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不给仙王面子

掠天记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不给仙王面子

    讲道理?

    方行这看起来就像是在胡言乱语一般的话,搞的场间所有人的心情都摸不着头脑,他们倒是松了口气,从方行的话语来看,明显是没有打算将他们镇压然后换取自己离开的机会的,这让他们没有了最担心的后果,毕竟他们心里都很清楚,若真是方行要向他们动手,那恐怕他们还真没有什么还手之力,那十位论道者,至今深中道瘴,方行吃掉他们估计他们都不会反抗,还会主动凑到嘴边,而鹿叟与文先生等人,在方行的面前,也根本毫不反抗之力……

    或许,他是真有什么方法可以破掉此局的吧?

    当然了,他们无论怎么想,都没想到方行竟然是真的打算讲道理!

    “这世上有这样的道理吗?”

    方行一只叉着腰,一手指着那太虚仙王的仙魄,恨声骂了起来:“你这什么劳什子传承,什么破天书,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玩意儿啊,明明就是曾经被别人追杀,龟孙子一样躲到了这里的,这样的传承我还有点看不上呢,你现在倒还牛气起来了,还非得把传承给我才行了吧?我不接不行?做不了你的传人还要把我变成虚奴?讲到天上也没这个理啊?”

    众人听了这番话都呆了,懵懂的看着方行……你还真跟他讲道理啊?

    太虚宝宝也是无语:“主人要是活着,估计还能沟通一下,毕竟他老人家也不是个不讲道理的人,但现在的他……只剩仙魄啊,他能跟你说话,能向你解释,不代表他有灵性啊……”

    它都有些搞不明白,自己这便宜师傅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它刚才已经说的明明白白了,太虚仙王已经殒落了,灵性皆散,眼前这道幻影,也只是他遗留意志的显化,根本就不具备灵性,只懂得执行太虚仙王生前的意志,可以把它形容为兵器,或是符文,靠着这一方场域内的大阵维持,它只会将太虚仙王生前定下来的规矩一丝不差的执行,不会有半分改变!

    “既欲求道,便需付出代价……”

    “吾之大道无价,更不轻传,尔既入传承地,便有了得吾造化,纵横寰宇的可能,也需做好求道失败,永世为奴的准备,此非吾太虚道场一家之言,仙界道统三千,莫不如此……”

    果不其然,那太虚仙王的幻影闻言,只是淡漠的解释了几句,没有半分情感。

    当然了,也就没有半分被方行说服的可能。

    对于太虚仙王的仙魄来说,他只是在执行太虚仙王的意志,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不过对于方行的咒骂,倒也解释了几句……

    比如说,这一片传承地里一些最基本的原理,倒也是三十三天里最为常见的,比如说入了传承地,欲得传承,那就身心皆不属于自己,做不了传承之人,便要永生为奴,这些规矩可不是太虚仙王原创的,而是在大仙界里,这样的规则十分常见,因为道不可轻传,想要求道,就得付出一定的代价,而对于求道者来说,他们最大的代价,当然就是他们自己了……

    别说是仙人王,就算是一位普通的仙人,留下传承时,也会有这样的规矩!

    要么为传人,要么为奴!

    而让其中一人镇压了别的冒犯者,然后再离开,也是一个通用的规矩。

    毕竟道者逆天修身,顺天行事,无论是多么严苛的环境,他们都会留下一条生机来……

    只不过,这条生机对于这些冒犯者而言,太过严酷而已!

    严格说起来,太虚仙王本身其实并不如此蛮横,留下这片传承地时,他只是沿用了仙界中人经常使用的方法,只有里面传道的三大原则……有缘者、有心者、有能者,这三个条件,才是他定下来的,当然了,他殒落之前,心间怨念也是十分之重,因此这三个条件,也不是那么容易达成的,分别代表着三种他愿意传下大道来的类型,满足了这任一条件才传!

    有缘者,其实是他自己选中的!

    他殒落之前的最后一口气息,散入诸天万界,选定一些资质过人的婴孩,并帮他们洗骨荡髓,让他们的资质更上一层楼,如果这群婴孩,成长了起来,并来到了这里,就可以得到他的传承,因为这群人,代表的是他的意志,是他最后的灵性选中了的传人候选……

    而有心者,则是可以帮他处理后事的传人!

    太虚仙王被人围攻殒落,心间自有怨气,因此他也希望有人可以传承自己的大道,成为另一个自己,然后代表着自己去斩杀仇敌,完成自己未了的心愿,这是世事所迫!

    而有能者,则是真正可以帮太虚仙王传承衣钵的存在!

    修道者对于衣钵传承的看重,不弱于自身,哪怕是殒落了,也希望有人可以将自己的道发扬光大,所以他定下来了这第三个条件,最主要的,便是要看传承之人的资质如何!

