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命里注定的对手

掠天记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命里注定的对手

    “这话说的,也未免太不给人面子了……”

    凡是站在方行这一道的人,此时那脸色都显得有些古怪,无他,方行说的话太凶狠了。场间大部分人对九头虫都是初见,对他的性情并不了解,但见他不分青红皂白,便杀了蓝先生,就可见此人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平和,或说是相当的狠辣,而方行偏偏在他刚刚说过不能忍受别人欺负他幼妹之后,便要以龙母羽魅儿作伐,则分明就是有些迎头而上的感觉了!

    一时间,也不知一场大战是否就要开始,所有人皆紧紧的提起了心神。

    那一群龙子龙孙,则纷纷拦在了龙母身前,一个个对着方行怒目而视……

    “凭你的实力,与我斗胜负未料,但若想杀人,倒确实可以……”

    出人意料的,九头虫听了方行的话之后,居然只是点了点头,浑无半点怒意显露,略一沉默之后,反而苦笑了一声,道:“只是,何必要威胁来威胁去,把局面搞的这么僵呢?”

    “我们龙族,与你们兄妹还有任何缓和局面的余地吗?”

    方行还未说话,旁边却有人阴沉沉的开了口,正是沧澜海敖三太子,敖烈。

    此人自从出现之后,便没有说过话,但他的注意力就没有离开过九头虫与龙母羽魅儿两个,眼底的杀意也从来没有褪去过半分,直到引时,才接过了话口:“吾父与一个哥哥,两个妹妹之死,都与你们兄妹脱不开干系,沧澜海十万年传承,亦被你们兄妹败坏的一干二净,我们之间的仇怨,已经不必再说出口来,狭路相逢必有一死,还有必要再提什么局面吗?”

    所有人听了敖烈的话,心间皆是一震,感觉压了一座山般沉重。

    与平时的火爆脾气相比,敖烈此时的话赫然说的异常冷静,只是,就如他所说的,龙族与九头虫一族,血海深仇都不如以形容,在这时候,确实已经不是言语能表达的了!

    若不是此时身处险境,若不是龙女尚在九头虫手中,这时候也真要拼个你死我活了吧?

    也正因此,九头虫说什么局面僵与不僵,确实有些可笑。

    “呵呵,你是老三吧?”

    九头虫转头看了他一眼,面上平静无比,一丝火气也无,微笑道:“当年你在南海失踪,我曾推洐你的行迹,却一无所获,本以为你已万无生理,倒是没想到,你竟还有出现在我面前指责的一天,本座倒是有些好奇了,当年幼妹以分神术打散你的神魂,就是为了让龙族偌大的气运凝聚你姐姐这样一个女流之身,到头来也就可以真正的斩断龙族气运……”

    说到了这里,倒是微微一顿,似想起了什么,解释道:“唔,或许你还不知道,斩杀最后一位真血龙族是非常危险的,毕竟你们龙族虽然每一世的血脉都非常稀少,但确实出现过几个了不得的大人物,他们如今就算殒落了,也会有残余的意志存在,平时斩杀一两位龙族自然没有关系,但谁若是真个断了他们的血脉,则会惊动那些残存的意志,被他们诅咒……”

    说到了这里,他叹了一声,有些好奇的看着敖烈:“那种力量我是不想沾染的,所以一直不敢真正的将你们龙族断根,只能徐徐而来,打散你的神魂,让你活着却生不如死,正是我们计划中最为重要的一环,而我也曾确认过,你的神魂确实已经打散,神仙难救,也正因此,当时才为了缓和一点儿局势,没有急着杀你……告诉我,是谁治好了你的?”

    真是歹毒啊!

    旁人听了九头虫的话,不知多少人心间腹诽。

    这九头虫也算坦荡了,如此恶毒的算计,却可以用这么平静的口吻说出来……

    龙族自太古崛起,延续十万年,不是没有道理的,凭的便是修行了人族大道之后所维系的纯净血脉,有太多的秘密藏在血脉之中,传闻那种血脉,牵系着历代真龙的残存意志,那是一种冥冥之中不可测量的强大力量,因此无论遇到什么强敌,只要有血脉存在,便可以再度复苏,而其中的秘密,也有不少人听闻过,那便是维系龙族纯正血脉的方法……

    真龙之身,将纯正的龙族血脉传世的惟一方法,便是聚一位人族女子,如此诞下的血脉,便可以延续纯正的龙族血脉,而若是与其他人妖类结合,生下的也只是一些混血四不象,甚至说,哪怕是龙族的女子与人类男子结合,生下来的后裔也是像人多过像龙,并不纯正!

