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夫人,你在哪里?

掠天记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夫人,你在哪里?

    场间的气氛有些凝重,虽然早知方行会帮敖烈等人,但在如今听到了他亲口说要接过龙族的恩怨,背在自己身上,决定要与九头虫来一场既分胜负又分生死的恶战时,场间人还是忍不住心间起了层层波澜,修行之人争命,惜命,逆天修身,顺天行事,向来都不愿把太多的因果恩怨加持于己身,像这样的情况,恐怕稍有些头脑的修行者,都会在尽到了自己的一份力之后,便先独善其身,尤其不会强行争些因果,而方行,在诸人心间,又是一个远比其他人更狡猾更奸诈些的人,也正因此,当他居然毫不客气的揽过因果时,就更让人意外了!

    尤其是,诸人还真个发现,方行的话,还真个透着股子不顾一切的狠劲儿!

    就连龙母等人,也不得不承认,凭方行如今的实力,若要杀她们,可谓易如反掌!

    九头虫便是就在身边,也护不住她们!

    九头虫握着方行与敖烈的命脉,而现在的他们,便是九头虫的命脉……

    “呵呵,从来我虽然早就听说过你,但却从未将你当成我的对手过,可如今听你这么一说,我还真个感觉,或许你我冥冥之中,还真就是那有着宿命注定的对手也说不定……”

    九头虫缓缓的笑了起来,满是皱纹包裹的眼睛里,露出了些许笑意,而后点了点头,轻声道:“不过看看你做的事,从天元一路追到了这里,从当时在天元时才不过初初渡劫的小蚂蚁,成长到了如今连我都有些看不破虚实的程度,本座也不得不承认,你还真是有资格做我对手的啊……你的提议也不错,只是本座倒想问问,恩怨重要呢还是活命重要?”

    “当然是杀你更重要……”

    敖烈早忍不住,低吼一声,森然急喝。

    “胡说!”

    方行瞪了他一眼,看着九头虫道:“当然是先活命再讲恩怨了!”

    敖烈有些郁闷的看了方行一眼,心想他怎么老是不配合自己呢?

    九头虫则是笑的更轻松了些,点头道:“本座与你的想法差不多,无论何种恩怨,总要先活下来再说,而这,也正是我在这里等了你们七年,而且在发现你们误入了碑海之后,非但没有落井下石袭杀你们,甚至还把你们救了出来,不惜以九灵大还丹帮你们辽伤的原因!”

    “你早就认出了我?”

    方行微怔,眯着眼睛向九头虫看了过去。

    九头虫微微一笑,道:“见面时只是怀疑,但你讹诈我那九灵丹时,还认不出来么?”

    方行心里更疑了,皱眉道:“那你还把丹给我?”

    他倒是有些相信九头虫的话了,此老从一出现,直到后来听别人说出了自己的身份之后,神色便没有变过半分,看起来,倒像是他早就知道了一切,只是不动声色而已……

    “给你丹,是因为我确实要帮你们的同伴辽伤!”

    九头虫微微一顿,又道:“因为我等了七年,也终于有了可以帮我的人……”

    “帮你?”

    这回所有人都懵了一下,有些不知所已的看向了九头虫。

    刚刚还要不死不休的啊,他现在倒坦坦荡荡的说了什么要人帮他?

    “唉,我不如你们幸运,并不知道那仙镜之下藏有无量之门,只得一路横渡星空来此,直到这龙族仙路尽头,却未想竟被这第三关内的碑海所阻,已经被困七年之久了,从那时起,我就一直盼着你们来此,倒是苍天不负,枯守七年,终于确定,我并没有白等了……”

    九头虫声音很是平和,满是皱纹的眼角,竟浮现了真正的笑意。

    “原来是被龙族仙路上的第三关给拦下了……”

    所有人心里皆恍然,转头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碑海,他们也早就猜到,这碑海定然与龙族在仙路之上布下的难关有关,而且作为最后一关,也定然不好对付,但饶是如此,也没想到这第三关竟这么厉害,九头虫这等人物,也算手眼通天了,竟然被此关困了足足七年!

    “你还想着让我们帮你破掉我龙族仙路上的第三关?痴心妄想!”

    敖烈听了那九头虫的话,已然恨的牙痒。

    便是其他人听了,也倍觉荒唐,感觉这九头虫实在有些异想天开!

    可九头虫显然早就修炼得道心无瑕,若说是厚颜无耻,听了敖烈的话,只是平静笑道:“没有什么痴心妄想,只有不得不为而已……我用了七天时间过不得此关,便只能等着你们到来,在那时候,我甚至还不如敖贞那个丫头,倒是她对方小友道更有信心,说他一定会来,而你们来了之后,与我也是不得不决一死战,因为龙族的恩怨压在头顶,没有回还余地!”

