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最无耻的手段

掠天记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最无耻的手段

    实在是没见过这种拜师的,连个名份都没定下来,就想要求着杀人了!

    而且你真想要杀人那就杀吧,毕竟在某种程度上,对于三位尊主来说,当初那些九头虫留了下来的子侄及部属,也只是某些牺牲品而已,其实重要程度远远不如方行等三人,而且在罪名上,这些人乃是九头虫同谋之罪,杀了他们也无所谓,但关键是在这等大厅广众之下说了出来,却让人有些难办了,向来以仙风道骨之貌示人的三位尊主,总不可能直接就答应你一句,说没问题没问题,你去把那些人杀了出气吧,只要能老老实跟随我修道就行……

    “实在胡闹,修行之人,养心为上,又岂戾气这么重的?”

    那三位尊主,都因为方行的话沉默了良久,之后却是那大德道主冷喝一声,训起了方行:“你且不要如此怀恨在心了,好好修行,若有机会,我们当会允许你见一见那些人,化解这桩恩仇,只是如此记恨,对你修行无益,希望你以后收敛杀心,在仙境好好养心修性……”

    “呵呵,好……”

    方行早就料到了这番回答,闻言一笑,道:“那准备啥时候让我和他们见面?”

    “我们会好好商量一番,你又急个什么?”

    三位尊主对视了一眼,口吻有些凝重的训了方行一句,而后联袂离去。

    “呵呵,装模作样的累不累啊……”

    方行冷笑了一声,有些不置可否的看着那三位尊主远去的背景,轻轻摇了摇头。

    他知道这三位尊主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答应自己的,但也知道他们一定会答应自己,只是不知道用哪种方式而已,毕竟他们想收自己这三人为徒,正是公公平平,恰到好处的,惟有自己这样一个变数,没道理不想着快些安抚自己,再者就是,鹿叟与敖烈都已经开始了修行,他们感应到了,自己身上心劫也愈来愈重,他们也感应得到,不会对自己有太大疑心!

    而如今,自己要杀九头虫那些子侄的消息,已经借着这个场面传了出去了,方行就不信某些暗中的人还能坐得住,如果龙母尚在仙境,又岂会坐视自己杀她的孩子与孙子?

    这个娘们在星海时如此算计自己,现在怎么着也轮到了自己算计她了吧?

    ……

    ……

    “奇怪,这小儿为何杀性这么大,他是真的要杀了那九头虫的子侄才会某心修道吗?”

    而在这时,离去了仙境三位尊主却也正在商量,口吻之中,只觉疑点重重。

    “照本座的看法,不必理会这小儿,此次来的三个天元生灵里,其他两个皆在掌握之中,独独是他,竟然如此麻烦,明明早就得了传承,但竟然一直都抗了下来,没有如同我们预估的那般温驯,照我看,这也不是个好相与的,没准便是第二个九头虫,我们若是太过依着他,没得中了他的圈套,照我看,便干脆不理他好了,任得他闹腾,早晚被道瘴吞噬……”

    大威妖主冷声开口,对方行很有几分不屑。

    “对,九头虫之鉴在前,咱们小心一些倒也应该……”

    大德道主亦轻轻点头,赞同妖主的意见。

    他们都是快成了精的,自然没那么笨,方行说的话他们不说一个字都不信的话,最起码是不会全信的,虽然不知道方行一心要弄死那九头虫的子侄,但打从心眼里不愿配合方行,一是嫌麻烦,二是担心方行这么做,会不会有什么包藏祸心的举动,在最后毁了他们的计划。

    只是他们二人意见统一,旁边却恼了一个佛主,那笑口佛陀依然在笑着,只是笑容却没得有些阴森森的瘆人:“你们两个说的倒轻巧,却把本尊置于了何地?这一次三个徒弟,恰好是咱们三个一人一个,你们那两个倒是顺利,轮到了我这个了,你们却在躲在一边看笑话不成?嘿,实不相瞒,如今愈看这小子,我倒觉得他愈适合做我佛门的祭品了,什么九头虫的子侄,什么九头虫之鉴,本尊才懒得理会,还是好好安抚了他,让他快些修行才是……”

    听了佛主的话,大德道主与大威妖主都有些不置可否。

    那佛主却冷笑了起来:“你们也别不当回事,虽然那小儿也中了本尊的佛瘴,早晚会变成了一个乖巧的小和尚,但他抗拒的时间愈长,于我来说便愈麻烦,我不怕到时候献给境主的祭品比不上你们两个,却想知道,如果境主知道了你们故意不配合,将本来该献给他的好好的祭品,搞成了半成不成的模样,我固然是有些罪受,但你们两个难道还能落着好?”