    又或者说,便是两条龙结合,那也是不切实际的,因为龙类本就稀少,每一代都只有那么几个,血脉太过相近,反而无法诞生子肆,便是生了,那也只能是妖魔而已……

    当时的九头虫兄妹,真是心狠手辣,钻了老龙主追逐仙殿而死的空子,入主沧澜海,步步为营,竟将有资格传承龙族血脉的人都斩杀的差不多了,只留了一个被打散神魂的敖烈与身为女子的敖贞,用这方法,将气运都归于敖贞一身,再等到龙君逝世,便可以直接斩掉敖烈,这样一来,世间便只剩了敖贞一个真龙,但偏偏身为女流的敖贞,又是不可能诞生出真龙血脉来的,因此虽然他们没有斩杀最后一个纯血龙族,但龙族的气运也就从此断绝了!

    如此一来,他们虽然斩断了龙族的血脉,但那诅咒,却不会落在他们身上!

    当然了,九头虫与龙母没有说出来的一个方法则是,当时他们是牢牢将敖烈控制在了手里的,必要时,甚至可以驱使敖烈杀掉自己的姐姐,如此一来,诅咒也不会落到他们身上!

    这些话,九头虫自然不会说的太明白,但被人猜到的一些,已经让人齿冷。

    “居然还有这么多弯弯道道,那我可就不知道了!”

    一片沉默里,方行轻轻笑着开了口:“不过我这小舅子,却是被我在造化雷池治好的!”

    “造化雷池?”

    九头虫有些好奇的看了方行一眼,轻轻点了点头,道:“难怪了,造化雷池乃是天元意志的显化,以天意补龙魂,那确实是救得过来的,龙族果然皆是有大气运的存在……”

    “九头妖,废话少说!”

    九头虫的口吻如此平淡,敖烈却是怒火愈的旺盛,终于忍不住低声冷喝了起来:“天意教我复苏神魂,便是为了将你这龙族大仇生撕活裂,现在,我终于站在了你面前,就不要再弄那些阴谋诡计了,把我姐姐交出来,我便在这星空之中,与你决一死战……”

    轰!轰!轰!

    在他说话之时,隐有可怖雷意从他身上显化,竟似引动了某种星空之中的存在,远远的,便似有有些若有若无的雷声隐隐传来,没得让人心惊,便好像轰隆隆自心间划过……

    真龙之威,可怖如厮,竟似能引动星空中的某种意志!

    然而面对敖烈的挑战,九头虫却低着头,淡淡说道:“你还没有与我决一死战的资格……”

    “你……”

    敖烈大怒,陡然间身上雷意大盛,便要向着九头虫扑去。

    “别急着动手,你姐姐还在他手里呢!”

    但也就在敖烈出手之前,方行却一步走了上来,拦在了他面前,苦笑了一声,道:“况且如果真要说现在谁该为你们龙族讨回这个旧债的话,那个人也不应该是你……”

    敖烈性子不怎么好,但这一路走来,对方行却极是信任,再加上听他提及了龙女,也不仅暗暗咬牙,只能强忍了下来,只是听到了方行后的话后,却也忍不住转头看了他一眼。

    方行并不看他,只是举步向前迈出了一步,苦笑道:“仔细想想,这个人该是我!”

    “嗯?”

    听到了这句话人,都有些震惊的将目光向方行投了过来。

    敖烈与方行的关系那自不必说,方行与龙族的关系也是公认的亲近,但如今敖烈毕竟是代表龙族在向九头虫讨还公道,方行帮忙大家可以理解,但他的话却让人有些迷惑了……

    “你若想讨回龙女,我借她入了仙界之后,自会还你!”

    九头虫亦有些好奇的将目光向着方行看了过来:“但你真的确定要因为龙族的事情,便要与我不死不休么?修行之人,修身逆天而行,但做事却要讲究个名正言顺,你与我之间并无仇怨,而且龙族并未绝种,你一个外人却要越俎代疱,与我为敌,不怕乱了气运么?”

    这话里的意思,已是在暗藏陷阱,隐隐指责方行多事,替龙族出头,撩拔敖烈的骄傲之意与怒火,方行本来可以不答,但为了使敖烈定心,却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笑了起来,道:“说真的,我这人不喜欢打架,尤其是厉害的人,但这一次,却不能不打呀,你都没有觉得咱们俩根本就是命里犯冲么?……你看看,你要斩断龙族最后的气运,但偏偏最后一个能够传承龙族血脉的人被我救了,你的妹妹嫁给了龙君,所以你是龙君的大舅子,而龙女是我媳妇,所以这一代的龙君又是我的小舅子,你抓了我媳妇作肉票,我又拿你妹妹威胁着你……”

    他说着,自己都忍不住挠了挠头,苦笑道:“你说咱们俩这算不算传说中的宿敌?”

    这一番话说的九头虫都有些呆了,半晌才苦笑了一声道:“貌似有些道理!”

    方行深深叹了口气,正色道:“所以这一次我是非得出头不可了,能不打的架一定不打,该打的也一定不躲,事情赶到这里了,不出头都难,你就痛快把我媳妇交出来吧,我也不为难你的妹妹和那些杂种小辈,就咱们两个痛快斗上一场,既分胜负,也分生死,如何?”

    敖烈一听这话都有些急了,忙道:“那我呢?”

    方行转身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听话,你明显更适合去多生几个孩子……”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