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不拜法不传

掠天记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不拜法不传

    行不行的试一下

    鹿叟听到了这句话都不知是哭还是笑,妈的刚一听到了方行的话还真的有些小激动,以为自己自己这条老命还是有希望留下来的,但听他细细一说,才明白合着这厮根本就没什么把握,却是要拿自己来做试验啊,而且说出来的理由也忒气人,什么叫作反正自己早晚要死,就随便拿自己来试一下啊,老夫陈逐鹿,堂堂称雄天元一世的传奇大阵师,竟要被你试着玩?

    下意识就要反驳的他,到了嘴边却泄了气,沉沉的叹了一声。

    貌似除了让这小魔头拿自己当实验品,也没有第二条可以活命的路子了吧?

    方行也显然压根就没有考虑过他会拒绝,解释完了自己的主意,便已经进了神宫闷头去研究去了,而对他来说,倒也不是真个把话说的不清不楚,实在是对于这种藏于殒石之中的黑色幽土,他了解的也不多,最初看到此物时,他甚至都没有想过以阴阳神魔鉴来看,却是在这一路横渡星空的过程中,才想起了自己还有一份神主给自己的星空万物图鉴呢

    那却是神主给他的最主要助力之一,乃是一份由神族生灵抄录的对星空万物的图录,对于从来没有踏足过星空的修士来说,这种图录的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九头虫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当初他向神主效忠,提出来的条件便是想要这一样一份珍贵的图录,只可惜神主显然也不是好相与的,手上虽然有这份图录,却硬生生没有给他,最后只便宜了方行

    当然了,这在方行看来倒是正常,毕竟神主与九头虫那是什么关系?

    纯粹就是一个交易关系!

    而自己和神主呢?

    那可就是干妈与宝贝干儿子之间的关系了,不便宜我又便宜谁去?

    正是在那图录之中,方行第一次将眼前这等黑色物质与传说中的幽土联系了起来。

    那图录上,记载了无数星空之中常见的资源与物质,但对于幽土的记载却极少,只是寥寥数语,而且连个图片都没有,方行自然就无法去对比了,更关键的地方在于,这一片幽土实在太多了,与图录上所记载的珍稀程度几乎不可同日而语,那种感觉真像是老鼠掉进了米缸里,实在是不敢相信自己平时偷上几粒就乐开怀的米粒也可以成山成海,甚至淹死自己!

    直到在龙骨庙内的那骨匣内现了殒石,也现了那黑色物质,方行才稍稍起了点心思,毕竟他虽然当时各种猜测,但只是为了把水搅浑,自己其实是不相信九头虫会设下这等无聊的陷阱的,而那龙族仙辈,之所以会将这殒石放在这里,焉知不是在向后辈暗示什么?

    抱了这种想法,方行才重新审视了这种黑色物质,并且决定了施展阴阳神魔鉴。

    很明显,鉴定这种阴阳神魔鉴,需要消耗大量的法力,就连他也是有些舍不得的,但得到的结果却让他很是满意,在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推洐之后,他总算确定了一件事

    这种黑色物质,确实就是幽土!

    无论是在神族的星空图录里面,还是在阴阳神魔鉴里,都非常珍贵的幽土

    浊中之浊,与灵气犹如磁极两端相对的幽土!

    之所以它会吞噬修行之人的血肉,法力,原因便是因为修行之人的血肉与法力,本身便蕴含强大的灵性,而之所以九头虫炼制了阴阳丹,可以驱走这种物质的吸引,便是因为他施展了一种神秘的炼丹之法,借助幽土本身与修行之人身上的灵气,炼出了一种介于虚实之间的丹药,而这一种丹药,又可以暂时性的掩去他们身上的灵性波动,避免吸引幽土袭击。

    只是,那种丹药,其实是在炼成之后,便不停消耗的。

    而九头虫这一路上,在不停的炼制这种丹药,便是因为每消耗一颗,便要再炼一颗。

    对他这种做法,方行实在是有些哭笑不得。

    简直就像是撑起了雨伞,一路顶着天上掉下来的金子夺路狂奔

    当然了,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九头虫再强大,也不知道去知道一些自己不了解的事情,他并不知道自己头顶上掉下来的是金子,只知道金子掉在脑袋上是会砸死人的,自然要逃!

    也正因此,这么长的时间里,他才如此淡定。

    龙母等人要逃之时,他正巴不得赶紧将这些人撵走呢

    虽然那时候还不知道鬼先生就是龙母,但强盗心思作崇,他已经不愿与分享这个真相了。

    “将这么恐怖的东西当作修炼资源,确实可行么?”