    这些话一说出来,便是那道主与妖主也变了脸色,良久之后,才低低一声叹。

    “行了行了,随他去吧,只是莫要让他把那没成熟的祭品杀光了……”

    ……

    ……

    “呵呵,方行师弟,适才师尊传讯,念在你修行不易,心中有执念,想要超脱便更是艰难,他不忍心看你沉沦孽海,想看你有得大自在的一日,便想要化解你与沧澜海几位小龙王之间的仇恨,希望你们见上一见,明日一早,小僧会再次前来,带你前往关押他们的黑天河,希望到时候你见到了那几位龙子龙孙,可以和他们好好谈谈,化解仇恨,莫在挂怀于心……”

    三位尊主离开之后的当天晚上,大悲佛主之徒不尘僧便驾临了忘俗山,与方行相见。

    虽然这和尚满口都是说的“化解”、“原谅”,但方行却听出了不一般的意味……

    看样子,某些人还真是希望自己快点修行,迫不及待的答应了自己所有的要求!

    只是到了这一步,他的一颗心仍然没有完全放下来。

    到了夜间,便一直盘坐在大殿门口,手边放了一坛酒,静静的等了一夜。

    他在等龙母想办法与自己联系!

    那九头虫的子侄,也就是之前霸占了沧澜海龙宫的那几位龙太子,诸如敖狂、敖败等等,可都是龙母羽魅儿的亲生儿子,方行不相信龙母就能如此硬得起心肠,眼睁睁看着他们被囚于仙境,生死旦夕,却不肯出手相救,因而在他的猜测里,龙母若是从星海之中活了下来,也来到了这一处仙境,那么必然就还没有离开,定是躲在暗中,想着办法营救她的儿子们!

    那些龙子龙孙们还在,便说明她还没有成功!

    而在这时候,方行便是要逼着她来与自己相见,以借助她的神魂之法……

    老实说,这个法子着实不怎么靠谱,但方行还是这么做了。

    就算现在的他连龙母是不是就在这仙境之中的证据都没有,还是决定了这么做!

    若成,便能逼出龙母,逼她和自己合作!

    若不成,那也不过是弄死那几个杂血的龙子龙孙,反正自己也不心疼……

    一直等到了第二****初时分,方行睁开了双眼,却只见周围一片寂静,没有半分变化。

    龙母没有以任何方法联系自己,也不知道这女人是真的不在仙境,还是打定了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主意,硬是不肯与自己想见,方行也懒得管了,慢慢的起身伸了一个懒腰,然后一脚踢翻了旁边的酒坛子,目光冷冷向周围一扫,自言自语道:“你不现身,我就让你好看!”

    说此话时,他声音里满满皆是杀气,神情从未有一刻如此般冰冷。

    但也就在进入了大殿之后,却只听得门槛之外,当啷啷一声响,一颗小石子滚落了进来。

    那是一颗丝毫不起眼的小石子,看起来随处可见。

    但方行看到了那颗小石子后,神情却是微微一凝,而后低低的笑了起来。

    “你总算还是出现了……”

    他望着那颗小石子,轻声说道。

    并未有人回答他,却有一丝不知从哪里飘来的头发,轻轻的从他面前划过。

    方行伸出二指,捏住了那根头发,而后轻轻收进了袖子里。

    “你可知道,你这般逼我相见,会冒多大的风险?”

    那根发丝被方行收进了识界之中,便发现了惊人的变化,赫然上面有法力显露,而后化作了一个女人的模样,正是妖艳的龙母,只是身形淡淡,明显便是分身,而且是那种生怕别人察觉,因而最大限度的限制了灵力的分身,某种程度上,只能用来传递一些消息……

    “我管你有多大风险,反正我不好过了,你们也别想好过!”

    方行抬头看着龙母羽魅儿,轻轻冷笑:“你们是什么时候来到仙境的?”

    “三十年前!”

    龙母羽魅儿回答的很是坦荡,声音低低的道:“实际上,在那个姓文的傻子来到仙境时,我们便也来了,不过与他冒冒失失闯入了此间不同,在进入这仙境之时,我便感应到了这里有我兄长残留的气息,因此我们没有现身,本想先观察一番,由那个傻子探探路,却没成想,后来接踵而来的事情这么可怕,我们再也不敢现身,藏身于小世界里,一躲便是三十年!”

    “三十年都没有把人救走?”

    方行笑了起来,看着龙母的眼神,很有几分鄙视之意。

    “本来已经摸清了所有的状况,这一次论道大会开启时就要救人了……”

    龙母轻轻的回答,而后望着方行的眼神恨到了极点:“直到你用了这等歹毒阴损的手段!”

    “额,别这么说……”

    方行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干笑道:“我这最多也就有点无耻,不至于说歹毒吧?”(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