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 争徒

掠天记 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 争徒

    居然会有人来抢弟子?

    那笑口佛陀与阴鸷青袍人的出现,实在是大大的出了方行等人的意料,甚至在心底升起了一种荒谬之感,本来他们要拜这道主为师,也只是为了暂时取信于他,看一下他的所谓大道是什么东西,更重要的就是看看有没有门道能取得那所谓的仙命,或者至少也多打听一下关于仙命的消息,却没想到,仅仅是这样一场心照不宣,殊无诚意的拜师,居然就被这两个大人物赶过来阻止了,而且看他们的模样甚是气愤,颇有些像是被人踩了尾巴一般

    哪怕没有介绍,方行也已经猜到了这两个人的身份了!

    能够直面喝斥道主,身份修为皆不弱于他的,自然便是另外两位尊主!

    西境大悲佛主与南境大威妖主

    仙境四大尊主,如今赫然已至其三,只剩最后一个未曾露面了。、、小说

    他们的态度,却是异常令人玩昧

    修行界里,争夺资质过人的天才徒弟子之事屡见不鲜,甚至不乏两个老修为了争一个衣钵传人而大打出手的佳话,盖是因为收上一个天才徒弟,不仅可以继承自己的神通道法,甚至在徒弟子成长起来之后,还能反过来庇护自己,可是如今这三人虽然也摆出了一副争夺弟子的架势,但却丝毫让人感觉不到荣幸与关护,反而满满都是一种难以言喻的荒诞之感

    “怎么有种像是野兽在争夺猎物的模样?”

    方行的心微微沉了下去,也不说话,只是在一边静静旁观。

    “老妖,和尚,事已至此,你们二人再到我这里来闹就过份了吧?”

    那老道主被这两人硬生生打断了收徒之事,又被他们当面喝斥,明显怒火也升腾了起来,断喝道:“咱们三人早有约定,凡至我仙境生灵,谁第一个现便当归谁,三十年前我们便知他们要来,各谴了弟子去等候,这可是公平公正,谁也没占便宜吧?如今人到了,偏你们二人在闭关,出手晚了,又如何能怪老夫抢了你们的人?哼,老夫可是一直按规矩做事的!”

    “规矩个屁!”

    那阴鸷中年人,或说大威妖主,冷声喝斥:“他们既是被我们三人的弟子同时现,那就等若是我们三人同时现了他们,自然该属于我们三教所有,又岂能容你独吞?”

    大德道主怒喝:“弟子是弟子,焉能代表我们三人?”

    “哈哈,弟子是咱们道法传承,气机所系,如何不能代表我们三人?”

    “”

    “”

    一时三人争论了起来,喋喋不休,大德道主面红耳赤,一人与佛主、妖主相争。

    他们三人争论之时,其他弟子一个个噤若寒蝉,无人敢吭气,而方行等人则早已面面相觑了,局面很明显,大德道主就是要一人霸占他们三人,而佛主与妖主则万分的不同意,非要分一杯羹不可,这场景却也可笑,按道理讲,佛主与妖主并无独吞三人之意,与道主倒是恰好一人一个,但那大德道主却总是死不松口,哪怕已渐显理屈词穷,却还是在死鸭子嘴硬!

    “这样的情况下,怎么论也只能有一个结果了”

    方行旁观者清,早就分辩了出来。

    大德道主分明没有说服另外两人的能力,也没有威慑那两人的本事,那么不论他们现在怎么吵,结果都只会有一个,那就是三人一人一个,把自己等人给刮分了,不过在见识到了这一幕后,方行却心里微动,不想让他们如愿了,脑海里飞转动了起来,暗暗想着,当务之急,倒是先把水给他们搅浑了,拖延一下时间,摸清这仙境里的猫腻最为重要

    “老牛鼻子,你今日便是说破天,也没道理好处全让你一人得了去,我们二人既然联手而来,便没有空手而归的道理,多说无益,这三人便由我们一人一个,平分了吧”

    果不其然,吵了半晌,那大威妖主便冷喝一声,斩钉截铁。

    “哈哈,妖主说的有理,如此处理最是公平,道主就不要再胡搅蛮缠了吧?”

    那笑口佛陀也是哈哈一笑,击掌拊和:“咱们三个都是传道心切,都想让自家教门补充新鲜血液,虽是好事,但在三位后辈面前如此失态,倒容易被他们看了笑话去了”

    听到了那笑口佛陀话里隐藏的警示,那大德道主也沉默了下来,神情复杂,分明便是有些不甘心,但却也在心里明白,自己今日是不可能独占三位弟子了,没奈何下,也只能恨恨的做下了决定,准备认了此事,却忽在此时,只听得那三位弟子里修为最低的小儿笑道:“笑话是看过了,倒不是因为三位老前辈吵架,实在是你们这吵架的起因,太可笑了吧?”

