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凄风苦雨遇故人

掠天记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凄风苦雨遇故人

    “看样子暂时遮掩过去了!”

    方行离开了忘俗山之后,一遁几万32里,身形化作了流光,隐藏在云间飞掠,直到了几万里外的一处深山处,才飞身降临了下来,回头看看,虚空寂寂,没有半点气机波动,抬头望天,也未感觉有什么人在施展神通搜索自己,这才确信,自己暂时脱离了那几位尊主的掌握,又或许者,那三位尊主实在是对他们自己的神通道法太有信心了,认为自己只要接受了传承,便不会有逃脱的希望,因此反而不再表面上紧紧的盯着他,以免自己反而生出了疑心……

    “倒要先趁这机会,探究一下这仙境的玄妙……”

    方行心里想着,暗运鬼遮眼神通,自深山之中再飞掠出来时,已经变了一个模样。

    从那忘俗山逃出来,他自己一开始也没有什么想法,只是觉得继续呆在忘俗山,实在是一件非常凶险的事,一静下来,便忍不住会去想那三道神功传承的事情,就忍不住心里会有一种去修炼的渴望,而偏偏他自己知道,这种渴望是非常危险的,因此在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鹿叟和敖烈两个镇压了之后,就干脆的溜了出来,一为探究这仙境,二也是为了分心。

    遮掩了自身气息之后,方行行走仙境大6之上,虽未飞掠,也是一走便是万里。

    他观察着这仙境大6的构建,也在观察着大6上方的星空。

    在这仙境里,让人琢磨不透的地方太多,若要继续厮混下去,却有种胜负难料的感觉,方行从来都不是那种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人,因此在觉了这仙境里的对手皆如此诡异,无法好生对付之时,便有了逃离之心了,他将鹿叟与敖烈扯入了识界,却又让两个筑基的肥猪弟子去扮成他们的模样在忘俗山充数,便是决定到了必要的时候,便遁入星空逃走……

    只是想要逃走,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星空茫茫,又岂能随便找一个方向开溜?

    万一失落在了无垠星空里,怕是比继续呆在仙境里还要受罪!

    现在方行要做的,却是想看看,究竟从哪里离开,才会继续进入下一段的仙路。

    “那九头虫,似乎是逃入了某个名唤十绝之地的所在,莫非那里便是仙路的下一段?”

    方行心里暗想着,倒觉得九头虫的选择,颇有值得自己参考的地方。

    只不过让人无奈的是,九头虫的事情在这个仙境乃是绝秘,他很难问得清楚。

    一连行走了半日,方行在这仙境里游荡,倒觉得一切如常,便与天元也没什么两样,同样都是凡人国度在下,修家道统在上,一片欣欣向荣之意,看不出有任何不妥之处,偶尔间,倒是现,这一片仙境里的生灵甚是种类繁多,甚至还从这里看到了一些神族生灵,此时却也都如传说里的仙界一般,与人、妖、佛陀处之泰然,倒是没有半点不协之意……

    “九头虫三十年前便已逃走,不好探查,那龙母如今却又去了何处?”

    方行在行走于这片大6上的过程中,心里渐渐升起了某个疑问。

    他从一开始,便不相信那几位尊主所说的什么提前三十年推算到了他们来临的鬼话。

    这里的人之所以知道他们会来,定然是有人告诉了他们三人在后面。

    而且说破了这个消息的人,定然便是龙母!

    因为九头虫就算是心生怀疑,却根本不可能准确的说出要来的是他们三人。

    知道他们三人在后面的仙路上的,定然便是龙母,而且从这里的人等了他们三十年来算,龙母当时也估计并不确定他们要不要来,只是说他们有可能来而已,更说不准来临的时间!

    只是,龙母若是早就来临了这一方世界,为何却全然没有听到她们的半点消息?

    种种问题思虑不通,方行心里的疑虑也越来越多。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问题他其实是不可能靠着自己的猜测来达成的,只是现在的他,不敢停下来,因为一停下来,那种经文的强烈诱惑便会侵入他的识海,让他把持不住。

    在这种过程中,方行也就只能信马由缰,随意在这片仙境里游走了。

    “求仙一世竹篮水,三分感叹七分悔。若再轮回得一世,灵丹怎比美人嘴……”

    却也就在这么信步乱闯的过程里,第三天上,方行耳间却忽然传来了这样一句歌谣,声音清越,但却带着一股子难以言喻的玄妙气息,更关键的是,听在方行耳朵里,竟觉得非常熟悉,登时让他浑浑噩噩的头脑为之稍稍清醒,下意识便循着这歌谣走了过去,漫漫山路,渐行渐低,到得最后时,却来到了一处细雨凄迷的山谷,只见得前方灯火飘摇,极是奢华。

