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竟然是你

掠天记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竟然是你

    “一个不小心,就误闯进来了!”

    方行哈哈一笑,便掩了过去,而后上下打量了这老头子一眼,现他一身破旧的黑袍,上面并无多少法力加持,整个的模样,都带着一种苍老之感,而他的年龄却看不出多大,只能确定一点,那就是非常的苍老,某种程度上,甚至比当初方行见过的妖地扶桑山根伯还老,脸上已是皱纹密布,惟有一双眼睛显得甚为清朗,其修为也是深不可测,方行一眼看去,只觉得他绝非等闲,但偏偏返璞归真,并不给人一种锋芒毕露的感觉,只显得如古井般深邃!

    “不知老丈如何称呼?”

    鹿叟客客气气的抱起了拳,向那老头子请教。

    “呵呵,道友不必客气!”

    那老头子摆了摆手,向他看了一眼,皱起了眉头:“你受了伤?”

    “嗯?”

    方行与鹿叟都是微微一怔,方行却是因为这老头子的目光,实在是厉害,经他提醒,自己凝神打量了几眼,才现鹿叟气机深处,确实有几分凝滞与虚空,气血运转也有些不顺之处,分明便是受了些内伤的模样,自己刚从那一场大战之中脱离出来,竟一时未曾留意到!

    而鹿叟则也是惊诧于这老头子的目光毒辣了,到了他们这等境界,不管是自己的修为还是内在的伤势,被人看破,都不是一件好事,只能说明对方的境界实在高过自己,才会使得自己在对方面前一览无余,不过既然被人看破了,也只好苦笑了一声,道:“适才被这怪碑包围,不得以硬拼,却遇到了一面白色石碑,硬接了一计,却震荡了肺腑,受了些伤!”

    那老头子点了点头,笑道:“此间石碑,共有青、红、白、金、紫五类,所蕴含的力量也各有不同,这一片区域里最多的是青色与红色石碑,力量也大致与渡劫高阶相仿,那白色石碑,却是从里面流出来的,力量极强,已堪比真仙,只是少了几分变化而已,你却是比较倒楣了,偏碰着了它,不过,若是继续向前,还有无数的白色石碑,甚至是金色与紫色!”

    说到了这里,他微微一叹,道:“那就怕是连真正的高阶真仙来了,也束手无策了!”

    “这么厉害?”

    方行也是微微一呆,回想起来,适才碰到的石碑确实以青红为主,而且红色明显比青色要大上一些,当时自己以五成力道才拍碎的石碑,也是青色里隐隐泛白的一块,看样子这石碑的厉害程度,确实与颜色有关,心里更加狐疑起来,急问道:“那这里究竟是什么去处?”

    “这话说来可就长了,应与龙族先祖有关!”

    老头子轻叹了一声,笑道:“还是先给你治伤吧……”

    说着,却也不知从哪里取出了一盒看起来非常破旧的玉匣,打了开来,方行与鹿叟立时都瞪大了眼睛,只觉一股子异香直窜入了鼻孔,使得头脑都为之清醒了几分,定睛看时,却见那玉匣之中,赫然是一溜儿九枚龙眼大小的丹药,色泽玉质,看起来琉璃一般,上面竟然有一些天生的纹络显化,在玉匣一打开之后,便有氤氲光华腾空而起,化作了仙芝、羽鹤、神龙等等幻影,堪称神异,恐怕便是瞎子见了,也立时便能知道,此丹绝对是宝贝……

    “你这等伤,服下一丸,便当无防了……”

    那老头子拈起了一枚丹药,向着鹿叟递了过来,示意他服下。

    鹿叟眉眼一阵儿颤抖,又惊又疑,惊的是这等丹药一眼便可知极是不凡,这老头儿却要随随便便送给自己辽伤?疑的是大家萍水相逢,这枚丹自己究竟是吃还是不吃呢?若吃了吧,却是惟恐其间有诈,但若是不吃,伤势好的没这么快,错过了这枚丹药也是个大损失,更关键的是伤了人家的一番好心,对于这时候的局面来说,却是十分尴尬的事情了……

    “呵呵,拿着他,何止是你,便是真仙,吞了这枚丹药,也能伤势立缓吧?”

