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先辈之路

掠天记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先辈之路

    九头虫的催促,使得方行等人也愈发着实了起来,但对于这第三关,确实没有什么头绪,便如鹿叟此前所言,再大再复杂的阵法,总是有迹可循,有破解的希望,但偏偏像这片碑海一般,杂乱无章的排布,最是让人头疼,因为它本来就没有规律,也自然难以找到什么规律来利用,那对于如今的他们来说,摆在眼前的,却像是除了硬打过去之外别无良策了,但可悲的是,九头虫的经历又明白的告诉了他们,硬打过去是行不通的,否则他也不会被困七年!

    以前为这个问题头疼的人是九头虫,而现在,九头虫把问题抛给了他们。

    “他若敢动我媳妇一根汗毛,我就弄死他妹妹,再弄死所有流着九头虫血脉的杂种……”

    方行一拳砸到了山上,崩碎大片的山石,眼神前所未有的阴冷!

    阴冷之中,又夹杂着深深的懊恼……

    这时候的他,连续想了三天,都未能想出这第三关的破解之道,心里几乎绝望了,甚至已经连那些龙族的先辈们都恨上了,要不是那群老王八蛋死泥鳅臭长虫的想出这么多怪点子来为难后辈,他现在也不用在这里伤神,身为龙族后裔的龙女也不会被人如此威胁了吧?

    妈的那群老泥鳅,活该他们绝种!

    “此时怒气使不得,便是要战,也要从长计议!”

    鹿叟看出了方行心间的懊恼,低声劝道,生怕他意气用事。

    “对啊……”

    文先生也跟着开了口,苦笑道:“况且也不单是为了帮那九头虫,我们自己不也一样要闯此关么?现在就算斩了那九头虫,又于事何补呢?若是我们找不到破开此关的办法,恐怕我们也要像他一样永远困在这里了吧,毕竟我们的资源,怕也支撑不了太长时间了……”

    方行愤愤的不说话,这道理他何偿不知道,只是解不出个答案,心里极其憋闷!

    也就在一片笼罩着阴暗的沉默里,这几天来,说话甚少的敖烈忽然间抬起了头,大眼睛里也闪烁着一抹不确定的光芒,仿佛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道:“或许,我知道怎么过关……”

    “唰……”

    他这一句话像是一道闪电划过天际,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他看了过来。

    方行甚至有些激动的拉住了他的胳膊:“快说啊!”

    “我也不是很确定……”

    敖烈吞了口口水,又沉吟了稍许,才缓缓开口道:“此前你们都猜测,这一条我龙族先辈留下来的仙路上面,布满了重重考验,既有问胆,又有问心,一步一玄机,一路一劫难,因此推测,这第三关也必然是一道难关,定然有破解之法,可是……我这几天却一直在想一个疑问,我们龙族的先辈,留下了这条仙路,真的只是为了考验我们这些后辈子孙吗?”

    这一番话说的有些没头没尾,云里雾里,但见他说的认真,所有人都认真听了起来。

    敖烈顿了一顿,又道:“我亦是龙族,不敢说已经企及了先辈们的境界与高度,但猜测一下他们的想法还是可以的,我们龙族讲究无惧无畏,勇猛直前,并无太多花花肠子可讲,若是我有偌大造化,想要留给后辈,是不会设下太多的难关去为难他的,当然了,也不会直接给他,因为他若没有道心与根基,造化给了他,恐怕也是福非祸,所以,我更有可能做的,便是告诉那个后辈,当年我为了夺得这些造化,经历了什么,让他知道造化来之不易……”

    听到了这里时,周围诸人,目光已经隐隐亮了起来,仿佛意识到了什么。

    “继续说!”

    方行也是眼睛微微亮,急急催促着。

    敖烈见自己的想法竟得到了方行认可,也自是兴奋,轻轻一点头,续道:“所以,我从这个念头开始设想,有没有可能其实是我们会错了他们的意?他们留下了这一条仙路,又设下了三大关卡,其实这关卡最重要的意义,并不是为了考验,也不是为了为难,而是想要告诉我们,当年他们的经历,并让我们在某种程度上,也体会一下他们曾经有过的感受呢?”

    “便如那第一关,闯无尽星海,又在看似凶险万分的幽土之中获得造化,会不会是他们本来就在闯入星空的时候,遇到过这样的危险,自认为万无幸理之际,却莫名的得到了新的机缘呢?这是很有可能的,因为天元并无幽土,龙族先辈们根本不可能修炼成混沌龙息,而这门神通却被誉为我龙族最强神通,可见他们其实是在步入了星空之后才参悟出来的……”

    “他们曾经有过这种死里求活的经历,所以也让我们感受一下?”

