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不愿帮你,但愿教你

掠天记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不愿帮你,但愿教你

    “方檀樾……方师弟?”

    却说那不尘僧第二日如约来到方行的宫殿前,打算陪他一起往黑天河走一遭儿,把该报的仇报了,好让他可以安心修行,以免误了佛主大事,却没成想,这第二天来到了这里,连唤几声,竟然不得回应,心下微疑,便要迈步进去查看,却不料,刚一靠近了那宫殿,便感觉气机流转,佛光点点,往里面一瞅,可不正是方行正盘坐在大殿之中修行,立时唬了一跳,心间大喜,也不敢进去打扰他,便急急飞身而走,赶去向佛主尊告这一重大的喜事了……

    “还没来得及往黑天河走一遭儿,那小儿就开始修行了?”

    佛主听了这话,也颇有几分惊异,难以相信的问道。

    “千真万确,当是吾师慈悲佛法,感化了这小儿心间的戾气吧……”

    不尘僧一声恭贺,而后与佛主再走了一遭忘俗山,看到的结果,自然是皆大欢喜。

    来到天元的三个渡劫生灵,如今竟然同时都开始了修行,且不说另外两,光光是那个给添了不少麻烦的小魔头通天教主都够让人惊喜的了,本来就还在想着如何安抚他,让他快些入瓮呢,倒不成想,他比自己想象中还好对付,道瘴一起,便立时入了关,雷打不动了!

    “大事定矣,封关,论道大会来临之前,不许任何人打扰他们三位……”

    佛主惊喜之中,立时谴人唤来了大德道主与大威妖主,而在三人一同看过了眼前这幅场景之后,便立刻做下了决定,本来他们还打算,要分别将他们三人带在身边修行,以免出什么意外的,但如今一看,却见他们三人天赋都是极高,道瘴也是极深,如今皆已沉浸在功法之中,难以自拔,与其再唤醒他们带走,倒不如直接就保持现状,留他们在这里修行了!

    毕竟,他们如今那努力修行的模样,可不是假的,实实在在的沉了进去!

    “呵呵,千年以来,本座从未有这一届般对论道大会如此期待过啊……”

    大威妖主低低笑,脸上露出了极其欣慰的表情。

    大德道主也是沉沉感慨了一声:“真是天助我等,这一次境主该能满意了吧?”

    “哈哈,老僧本就不信那跳脱小儿能逃过我的佛掌,如今看来,万事定矣!”

    大悲佛主如今看起来,倒像是最开心的一个。

    ……

    ……

    外面的一切动静,如今方行都已全不知晓了。

    在做下了决定之后,他便没有再耽误时间,真个开始了修行,开始了参悟。

    如鹿叟与敖烈那般,皆是从三道传承里选择了其中一道来修行,而且深陷其中,不可自拔,但此时的方行,却胆大包天,野心勃勃,赫然直接同时开始了参悟三道传承,先将极乐欢喜功遍阅了一遍,而后便是无量道化功、东皇归一功,待到三篇经文全部读了个通透,在心里过了好多遍,便又开始去领悟里面记载的道理,法门,试图感悟其中记载的真义……

    一种恐怖而诡异的感觉如潮水般漫漫而来……

    那是一种近乎于得道的喜悦与面临未知的恐慌……

    就好像,自己忽然间遇到了一个修行之路上最大的问题,只要参悟了这个问题,就可以突破天人之隔,脱离凡人范畴,真正的进入一个梦寐以求的境界……而更重要的是,自己如今居然距离这个境界如此之近,近到感觉手指轻轻一触,便可以突破那层境界……

    修行之人都是有执念的!

    便如世间的读书人为了某个道理,孜孜不倦,挑灯苦读,便如苦行僧儿,为了心中佛理,斩断尘缘,常伴青灯古佛,便如阵术大师,为了解开某个关窍,废寝忘食,不知日夜……可以说,这些人之所以会有那等成就,便与他们的这种偏执分不开,而像鹿叟等一类的修行之人,能够一步一步走到如今的境界,自然也是这种偏执人物里的佼佼者,执念尤为强大!

    而这种道瘴,某种程度上便是针对的他们的这种执念……

    对他们来说,没有什么诱惑,比这种感觉自己即将得道的诱惑更强烈!

    方行算是个异类,他对学问向来没什么兴趣……

    但他毕竟也是一步一步的走到了渡劫境界的大修行者,又怎么可能对得道没有渴望?

    更关键的是,如今他三道齐修,那种诱惑力,便又更强了三倍!

    是以,在开始了修行之后,他甚至可以说,陷的比鹿叟与敖烈都还要深!

    ……然后麻烦就来了!