    只有这三个条件,是他所订,其他的条件,则是用了仙界中人最常用的方法!

    这些道理,方行心里自然也是明白的……

    当然了,明白归明白,但他却不愿接受,本来他也不是仙界的人!

    “什么要求道就得付出代价,什么做不了你的传人就得做你的奴才,这是什么见鬼的道理?你要明白,这破地方可不是我自己爱来的啊,明明是你们用了什么鬼门道把我请进来的,说起来我还是你的客人呢,现在我不稀罕你的传承,赶紧把我放出去我告诉你,我在外面还有急事呢,耽误了我的大事别说你是什么仙王,就算是你老天我也得给你捅个窟窿!”

    方行废话也不说,直接开骂,倒是骂出了场间诸人的心声。

    是啊,这地方我们也不想来啊……

    还不是你突兀的出现在了仙路上,把方行拘了进来,我们也就跟着进来救人了?

    您老的传承再值钱,我们不稀罕,那有什么办法?

    若真是我自己巴巴的找了过来,那么被你折腾也罢了,可分明是你找的我们啊……

    场间人听过方行骂的人的不少,倒是难得有一次,都觉得方行骂的很有道理!

    只有太虚宝宝相当的无语:“对于主人来说,连仙都不是的我们明显就是蝼蚁与虫孒啊,你会天天蹲在地上和蝼蚁讲道理么?他也不会管你愿不愿来啊,就像你把那群肥猪弟子一个个的教成了大妖,这是天大的造化啊,难道你点化它们之前,还会问问它们乐不乐意?”

    虽然它小声嘀咕着,却也没敢真说出来。

    它是可以理解主人的做法的,只是无法拿来向方行解释!

    那种境界的高低造就的理念不同,不是一两句话就能够讲解的清楚的……

    简单来说,就是太虚仙王给了这群人传承自己造化的机会,那就是天大的福泽,那本身就是一种造化,甚至某种程度上说,就算让他们做虚奴,都是他们求不来的大造化……

    “既入此门,便遵吾道,或为仙徒,或为虚奴……”

    连太虚宝宝都无法解释的道理,那太虚仙魄便更无法解释了。

    沉默一番后,他直接冷冰冰的扔出了这样一句话,便算是回答了方行所有的话。

    方行一听心里恼火了起来,冷声道:“凭什么?”

    太虚仙魄回答的更为直接:“因为我的规矩便是如此!”

    如此不讲道理的话,却直接把方行说的一句道理也讲不下去了。

    场间诸人的心情,也一时沉入了谷底。

    这根本就是堵死了他们所有的退路啊……

    方行这道理倒是讲赢了,最起码太虚仙魄回答不出什么话了,可那有什么用?

    力量从来都比道理更大……

    太虚仙王纵然已经死了,他留下来的场域,也不是他们这些人可以反抗的,他留下来的意志,在这场域里面,便是天地,便是一切,而方行等人,则不过是他看中了,并打算点化一番的蝼蚁而已,没有和他讲道理的资格,更没有让他改变什么规矩的资本……

    一种绝望般的感觉涌现在了诸修的心头!

    就连刚刚进入了此间,得到了道痕传音的敖烈也是如此……

    它都无比诧异的看向了方行,似是在询问方行,下面究竟该怎么做……

    难不成,就连他们,也要彼此自相残杀一场,最终换得一个人出去的机会吗?

    而方行没有看他,仍然只是看着那太虚仙魄,冷声开口:“再问一句,你放不放我出去?”

    “既入此门,便遵吾道,或为仙徒,或为虚奴……”

    太虚仙魄仍然是那一句回答,没有半分情感,也没有半分回还之意。

    方行心里的火意也渐渐升腾了起来,半晌才低声笑道:“本来还想着你这传承有几分价值,以后没准用得着的,却没想到你一个死人居然在这里给我立规矩,小爷我头给你磕过,道理也跟你讲过了,既然你一点面子也不给,那我也就不用再给你这仙王什么面子了吧?”

    “既入此门,便遵吾道,或为仙徒,或为……”

    太虚仙魄再次开口,还是这一句话。

    “不用再说了,这种地方我又不是第一次来……”

    方行咬牙冷笑,眼神凶狠,说话间,两条大袖忽然间膨胀了起来,而后陡然间向两边翻开,从那大袖里,赫然滚出了几十个圆滚滚如球一般痴肥愚笨的家伙,一个个披着神甲拿着神兵,迷迷糊糊的打量着四周,其中一个明显才刚睡醒,还问身边的人:“到仙界了?”

    “我们被你慑住,反抗不得,但对你们来说,元婴之下,蝼蚁不如,都入不了你们的眼是吧?”方行冷笑声声,而后放声大喝:“徒儿们听令,把这传承地……给我拱翻了!”

    【总群出了点问题,搜索不到,大家可以先加群:516135071,这个是可以搜到的】(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