    循着灯火向前,却看到前方赫然是一座辉宏宫阀,而在殿前,则正有一名文人雅士盘坐抚琴,长披肩,不尽潇洒,更可怖的是一身的修为,赫然便已经达到了某种近乎于道的玄妙境界,他似是也感应到了方行前来,待到方行走至殿前百丈,便抬头向前笑着看来。

    这么一看之下,方行却顿时怔住了。

    那人气宇轩昂,玉树临风,却赫然是一个他的熟人……

    “凄风苦雨乱心绪,泥炉热茶遇故知……方行小友,好久不见了……”

    那人呵呵一笑,伸手邀请方行前来。

    方行的脸色,在经过了最初的震惊之后,也顿时变得微微阴冷了起来,半晌之后,他却是低声的一笑,迈步向前走来,道:“确实是故知啊,文先生,没想到在这里遇见……”

    这名雨夜抚琴的文士,赫然便是文先生。

    他当时与龙母等人一起上路,自此再未见过,却未想到,如今竟然会在这一处仙境再见,而且此人竟然成了这等仙风道骨的模样,此前他分明也是渡劫八重的修为,怕是比起鹿叟来还有几分不如,但如今看看,那修为似乎已经今非昔比,有了一种难言的道蕴在身……

    “你未想到,我却是早就在等你来了!”

    文先生笑了起来,将瑶琴拿开,轻叹道:“从听说了你到了仙境,我便在等你了!”

    “怎么只有你,龙母羽魅儿和蓝先生呢?”

    方行踏进了宫阀,缓缓在一个蒲团上坐了下来,目光一转,声音低低的问。

    “呵呵,不必看了,这殿内就我一人,他们两个……或许已经死在星空之中了吧!”

    文先生抬手招来了两杯热茶,一盏轻轻放在了方行身前,微笑说道。

    “嗯?”

    方行闻言,顿时略略一怔,有些难以置信的向文先生看了过来。

    论起神魂之强,感应危机,龙母强过文先生甚多,而论起实力更盛,又有小世界护身,蓝先生却也比文先生强了甚多,要死也应该是文先生死在头里才是,却没想到会从文先生嘴里说出这句话来,却一时使得方行心间有些疑惑,目光忍不住满是狐疑的望在了他脸上。

    “呵呵,说来话来!”

    文先生轻轻一笑,道:“星空之中,着实太多凶险,不过要说起来,却是人心更险,当初横渡星海,魅姬拿老妖婆炼了阴阳丹,虽然那丹确实可以抵御黑暗物质,但却还不足以横渡星海,没想到,那时候的他们,却盯上了我,要把我炼化作这第二枚阴阳丹,我可不是他们的对手,想要反抗也做不到,可谁能想到,那星海却忽而生了巨变,四下飞散?”

    “殒石如潮,四五分裂,袭卷向后,我倒是因此得了一命,不过却也因此与他们二人分散了,后来历尽艰辛,才逃进入了这一片仙境,又得遇明师,求得大道,只是那两个当初想借我的命活下来的道友,却在星海之中失散,自那之后再也没有见过了,造化弄人啊……”

    “合着当初竟然是我救了他一命……”

    方行心里倒是微微一怔,知道文先生所说的星海剧变是指什么了!

    当初引动星海剧变的,可不就是自己么?

    于此深夜,重会故人,方行心里疑惑满满,实在是有太多问题要问。

    但一时又觉得遇到他实在太容易了,心下狐疑,竟不知该先问些什么,迟疑半晌之后,他索性放开了,笑道:“看样子你因祸得福,过的不错啊,在这里等我,又想问什么?”

    “哈哈,方小友果是快人快语,一句话便问到了关窍!”

    那文先生一笑,道:“实不相瞒,某家确实是在这里等你的,第一个原因嘛,大家既然都来了仙境,又是故人,自然要见上一见,若以前有什么得罪之处,还望方小友海涵……而第二个问题,却是来点化于你,大道在前,绝世机缘,方小友可切莫在此时踟蹰不前呐……”

    方行微怔,目光如电,朝着文先生看了过去:“你是来劝我赶紧修炼那三道传承的?”

    文先生笑道:“那是自然了,修行了有没有好处,你看我?”

    说着,他两手一抬,一身气机展露了出来,确实是道蕴如海,深不可测……

    而在此时,文先生满面含笑,也显得意气风。

    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间殿外夜空喀喇一声,一道闪电划过天际,天地如同白昼。

    文先生的神情,在闪电划过之际忽然间骤然一变,他仍然在笑着,却无声的张口……

    “救救我……”(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