    文先生皱着眉头,试探着问道:“那第二关可是幻象啊,他们如何经历了幻象?”

    敖烈这一次回答的很快:“那些幻象,或许便是预示着他们曾经经历的心魔……”

    “心魔?”

    诸人皆喃喃念诵,心思都因他的话提了起来。

    “不错,正是他们在仙路上经历的心魔……”

    敖烈沉声说道:“要知道,他们当初踏入星空,可是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啊,无论是龙也好,仙也好,当初离开天元,都是被迫无奈的,他们是被放逐的一批人,根本不知道离开了生机勃勃的天元之后,在这死寂一片的星空之中该往何处去,那等凄苦,那等孤寂,又该如何忍受?当初离开了星海之后,我们三人错过了无量之门,也在仙路之中横渡,没想到一渡便是三十年,那滋味是何等的寂寞啊,姐夫因为无聊,把准备吃的猪都养成大妖了……”

    “胡说,师尊养我们是当宠物,不是用来吃的……”

    这话一说出来,那群肥猪弟子都不乐意了,朝着敖烈怒目而视。

    “好好好,宠物也罢……”

    敖烈心情出奇的好,竟没有和这些家伙吵嘴,而是摆了摆手,继续说了下去:“要知道我们当时毕竟是三人相伴,而且知道前方有仙界,有目标,有方向,只要走下去便会有结果的啊,但当初的先辈们呢,他们第一次走在这仙路上时,又哪里会知道前方有什么东西?摆在他们面前的,尽是未知,我们的路,尚有尽头,他们的路,却不知道有没有尽头,在那等清冷孤寂的环境里,便是仙人,便是曾经强大无比的先辈龙祖们,又怎么可能不生心魔?”

    说到了这里,所有人都已经明白了敖烈所说的“心魔”是何物……

    “是啊,面对着无穷的未知,面对着不知何处是尽头的路,谁又能始终道心无垢?”

    想想一群被放逐星空,失了乡园的修士,在这无尽的星空之中漫步,面对着一颗又一颗荒凉冷漠没有丝毫生机的大星,他们又怎么可能不生出悔意,想要调头回去?

    别说会有心魔,怕是被逼疯的都有吧……

    但还是有人坚持下来了,走到了这条未知之路的尽头,开创了大仙界的辉煌……

    为了让后辈们理解他们那时的心情,只是布下几个幻象的话,那实在是太手下留情了!

    “那如果说,龙族先辈想要诉说的,先是他们在闯荡星空时面临的凶险与造化,二是他们经历的重重心魔幻象的话,这仙路的最后一关,最重要的一关,又想告诉我们什么呢?”

    鹿叟声音低低的问了出来,然后所有人都有所触动,沉默了下来。

    每一个人的目光,都向下方看了过去,看向了那无尽的碑海,眼底似有某种感触。

    “那自然……就是他们的敌人了!”

    敖烈也沉默了很久,然后才轻轻的开了口,仿佛怕惊动了某些亡魂。

    一时没有人回答,但每个人都知道他说的不错。

    因为在没想到这一点时,那石碑便是石碑,但如今看去,却愈发感觉,石碑竟像墓碑!

    想来亦是合理!

    当初闯仙路的先辈们,在星空之中经历的又何止凶险与内心的煎熬?

    星空之中,更是有着太多与天元生灵不同的存在,不同的生灵,与他们征战,争夺资源,那些仙辈们,也是击败了无数的敌人,才最终夺下了大仙界,创下了万世仙基的啊……

    若非如此,那三千神族尽为仆,又是怎么来的?

    “如此说来,我们在这仙路上确实并非闯关,而是在重新走一遍龙族先辈们走过的路,经历一遍他们闯星空时的感受,体会他们在绝境之中获得造化的喜悦,也领教一下他们在漫漫星空之中的凄苦与绝望,学他们战胜心魔,炼一颗面临死境也永不退缩的无垢道心……”

    敖烈声音微沉,轻轻的说着:“……最后一步,便是看看他们曾经战胜过的敌人!”

    鹿叟沉沉的吁了口气:“若这样说来,那这最后一关,岂不是……”

    “嘿嘿……你说的很好,破解了这最后一关的秘密!”

    方行忽然沉沉笑了起来,拍了一下敖烈的肩膀,然后便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

    再看星海之时,眼神已经显得无比的坚定与狂暴。

    “自然是要硬闯过去了,没有捷径可走……”

    “便像曾经的众仙与龙族先辈,面对敌人的时候,他们也没有捷径可走……”(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