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混沌幽土

掠天记 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混沌幽土

    说了半天,这厮居然不会炼丹

    敖烈望向方行的眼神,已经透着那么一股子一言不合就挠他一爪子的模样,而鹿叟则更是老脸胀的通红,自己可是大义凛然,连后事都交待了,然后就等着献出这把老骨头,等着被炼成丹,送这俩小辈离开了,他倒是来了句自己不会炼丹一时咬着牙,都恨不得想掐死方行,眼睛鼓鼓,只是盯着方行看,准备着这小儿若是不给个交待,就真掐死他

    “谁说炼丹的是蠢货,那九头老妖和那妖姬,不就一昧只想炼丹么?”

    敖烈憋了半晌,似乎有些不服气,下意识反驳了两句。

    “他们两个本来就是蠢货!”

    方行头也不抬的来了句,然后把空空的酒坛子扔到了一边。

    方行的话实在是透露出来了不少消息,鹿叟眼底也登时多了几分光彩,定定的看着他。

    他直觉的感到,方行似乎真的不是强作淡定,而是非常有底气。

    “行了老头,你放心好了,瞧你这把脏兮兮的老骨头模样,用你炼了丹小爷我也下不去嘴,就饶过你这一遭了,也不用你可怜兮兮的在这里扮英雄模样了,甭管你是有三个心愿还是四个还是五个,都留着自己办去吧,方法我是有,但和九头虫他们是不一样的,不用炼丹!”

    方行也像是开够了玩笑,起身伸了个懒腰,笑嘻嘻的说道。

    “当真?”

    敖烈与鹿叟一听这话,同时昂起了头来,敖烈太过激动,差点撞到了庙顶上。

    “骗你们两个又没啥好处”

    方行白了他们两个一眼,起身背了两手,溜哒着向庙尽头的骨匣走了过去。

    “喂喂喂,说清楚点呀”

    敖烈与鹿叟同时激动不已,急急跟在屁股后面凑了上来,一副没抓没挠,急着想让方行多说两句又不怕打扰他的模样,却是把这一人一人,一老一少给憋的不行了

    “呵,都是明摆着的事,还需要说什么?”

    方行冷笑了一声,抬手探向了那一方骨匣,看起来竟像是要掀开来。

    “小心”

    敖烈与鹿叟却都吓了一跳,齐齐向后退了一步。

    他们二人可是知道,这骨匣里放着的乃是一块殒石,便与外面星海之中的殒石没什么两样,里面存着在可怖的黑色物质,之前他们还猜测过,这骨匣里的宝贝,分明便已经被九头虫取走了,而后又放进了黑色殒石,设成了一个陷阱,如今见到方行意想想将这骨匣打开,心里顿时吓了一跳,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过旋及倒是一想,方行自己应该打不开。

    “来帮忙啊!”

    方行掀了一掀,果然没有掀动,面色不善的回头训这俩人。

    “你开这匣子做什么,里面不是那星海之中的黑暗物质吗?”

    敖烈神情凝重,虽然相信方行,但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让你来就来呗,我还能坑你?”

    方行也不解释,没好气的训道。

    “这一路上你坑我的还少了?”

    敖烈嘀咕着,但犹豫了片刻,还是配合的走了上来,鹿叟也跟着走了上来,相比起来,他倒是比方行与敖烈两个更淡然些,毕竟他已经沾染了这种黑物质了,也不怕多沾上一点,三个人并肩站在了骨匣旁边,一起用力,那沉重如山的匣盖,微微一顿,便被掀了开来,敖烈与鹿叟都是一个念头,在匣盖被掀开的一瞬,便脱地一跳,齐齐抽身后退,到了几十丈外。

    “德性!”

    方行看了这俩货一眼,神情甚是鄙视。

    那俩人也有些讪讪,慢慢的凑了上来,伸手脑袋一打量,道:“你开它作甚?”

    方行却是低声一笑,道:“我只问你们,这匣子里放的是什么?”

    敖烈与鹿叟对视了一眼,神情都有些古怪,过了半晌才道:“不就是殒石么?”

    方行冷笑了一声,道:“错了,这是大机缘,大造化!”

    敖烈与鹿叟都呆了一下,对视了一眼,看着方行的眼神都有些担忧,还以为他疯了!

    本来这骨匣摆放的位置来看,谁都觉得这里面放的东西一定了不得,但他们已经看到过了,这里面根本就是只放了一块殒石,很有可能已经被九头虫调了包了,方行再如此说,岂不是有些荒唐可笑?难不成这九头虫还真是这么善良,倒往里面给他放一块宝贝不成?

    “宝贝一直就在这里,九头虫并没有拿走过,我甚至都不知道他有没有开过这匣子!”