    见鹿叟犹豫,方行却是忽然哈哈一笑,示意将他这丹药接下。

    不过在他心里,却是比鹿叟还要震惊,鹿叟虽然感觉到了这种丹药的神异,但毕竟不知此丹究竟,他却是知道的,以阴阳神魔鉴一观,便知道此丹乃是闻名偌大仙界的顶级辽伤仙丹九灵大还丹,用九种仙禽异兽的精血治成,最适合补气辽伤,按照阴阳神魔鉴里的记忆来看,此丹在大仙界,都不是一般的仙人服用得起的,恐怕仙人王的道堂里才会存在……

    倒是不用担心这丹药里有猫腻,因为这种丹药乃是九种仙禽异兽之血达成了平衡才炼化成丹,再加入任何物质,都会导致丹品大变,光泽全无,是以从无人以此丹下毒。

    而他震惊的地方也在这里,直接便拿九子大还丹来给鹿叟辽伤,这老头子可真是大方至极了,实在让人由衷而起感激之心,当然了,随之而来的则是心底的几分贪婪之意了,强压下了直接就要抢的冲动,方行皱起了眉头,叹气道:“唉……其实我也受了挺重的伤……”

    那老者微微一怔,呵呵笑道:“那你也来取一颗辽伤吧!”

    说着将玉匣转向了方行,似乎丝毫也不怀疑什么。

    方行却是贼眼转了转,皱眉道:“一颗不够,还有两个人呢!”

    老者笑道:“此丹再贵,也是身外之物,比不得人命金贵,你尽管拿便是!”

    “好!”

    方行大喜,答应了下来,从那玉匣里取了一枚丹药出来。

    “咦?不是想多要几枚吗?”

    鹿叟有些意外于方行的客气,看他的眼神有些古怪。

    以他对方行的了解,忍不住起了疑心,这小子什么时候这么矜持了?

    但一个念头还没闪过,便见方行将那一颗丹药放进了那老头子的手里,然后便客客气气的把这玉匣子接了过来,笑道:“有这么几颗就够啦,老前辈你也拿一颗防身……”

    鹿叟整个就懵住了。

    半晌之后心里才怒骂了开来:无耻无耻,实在无耻……

    “你……你这小儿,实在贪心……”

    便连那老头子,愣了一愣之后,也是气的连连摇头,苦笑起来。

    不过看他的模样,倒是并未生气,方行心里倒是对他升起了几缕好感,总算相信了他对自己是并无恶意的,放下心来,不过,放心归放心,这几颗九子大还丹,却是不准备还了!

    鹿叟当即也将丹药服了下去,凝神炼化,未几时,浓郁的血香之气散了开来,充斥了周围数百丈的范围,而这,还是他竭力压制的结果,又足足用了一柱香的时间,他才收敛了所有的气血,再睁开双眼之时,却见眼睛晶晶亮,血气比受伤之前还充足了几分……

    “实在是好丹,多谢前辈厚赐,鹿叟感激不尽……”

    鹿叟一躬到底,诚心拜谢,那老头子却只是一笑,挥了挥手,示意他不必在意,倒是鹿叟微微一怔,道:“说来惭愧,已经受了前辈大恩,却还未曾请教前辈尊号……”

    老头子微微一笑,道:“这却好说,我的洞府便在前方,你们随我过去一看便知……”

    刚刚说到了这里,却忽然间脸色微变,看向了碑海深处,诧异道:“又有人来?”

    而在这时,方行也感觉到了,转头看了过去,沉声道:“是他们到了!”

    说话之时,便长身而起,便要冲进碑海去救人,却是已经感觉到了周围沉沉碑海的变化,知道里面定然是有了人在恶战,而在此时想来,茫茫星空,能够到达这里的,除了敖烈与太虚宝宝等人又还有谁?心里本来就一直挂念,这时候自然不得不赶紧过去接他们出来了!

    然而正要冲出去,却见那老者起身道:“此间碑海变幻,隐含大阵法则,不谙其中规律,是无法把人接出来的,倒还会把自己也陷进去,你莫要冒然入内,且等老夫带你……”

    说话间,便已黑袍飘拂,冲进了碑海之中,方行见状,微一犹豫之后,便也跟了进去,随在那老头子身后,左冲右突,绕过了大半的石碑,也将一些绕不过去的挥掌拍开,此时知道了这碑海的规律,便不将石碑打破,只是学着那老头子,只将它们重重的推向一旁。

    未几时,便已看到前方有一群人在碑海间恶战,噼噼啪啪,甚是激烈。

    “打打打,打死他们……”

    “妈的,敢惹宝宝,知不知道我现在跟谁混了?”

    冲进了过去,便听到了太虚宝宝那尖声大叫的声音,方行心里登时一沉。

    推开了身前的数块石碑,已经看到了前方的场景,心里登时又是大吃一惊,赫然看到,敖烈已然化出了龙身,正在与数人相斗,其中一人,虽然化出了原形,但观其气机,却不是龙母又是谁?而在她身边,则是那位驾御着一颗殒石的蓝先生,后面,还有几个熟悉的人围观,方行一眼就看了出来,其中好几人,都是自己曾经见到过的,沧澜海的几个王子……

    “竟然是你们!”

    方行大惊之下,急冲了过去,放声大喝。

    却不料,那些人听到了动静,转头看了过来,瞬间一个个脸色大变,更为震惊。

    “竟然是你……”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