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九头虫又算什么

掠天记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九头虫又算什么

    “额怎么被这么多人看到了?”

    正在专心致志要把那巨大的光球一口吞掉的方行也觉了周围的变化,斜着眼睛向四方瞧了瞧,脸色微微一红,看样子自己也知道现在的吃相不太雅观,但让他吐出来可舍不得,立刻又深深吸了口气,嘴巴张的更大了一些,用力的将那光球向嘴巴里塞去,倒不是他不想变得更大一点,直接吞下那光球,却是他变大,那球也自然变大,这是一种性质决定的,他现在也只能用这种蛮不讲理的方法,生生将这光球吞掉,硬将它从某个意志手中夺过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方行吞的废力不说,却也惊呆了周围上下所有人等。

    几乎所有人都懵了一般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感觉无比的荒唐,却又笑不出来

    他这是在干什么?

    传承仙命的话,非要用这么直接的方式吗?

    而且他刚才好似赢了论道,按照道理来说,也确实该由他来传承仙命吧?

    只是,那响在虚空中的声音是谁,急着让人自己阻止他的存在又是谁?

    “鸿蒙道果,大道如锁,仙境生灵,听吾命,前来救驾”

    到了此时,那虚空中的声音似乎也按捺不住了,也不知他做了什么,忽然间从那颗光球上面,忽然间散出了一种神异的气息,震荡虚空,赫然将一道神旨般的意志传递到了下方每一个修炼过三道神功的人心底,而这种意志一出现,立时便像是直接改变了那些人的心神,使得他们心里忽然间便有了一个强烈的渴望,那就是立刻出手阻止方行,不教他继续下去!

    这种渴望,简直就像是那道瘴一般强烈!

    “大胆,敢伤吾命,罪该万死”

    十几道身形同时冲天而起,各自催动了一身雄浑法力,其势惊天动地。

    但也就在此时,本来混杂于这十几人之中的鹿叟与敖烈,却陡然间睁开了双眼,这二人一左一右,同时高高的跳跃了起来,拦在了方行身前,鹿叟大袖一摆,赫然便有数百道阵旗浮现在了空中,化作了一方大阵拦在诸人面前,而敖烈则是直接现出了原形,一条金龙巨龙于半空之中咆哮,一身混沌气息在身周凝聚,可怕到让人心神颤栗的龙威无形散布了出来!

    “通天道主做事,哪个敢来阻拦?”

    他们二人同时低吼,目光向四周扫去,将那十几个论道者都慑住了,一时不敢上前。

    “不可能,不可能,你们怎么都能违备我的意志?”

    那虚空里的声音再次大喝了起来,声音里带着深深的惊惶与不解。

    “那当然是因为”

    方行嘴巴里还叼着大半仙命,却以神念传递,虚空传音,显得十分得意:“小爷我的意志比你还要强大了,这俩人一个是我师弟,一个是我小舅子,又怎么可能不听我的?”

    “你你怎么可能解去他们的道瘴,这这不合理!”

    那声音惊恐大喝,似乎直到如今,都不敢相信。

    “到了现在,你都还没现你的道瘴对我半点用处也没有吗?”

    方行哈哈大笑:“小爷我早就有了自己的道,你又如何来影响我?”

    “你便是有了道,也最多只能保得自己无失,又怎能抢走我对其他道胚的意志?”

    那个声音又急又怒,甚至显得有些气急败坏了。

    可它愈是生气,方行便愈是得意,笑声朗朗,已经传遍了仙境

    “换了其他人自然不能,但倘若”

    一边以神念震荡虚空,大声的说着话,他忽然间一飞冲天,直带着那巨大的仙命也飞了起来,人尚在半空之时,便已提起双手,瞬间捏出了一个古怪的印法,而后缓缓向着虚空按去,同时神念催动了极点,那声音如雷,滚滚荡荡传遍诸域:“我的道本来就是抢呢?”

    随着这声音出口,印法也缓缓的按了下来,天地之间,一时轰鸣不已。

    那本来被仙命所诱,不惜一切,也要冲了上来阻拦方行的论道者,在这一刻,都忽然间倍感头痛,拼命捂着脑袋挣扎了起来,似乎有什么东西,正被方行从他们的脑袋之中硬抽出来,而后灌入了某些其他的意志,而在这意志扎根之前,他们却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清醒。

    “出了什么事?”

    “刚才那那究竟是什么感觉?”

    这些论道者挣扎过后,皆难以置信的看着四周,人人脸上,都有一种大梦初醒的感觉!

    确实是大梦初醒,这时候的他们,活像是一个本来被欲火焚身的色中饿鬼,忘了律法,忘了道德,不顾一切的对一个良家女子施暴,可是在施暴过后,欲火消褪,看着眼前的惨状,想到了严重的后果,却立时又惊又怕,深深懊悔,甚至不理解此前自己为何这么做!

