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我也不知道

掠天记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我也不知道

    “你……你来了?”

    却在方行的声音传进了龙宫之后,那偌大而清冷破败的宫殿里,也有一个有些激动的声音响了起来,半晌之后,却只见那龙宫下的残垣廊住下方的门户里,赫然便有一抹动人心魄的白影晃动,却是一个身穿白色长裙的女子急急飘了出来,一见到她,方行的心脏便猛烈跳动了一下,只见那女子身材高挑,气质清冷,一出现在星空之中,连群星都亮了几分,只是与记忆里相比,容颜有些憔悴,却不是方行朝思暮想的龙族长公主敖贞又是谁?

    “哈哈哈哈,夫人,实在是想死我了……”

    方行一呆之后,旋及大笑,只是九头虫在侧,却无法上前,只能虚抱了一下,聊表安慰。

    但龙女却没有看向他,目光在他面上一扫,还未说话,便已经看到了他身边的敖烈,眼神一惊,旋及亮了起来,死死的落在了敖烈身上,脸上的神情又是惊讶,又是激动,眼眶都已经红了,颤声道:“小弟,原来你真的没死,而且治好了伤,现在竟然到这星空来救我了……谢天谢地,谢天谢地,果是老天佑我龙族,父王当年对我说的话真是没错……”

    “姐姐,这几年你受苦了,都怪我没用!”

    敖烈眼眶也已红了,声音嘶哑,半晌只说了这么一句,便已经说不下去了。

    然后他便狠狠的看向了九头虫:“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出来!”

    “好,好,好,姐姐信你,你是真龙,是这一代的龙君啊,你当然能救我……”

    敖烈倚在了廊柱上,与幼弟重逢,悲喜交夹,像是让她连一丝力气都提不起来了。

    她们兄妹自当年南海一别,直至如今才重逢,期间多少酸楚往事,却不足为外人道了。

    面对着这兄妹重逢的画面,别人或是唏嘘,或是冷笑,或是感慨,倒惟是方行感觉有些尴尬,好像被这兄妹忽略了,又不打好打断她们兄妹的重逢,只好等她们说完了话,才终于忍不住提起了声音叫道:“夫人,夫人,大媳妇,快看这里,你男人我来接你来啦……”

    “唰!”

    他不喊这一嗓子还好,一喊起来,龙女的目光忽然间如剑一般朝他看了过来。

    本来还是一副因为见到了敖烈而激动万分的神色,在向他看了过来时,却已如寒霜一般,直吓的方行心里咯噔一声,脸上堆出来的笑脸都僵住了:“你这浑蛋怎么才来?”

    “额……路上有事耽搁了……”

    心里有些没底,但也只好竭力的解释,一脸的无辜又无奈状。

    “是我重要还是你那些破事重要?”

    龙女站直了身,以手掐腰,横眉训骂:“你就不怕我被别人吃了吗?”

    方行的气焰被龙女这一发威压的更抬不起头来,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一下,沉沉叹了口气,语调酸楚的道:“媳妇你是不知道啊,当时我一听说你被人抓了,不知道有多担心,不顾自己的危险,强行打破了神庭的束缚,甚至不惜挑起了净土与神庭的战征,也要快些到沧澜海去救你,结果一看,这九头虫居然跑了,你猜怎么着?我立马逮了小舅子冲到星空来……”

    这一阵子唾沫横飞,就要把自己这一路上追媳妇的事情添油加醋说一遍,却冷不防旁边敖烈忽然冷笑了一声,道:“大姐,不必信他的,当初我见他时,他正坐在沧澜海下哭呢,哪里知道救人的事情,还是我要救人,他才死皮赖脸跟了上来的,这一路上也没见他表现的有多急,倒是找宝贝抢造化挺积极的,你都不知道,咱们仙路上的造化快被他抢光了……”

    这一番话把个龙女听的又是横眉竖目,方行也直接呆了。

    “我把你个死泥鳅烂长虫,居然敢告我的黑状……”

    方行一呆之后,旋及大怒,飞起一脚就朝着敖烈身上踹上了过去。

    “我当然得向着我姐……”

    敖烈不敢还手,一边向旁边躲一边叫道。

    “打死他,打死这死泥鳅烂长虫,刚才有了危险,他都不想着保护我……”

    太虚宝宝也不知道从哪里跳了出来,上窜下跳的在那里加油叫好。

    龙女一看到太虚宝宝更是急了:“你这个王八蛋和别人都有孩子了,还带入星空?”

    “唉?嘿嘿嘿嘿……”

    太虚宝宝听了也是一愣,然后傻乐起来,也不解释。

    龙女一见这模样更信了,简直两眼喷火的看着方行,白嫩的拳头紧紧捏着。

    “那不是我生的儿子啊……”

    方行只能放弃了追杀敖烈,委曲的回头解释。

    “胡说,除了你谁能生出这样鬼灵精怪的儿子来?”

