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只能活一个

掠天记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只能活一个

    听闻九头虫提及了天元时的一件旧事,而且他也曾经参与其中,龙女等人却皆是大吃一惊,盖因那件事当时闹起的风波太大了,不知多少大道统、大传承的道主一列被困其中,从此失踪,引发了一系列难以言喻的巨大影响,甚至牵连了扶摇宫、灵山寺、沧澜海龙宫这等秘地,又岂可称等闲?而最关键的,则是谁也没想过,九头虫居然也是当时追逐仙殿的一员,而且他还是当时那一件大事里惟一的活口吧,毕竟这件事太过隐秘,连天元都无人知晓!

    “不可能,不可能的……你当时既能活着出来,他肯定也能!”

    龙女神情也凝重了起来,她咬着牙,冷眼看着九头虫。

    在这一句话里,她表露出了对方行无比强烈的信心……

    哪怕那青灯门户里再过凶险,她也相信方行能逃出来……

    毕竟哪怕是曾经那失落的仙殿,都有九头虫这样一个人逃了出来!

    既然九头虫可以,那方行也一定可以!

    因为在她心里,方行一直都比九头虫要强……

    “你不懂得……”

    九头虫望着龙女那坚定的表情,却忽然间笑了起来:“你不懂当时我为了逃出来,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又经历了怎样的恶战啊,呵呵,当时可以说,逃出来的希望最小的就是我啊,我都感觉自己太过幸运了,因为那灵山寺的老和尚太过假仁假义,不肯全力出手杀生,也因为扶摇宫的大司徒太过骄傲,不肯与老龙君联手,更因为老龙君受到了别人的偷袭……”

    他说着,那一张皱纹满满的脸上,竟尔露出了一抹年青人般的激动之色:“正因为种种的巧合,所以他们两败俱伤了,所以最不可能出来的我,活着离开了那座仙殿,而他们……呵呵,都是当时的天元除九圣之外,实力最强大的存在,却一个个,皆成了跪尸……”

    说到了这里时,他眼底忽然涌出了浓烈的讥嘲之意,看向了龙女。

    “现在,你还认为他一定能活着出来么?”

    “哦,呵呵……他确实是有希望出来的,只要他能够帮助仙殿杀掉其他的冒犯者!”

    一边声音低低的说着,他一边笑了起来:“但如果他那样做了,他还是你认识的他么?”

    “这……这怎么可能……”

    龙女脸色忽然间犯白,声音颤抖,内心也不由得恐慌了。

    说白了,此前她喝斥自己的弟弟敖烈,让他跟着方行进入那青灯门户,原因除了她所说的敖烈乃是龙君,不可亏了道义之外,更重要的原因,便是她明白当时那种情况下,敖烈若与九头虫较量,必死无疑,而且她也确信,能够对付九头虫的,只有自己的夫君方行!

    因此她让敖烈去救方行出来,其实是为了护住敖烈!

    对于方行,她很有信心……

    若是敖烈与九头虫相拼的话,那么龙族没有一分成功的可能,但如果是将这一切都赌在方行身上的话,那么她相信,无论是多么绝望的情况下,成功的可能性都能达到三成!

    但在这时候,听了九头虫的话,她那一口气,也有些松泄了!

    自己做的,究竟是对是错?

    她没有想到,这仙殿里面,竟然是这样一种模样。

    九头虫虽未明说,但话里的意思她已经听明白了,误闯仙殿之后,原来是这样一种下场,那就是所有的冒犯者,都要彼此杀戮,最终只能活下来一个,当年的九头虫,便是因为撞了大运,在一群强者彼此杀戮,两败俱伤之后,才成为了惟一的幸存者,活着逃了出来,而他隐瞒了这个秘密的原因也就非常明显了,他根本就不敢说出来自己当时都做过些什么……

    而如今,方行与敖烈等人,赫然也面临了这样的局面!

    如果,方行非要杀掉其他人才能活着出来的话,那自己的弟弟岂不是……

    龙女心底,忽然涌出了一阵悲凉!

    她确实的发现了,九头虫的话说的没错,那座青灯门户,本身便是一方绝地!

    只有绝情绝义绝性之辈,才有可能从里面出来!

    但她所知道的,方行不是,她的弟弟也不是……

    那么他们,又怎么可能出得来?

    ……

    ……

    “这一类的传承之地,我……曾经见过!”

    此时太虚之域内的方行,在听太虚宝宝说过了此传承之地的特点之后,却也略略的怔了一下,而后忽然间灵机一动,想起了自己曾经见过的某个存在,眉头忍不住沉沉的皱了起来!

    “这可是仙人王的传承,你怎么可能见过?”

    太虚宝宝听了,却是大吃一惊,颇有几分狐疑的看向了方行。

    “确实见过的,而且还在里面走了一遭儿,坑了点东西,然后逃了出来……”

    方行却是一边打量周围的环境,一边沉沉开了口,愈来愈确定了。

    “你还曾经进去过?”

