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九头虫之祸?

掠天记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九头虫之祸?

    “哈哈,倒是没想到,却是老僧拔了个头筹……”

    看到方行随着那道灵光,步入了天上宫内,大悲佛主先是一怔,旋及抚摸着自己圆圆的肚皮笑了起来,看其模样,不无得意之色,却是他们三人都明白,这次的论道大会,其他人不过是陪衬,那三个天元来的生灵才是主祭,本来这佛主无奈之下得了方行,心里颇有些不愉,却不成想,他反倒在这论道大会上,第一个被选中,这就说明哪怕是在他们天元来的三个生灵里,他的气息也是极其独特的,引起了境主的兴趣,决定先拿他来开开胃口……

    “呵呵,反正都跑不了,现在谈这个为时过早,还是看看境主事后对谁最为满意吧!”

    大德道主与大威妖主则不是十分满意,轻轻的笑了一声,便将注意力集中了过去。

    而在那天上宫下方的论道者中,则大部分都人都露出了愤愤之色。

    对他们来说,早一步踏入天上宫,都是无比的荣耀,自然不愿被别人拔了头筹,尤其是那个天元来的小儿,言辞刁钻,虽然把人噎的不轻,但却根本就没有说出什么让人信服的道理来,天上宫却选中了他,更是让人觉得心里极其的不满了,不过隐隐的,却也忍不住想,连那小仙界来的修士都未能传承仙命,千年以来,也从来无人继承仙命,此子也未必可以!

    毕竟,在他们道瘴深种的心里,都有一种感觉在蕴酿着,那就是,仙命非我莫属!

    也正是这种念头,深植心间,才使得他们一批又一批,前仆后继,从无人退缩……

    而在这时候的鹿叟与敖烈,表面看起来一无所动,神情只有无尽的渴望与羡慕,似乎恨不能将方行拉下来,换成自己踏入天上宫,可他们的眼底,却隐隐有些担忧隐现……

    ……

    ……

    “这就是仙命不成?”

    方行踏入了那青铜古殿之后,后面的木门便已自动掩上。

    他迈步向前,目光四扫,却现这古殿之内,极其清净,连一点尘埃也不见,里面布置也极为简单,或者说根本就是一点布置也没有,空荡荡的,只在大殿中间,摆放了一个蒲团,而在那蒲团上方,则悬着一个五颜六色的光球,不时的有种种绚丽光芒从上面释放了出来,映得周围五颜六色,煞是好看,便仿佛直接照进了人的心底,让人一见,便心生向往……

    “本似一团介于虚实之间的光团,却给人一种释尽了天下道理的感觉……”

    方行心里轻轻的想着,缓缓走了过去,而后盘坐在了蒲团之上,抬头看向了光球。

    此时他距离那光球已经极近,这一抬头,便愈的感觉那光球上面的颜色愈来愈深,愈来愈盛,尽似将自己整个的包裹了进去,好像自己直接离开了古殿,进入了那个五颜六色的世界,自己整个人都已经不存在了,置身于一个奇妙的地方,一切都是如此的圆满……

    “来吧,敞开你的所有,献上你的一切……”

    有某个意识轻轻开了口,极力诱惑的在方行心底轻轻叙说着。

    “你修炼的,是我的道法,你梦寐以求的,是我的道,如果你独自苦求,历尽万劫,踏遍星空,也不可能再有自己成就,那路的终点,那一方道果,你将永远都可触而不可及,你将永远都不会得到一个结果,但是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献出你的一切,统统给我……”

    “给了我,你就得了道……”

    “来吧,你苦求而不可的道就在眼前,把你的一切,都献给我吧……”

    虚无缥缈的声音就响在耳边,极尽诱惑之能!

    分明是在索取,但却像是在馈赠,像是要将世间万物,统统给予方行……

    也就在这一霎,那原本从传承了三教神功便开始不时扰乱着方行心志的道瘴,也在这一刻达到了顶端,让方行有一种感觉,恨不得立刻就向它敞开一切,将自己的一切都给他……

    就好像,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了他,自己也就完成了人生最大的梦想……

    而在这个时候,盘坐在蒲团上面的方行,眼神似也出现了无尽的迷茫之色!

    但也就在那光团上面,延伸出了无数的触角,在向着方行的识海探去之时,看起来一脸迷茫,似乎已经没有半点神智的方行却忽然间抬起了头,笑的十分讥诮……

    “凭什么你不给我?”

    ……

    ……

    “这一次的炼化时间为何有些久?”

