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无耻对阴险

掠天记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无耻对阴险

    话不投机半句多,在方行究竟是歹毒还是无耻这一点上,俩人显然很难取得共识!

    一片尴尬的沉默之后,方行决定先开了口,目光淡淡的扫着龙母,干咳一声,道:“废话就不用说了,既然你这三十年来一直躲在暗中,想必对仙境已经非常了解,我们来到了这里的事情你也定然知道,呵呵,此前如果我猜得不错,一定是躲在暗中看笑话呢吧?……反正换了我我一定这么干……又或者说,根本就在等着我们帮你们分散仙境注意力,好让你救人呢?哈哈,不管怎么样吧,你既然被我逼了出来,也就知道我找你想做什么吧?”

    一边轻轻的说着,他目光在龙母身上上下打量:“表个态吧?”

    “你想让我帮你们解去道瘴?”

    龙母回答的很是干脆利落,只是说话时面上却有难言的讥诮之意。

    方行轻轻一点头,道:“你该知道,倘若你帮不了我,那我会弄死你所有的儿子的吧?”

    “你!”

    龙母脸色大变,甚至浮现了可怖的阴冷之色。

    而方行则是正面瞧着他,神情没有半点的变化……

    一看龙母的表情,方行就知道这个女人不会这么痛快与自己合作,甚至不会这么痛快的说实话,而他又没什么时间和她啰嗦,所以一句话便将她逼到了死角,只要你不愿帮我,那我就一定弄死你所有的儿子,只要你帮不了我,那我也一定会弄死你所有的儿子……

    就这么简单!

    “咱们不是朋友,自然也没什么交情可言,所以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是真的吧?”

    方行面对着龙母凶狠的眼神,只是轻轻笑着说了一句。

    龙母沉默了下来,对于方行,她也实在是无奈的紧,当初在星海里要算计他,结果被他逃脱了,后来将他们留在了星海里,谁也没有想到,他不知用了什么方法,不但逃了出来,而且将整片星海都搞的荡然无存了,连自己都差点受到波及,再后来,自己提前来到了仙境,那仙境里那无处不在的意识扫荡之下,足足用了三十年时间去寻找自己的儿子们被关押的地方,又制订了缜密的计划准备营救他们,可没想到,临到头来,却又被这厮逼了出来……

    这小王八蛋绝对不是一个好人!

    他根本就是一个倘若自己倒楣了,那也一定会拉着别人倒楣的人!

    认识到了这一点的龙母,一点也不怀疑他的话……

    “我确实知道如何解去道瘴……”

    沉默了良久之后,龙母缓缓的开了口:“但你要先帮我救人!”

    听了龙母的前半句,方行整个人都像是松驰了一下,几乎有种脱力的感觉。

    期待了这么久,等待了这么久,终于得到了一个答案,那压力骤消的感觉是如此强烈!

    不过在听了龙母的下半句话之后,他却又冷笑起来:“事已至此,咱们不要把彼此将傻子好不好?难不成我真这么蠢,只是得了你没头没尾的一句话,我就苦心巴巴的去帮你救人,结果救了人之后,你又随随便便可以放了我的鸽子……你觉得这世上有这样的好事吗?”

    龙母皱起了眉头:“那你想要怎么样?”

    方行回答的干脆:“先帮我救了里面那俩货,然后我帮你把那些杂种们救出来!”

    龙母听闻“杂种”二字,柳眉倒竖,怒火烧心,但过了半晌,还是强压了下来,冷声道:“难不成我帮你救了人之后,再由得你出卖我?你是不傻,但我也不蠢……”

    “那就没办法了!”

    方行淡淡的回答道:“每当碰上这种不上不下的谈判时,我就只能占个便宜了,事情就这么定,你先来治好他们,然后我帮你救人,大不了我随便立个誓,说不会骗你就是了!”

    “你想得美!”

    “你的儿子有好几个……”

    方行忽然间提高了声音,直盯着龙母:“我可以一个一个的杀,直杀到你心疼为止……”

    “你……”

    龙母忽然间住口不言了,但眼里那压抑的怒火谁都看得出来。

    过了很久,龙母才终于缓缓叹了一声,似乎终于承认了,自己在谈判上是占不了方行半点便宜的,她们两人,一个无耻,一个阴险,而自己这个阴险的,明显在很多层面上,比不过方行的无耻……虽然憋屈,但也只能按他的计划来,斟酌了良久,她才轻轻一叹,道:“罢了,事到如今,咱们纵有深仇大怨,也要先逃出了这片仙境再说,何必如此针锋相对呢?我也不来骗你了,对付那道瘴,我确实有法子,不过无法直接治好他们,只能告诉你而已……”

    “说来听听!”