    “嗯?”

    这三老吵架之时,旁人谁敢吱声,方行一开口,便将所有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有的惊诧,有的恼怒,有的讥嘲,皆落在了他那张微笑的脸上。

    看那表情,甚至都要有人开口喝斥他了,三位尊主吵架,又哪里有你插嘴的份?

    方行也晓得诸人心思,一句话引来了诸人的视线,便立刻接了下去:“我修行年岁不多,却也明白修行界里的一个道理,天地君亲师,师排最末,但对修行者来说,却是师大于天!在天元修行之时,可不敬天,可弑君主,甚至还有的修行者会斩断家族情缘,只为一心修道,但却从未听说过有哪个人敢违忤师尊的,一声师傅叫出了口,那就是海枯石烂,板上钉钉了!”

    他说着,目光扫过了众人,虽然听得他振振有词,但却一时无人敢置疑,毕竟他如今所说的是重师之道,谁也不敢反驳,只能静静等他的下文,而方行要的便是这效果,说到了这里,便嘴角不经意的一抽,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续道:“而在刚才,我们三人分明已经拜了道主他老人家为师,那一礼行过,这师徒情份便已定了,两位前辈却忽然间杀了出来要分了我等,虽是传法心切,但却不知,你们这等做派,把我们的敬师之意置于何地?”

    轰

    这一番出口,威力着实不小,一时所有人都神情凝住,久久无人开口。

    按照道理,看那三位尊主的强势与迫急,方行在他们争吵之时,定然是插不上嘴的,旁人心里也都已经认定了,三位尊主的意见,他没资格插嘴,但论起嘴上功夫,方行又输给过谁来?在开口之前便已经想好,先盖上一顶“尊师重道”的大帽子,然后再摆出自己这三人已经向大德道主行过礼的事实,然后以此为基,质问另外两位尊主,却不容人反驳什么

    毕竟,你们这三人都道貌岸然的,难道还敢公然说“尊师重道”不对么?

    当然了,所谓“师大于天”这四个字,是不是方行心里所想的就不知道了,反正在天元之时,他在“师道”的名字着实不咋地,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他有过“弑师”之举

    “这这对啊”

    笑口佛陀与黑脸青袍一时被方行的话挤兑住,半晌无言以对,那大德道主却是喜出望外,本来已经被人说的站不住脚,准备着接受三人各分一徒的局面的他,却没想到意外的得到了方行的强援,而且偏偏这个本来没有资格说话的人说出来的竟十分有道理,更是让他感觉像是捡了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一般,略怔一怔后,立刻义正言辞的开口:“没错,老妖,和尚,你们两个听到了吧?任你们说破天,我们已行过师徒之礼,传承天定,还能抢走不成?”

    笑口佛陀与黑脸青袍着实气的够呛,两人都未立刻开口,显然心下正快思谋。

    方行一开口,着实让他们出乎了意料,也陷入了僵局之中。

    而鹿叟与敖烈两个,也略略明白了方行的用意,在此时便皆沉默,静观其变。

    “哈哈,这位小檀樾,尊师重道自然是对的,但世人修行,无非是求脱自在,自是应修持合适自己之法,你们三人虽然行过了拜师礼,但也总不能因此一礼,便弃了应修之道吧,老僧感觉你身上隐有佛气,倒适合我佛门传承,难不成因为师道,便舍了我佛门宝山不成?”

    半晌之后,倒还是那笑口佛陀先开了口,不动声色,微笑着看向了方行。

    方行心间警惕,不看他的眼睛,随口冷笑道:“什么脱自在,说的好听,却也没啥意思,我们三人都是为了求仙,拜道主为师也是为了修习大道,传承仙命,却学佛做甚?”

    “原来是为了仙命”

    方行看似不经意的一语,却引得那笑口佛陀与黑脸青袍心间微怔,对视了一眼,而后那笑口佛陀笑道:“小檀樾此言差矣,大道三千,殊途同归,若求仙命,又何需拘泥于道家传承?便是我佛门至理,或是妖族神通,修到了尽处,一样可以让你们传承仙命的”

    “不错,那仙命本就是我们三人自大仙界带来,又岂是那老牛鼻子一人所有?”

    便是那黑脸青袍也阴瘆瘆开了口,附和笑口佛陀的话。

    “是这个道理吗?”

    方行心里很是满意笑口佛陀的话,故意作出了沉思的模样。

    笑口佛陀心间大定,便宣了一声佛号,趁热打铁道:“呵呵,修持求道,自然是要合适自己的才好,你选择自己合适的传承,乃是天经地义,又还有谁能够阻你不成?”

    “这样啊”

    方行感觉火候差不多了,故意露出了一脸的为难之色,装模作样的想了半晌,忽然开口道:“那不如先让我们看看仙命是什么样的,究竟哪一门传承更能快些得道?”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