    此时的外界,那三山之上,大威妖主也正皱起了眉头,凝神说道。

    大德道主却是低低的一笑,道:“这天元来的生灵,得天独厚,既有生在众仙之乡的气运,又有长在众圣之墓的福泽,却与小仙界什么的无根之水大有不同,他们的修为或许有高有低,但他们的运道却是外人难以启及的,而对境主来说,这些天元来的生灵,无疑便是最好的祭品了,三十年前,那个姓文的男子,便让境主很是满意,逼得我们再去为他找来天元生灵,如今终于又找来了三个,境主岂能不去慢慢享用?呵呵,吃美食时,总是慢的……”

    大悲佛主闻言也是一叹,低声道:“只可惜,得了这三个之后,却不好再找其他的了,如今的天元就是一滩浑水,咱们去了,恐怕立刻被卷入其中,连个渣也不剩了,而境主估计也是万万不欲被那些厉害人物盯上,看样子就只能再度苦敖,不知多少年才行了……”

    大威妖主冷笑道:“便是我们想去天元,也不可能找得到吧,被那些人藏了起来的天元,又岂是这么容易回去的?四条仙路,其中两条已经被毁,道家那一条,被人霸占,不敢靠近,而龙族这一条,又是只能来得,而无法回溯,境主便是想去天元,又哪里能去的?还是继续留在这里,苦熬岁月,静等一个结果吧,或许千百年后,一切平定,又有了我等生机呢?”

    “这道理谁都明白,只是就怕境主上了瘾头,逼我们去为他找天元生灵啊……”

    “呵呵,那黑天河内,不是还囚禁着一批天元生灵嘛,还是有着龙子龙孙的血脉呢,只可惜修为低了点,就像没有成熟的果子,境主不想这么快享用,不过我们也不用担心,到时候好好调教一下,看看能不能把他们的修为也提上来,到时候也可以给境主稍稍解馋……”

    他们三人悄悄传递着神念,讨论着以后的事,也静等着那天上宫出来一个结果。

    只是他们都没想到的,如今的黑天河内,也正有巨变蕴酿。

    仙境往南,却有一条浩荡大河,直往天外,河水漆黑如墨,与这仙境截然相反!

    而在河中,一片黑浪肆虐之地,却竖立着数十根黑色的铁柱,上面赫然捆绑着数十人,终日被黑天河水冲涮,受尽苦楚,却是当初被九头虫抛弃了的龙子龙孙与海族妖将,当初九头虫盗了半条仙命,只带了龙族长公主一个逃出了天外,一众部属子侄全都抛弃在了这里,而仙境境主一怒之下,将九头虫留下来的手下部属吞了大半,只剩下了这数十人,被关押在这里,强行传承了三教教义,命他们在此苦修,什么时候修到了火候,什么时候才能离开!

    三十年的痛苦折磨,早已让这些龙子龙孙吃尽了苦头,心间满是绝望。

    而在如今,每十年一度的论道大会开启,位于黑天河尽头的那个存在已经暂时性的离开,他们也失去了平时每每总被人以贪婪的目光打量的恐慌之感,可是凭他们自身的修为,再加上这被折磨了三十年的肉身,却依然只能苦苦在此煎熬,根本就无力逃脱这幽冥鬼地……

    “哗啦啦……”

    黑天河水,翻翻滚滚,带着一种凄戾的神韵,犹如厉鬼日夜哭嚎!

    本来已经听厌了,听倦了,甚至快要成为噩梦般的河水声响,却忽然间吸引了那铁柱上绑着的几人注意力,他们垂垂无力的脑袋,忽然间之间抬了起来,难以置信的向下看来……

    “我的孩子……你们受苦了……”

    本来以为是幻觉,但渐渐的,那声音竟真的出现了。

    翻翻滚滚的黑天河里,随着浪花翻涌,竟有一颗小石子高高的溅射了起来,飞在了空中,而后微微一顿,越变越大,赫然化作了一颗足有小山般大小的殒石,在那殒石之上,更是出现了一个黑色的门户,门户里面,则忽然间有一个容颜绝美的身影冲了出来,悲戚低诉。

    “母后?”

    看到了这道身影,那石柱之上,四五个声音同时嘶哑的响了起来,又惊又喜。

    “我的孩子,我来救你们了……”

    那道容颜绝美的身影,在此时丝毫不留余力的施展了大法力,催动了黑天河内无尽的河水,犹如一只一只的大手,直接卷起了那些石柱,向着那巨大的殒石之中扯了进来……

    ……

    ……

    “不好,有人在黑天河内作乱……”

    也就在此时,那正在论道大会等待着方行被吞噬的三位尊主,同时感觉到了黑天河方向的异动,三人同时大惊,豁然转身向黑天河看了过来,脸上皆满满都是惊疑之色,他们难以想象,是什么人会在此时于黑天河作乱,又有谁敢在黑天河作乱,不怕粉身碎骨不成?

    “九头虫?”

    虚空之中,那空无一人的南面山上,更是忽然间有声音响起,极尽凄厉!

    “唰……”

    三位尊主听了那句话,更是惊的脸色苍白,他们知道,那是境主的声音……

    “境主为何要提起九头虫的名字,难道说此时正在作乱的是九头虫?”

    “难道又要再起一次三十年前的那场九头虫之祸?”(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