    他说起话来,声音平静的可怕,就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一般:“但如果过不了这第三关,我便不会同意与你一战,你若强行动手,我便先杀了龙女,再一个个的杀你身那些人,你固然可以杀我幼妹,灭我子侄,但我相信,你身边那些人在我手下也剩不下几个,结果很有可能便是你我二人在这枯寂星空之中死战一场,败者身亡,胜者也只能永孤伶伶困在这里!”

    “……而最好的办法,无疑便是咱们先联手,破开这龙族第三关,通过这条仙路,届时本座答应你,会放了龙女,摒弃一切其他人的影响,便由我们兄妹二人,与你们三人一场大战,为这桩恩怨了一份因果,呵呵,方小友,你觉得这个提议,合不合你的意呢?”

    “这种事,怎么可能……”

    敖烈心间烦躁异常,但又有些说不出来话来,不知如何辩驳。

    甚至连鹿叟等人,都已经忍不住暗暗点头,觉得如今这局面,怕是没第条路好选了。

    倒是那些杂血的龙子龙孙,脸上则有不忿之意,显然是不愿龙后帮九头虫。

    但龙母神情憔悴,良久之后,也只能轻叹了一声。

    “你究竟是怎么困在这里的?”

    方行歪着脑袋想了想,索性直接问出了口。

    “因为我实力不足!”

    九头虫回答的很快,也很坦荡,像是巴不得方行早来问这个问题了:“此域的石碑,还是从里面飘出来的,我们还没有进入真正的碑海,而这龙族仙路的第三道难关,便是此山之后的无尽碑海,有着青、红、白、金、紫五色石碑,密密麻麻,无穷无尽,整片碑海横亘星空,纵深不下十万里,每块石碑皆蕴无上神威,且一色一境,愈来愈强,根本难以应付,老夫这七年来,已先后入那碑海一十三次,回回都是无功而返,根本无法深入,反倒折损了不少寿元,我想你们帮我的,便是参悟一下,究竟如何才能渡过这片碑海,抵达仙路彼岸!”

    “石碑密布,纵深十万里?”

    鹿叟等人听了,也忍不住咂舌,脸色都变了。

    这一片石碑,只是青红之色,便已经如此厉害,方向难辨,寸步难行,那里面纵深十万里的碑海之中,又该有多强的石碑,多难闯的路径啊,这怎么有可能闯得过去呢?

    倒是太虚宝宝,在这时候正满不在乎的拿胖胖的小手挖着鼻孔,像是早就知道了!

    “也罢,我们商量一下,有结果了与你分享下也无防!”

    方行瞥了一眼太虚宝宝,转头向九头虫道:“但决定这一切之前,你是不是该表示一下?”

    九头虫心间早有计议,也不怕方行等人不答应,显得很是淡定,但在听了方行的这句话之后,也是忍不住微微一怔,道:“九灵大还丹都给了你们辽伤,还要我表示什么?”

    像是怕方行误会,又跟着解释了一句:“不过你们破解此关之时,不管有什么所需,尽可开口,本座赶来此地之时,得了些许造化,皆是龙族先辈所留,你们若有需要,尽可拿去,破解此关之时,有什么需要本座帮忙的,也尽管开口,一切恩怨,皆在过了此关之后再讲!”

    方行撇了撇嘴,心想这九头虫看样子真是憋坏了。

    也是,一个一心想要成仙的人,明知彼岸便是仙界,偏偏被困若许年,也实在难受!

    “那些东西我们自然是要的,不过更重要的……”

    方行叹息着开了口,而后指着九头虫怒骂:“我媳妇呢,你好歹带过来见见啊!”

    “额,呵呵,倒是老夫疏乎了……”

    九头虫自嘲一笑,而后大袖轻摆,道:“你们跟我来吧!”

    说着,便径直转身,向着这座星空之中的大山另一端走了过去。

    方行急急跟在了后面,敖烈也一言不发,紧紧跟了上来。

    这一座大山,虽然以山相称,但实际上,它座落于星空之间,却和一颗大星也似,只是整体形状被人炼过,呈一座大山之形而已,虽然极为庞大,但以场间这些人的修行,走的却也极快,半个时辰左右,便已绕到了山后,很快就看到,前方赫然有一座巨大的宫阀,一半依着此山,一边漂在星空之中,周身神光萦绕,道道阵法如云,正是沧澜海龙宫……

    “大姐就在里面?”

    敖烈忍不住激动了起来,本来跑的很快,但脚步却忍不住慢了下来。

    “终于找着了!”

    方行则是一阵激动,略略一想,便扯散了头发,撕了法衣,又往脸上抹了点山灰,以法力逼红了眼睛,作出了一副狼狈辛苦模样,“嗷”一声叫,然后大哭着冲了上去……

    “夫人……夫人你在哪里?”(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