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二百八十章 混沌龙息

掠天记 第一千二百八十章 混沌龙息

    相比起鹿叟来,敖烈炼化幽土的时间赫然要长的多,鹿叟前后用了三个时辰左右,而敖烈则直到一日夜后,都没有收功的迹象,更关键的是,他炼化的幽土数量,也明显要比鹿叟多出了十倍不止,如果把他与鹿叟都比作一个丹炉的话,那么他消耗掉的幽土简直就是可怕,完全出了鹿叟这样的人族修士想象,就连方行,都有好几次忍不住想化一道神念过去探查一番,看看自己那个小舅子是不是已经走火入魔,在炼化幽土的过程中被撑死了

    不过还好,一日夜间,有惊无险,待到敖烈炼化的幽土数量已经达到了数十块殒石之时,只听得一声低沉的长吟,那围绕在敖烈身边的一池雷海,终于缓缓的消失了,围绕在它身边的雷力,在这时候已经感觉不到任何暴烈之意,甚至显得有些不起眼,但方行却深知,那每一分的雷力,都似乎蕴含了比以往更恐怖十倍的力量,就像一柄宝刀,终被纳入了鞘中

    刀不在杀,在藏!

    一柄藏起来的刀,远比摆在了眼前的更可怕!

    “以后不能用藤条教训了,要用爱心感化它”

    方行心里默默的想着,现在的敖烈可真心不是能随便招惹的了。

    “很小的时候便听我父王说过,我们真龙一脉,不论是御雷大术,还是布雨大术,都只是为了在成长之中让我们适应天地大道,活跃自身血脉的进阶之术,甚至在上古时,还曾经被天庭敕封,用来掌握风雨的本责神通,而事实上,龙族最强大的神通,乃是混沌龙息,惟独掌握了这一道神通,龙族才有与仙人王叫板的资格,才能硬生生打下一片龙族古界来”

    随着那一片雷海消失,敖烈的声音也轻轻响了起来,仿佛自来悠古,带着一种低沉的感慨:“惟有掌握了混沌龙息,才能算得上踏足仙境之龙!可我以前,根本就想不明白,我父王他不懂混沌龙息,皇爷爷也不懂,甚至可以说,我们龙族血脉之中,根本就没有混沌之力,那么这混沌龙息,又是如何修炼出来的?到了现在,我才总算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一边说着话,敖烈身边的雷光已全部消失,而后他长身玉立,自星空之中走了回来。

    此时的他,看起来平平淡淡,没有半点炙烈锋芒,简直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年青人

    可也就在他朝着前方走来之时,方行与鹿叟却忽然间脸色微变,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太可怕了!

    眼睛里看到的,乃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走了过来!

    但在神识感应里,他们却像是看到了一片可以吞噬一切的混沌海

    甚至在敖烈的眼底,都轻轻浮动着某种难以言喻的光芒,那光芒无形无迹,亦无颜色,不是白色,也不是透明,更不是黑色,而是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颜色,这种颜色因为从未在世间出现过,所以便没有词汇可以去形容它,因为它是包罗万象,属于混沌的颜色。

    “感觉如何?”

    方行下意识后退了一步之后,旋及便又急急向敖烈迎了上来,沉声问道。

    “感觉我可以成仙了”

    敖烈眼底的混沌色彩渐渐消失,沉思了半晌,却忽然说出了这么一句。

    “成仙?”

    方行闻言却是呆了一呆,一时没有理解这个概念。

    敖烈自己显然也在想着该用什么话来证明,沉默了半晌,才低低开口道:“以前我沉睡在造化雷池之中,一身血脉之力皆被激了出来,但距离仙仍然还有着一定的距离我说的仙,并不是指的走到这条仙路尽头,而是指我血脉里深藏着的一种概念,一种境界,总觉得差了许多东西,虽然接近了,但永远也不可能跨越,但如今,我却觉得自己已经能够跨越了,一步迈过去,便会成仙,只是,还是少了一种东西,也只差了那一点东西”

    “还差什么?”

    方行一听倒是呆了一呆,下意识跟了一句。

    “我也不清楚,只是自己的血脉告诉了我还差这一种东西”

    敖烈摇了摇头,忽然苦笑了一声,道:“就算它是东风吧”

    听了这两个字,方行便忽然间明白了,深深的看了敖烈一眼!

    万事俱备,只差东风!

    现在的敖烈,已经不能称它为半步真仙了。

    因为它已经无限近的接近了仙那个范畴,只差一点东风,一点助力而已

    而如今,这一条仙路才走了三分之一,后面想必是能找到的!

    “好了,那就轮到我了!”