    三道传承,每一道皆是博大精深,浩荡如渊,而对于三道的学识与根基来说,方行又是个最弱的,因此他现在简直就像是一个初学术数的小阵徒,忽然间就开始要去解开世间最高明的阵理了,只觉处处都是疑惑,点点皆是困难,别说完全参悟了,根本不知所已……

    本来雄心万丈,要凭一己之力参悟三大传承的方行,心里也不禁升起了一种迷茫感……

    “世间艰难惟学问啊……”

    “妈个蛋,我似乎刚刚做了一件最蠢的事情……”

    “凭我的脑子,怎么可能搞得明白这些莫名其妙的道理嘛……”

    “鹿老头,敖烈,你们两个浑蛋王八蛋,可是把我害苦了……”

    心间哀哀欲死,方行恨不得骂他们个祖宗十八代,心里已不可止的后悔了。

    不过后悔也没用,一步迈了进来,就只能一条路走到黑,没有半分退路可言……

    因此,心里再多哀念与不满,他也只能咬紧了牙关,走了下去!

    在外界的方行,此时的模样便是眉头紧皱,盘膝而坐,神情充满了迷惑之意。

    而在识界之内的显化,却是他一个人盘坐在半空之中,身上点点皆是种种不同的符文,围绕着他飞舞,就好像身边飞舞着无数的萤火虫,而这所有的萤火虫,还都在不停的分裂着,围绕着他愈聚愈多,模样极是神异,远处躲在了这小世界里的文先生与方行的那群肥猪弟子,此时则正在呆呆的看着他,尤其是文先生,已经不知沉沉的叹了多少回气了……

    “每一个符文,便代表着一个他未解的道理,这些道理,又延伸出了更多的道理,如今看来,他想要一力领悟三教真义,寻到自己的道,那是何其的艰难啊……”

    他轻轻摇着头,神情绝望:“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真的做不到么?”

    方行在这时,也是撑的异常辛苦,几乎感觉到了如潮水般的漫漫绝望。

    他几乎就要放弃,就随着这三道传承里暗藏的轨迹去走,随波逐流,管……

    可是他也清楚,自己一旦那么做了,也就注定要被仙命炼化,再无生机了!

    可偏偏,心里再不想,却也无计可施呀……

    ……

    ……

    “佛家的道理,讲究越究,并不是为了执着,便一定要谨守戒律,失了本心的……”

    也就在方行整个人都快要疯掉之时,忽然间,有一个温和的声音淡淡响起在了他的耳边,而这个声音所说的莫名其妙的一句话,也立时仿佛明灯一般,忽然之间便解开了他心间的一个疑惑,而在这时候,代表着他心里某个未解道理的符文,忽然间泡沫般轻轻破碎了,化作了点点光芒没入了他的体内,连带着方行那阴郁的眉宇,都忽然间为之清朗了几分……

    “呵呵,道家讲无为,却非无所为,而是顺道而为……”

    另有一个沧凉的声音在方行的耳边响起,轻声释疑,解去了方行心里的某个疑虑。

    又一颗符文破碎,化作了光芒没入方行体内。

    “妖,便是夺,与同种夺生,与同类夺食,与人族夺运,与天地夺命……”

    种种不同的声音,忽然间方行耳边响起,瞬间释去了他的无数疑惑,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简直让方行震惊到了极点,就好像一瞬间,身边多了无数个大学问者在向自己讲道,用他们的道理,来开启自己的神智,用他们的学识,在教导自己,如今将这无数疑问解开……

    ……

    ……

    “那是怎么回事?”

    文先生在这时候,已经惊的眼睛都瞪圆了,大气不敢出。

    他此时赫然看到,在这一片世界的尽头,显化出了一座高高的怪塔,光明大放。

    而在那怪塔之中,则有道道虚影遁出,围绕在了方行身边,有佛陀模样、有中年道人模样,也有奇形怪状的大妖模样,他们若隐若现,围着方行盘坐成一圈,低低传道……

    而此时方行的表情,则是又惊又喜!

    他万万没想到,竟会在这关键时候,得到了怪塔之内的那些存在们相助!

    早就已经习惯了单打独斗的他,甚至不习惯会有在人绝望之际伸以援手……

    “你们……你们怎么会?”

    他想要开口,满腹的疑团要问。

    “我们从来都是冷眼旁观,不顾你生死,为何如今却要出手助你是么?”

    那怪塔之内的某个存在,似乎明了方行的疑问,轻轻问道。

    不待方行回答,另一个存在便已开了口:“在以前,你或遇着强敌,或惹下大祸,我们都不愿帮你,因为那是你自己的问题,我们没道理出手帮你,一是没这交情,二是我们冒然出手,也会乱了气数,但如今,你是在修行,是在求道,我们……都很乐意教你……”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