    “大胆妖魔,竟敢对境主不利,就擒”

    却在这时候,大德道主等人也终赶回来了,浩荡仙境大军团团围住了这一片虚空。

    而方行对他们的话根本毫不理会,只是目光冷冷的从他们脸上扫了过去,忽然满面皆是讥诮之意,向着那十几个大梦初醒的论道者说道:“亏你们还一心一意想要求道,恨不能顶礼膜拜,对人家掏心掏肺,献上自己的一切,现在,就看看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吧”

    说罢了,他忽然间闷吼一声,更加用力的张大了嘴巴,生生将那颗光球吞了下去,而后双目如炬,仿佛燃起了熊熊烈焰,手掌展开,从左至右,用力的抹了过去

    仿佛他真的掌握了什么冥冥之中的力量,随着他的手掌从左至右抹了过去,这一片仙境,赫然也出现了可怖的变化,分明便是一处仙气充沛,生机勃勃的梦幻仙境,但随着他的手掌抹过,却赫然变成了一处黑烟滚滚,处处恶臭狼藉的黑暗死地,这里像是一座被催毁了大半的残星,处处沼泽,处处尸骨,上空无月,星辰无光,惟有一些古怪的藤蔓处处延伸着

    哪里有什么仙佛修者,哪里有什么淳朴百姓

    所有的百姓,赫然都是一缕一缕的幽魂,不知自己已死,都在群魔乱舞

    所有的修家弟子,皆是一个又一个的尸妖骨魔,一身恶臭,朝着生灵虎视眈眈

    而那所谓的大德道主、大悲佛主、大威妖主,赫然也在此时化出了原形,那大德道主,赫然便是一头山羊成精,立在半空之中,咩咩的叫唤,山羊胡飘飘,倒真有几分仙气

    而那腾腾的佛主,则赫然是一只肚大体肥的蛤蟆,正趴在莲座上“呱”“呱”的叫。

    至于那位妖主,根本就是一个肉身腐烂的神族生灵,脸上的肉都烂掉了大半,也难怪他幻化之时,都一直保持着那种面无表情的模样,脸上都没几两肉,根本做不了什么表情

    随手一抹,破幻还真!

    偌大仙境,赫然在这时候变得比地狱还不如

    一切都是变出来的,整片仙境,惟有他们这些论道者才是真的

    “怎么可能,这是幻术吗?怎么会有人把幻术修炼的如此真实?”

    “以前,我们一直生活在幻术里吗?怎么完全现不了”

    “究竟是谁,化出了这样一片可怖世界啊,谁有这么强的神通?”

    那十几位论道者,甚至是鹿叟与敖烈,都在这时候完全惊呆了,脸色铁青,几欲作呕。

    哪怕是亲眼见到了真实,他们也不敢相信,毕竟他们的修为也都不浅,怎么可能一直生活在这样一个由幻境营造出来的世界里却现不了啊,这世上又怎么可能有人擅长如此强大的幻术,恐怕就算是传说中的仙人王来了,也没这么大的本事将他们迷惑的如此彻底吧?

    “杀了它,杀了它,把我的仙命抢回来”

    一片死寂里,那尖利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气急败坏,不停的催促着。

    “还我仙境,还我仙境”

    整片幽冥,所有的妖魔齐声大喊了起来,宛若癫狂,浩浩荡荡的直冲了上来。

    尤其是那化成了道主的山羊、佛主的蛤蟆、妖主的尸魔,更是一身浩荡魔气都催动了开来,竟然又硬生生的变了回去,周围的环境,也在时时变化,一时化作仙境,一时露出本相,而所有的魔气,或说仙气,则不停的向着那三位尊主身上加持了过去,竟然使得他们的修为不停的上涨,不停的膨胀,那犹如实质一般的凶威,便如刀锋般时时撕裂着周围的虚空。

    鹿叟与敖烈两个同时都变了脸色,而后战意狂涌。

    纵然这一整座世界都是假的,但那三位尊主的可怖力量却是真的

    那好像并不是他们三人真实的力量,而是某种加持,但这加持了的力量,也是真的力量!

    在这样可怖的关头,倒是方行显得颇为淡定,像是早就料到了一切。

    “要跟我动手么?”

    他低低的一笑,目光玩昧的自那三位尊主脸上扫了过去,然后慢慢背起了手,脸上的神情似笑非笑,悠悠的开了口:“刚才一直在听你们说什么九头虫之祸,但我真想说,区区一个九头虫又能算个什么,领教过小爷的本事,你们一定会怀念那个只会偷东西的家伙的”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