    方行沉默了半晌之后,也只能拍了拍敖烈的肩膀,而后迈步向前走来。

    很明显,鹿叟与敖烈都成功炼化了幽土,得到了莫大造化,那剩下的便是自己了,敖烈与鹿叟闻言,都神情凝重,似有话要说,但话到口边,却没敢说出来,方行明白他们二人的担忧,论起修为来,自己着实比这俩货差了许多,不说是无限接近成仙的敖烈,就算是鹿叟那也是实打实的八重渡劫,上阶散仙,而自己却只是渡劫三重,下阶散仙,差着两阶。

    他们炼化幽土,有修为做底子,自然有惊无险。

    但若是自己炼化的话,那么会不会出现一些失控与偏差,谁也说不准!

    事实便是如此,虽然炼化幽土的法门是自己提出来的,但是论及凶险,还是自己最大!

    “这一日夜里,老夫又好生推洐了一番,将那法门改善了几许,使其更适合炼化幽土,如今便传了你吧,虽然你的修为弱些,驾御之力也有些不足,但这法门应该能帮上你”

    鹿叟低声的开口,一道神念传来,注入了方行心底。

    方行略一感悟,倒也不由感慨鹿叟投桃报李,用心良苦,这老儿在敖烈炼化幽土的时间里,却是详尽的做了推洐,将一身法力、气血、神魂等等所能达到的炼化之力都推洐到了极致,甚至还计算了每一块殒石之中所蕴含的幽土数量,以及自己肉身所能承受的幽土数量,就好像是在计划一个丹炉的火力,容纳程度,以及最多可以炼化的丹材数额,林林总总

    “三块?”

    方行沉思半晌,抬头看了一眼鹿叟。

    鹿叟满面郑重,点头道:“不错,三块,至多也不过四块,否则便会过你的极限!”

    “我晓得了!”

    方行点了点头,认可鹿叟的推洐。

    以他的修为与法力而言,确实只能炼化这么多殒石的幽土含量。

    “我也会一直看着你!”

    敖烈却没有这么多话,将自己这一天间炼化幽土的感悟传给了方行之后,便只说了一句。

    方行倒是明白,笑嘻嘻拍了拍敖烈的肩膀,说了一声“乖”,便走到了龙骨庙外。

    而在这时候,鹿叟已经飞掠了出去,手持三块经过了他详细计算的殒石来到了他身边,将这三块殒石呈三角状摆在了他身边,此前这等殒石谁碰谁死,但如今鹿叟徒手抓持,却不受半点伤害,倒像是擎着普通的殒石一般,而放在了方行身边之后,又一番掐算,布下了一个不大却异常玄奥的守护大阵,却是用来保护方行,让他不至于被其他的幽土所伤!

    他们都明白方行炼化幽土的凶险不这时候自然谁也不敢大意,竭尽所能来护他。

    “生死由我不由天,胆小还成他妈什么仙,我要开始了!”

    方行也是心一横,愤愤的来了句,而后大手一挥,便在这星空之中盘膝坐了下来。

    鹿叟与敖烈见状,便都向后退去,给他让开了空间。

    “阴阳如磨,天地无极”

    缓缓闭目稍许,方行提起了两只手掌,一上一下,缓缓转动如推无形大磨。

    万罗老怪所传的阴阳大磨心法被他运转了起来,甚至还用上了后来他自己所悟的天地大磨之法,对于曾经道基崩碎,足足十年之久的他,这简直就是驾轻就熟,以身化洪炉之法,他也在铸就那道百战魔兵之时施展过一次,甚是熟稔,因此这起始之势,倒是比鹿叟与敖烈都更熟悉一点,四平八稳的催动起了三昧真火,而后缓缓引来了三块殒石里的幽土入身

    “唔,论及这道法门的感悟,他倒是比我们都熟悉,又有我们两个炼化幽土的领悟做参考,再加上我的精心计划,以及大阵的守护,他虽然修为低些,倒也不会有什么凶险”

    鹿叟见了方行的模样,稍稍心慰,低声说道。

    “嗯!”

    敖烈明显不愿搭理鹿叟,只是沉沉应了一声。

    过了半晌,又忍不住开口说了一句:“希望别出什么事吧!”

    “呵呵,一切皆在掌握之中”

    鹿叟笑着开口宽慰,但也就在他这最后一个“中”字尚未落下之时,忽然间脸色大变。

    本来四平八稳,正在缓缓炼化幽土的方行,也不知因为什么,随着那幽土入身,身上显化了出来的三昧真火非但没有消敛,反而愈来愈盛,到得后来,竟陡然间蓬蓬高涨,如同一道星空之中的巨大火焰一般,与此同时,在他身周的那道由鹿叟布了下来的法阵,也被他身上的一种古怪气息陡然间冲得七零八落,而后星空中那无数的殒石铺天盖地般朝他涌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

    敖烈与鹿叟同时变了脸色,震惊的像是失了魂一般。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