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得到了我的身,得不到我的心

掠天记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得到了我的身,得不到我的心

    在看到了这面仙镜,并以阴阳神魔鉴看破了它的来历之后,方行心里一阵狂喜,总不枉了自己一场大杀,拼进了这残破世界的深处,他此前猜的也不错,那仙命果然不是这仙境最宝贵的东西,这面太虚幻镜才是啊,毕竟是仙人王的贴身法宝,而且完全诞生了自己的灵性,且不说它的神威有多么强大,无中生有之法又有多么通玄,仅仅看它区区一镜,便可以逆转乾坤,幻化万千,甚至用手段来掌御一方世界,这听起来,已经是难以想象的神异之事!

    “归我了,归我了,哈哈……”

    对于方行来说,这门法宝简直就是可遇不可求,自然毫不客气,一声大笑,便身形向前飞掠,而后探手拍向了那镜面之中,想要施展炼化神通,将这面仙镜据为己有……

    “我不干,我不干……”

    那宝镜比他还要激动,愤怒的大叫了起来:“好容易才得了自由,好容易才有了点希望炼成真身,我绝不再做人的法宝,我要做人,我要做人,我要在星空自由飞翔……”

    “哈哈,到了小爷这里,还由得了你?”

    方行大笑,根本就不理会它这些乱七八遭的话,大手一挥,遮天蔽日。

    “不要……不要如此粗鲁啊……”

    那宝镜明显惊恐异常,惊人尖叫着,只不过,它虽然可以驾御磅礴的仙魔之气,自身也有颇多神妙,但他自身,却是一件法宝,虽有灵性,但也弱小的可怜,只能通过一些傀儡来发挥实力,而如今,傀儡不在身边,又被方行近了身,那是更无法反抗的了,直接便被方行大手一挥,拿在了手里,而后滔滔法力灌输了进去,想要找到它的核心大阵将其炼化……

    “呜呜……你得到了我的身,也得不到我的心……”

    那宝镜也绝望了,号啕大哭起来,绝望里带着一股子小儿般的执拗与犟强!

    “咦,还真炼化不了?”

    却说方行,根本就不理会他那一套,全部法力都毫无保留的涌了进去,想要在这宝镜之中打上自己的神识,却没想到,这宝镜里面自有玄机,他的神魂烙印,如今已经非常的强大,便是仙器也能轻而易举的留下自己的痕迹,但如今对这宝镜,却是屡屡无功,无处着力……

    就好像真的如这宝镜所说,得到了它的身,也得不到它的心!

    “呜呜,都跟你说了,你不可能炼化我的,以前我好在是太虚老儿的最强仙宝,后来这老头死了,留在我体内的神念也化于天地,好不容易得了个自由之身,又怎么可能再便宜了你?你就算神魂再强,连个仙位都没得到,也不可能在我体内留下烙印的……”

    那宝镜大哭道:“不若彼此行个方便,相忘于江湖了吧?”

    对这宝镜的胡搅蛮缠方行自不理会,只是就连他也不得不承认,这镜子不好炼化了。

    它太高级了!

    自己如今确实可以将它拿住,甚至可以与器灵交流,但却无法将它变成自己的……

    无法变成自己的,也就无法催动它的种种神通,更无法信任。

    那这面镜子,纵然品阶再高,在自己手里也就只与一块废铁无异……

    ……最多是块会说话的废铁!

    “小爷我多少大风大浪都走过来了,今天又岂会被你这块镜子难倒?”

    若是别人倒也罢了,方行却是发起了狠,就是不肯放弃,到了最后,索性心一横,直接运转袖里乾坤之法,将这面宝镜收进了识界之中,而后运转了这一方大世界的种种神通法门,皆向着此镜镇压了过去,颇有一种不将此镜收伏不甘心的劲头,倒也不难理解,毕竟方大爷此生最爱就是抢动,而如今,这面镜子可是他遇到过的,品阶最高的法宝了,怎能不上心?

    轰!轰!轰!

    地火天雷,墨海幽土,种种可怖道蕴皆从四面八方交织而来,镇压向此镜!

    “咦?这就是你的那一方世界?”

    那太虚幻镜在这识界之中,也似非常震惊,器灵直接从镜面里探出了头来,颇有些惊诧的看着周围,眼神里分明难掩羡慕与贪婪之意:“你这么一个从天元那穷地方来的家伙,怎么可能有这样一方大宝贝啊,我的天啊,这样一方大世界,便连仙王也拿不出来吧?”

    一边说一边啧啧称奇,对于方行的炼化举动,倒似不怎么上心了。

    “还有心思跟小爷我在这里拉家常,你真当我是纸糊的啊?”