    鹿叟此时还兀自有些担心,叙叙叨叨的向敖烈说道,心里总感觉方行有点儿戏。

    “反正是先拿你来试试”

    敖烈满不在乎的翻了个真龙白眼,顿时又把个鹿叟气的说不出话来了。

    “唉,死就死吧!”

    鹿叟心一横,决定听天由命了,反正也没什么事会比现在的自己更糟糕了。

    “虽然不太靠谱吧但是我觉得炼化这一类幽土之物,关键应该在于”

    方行捧着卷经文出来了,脸上带着一架琉璃镜,摇头晃脑,一副老学究模样。

    “等等”

    鹿叟吓了一跳:“你说的虽然不太靠谱是怎么回事?”

    “都说了先试一试嘛,你说是什么回事?”

    方行瞪了鹿叟一眼,又打量了半晌,道:“现在你的气息仍然在不停的消弥,体内的幽土又开始蠢蠢欲动了吧,若是这般持续下去,估计也就是几个时辰,你体内的幽土就会汲光你的气血与神魂、法力,到了那时候,幽土自身吞噬法力的特性也就近乎消失了,主要是吃饱了,而这个时候,我想就是炼丹九头虫他们说的那种阴阳丹的关键所在吧”

    方行一边说着,一边大方的拍了拍鹿叟的肩膀:“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让你被吸成人干的,刚才我已经想过了,你刚才是不是一直在试图将这种黑色物质驱逐出去,但却现自己的法力根本无法驱逐此物,反而无论催动多少法力过去,结果都如石沉大海一般?”

    “的确如此!”

    鹿叟正色道:“老夫用了很多种方法,却是现,此物无法驱逐!”

    “那是当然啦,大硬本身怎么能够把苍蝇赶走呢”

    方行晃了晃脑袋,感慨的说道。

    “额能不能换个概念来说?”

    “就是磁铁本身是赶不走那块磁铁的啦”

    方行明显是越说越有信心了,眼睛隐隐光,沉声道:“所以你要做的不是驱逐幽土,而是炼化它,让它成为你肉身的一部分,修为的一部分,或者说,法力的一部分”

    “炼化?”

    鹿叟明显懵了一下,瞪大了眼睛看着方行。

    “不错,就是炼化,便像炼化灵精一般”

    方行却一脸的认真,沉声道:“我在初入修行路时,曾经被人算计,体内种了一道煞灵,可是把我折腾的不轻,后来想尽了办法化解,却始终不得其法,但到了后来,我比较幸运,遇上了一位好师傅,他传给了我一道法门,不是将那煞灵杀死却是剥离,而是直接炼化它,虽然当时炼化险些失败,但我却又以真灵寄生了煞灵,总算化解了当时的危机,某种程度上,这倒与现在的你这状况有些相似,那道法门我会传给你,你可以好好的参悟一下”

    “哦,既如此,那多谢了”

    鹿叟也是个修行的大行家,听方行一说,自然明白此事大为可行,急忙道谢。

    可轮到了方行要传法时,他却忽然间沉默了一会,良久未开口。

    “怎么了?”

    鹿叟等了一会,不见他开口,忍不住问。

    “没什么”

    方行回过了神,笑道:“忽然想起那个老头子了!”

    说罢了,正襟危坐,清了清嗓子,沉声道:“传法可以,但得有个说道!”

    鹿叟一听却是愣了:“这还要什么说道?”

    方行瞪眼道:“我们这一门的秘法不能说给就给你啊”

    一句话还真个把鹿叟说懵了,修行界里确实有“法不轻传”的规矩,甚至说,若是一不小心泄露了本门秘法,那甚至会引一场血案,不死不休的,只不过他本身就是一个为了求仙斩掉了外物,不拘小节之辈,看方行也不是那等老古董,倒是没想过他会在意这茌

    不过既然方行提出来了,少不得小心请教:“那要如何?”

    方行神情凝重,但板了没一会就笑了,挤眉弄眼道:“你拜个师吧”

    鹿叟闻言一怔,旋及大怒:“我这年龄比你祖宗都大,你却要我拜师?”

    “不拜法不传!”

    方行挠了挠耳朵,道:“别的法也就罢了,这个必须拜师才能传”

    “命重要还是面子重要啊”

    敖烈也在一边幸灾乐祸,提醒了鹿叟一句。

    好在鹿叟本来就是个为了求仙斩掉过万物之人,虽然无奈,但转眼间也就分出了轻重,长长一叹,便站起了身,揖手为礼,满面无奈的道:“弟子陈逐鹿拜见师尊方行”

    “叫师兄就行了!”

    方行却挥手制止,轻叹道:“你的师尊叫万罗老怪!”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