    方行紧紧追问,不敢有半点放松。

    龙母也豁地抬起了头来:“你要先誓,作了这交换,就要帮我救人……”

    “我誓,倘若我食了言,就让那九头虫顺利的通过仙路,羽化成仙吧……”

    方行毫不犹豫的就跟了一句,倒把龙母听的一愣一愣的。

    “其实要化作那道瘴倒也不难……”

    龙母沉吟一番后回答:“修为愈高,道瘴愈强,所以只要散去修为……”

    “啪啦……”

    龙母还未说完,正提着一个酒坛子慢慢喝着听她说话的方行就忽然间用力将酒坛子摔到了她的脚边,碎渣混着酒水四下里溅开,把龙母也吓了一跳,下面的话说不出来了……

    “臭娘们,你想玩我就跟你玩,少在这里跟我说废话!”

    方行的眼神极其阴冷,死死的盯着龙母。

    他心里的怒火可谓没有半点虚假,这龙母到了这一步,竟然都想跟他玩花样,此时她说出来的,赫然便是文先生当初向自己提起过的散功之法,只要散了修为,自然就没了道瘴,这道理谁他妈不懂,还需要这女人来废话吗?一颗心本来就紧紧的提着,再被龙母这么一搞,方行满心的怒火已经再也按捺不住了,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做,直接就当场撕了面皮……

    “哟,这么大的火做什么?”

    被方行突如其来的怒火吓了一跳,龙母脸色也变了变,半晌之后,才轻声的一笑,改变了语调,笑道:“我也没说散去修为是惟一的办法呀,只不过这种方法最为简单而已,除此之外,别的方法也不是没有,只不过不像这个方法如此简单,而且人人可用罢了……”

    见方行不阴不阳的看着自己,没有说话的意思,她却自嘲的一笑,然后继续说了下去:“你们对我这般有信心,是不是因为我那位兄长逃出仙境的事情给了你们希望?”

    方行不动声色,眉头抬也不抬一样。

    龙母道:“其实你们猜的没错,我那位兄长确实化解了一身的道瘴……”

    微微一顿,又补充道:“又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中过道瘴!”

    “现在天已经亮了,待到不尘僧来找我时,就到了出的时候,你尽可以多说些废话!”

    方行实在看不下去这女人卖关子的模样,冷淡淡的说了一句。

    龙母还真个吃了一惊,嚣张模样少了几许,摆摆手道:“罢了,罢了,何必闹这么僵呢,实话与你说了吧,其实化解道瘴的方法很简单,所谓道瘴,不过是一种心劫,正是因为你想得道而无道,而这仙境里的传承又指给了你求道的方向,所以才会中咒,而且愈陷愈深,直到彻底的踏上邪路……嘻嘻,这就好像你是个打了半辈子光棍的汉子,忽然有个娇滴滴的小美人在你面前脱了衣裳骚弄姿,那股子火一上来,哪怕明知有什么猫腻也扑上去了……”

    “额……”

    哪怕形势再紧张,方行听了这比喻也忍不住呆了一呆,表情变得极其精彩,然后他竖起了一个大拇指,由衷赞道:“这个比喻实在是厉害,小爷我今番算是服了你!”说着还上下打量着龙母,叹道:“如果不是早知你是好几个孩子的妈了,没准现在我已经朝你扑上去了!”

    “啐,我可是你丈母娘……”

    龙母啐了方行一口,似也有些羞怯,脸红的要滴出血来一般。

    “这比喻儿虽然有些粗俗,但理儿就是这么个理儿,所以要化解也简单,只要你自己得了真正的道,那么这别人强加给你的道瘴自然就自动化解了,呵呵,我兄长之所以不会上那些人的当,不是因为他的神魂之力有多强,而是因为他早就有了自己的道,万邪不侵,所以那些道瘴根本就对他没用,而我在救出了自己的孩儿们之后,也会用这种方法,让他暂时停止修行,静心参道,何时有了自己的大道,明了自己的方法,何时再来继续修行吧……”

    “有了自己的道……”

    方行整个人都懵住了,半晌缓不过神来……

    是真的!

    他如今修为见识都不浅,自然分辩得出真假,一听龙母说出,便知道这话是真的!

    只是……大道啊……

    多少人直欲求道而不可得,这自己的道,又哪里是这么容易得来的?

    “已经说了这么多,就再教你一个乖吧……”

    龙母笑吟吟的,补充了一句:“想要得道,其实也不是没有方向可循,那三教传承便是求道之法,只不过,它通向的是别人的道,倘若你修炼了这三教传承,未能完全参悟,那迷迷糊糊的,便是为别人做了嫁衣,但若是你真个能够彻底参悟,并从中悟出了自己的道,那他们却要反过来为你所制了,至于能不能真个参悟,那就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了……”(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