    方行恼火了起来,种种力量,轰隆一声加强了一倍,猛烈无比的镇压在了宝镜上。

    “别……别……再狠点就碎了……”

    那宝镜也明显吓了一跳,高声喊叫起来,确实有些害怕方行的雷霆手段。

    “你若不肯降伏,我今儿个还真就打碎了你……”

    方行不为所动,各种手段更加强烈的施展了出来,统统轰到宝镜上。

    他也算是发现了,凭自己的手段,炼化此镜当真不容易,也只能用打破它来要胁……

    “不干!不干!你打破了我吧,反正我绝对不会再认主人……”

    倒是没想到,那宝镜竟也起了骨气,嗷嗷叫着,缩进了镜中,丝毫不肯服输。

    方行也不得不暂时停了手,脸色阴沉的厉害。

    他也不知道这宝镜是真的有骨气还是装出来的,不过说句实在话,他还真舍不得下狠手,这毕竟是仙人王的宝镜,若是自己拿到了,将来自然就可以出去吹嘘,小爷我连仙人王都抢过,又有谁听了能不害怕?况且此镜颇有神异之处,凭白打碎了,未免得不偿失……

    “哈哈,舍不得了吧?”

    一见方行停手,那宝镜却又得意了起来,尖声大笑:“就知道你舍不得打碎我……”

    “这让人不爽的优越感和得意劲儿是从哪里来的啊……”

    方行都恨的牙痒了,眼神低沉,有点恶向胆边生了!

    “我可是太虚仙王花了三千年功夫炼出来的宝镜,便在大仙界也无人敢小觑我……”

    那宝镜还兀自不觉,仍然得意的笑着,自吹自擂。

    “看样子不给你上点手段,你还真不知道我方大爷是谁……”

    方行低低的说着,一声冷笑,探手将太虚宝镜拿在了手里,阴瘆瘆的笑了笑。

    “你想干嘛?”

    宝镜感觉有些不对,声音发虚的叫道。

    “你真觉得我是那种担心坏了宝贝就下不了手的人?”

    方行声音沉沉的笑了起来,而后抬起了拳头,低声道:“这世上的宝贝分两种,我的宝贝和别人的宝贝,我的宝贝自要好好爱护,别人的宝贝……那和泥土有什么分别?”

    “嘭!”

    这句话还没说完,他便已经一拳砸了下来,重重砸在了镜面上。

    他的一拳何其之重,直砸的整面宝镜都发出了声声哀鸣,镜面宝光都黯淡了不少。

    那器灵更是惨叫一声,无比凄厉。

    而方行一拳砸了下去,便更不客气,往地上一丢,又是重重一拳踩了下去。

    噼哩啪啦,拳打脚踢,这时候的方行,却是已经一点也不跟它客气了,下手毫不留情,心里已经抱着一种你不服输我便打破你的念头,可偏偏那宝镜在这时候也像是真个叫了真,一面被方行打的吱哇乱叫,破口痛骂,一边哀求不已,但偏偏就是不肯向方行服输……

    “哎哎,何必如此,还请手下留情啊……”

    眼看着这般下去,那就真个是鱼死网破的节奏,却忽然间这一片识界深处,有道道宝光散发了出来,那一座九层怪塔自世界尽头浮现出了身影,与此同时,一道柔和的乌光飘了出来,却将那方行脚下的宝镜轻轻接了过去,同时响起的,还有一个苍老而温和的声音……

    “嗯?这群老家伙怎么又出来多事?”

    方行心底微微吃了一惊,皱着眉头向那怪塔看去。

    他也不知道那些家伙为什么会在这时候出手干予,不过他们应该对自己没有恶意。

    “呜呜,小王八蛋不得好死,一脚踩的我腰酸背痛……咦,你是……你竟然是……”

    相比起来,更为震惊的则明显是那太虚幻镜了,本来还在骂骂咧咧的他被那怪塔收了过去,忽然之间,便像是发现了什么惊人的一幕一般,就连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呵呵,老太虚一直把你当宝贝,没想到还真个温养出了一道灵性……”

    那怪塔之内的存在呵呵笑了起来,声音并未瞒过方行:“估计再养个几千年,就能真的化成人了吧,只是啊,毕竟未长成,虽然有了灵性,却还是愚钝的可以,你可知那小儿是谁,倒敢来与他强项,若不是本座与太虚老儿有几分交情,这时候真该看着你被打破才是……”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啊……啊,还有那魔头,你怎么会也会在这里……别打我……”

    太虚宝镜明显吓坏了,尖声大叫,明显不像在与方行说话时那般嚣张。

    甚至从它的声音里,都能听出些许恐惧之意。

    “我们都在这里,还说明不了问题么?”

    怪塔内的那个苍老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轻轻叹息:“镜儿,你的造化来了……”(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