    龙女根本不信,只是恨的咬牙指责。

    “唉,这位美女我看在你是长辈的份上跟你说,你要敢骂我我可还嘴告诉你……”

    太虚宝宝一听也不乐意了,两只小手掐着腰冲龙女骂:“说谁鬼灵精怪呢你?”

    “妈的,你敢对师娘无礼?”

    方行缓过了神来,一脚抽在了太虚宝宝的屁股上,像个球一样的踢了出去。

    “哇,浑球王八蛋杀千刀的师傅,亏我还帮着你吵架……”

    太虚宝宝痛的大叫,声音愈来愈远。

    场间局面实在是乱的可以了,简直都已经无法控制。

    不论是围观的鹿叟等人,还是龙母羽魅儿及那杂血的龙子龙孙们,都一个个的神情古怪,兴灾乐祸的看着这一通乱,倒是那些论道者在内心对方行敬若神明,却不敢看他的笑话,一个个的别过了脑袋,但偶尔也忍不住回头看看,实在是这一副画面太过热闹了些……

    倒是没人注意到,在这混乱的局面里,方行与敖烈,都在慢慢的逼近龙宫。

    “臭泥鳅你别跑,挑拔我和你姐之间的关系,我看你还要不要活……”

    大骂之中,方行追着敖烈暴打,已经距离龙宫愈来愈近。

    而在他心里,也已经暗暗的计算了起来,袖里乾坤的神通已经准备好了……

    但也就在此时,忽听得旁边“轰”的一声,一道如山般的黑影陡然拦在了他们面前。

    九头虫一直便在他们面前,也不说话,只是冷眼看着他们吵架,但也就在方行几人似有意似无意,愈吵离的龙宫愈近时,它却陡然间欺近身来,拦在了方行的身前,身形愈变愈大,赫然化作了一个肉身狰狞,九头一尾的黑色怪物来,比起这龙宫都小不到哪里去,中间一颗脑袋似笑非笑的看了方行一眼,便飞跃了起来,浑如星空巨兽一般,缓缓落在了那龙宫之上,九颗脑袋看向了九个方向,将整个龙宫都按在了爪下,目光森森然,看在了方行的脸上……

    本打算趁其不意欺近过去,将龙女收进识界的方行也不得不停了下来,目光深沉。

    此时的九头虫,便像是一条懒洋洋的恶龙,守住了一方城堡,嘲弄的看着方行……

    “这种把戏就不要玩了,我答应让你一见,如今你已经见过了!”

    “看什么看,没见过一家子吵架啊?”

    方行面对九头虫嘲弄的眼神,也知道他看破了自己的用意,嘴上却不服输的骂了句。

    九头虫并不回答,甚至还懒洋洋的闭上了眼睛。

    方行便也不再靠近了,转头看了龙女一眼,沉声喝道:“等着,我来救你!”

    龙女也收起了面上的忿怒之色,淡淡道:“我一直在等,也一直相信你会来……”

    说着,她抬头看了一眼九头虫,冷笑了一声,道:“这七年来,它屡次破关失败,暴躁如狂,若不是我告诉他,你一定会来,你一定在路上,恐怕他早就等不下去了吧……”

    “不会等太久了!”

    方行挥了挥手,又深深的看了龙女一眼,然后转身就走。

    龙女依在廊住上,望着方行的背影,很久之后,才静静的笑了,低声道:“我知道!”

    ……

    ……

    “你……去哪?”

    见方行说走就走,敖烈却是呆了一呆,急急赶上来追问。

    “当然是去破了这第三关,然后宰了九头虫,然后接你姐姐过来了!”

    方行回答的言简意赅,好像所有的事情都是会顺理成章发生一般。

    “你真要听那九头虫的话?”

    敖烈眉头皱了起来,若真这么做了,岂不是一切皆如了那九头虫的意?

    “那厮是个聪明人,又狡诈又聪明,必要的时候还有点不要脸……”

    方行停下了脚步,正色对敖烈说着,然后指了一下自己的鼻子:“就像我一样!”

    敖烈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沉默了半晌才道:“确实有点像!”

    方行低低的笑了一声,回头看了九头虫一眼,缓缓说道:“那你知道怎么对付我吗?”

    敖烈简直被方行的古怪问题折磨的发狂,摇头道:“你鬼心思那么多,谁能知道?”

    方行的神情凝重了起来,面色沉如山,神情阴似海,敖烈下意识竖起了耳朵,却是想听听他究竟会说出个什么样惊世骇俗的答案来,这个答案一定是无数人梦魅以求的……

    可它万万没想到,方行蕴酿了半晌,忽然嘿嘿一笑:“我也不知道,所以就先听他的吧!”(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