    方行此时的神情却非常的认真,神情异常凝重。

    “莫非,这殒石只是障眼法?”

    鹿叟倒是想到了一个问题,神情微凝,沉声问道。

    “殒石不是障眼法,而是说,这造化,这机缘,指的便是这殒石!”

    方行却笑着回应了一声,只是说的话让人很难明白。

    “从一踏上这条仙路开始,我就在想,龙族的那些老祖宗们,究竟会给他们的后辈留下什么好东西呢?若真个说这仙路上只有磨难,却无造化,明显是不可能的,毕竟踏上了这条路的可是自家的后世子孙,而不是仇人啊,而且在横渡这片星海之时,我也一直在琢磨,究竟它们会在这仙路的前半截,留下什么好东西来给子孙们呢?想了很久,总算有点明白了!”

    方行低低的说着,又伸手指着那箱子里的殒石:“你们以为这里面是什么东西?”

    问到了这个问题之时,鹿叟与敖烈都是微微愣了一下。

    殒石自然只是普通的殒石,星空之中随处可见,并无甚殒异之处,而在这殒石里面的东西就可怕了,最初时,他们以为这是一种诡异的星域生灵,噬人血,汲人法力,而再到了后来,龙母却无意中为他们指出,这种东西没有灵性,并不算生灵,而是一种黑暗物质,只是它的性质与生灵、法力等物正相返,因而会被生灵吸引,便如磁极的两端一般

    可是,就算它是一种物质,但也与什么造化机缘啥的沾不上边吧?

    “呵呵,龙族的老祖宗们,确实是非常大方的啊”

    方行低低的笑了一声,而后轻叹:“他们留下来的造化,着实让人惊叹!”

    “或许他们在龙骨庙里,也留下了不少法宝吧,但那些法宝,无论如何也算不上真正的大机缘大造化,这份造化,根本就是横亘在星空之中,是无法被人藏起来的,看起来凶险无数,实际上走的却是死中求活的路子啊,不过龙族的老祖宗们也够傲骄的,却不肯言明,只是留在了这里,大概是想着让那些龙子龙孙们自己参悟吧,不过若说完全没有指引,那也不对,他们还是在这最重的位置,最重要的匣子里,留了点线索,留给后人自己参悟啊”

    “这些殒石里的,确实是一种物质,而且还是一种极为重要的资源,其名为幽土,乃是一种混沌之中诞生出来的本源物质之一。当初混沌初开,清气上浮,化作生灵万物,造就生机勃勃的大千世界。而浊者下浮,化作星辰日月,定住宇宙。只是,除了清浊二气之外,还有细分,清中之清,是为灵气,造化了修行之道,人可成仙,妖可成人,皆因此气之故!”

    “而浊中之浊,便是这传中说的幽土,乃是一种与灵气截然相返的物质。龙母说的不错,它与灵气的关系,确实是磁极的两端,如果我猜的不错,沿着这道星流反溯,定然能够找到一处仙墓,也正是仙墓之中的真仙在殒落之后,体内的灵性转化,才会诞生出这等厚土物质。而用它来修行的话,恰恰可以弥补修行之道的不足,走出一个堂堂的阴阳合济之道来!”

    “修行资源?”

    敖烈与鹿叟听着,直接就已经惊呆了,半晌都合不上嘴巴。

    这分明就是让他们苦不堪言简直能要了老命的存在啊,照着方行这说法,竟是宝贝?“

    而且话说回来,谁家的宝贝一片一片的堆在虚空之中,跟不要钱似的?

    也不是他们不相信方行,实在是他的话太过惊悚,让人不敢相信啊

    “额这些东西都是你推算出来的?”

    敖烈也是满腹狐疑,虽然听方行说的头头是道,但怎么着都透着一股子不靠谱。

    “哼,那是当然,小爷我聪明伶俐,老谋深算当然了,还借了一点别的帮助!”

    方行吹嘘了两句,见敖烈与鹿叟实在不信,只好坦言回答。

    “什么帮助?”

    敖烈与鹿叟急急开口问道。

    方行得意一笑,伸手在神宫里一招,取出了一物,道:“一个就是这本我干妈给我的星空秘金图鉴,另一个就是我打小就有的宝贝了,仗着这两件东西,才看破了此物本源!”

    “嗨早就看出了你不是自己推算出来的!”

    敖烈与鹿叟皆是恍然大悟,鄙视的看了方行一眼,如今倒是信了几分他的话。

    “不过,万一还差池怎么办啊,这东西可是非常危险的”

    鹿叟想了一想,又忍不住低声问道。

    “行不行的你先试一下不就好了,反正你早就沾上了这东西,失败了无非是个死”

    方行回答的轻松至极,显然早就考虑好了。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