    太虚宝宝更懵了,望着方行的眼神无比的古怪。

    “那当然了,进去了不只一趟呢……”

    方行莫名感觉有些得意,瞟了仿佛见了鬼一样的太虚宝宝。

    “没道啊……”

    太虚宝宝急了眼,过了半晌,才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你当时什么修为?”

    方行一听这话就更得意了:“告诉你我当时可厉害了,足足有灵动八重的修为呢……”

    “灵动境,那是什么鬼?”

    太虚宝宝怔了一下,居然不知道灵动境是什么意思。

    “这你都不懂,就是筑基之前,开始吐纳灵气的时候……”

    方行解释了一下,太虚宝宝才恍然大悟:“也就是说那时候,你连元婴也没有?这就是了,这等传承,不到元婴,不可能引动他的反应的,对于它来说,连元婴都不到的你,估计也就只算只小蚂蚁罢了,不过就算那传承之内的遗志注意不到你,但肯定也有其他的禁制的,你能活着进去还活蹦乱跳的出来,也真算是奇事一件了,只可惜,对现在没什么帮助啊……”

    “确实有其他的禁制,那阴禁鬼奴很厉害呢……”

    方行嘀咕了一句,也不怎么在意,转头向周围看去:“不过真是死局么?不见得啊!”

    “如何不见得,你马上就知道了……”

    太虚宝宝带着一种绝望般的表情,转头向那仙台之上看去。

    “尊主……”

    “方师兄,你有没事?”

    却也就在方行有些沉吟的向那仙台看了过去之后,忽听得背后有人叫喊,转头一看,却是略略一怔,赫然看到那一块一块残缺的大陆上,正有十数道人影赶了过来,一看之下,便已然明白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心里倒有些感动,笑骂道:“你们怎么都来了?”

    那些来人,赫然便是追随于他的论道者以及鹿叟等人了,方行倒是没想到,这些人竟会跟着自己进入青灯门户,很明显,他们是放心不下自己,进入此间来帮忙的了。

    “你被勾进了这诡异所在,凶吉不定,我们又怎放心得下?”

    鹿叟快速赶来,沉声开口,倒让方行心底微暖。

    “完蛋了,这回估计更麻烦了……”

    太虚宝宝却喃喃自语,表情古怪,活像是见了鬼一般。

    “太虚门开,有缘者入……”

    “择其善者,传吾大道……”

    那缥缈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与此同时,道台之上,赫然有缕缕仙气凝聚,却化作了一个身披白色道袍的中年男子模样,那声音正是从他口中传出来的,看起来,他虽只是虚影,身上却带着一种难以捉摸的道蕴,异常浑厚,随着声音响起,自他身上,却已经分出了数道仙光,一点一点缠绕在了场间诸人身上,而后消失不见,种种一切,端得难言之神奇……

    与此同时,一抹道痕也就印在了方行等人的心底,蕴含了大量的信息。

    “既入此门,则有望获吾之传承……”

    “既窥吾道,则身魂皆随吾意处之……”

    “吾之道法,可惊天地,可荡乾坤,非有缘者、有心者、有能者不传……”

    “传承吾道,便可以太虚徒之名行走寰宇,未传吾道者,则永为虚奴,待吾子现世……”

    “大道五十,可遁其一,吾心随天地,冒犯天威者亦可留其一……”

    种种诡异至极的话荡在了方行的心海,一时使得方行的脸色变得愈来愈难看了起来。

    就连闯进了这里来的鹿叟、文先生、论道者等人,脸色也皆变了。

    他们显然也没想到这门户里竟会有这样的诡异规矩,一个个神情皆是大惊……

    方行沉默半晌之后,已经忍不住了,忽然大声道:“什么破规矩,你这完全不讲道理啊?”

    太虚宝宝则似哭似笑,满面无奈:“说这个还有什么用?主人的神魂灵性则已散了,如今剩下的,只是他的一缕魂魄,那可是只会执行他的意志的死物啊,如何跟他讲道理?”

    方行听了大急,紧紧的捏起了拳头:“这他娘的不接他的传承,还出不去了?”

    “能出去!”

    太虚宝宝有气无力的回答:“一是等真正的太虚传人来了,以主人的身份释放我们,以虚奴的身份重现于世,二是执行主人的遗意,他的传承太过重要,传人出现之前,不可现世,所以所有的冒犯者都要甘心留在这里,但看在天道的面子上,他可以放走一个,只要那一个人可以帮助他镇压其他冒犯者,就可以出去了……简单来说,我们所有人里,只能活一个!”

    【宣传下群号:193466328,小伙伴们感兴趣的都加进来哦,连黑扯皮聊剧情都有,定期发红包,等你来抢!】(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