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剑斩凡胎

掠天记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剑斩凡胎

    鹿叟倒是觉得自己赚了一点,好歹没有成为这小魔头的弟子。

    不过自己堂堂隐世老修,却认了这么一个小儿当作师兄,那感觉也当真不怎么好了,而且稀里糊涂的,还真个不知道自己拜的那名唤万罗的师尊又是哪个,但好歹,道心坚定便是有这点好处,只要对自己有利,那脸皮也当真可以厚得起来,倒不觉得拜了那万罗为师有什么不妥,毕竟方行也没有食言,在他朝着天元方向行过一礼之后,便低叹着将秘法传了他。

    这道法门,说难不难,说易不易,其实便是修炼阴阳大磨盘的初始法门!

    当初方行参悟这道法门,自是耗废了不知多少心血,但对于他们如今的修为来说,却不过是捅破层窗纸般的简单,毕竟都已经是渡劫大修了,一身修为与见识在这里摆着呢!

    鹿叟听得方行传完了法,便心有所得,缓缓走到了龙骨庙门口,盘膝坐了下来。

    “唉,这炼化幽土,阴阳合一,岂不是连自己的道基也改变了么?”

    一番沉沉苦思之后,他还是长叹了一声,缓缓运转了法力。

    方行说的没错,此时他体内的幽土已经越来越难压制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阴阳逆转,日月并生,清浊翻覆,天地归一”

    鹿叟的神念沉沉传递了出来,那份阴阳大磨盘的法门,在经过了他一番沉思之后,便已经再度加上了他的感悟,其中蕴含的道理,却比方行传给他的时候更深奥的,从此倒可以窥见,老头子心肠并不坏,知道投桃报礼的道理,方行传给了他这道救命的法门,而他便将这法门推洐的更为玄奥,更为精深,然后一边修行,一边化作神念,轻轻传授给方行与敖烈

    至于为何不在修炼完成之后再传,则明显是担心自己会中途失败,直接殒落了吧!

    “斩凡胎,铸仙基,纵是九死仍不悔,只留一命再重来”

    鹿叟随着法门的推洐,神念也愈来愈强,到得最后时,一身法力,赫然运转到了,也就在这一刻,他忽然间脸色凝重无比,双手执阴阳道印,一上一下,立于自己胸前

    也在这一霎,他颌下苍须无风自动,滚滚仙机漫漫而来。

    “噗”

    他的脸色,忽然间闪过了一抹浓厚的黑云,而后一口鲜血疾喷了出来。

    “失败了?”

    敖烈吓了一跳,急急跳起,便想要出手救人。

    “不”

    方行一把拉住了他,也难得的正经:“这只是才刚刚开始而已!”

    敖烈很快便强忍住,只是目光眨也不眨的看着鹿叟,虽然他不了解这道法门,也不了解该怎么炼化那幽土,但毕竟一身修为在这里,眼光好歹还是有的,一经提醒,便已经现,此时的鹿叟,一身法力赫然形成了一个漩涡,又如同一个空洞,正在将他体内残存的些许幽土吸引进去,就好像是整个人化作了一方丹炉,火候已经达到了极致,就差一昧主药。

    而那昧主药,便是幽土!

    “咝咝咝咝咝”

    一种似乎是幻觉,但又在人心底响起,清晰无比的丝线破空之中接连不断,此时的鹿叟整个人赫然也出现了极大的变化,他那一口呕出的鲜血,赫然没有飘散向周围,而是化作了一道一道的血色丝线,便犹如一只春蚕般将他包裹了起来,而那些丝线,还在空中不停的幻化出各种形状,一道一道玄奇难言的符文在他身周漂浮旋转,颗颗如烟,如梦似幻

    “那是”

    “他一生的身为显化!”

    方行与敖烈渐渐被那些符文吸引了过去,满面沉寂,目光迷离。

    那些符文,在旁人看来,或许只是一些没有意义的痕迹,但在他们这等修为的人眼中,却可以从每一个符文之中,看到诸多大道痕迹,窥见无尽烟云往事,犹如道道梦境。

    渐渐的,那些符文的显化,竟已笼罩了他身周三丈之域,极尽绚丽。

    方行与敖烈已经后退了十丈,不敢在这时候接近他,只是眼底,也明显现出了一抹喜色,到了如今,这鹿叟仍然未死,其实便已经说明了他们的推洐是真实的,也就是说,炼化幽土的法门是行得通的,甚至从他们的感应里,都能够明显的感觉到,鹿叟本来已经愈显得虚弱的气息,却在这时候愈凝实,本来愈显得衰败的气血,却在这时鼓荡如潮

    “他的气机好像变了”

    敖烈毕竟是真龙血脉,感应异常灵敏,恍若现了什么,低声惊呼。

    “没错,变得不再像是一个人,而像是”

    方行低低接过了话口:“神族生灵!”

