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我不是你们成仙路上的枯骨

掠天记 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我不是你们成仙路上的枯骨

    随着龙母羽魅儿手里的珠花轻轻刺落,历史仿佛又在重演

    曾经的珠花刺入了敖烈识海,便让他成为了一个六亲不认的怪物,甚至追杀龙女

    而如今,他已今非昔比,半步成仙,若是再纵,那局面又将如何?

    “唉,天下第一祸水,曾搅乱了沧澜海的妖地第一美人,果然厉害啊”

    就连文先生,也轻轻的转过了头,没有去看敖烈被刺入珠花的那一幕。

    此时的他,已经打定了主意要保持中立,绝对不会去得罪龙母羽魅儿与蓝先生

    毕竟龙母与蓝先生明显早就暗通款曲,而且他们现在毕竟占了上风!

    虽然前面的事欺瞒了自己,不过相信他们事后会给自己一个解释

    “哈哈哈哈,杀!杀!杀!宰了这条龙,把那小兔崽子挫骨扬灰”

    另一厢,枯老妪则是在奋力叫喊,满面疯癫之色,双眼绝望里透出了浓烈的兴奋之意。

    很明显,被方行与敖烈搞的生不如死的她,将一腔恨意都泄到了敖烈的惨状上面,此时的她甚至对龙母羽魅儿生出了无尽的感激,求生已不能,只求与此二人同死

    “真是我做错了吗?”

    在这一霎,方行的心都沉到了谷底,他此时被蓝先生挡住,用尽了办法也闯过来,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敖烈被龙母羽魅儿制住了,同时心里也有一种难言的失落之意升腾了起来。

    这一次真是自己害了敖烈么?

    本来龙母是没有机会接近它的啊,虽然她一直在用各种办法,想让自己将敖烈放出来,但在各种原因下,她这一路总是没有如愿,到了最后,却是因为自己执意要求鹿叟,而放出了敖烈,引出了现在所生的一切,这么说来,自己想救鹿叟,真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难道自己真的得像他们一样,认定了一个念头,便斩去所有的顾虑?

    若说方行此时惟一一次险险的生出了后悔的情绪,便是此时看着龙母羽魅儿的珠花向着敖烈头顶插落之时吧,这种情绪,甚至使得他几乎动摇了自己一直以来的行事习惯了

    但也幸好,这一幕忽然间出现了意外!

    也就在龙母羽魅儿的珠花堪堪插落,看起来再无人可以阻止之际,忽然间,一道沉沉的声音忽然间每个人心底响了起来,带着难以言喻的沉重与恨意:“你们当我是死人吗?”

    随着这声音响起,此前一直盘坐在星空之中枯坐自守的鹿叟,陡然睁开了双眼。

    “唰”

    眼底有精光暴射,森森然望在了龙母身上。

    自从沾染了那黑色物质之后,他便一直盘坐在龙骨庙旁边,强行以法力驱逐那黑色物质,看起来神识沉入识海,连外界的一切都感应不到了,甚至就在龙母与蓝先生等人,想要将他杀掉,炼化成丹之时,他都没有睁开过双眼,看起来就好像是死人一般,对外物不闻不问。

    但在这时候,龙母羽魅儿计划即将达成,他却陡然睁开了双眼。

    而且在这一瞬间,他的身形已经暴涨,气息滚荡,如同火山一般爆了出来,整个人就像是忽然之间变成了百倍不止,一声沉闷如雷的咆哮,而后挥掌向龙母击了过去

    此时的龙母羽魅儿,正降临到了敖烈头顶,手中珠花即将刺落,但却忽然间感应到了背后传来的可怖气息,突如其来的一击,只惊的她汗毛直竖,急急回身一掌撞去,然而没想到的是,那一击力量实在太强,鹿叟本身的修为就高过她,而兼得这一掌,赫然便是鹿叟夹杂了无尽的愤怒,燃烧了自己体内余力的疯狂一击,更是力量强大到了远她的抵御极限

    轰!

    没有任何悬念,龙母羽魅儿被这一击直撞的身形暴退,跌出去了不下几百丈,手里的珠花更是不知道飞向了哪里,整个人转过身来时,已经满面愤恨,娇美容颜都已经扭曲

    “你敢坏我大计!”

    那一声尖利的怒吼,化作了神念,飞针般传遍了星空。

    “你们既然敢视老夫为蔽履,要拿我炼丹,我又怎么能让你们如愿?”

    比起她的愤怒,暴起出手的鹿叟明显有增无减,一掌拍出之后,他赫然大踏步赶了上来,各道疯狂般的神通一击接一击的打了过来,声音里更有着无尽的愤怒与怨念:“踏上仙路之前,对老夫百般恭维,天花乱坠,踏上仙路之后,却是各种算计,极尽尖薄,早在龙门之前,你们便曾想以老夫为饵,引诱那条龙崽子上钩,真以为老夫当时不提,就忘了那件事吗?”

