妪,都曾经有着让人惊叹的过往,那么足以与他们并肩闯仙路的鬼先生,也没道理会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人。

    而如今,答案揭晓,鬼先生确实不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人。

    恰恰相反,在这一世,他的名声甚至要比其他四老都响亮的多

    毕竟曾经的妖地第一美人儿,后来又嫁入沧澜海龙宫,爬上了正宫龙母之位,后来又施展各种手段,把堂堂沧澜海龙宫搞的鸡飞狗跳乌烟瘴气,龙母羽魅儿之名,想不大都难!

    只是,方行无论怎么猜,都没有猜到过他的真实身份,因为他以为此人已经离开了!

    九头虫踏上仙路,将整座沧澜海龙宫都搬走了,龙子龙孙海妖海将更是带走了无数,谁又能想到,身为九头虫的妹妹,沧澜海龙母羽魅儿,竟然没有走在前面,而是和他们一起上路?也正因此,哪怕鬼先生此前已经露出了无数或大或小的破绽,他都没有猜到

    她怎么可能会在这里?

    明明九头虫走在前面,她怎么反而落在了天元?

    正是这种种问题,才使得方行一开始想不到是她,后来猜到了,也不明白为什么是她!

    而在刚才,他迟迟不敢喝破龙母羽魅儿的身份,便是因为她距离敖烈太近了,可以说,从她假意提醒,欺近了敖烈身边,再到后来暴起出手,距离此时也不过几息功夫,但敖烈却已经屡屡遇险,本来龙母羽魅儿再欺近了它身边时,暴起一击,就要将敖烈制住,只是敖烈太过警觉,因而才没有一举得逞,至于后来,二人便是一个躲,一个追,纠缠至今了。

    并非敖烈修为不如她,实力不如她,而是因为她对敖烈太过了解了,而且身法诡异,神魂更是强大,在欺近了敖烈身边后,便使得敖烈诸般厉害法门施展不出来,被她逼得缚手缚脚,无法与她拉开距离,那便无法施展自己最强横的神通将她一举镇压,反害得自己陷入死脚,方行就是担心此前喝破了龙母的身份,会影响到敖烈,一个疏乎,被她出手得逞!

    但龙母显然也意料到了这一点,本来没打算此时就揭穿自己身份的她,干脆的主动揭去了身上的黑袍,露出了那张倾国倾城的脸,然后朝着敖烈露出了一个印象中最深的笑容!

    甜美如群星齐耀,但却如噩梦一般深种敖烈心间。

    “怎么会竟然是你”

    敖烈在这时候,也忍不住呆了一呆,神情震惊到了异常。

    “乖孩儿,看样子,你果然没有忘掉母后”

    羽魅儿要的便是这样一个机会,身形欺近,悄无声息间,敖烈龙躯颈下,便已经多了一根细长的黑针,只扎入了浅浅的半寸,看起来对敖烈根本伤不到分毫,不过若是仔细看去,便可以现,敖烈这时候的龙躯之上,赫然已经有了九根这样的黑色长针,分别钉在了不同的位置,而这,也正是先前的缠斗之中,羽魅儿趁其不意,一根一根扎在了它身上的。

    “我杀了你”

    敖烈呆了也只一瞬,旋及便怒火骤从心头起,一双龙睛,都化成了血红色。

    它当然不能忘了羽魅儿,忘了这个将它们沧澜海一族害的乌烟瘴气的女人,虽然此前在它的记忆里,对这个龙母的记忆还不怎么恶劣,但后来却都听方行添油加醋的说过了,龙母对沧澜海做的事,本来就十分不堪,再加上方行每讲一次,都会添枝加叶,描述的更为不堪,每每说的敖烈怒从心头起,拿着那群猪撒气,那种仇恨早就铭刻在心,又岂能用言语来形容?

    “轰!”