    “也更像我们龙族”

    敖烈沉声开口,神情显得前所未有的郑重。

    此时的鹿叟,一身气息变化是可怕的,甚至可以说是翻天覆地,而在方行看来,他最大的变化,便是气息的转化,竟有些倾向于神族生灵了,原本神族生灵就与人族不同,一个是靠血脉成长之力,便可以成长为纵横寰宇般的存在,一个却是需要源源不断的修炼,一步一步强大自身,参悟道果,而如今,鹿叟赫然也有些向神族生灵转化的趋势,介于人神之间!

    而敖烈所感应到的,则是鹿叟愈来愈像它们龙族。

    这种像,不是血脉方面的像,而是像他们龙族一般,竟然拥有了一种人道与妖道、神道相融的本领,他们龙族,本来就是天地间的异数,出身为妖,但却参悟人族大道,而后入了星空,又得了大造化,可以将一身的血脉之力传承给后世子孙,而这,也正是龙族子孙每一世都会出现一两位极其强大的异类的原因,他们的力量本就像神族一样,是可以传承的。

    那种传承之力,是人族修士所很难达到的,但如今,鹿叟却分明有了这一类的气息!

    “炼化幽土确实是有必要的,这是一条斩凡胎的路子啊”

    就连方行,此时也忍不住心生感悟,略略明白了这龙族仙路上的造化深意。

    “轰!”

    不过,也就在他与敖烈各有感慨之时,却忽然看到前方行鹿叟身周,忽然之间虚火大旺,腾腾仙焰破空而生,其势燎天,但身上的气息却开始飞快的枯竭,竟似风中残烛一般

    “他是走火入魔了?”

    敖烈大吃一惊,双眼之中精光暴射。

    方行则是紧紧盯着鹿叟看了半晌,低声吼道:“是幽土不够了!”

    说罢了,一道掌力斜斜卷出,拍开了龙骨庙庙门,而在此时的庙外,赫然已经堆满了星空里流过来的殒石,庙门一开,便有三四块挤了进来,方行也不客气,只是略略低头一想,便又取出了一条捆仙绳,将一块殒石卷住,用力扯向了鹿叟,却是因为这殒石内的幽土可以吞噬法力,所以他无法直接以掌力架御了,倒是借助外物,还可以略略控制一下此物。

    那殒石靠近了鹿叟,立时便有液体般的幽土被引了出来,投身入鹿叟身周的火焰。

    那感觉就像是将一昧药材,投入了丹炉之中一般。

    “嗤!”

    鹿叟身边的火焰稍弱,但仍然还在熊熊燃烧。

    方行冷着面孔,一咬牙,又将一块殒石卷了过来,送到了他身边。

    虽然他不懂炼丹,却也知道,此时鹿叟已经将自己的一身法力与气血,都以法力催动了出来,如同丹炉炼化幽土,那么幽土的数量,便一定要与鹿叟自身的法力平衡才行

    只是他也没想到,鹿叟竟然消耗了如此之多的幽土。

    这一类诞生自混沌里的资源,分明只有一丝,便能要了人的性命,但用它来当作修炼资源之时,却似填不满鹿叟这个饥饿的巨兽了,足足十余块殒石被卷了过来,而里面的幽土则如游蛇一般飘了出来,便如同他们此前所见过的那般,开始试探着接触鹿叟,分明便是被其气血所吸引,可古怪的是,这一次却不是它们吞噬了鹿叟,而是一点一点被鹿叟吞噬了!

    而在这个过程中,鹿叟的气息也变得越来越古怪

    忽而强盛,忽而低靡,忽而古怪,到最后时,竟直接感应不到他的气息了

    那些飘荡在他身边的血色符文与火焰,也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了他枯坐星空,一动不动,看起来,身上竟然没有了任何气息,就好像是整个人都已经坐化了,如木雕一般

    “他他这是死了不成?”

    敖烈忍不住低声吼道,神情惊异难言。

    方行也是定定的看了鹿叟一会,而后低低的开口:“他确实死了!”

    敖烈大吃了一惊,转头不解的看着方行。

    若是鹿叟死了,那岂不是说明方行的推洐失败了?

    第一个人就死了,那么他们两个接下来又要怎么做才好?

    但还不等他开口,方行便站了起来,手里提了一柄古剑,慢慢向鹿叟走去,眼睛里,浮着一抹奇异的光芒,似乎是非常激动,像是看到了某个不穿衣服的大姑娘也似

    “但他也重生了”

    方行走到了鹿叟面前,才低低的开口,而后一剑斩落。

    “嗤”的一声,如木雕般的鹿叟被一剑劈开,肉壳之中,一道乳白色的亮光乍现

    “哈哈,多谢方师兄为我剑斩凡胎”

    那乳白色的亮光里,缓缓站起了一人,同时响起了鹿叟苍老却中气十足的声音。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