    轰!轰!轰!轰!

    随着鹿叟暴喝着向龙母冲了过来,数道阵旗同时飞旋起来,犹如战阵一般,杀气凛凛。

    “也就在刚才,一见老夫沾了些许黑暗物质,便毫不客气要将老夫炼化成丹,本是立誓要共进共退的五个人里,竟然无一人反对,倒是惟有一个名唤魔头的小辈来护着老夫的命,你们真以为老夫那时候无知无觉,不知道你们的丑恶嘴脸,不知道好歹敌友吗?”

    声声大喝,道道神念,宛若龙卷风一般向着龙母卷了过去。

    本来就修为不如鹿叟的龙母,在他的强攻之下竟然节节败退,只急的厉声大叫:“荒唐!我们也只是从大局出,如今我即将拿下神龙,人人皆有成仙之望,你竟要阻我不成?”

    “去你的成仙大计”

    鹿叟轰隆一掌拍去,震得羽魅儿神念紊乱,传来的话也再不成形,而他愤怒的吼声,则随着他的神通接连不断的向着羽魅儿狂涌了过去:“凭什么要拿老夫的命去换你们的成仙之机?若你们成了仙,那老夫为你们出力,又被你们拿来炼丹,那老夫却沦为了什么?”

    “老夫乃是天元阵术大宗师,震铄一世的大修陈逐鹿,你却当我是你成仙路上的枯骨?”

    轰!

    随着他的最后一声暴吼,那一掌龙母羽魅儿终究还是抵挡不住,被震得身如断鸢般极退,一口鲜血呕了出来,所有的法力与神通,都在这时候,彻底失去了原有的威力

    也是这么一掌,使得她那苦心营造的幻境,瞬息间毁于一旦。

    那感觉,就像是精美的园林,被一场肆虐的狂沙毁的不成样子,再无半点美感!

    而对于魅术来说,没了美感,也就没有了半点威力!

    “呼”

    被龙母的媚术慑住的敖烈,陡然间醒了过来,一声长吟,龙息如剑

    “咻”“咻”“咻”“咻”

    它身上刺入的黑色长针,都在这一刻皆被它体内的狂暴力量逼出,瞬间被弹飞了出去。

    宛若从一场噩梦中醒来,它整个人的气息,都是又惊恐,又愤怒!

    “贱人,受死”

    刚刚苏醒了过来的敖烈,只略略一定神,便沉沉暴吼,凶猛冲了过去。

    而他的目标,自然便是此时刚刚被鹿叟击飞了的龙母羽魅儿。

    曾经祸乱龙宫的旧恨,再加上刚刚险些着了她的道儿的新仇,在这一霎皆涌上了敖烈的心头,化作了汹涌可怖的法力,轰隆隆一口龙息喷了出去,便犹如一道横亘星空的长剑,带着一种根本无法抵御,几乎接近了真仙境界的可怖力量,森森然直朝着龙母单薄的身躯刺了过去,在拉开了距离之后,敖烈的龙息本来就是最强的神通之一,更何况龙母已无法抵御?

    “手下留人”

    一直在旁边看戏的文先生,只惊的下意识大叫,还想冲过来救人。

    局面的转化,实在是让他有些应接不暇,本占尽了上风的龙母,竟然转眼间便危在旦夕?

    他并没打算就这么站在龙母一方,可是却不愿让敖烈杀了龙母。

    毕竟无论她身份如何,都是懂得炼制尸丹的惟一一人啊

    只可惜,无论他心里怎么想,却都已经来不及赶上前救援了,怒不可遏的鹿叟,此时就挡在了他身前呢,而且敖烈此时表现出来的疯魔之意,也让他心里一百个不乐意去招惹

    “陈逐鹿,你你罪该万死,毁掉了我们所有成仙的希望”

    也就在敖烈那一口龙息,便犹如长剑,堪堪刺穿龙母的肉身之际,另一厢挡着方行的蓝先生大惊失色,又愤怒又失望的弃了方行,瞬息之间赶了过来,面对着敖烈的一口龙息,他赫然也不敢硬接,急急撑开了小世界,将龙母羽魅儿接了进去,护住了自己与龙母

    “嘭”

    他们被龙息击的震颤不已,但好歹是活了下来。

    而在这时候,一脸惊喜的方行则也飞快的赶了上来,遥遥面对着那个小世界,他与敖烈、鹿叟并肩而立,脸上的震惊与兴奋之色交织,几乎难以表达自己内心的快活,不过他显然也知道这时候不是说些什么肉麻话的时候,只是定定的看了鹿叟一眼,脸上便很快就开始充斥了无尽的杀意,深深提起了一道法力,而后愤然一挥手:“杀弄死这两个王八蛋!”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