    这种怒气一升腾起来,它那巨大的龙头便也甩了回来,头顶双角如剑

    本来它一直在躲避着龙母,不打算和她同归于尽,但在这时候,怒火一起来,却什么也顾不上了,近距离下没有别的方法可以杀她,赫然便挺起了双角龙剑,直刺了过来

    而这个反应,显然也早就被羽魅儿料中了,面对无坚不摧的龙角剑,她非但没有半分惧色,反而轻轻的笑了起来,笑的媚惑众生,而在这笑容里,也确实有一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力量缓缓散了出来,以她的强大神魂力量催动,以她的笑容为基,一瞬间夺去了天地之间所有的光彩,无形无迹,又仿佛无处不在,似如潮水漫漫,将敖烈整个都淹没了进去

    别说敖烈,就连站在旁边观战的文先生,都为之眼神痴迷了半晌。

    而正在阻拦在方行的蓝先生,而是有那么一瞬间,两只眼睛里露出了痴狂之色。

    倾国倾城,如梦似幻

    “你”

    就连敖烈都呆了一下,面上的痛恨之色,似乎在一瞬间如潮水般散去。

    他的龙躯之上,九根黑色长针在这时候都轻轻的摇动,散出了无声的颤吟,化作了龙母的笑声,传进了它的体内,而这,也正是龙母那魅惑之术的一部分,她的媚术,本来就需要声音的配合,只是在这星空之中,无法传音,而神念的传递,又无法达到与声音同样的效果,所以她便以这九道银针的颤鸣,将她的笑声传入敖烈的体内,以增强魅惑效果!

    结果让她很是满意!

    敖烈修为最强,但毕竟还是太年青了。

    “从我哥哥抛弃了我,将我孤身一人扔在天元之时,我就几乎绝望了呢,怎么也没想到,我亲哥哥却会如此待我,兄妹二人相依为命这么多年,不离不弃,却在最后有了成仙机会时,生生抛弃了他的亲妹妹只不过,你竟然会在那时候出现在天元,真是让我意外啊”

    龙母笑吟吟的,仿佛世上最亲近的人,似缓实疾的,靠近了敖烈。

    “我真没想到,你居然还活在世上”

    “更没想到,你竟然恢复了神智,甚至还修为暴涨,如此可怖”

    “真不知是谁有如此大的本领,破了我的神通呢,不过,也无所谓了”

    轻轻的说着话,她欺近了敖烈的身边,洁白如玉,纤美如花的双手从袖子里探了出来,却在指间,多了几枝珠花,看起来普普通通的珠花,就像世间女子插在髻间的珠花一样,只是她这珠花,被她持在了手里,却莫名多了几分诡异之感,缓缓靠近了敖烈的脑袋。

    “你敢动它半根寒毛,我要把你卖到窑子里天天做不要钱的生意”

    远处,方行看到了这几朵珠花,几乎是又惊又怒,甚至感觉害怕,疯狂大叫了起来。

    他又如何能忘记,当初他遇到敖烈之时,这条疯龙头上,扎的便是这等珠花?

    后来为了治好这大狗子,他甚至把造化雷池都让出去了,而就算是这样,也是等了数十年才重新见到了神智恢复的敖烈,如今又看到了这珠花,心里又怎么能不感到恐慌?

    轰!轰!轰!

    他真个已经尽了全力,一身法力毫无保留了施展了出来,更是将自己所有的法宝都祭在了半空之中,化作了一片长河也似,轰隆隆向着前方行冲来,只可惜,蓝先生此时赫然也是目光妖异,大袖摆处,如封似闭,也不知布下了多少道禁制,彻彻底底的将方行拦在了外面,虽然在这时候几乎疯狂的方行表现出来的实力远远乎了他的想象,本想顺手将方行拿下的他,现自己竟然拿不下这小鬼,但毕竟修为在这里,想要拦住他,那还是没问题的

    而且在此时,半死不活的枯老妪以及文先生,也是呆呆立在一边,没有半点反应。

    眼睁睁看着那珠花靠近了敖烈,方行竟没有了半点办法!

    “这一次,珠花再插到了你的头上,可就不要随便摘下来了哦”

    龙母笑吟吟的,走到了敖烈身边,手掌温柔的落了下来,声音轻媚,就像是在哄孩子一般:“而且比起以前的你,现在你半步成仙,神通可怖,却是更有用了呢”

    “哗”

    此时的敖烈,分明也本能的感觉到了强大的危机,一身龙鳞不住张合。

    但在龙母费尽了心思,才施展了出来的魅术之下,他一时被慑住,竟没了反抗之力!

    “都说我们兄妹,便是你们龙族的克星,如今看看”

    “还真的是呢!”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