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这是我们兄妹间的事

掠天记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这是我们兄妹间的事

    一时场间无人开口说话!

    九头虫正值大发神威之际,却忽然间失手,被一块仙碑震碎,便已让人觉得错愕不已,待到有人留意到了他身上的苍苍老气,则更是给人了一种见鬼般的震惊了,不知有多少话都堵在了心里,不敢说出来,也正因此,当九头虫转头看向了龙母羽魅儿,轻轻的开口说出了那番话时,周围没有任何人敢开口打扰,都有些不知所以的看着这对莫名悲惋的兄妹……

    九头虫提起的,确实是一个疑点!

    便是这群沧澜海的龙子龙孙,当初也是在踏上了仙路之后,才知道龙母没有跟上来!

    迄今,也不知问过九头虫多少回了,他却一直都未曾正面回答过!

    既然是相依为命的兄妹,那当初为何要将龙母抛弃在天元?

    成仙之机何其珍贵,不知多少人欲求一线而不可得,九头虫有了这机会,却不分享给龙母,在外人看来,实在是一件费解之事,这就好像是,龙母与其兄长一起谋夺沧澜海基业若许年,如今终于等到了分享果实的时候,九头虫却一脚将自己这唯一的妹妹给踢开了……

    后来,龙母羽魅儿自己想尽了办法,蛊惑了勾离大圣的弟弟蓝先生,又通过蓝先生凑起了鹿叟、文先生、枯发老妪等三人,五老一齐追踪方行与敖烈,混上仙路,其目的便是靠自己的力量再度踏上龙族仙路,估计,也是想着赶上仙路来,质问自己的兄长九头虫!

    “沧澜海基业是你我一起夺的,凭什么你要抛下我?”

    “你我本是相依为命的兄妹,为何在看到了成仙之机时,却要狠心踢开我?”

    当然了,后来见面之后,她看到了九头虫那苍老的模样,一时心疼,便忘了质问!

    但九头虫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在这时候,苦笑着问她懂了没有……

    羽魅儿一时心哀欲死,神情悲戚,目光柔软的看着九头虫,然后慢慢走了过来……

    “何苦呢?你何苦非要追上来呢?”

    九头虫在这时候,像是一个寿元随时都会断绝的糟老头子,望着龙母羽魅儿的眼神,是他那浑浊的双目里惟一的光芒所在,声音里,却透着一股子绝望与惋惜:“成仙路难,难啊……我在天元时便对你说过,便是我,成功渡过仙路的可能性都不足三成……你是我惟一的妹妹,我又怎能让我来跟我冒这个险?你知道我们二人传承里的缺陷,我又怎敢带你在身边?”

    羽魅儿此时已经走近了他的身边,一张美轮美奂的脸抬头看着他,本来龙母便是那种娇艳无双,魅惑到惊心动魄的类型,像一颗熟透的桃子,但在这时候,近距离看着九头虫,脸上居然露出了一种小女儿般的清纯,看着九头虫的眼神,也像是小妹妹在看着崇拜的大哥!

    “你是我的幼妹,我在这世上惟一的亲人,傻丫头,我怎么会抛弃你呢?”

    九头虫苦笑了起来,语调也柔和了下来:“我本是想着,在我横渡仙路,修成仙身之后,便回天元接你啊,可你怎么就耐不住这几年时间,一定要追上来呢?难道,你还真的以为大兄会在成仙之后就忘了你,忍心看你青丝变白发不成?幼妹啊,你和小时候一样笨……”

    “笨的是你……”

    羽魅儿终于开了口,声音显得极其酸楚,还带了一点不易察觉的娇嗔,以及轻颤的哭腔:“大兄,你早就知道自己的寿元无多,不能闯过这条仙路了吧?不然在仙镜时,凭那些装神弄鬼的家伙,又怎么能让你落荒而逃?你是因为不想与他硬拼,平白消耗自己的寿元吧?”

    她的指尖,轻轻的触到了九头虫的脸上,微微颤抖。

    “既然你早就知道自己的寿元无多,就该带上我的啊,难道你怕……”

    “我是很怕,非常的怕……”

    九头虫浑浊的眼睛里,忽然闪过了一抹暴戾之色,声音阴狠:“你知道我在小时候立过什么样的誓,我一定要成仙,一定要让我九灵一族成为寰宇间的大族,一定要让满天神佛都不敢小觑我们兄妹,所以,我为了成仙,可以牺牲一切,包括我自己在内,也包括……”

    他看向了羽魅儿,那最后一个字却没有说出口来,顿了一顿,才又显得异常绝望的继续说了下去:“我知道自己寿元无多,不见得可以成功横渡仙路,我也知道,当自己寿元不足时,我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我害怕自己会那么做,所以不肯带你上路,因为我怕我……”

    “忍不住啊……”

    最后一句话出口之时,九头虫全身都颤抖了起来,浑浊的眼底,有猩红之意浮现。

    诡异,恐怖!

    这便是此时的九头虫给人的感觉!

    只见他的身上,一时浮现的是苍老气息,如风中残烛,又一时是圣人般的大道气息,神圣难言,煌煌如天,但另一时,双眼眼底浮现猩红杀意,又像是一个择人而噬的妖魔……

    甚至他整个人,都在吼出了那句话后,痛苦挣扎了起来,蹲了下来,双手抱头。

    他似乎头疼欲裂,又像是哀哀欲死,闷声呼嚎起来。

    “大兄……大兄……莫要如此,小妹都知道的……”

    羽魅儿似也紧张了起来,急忙上前,纤白如玉的手按住了九头虫那枯落的白发,小声的安慰着,像是在哄一个婴儿入睡:“大兄,你心里的苦别人不知,我却是知道的,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那时候的事情我都记得清清楚楚,你吃过的苦,你受过的伤,我都记得……”

    “小时候,因我九灵一族无仙,处处受人欺压,最后更是被人灭族,你看着族人被屠的村落,用手捂着我的眼睛不让我看到那血腥的场景,然后哭着立誓,说要成仙,要成为这世上最强大的人,要让九灵一族成为世间最强大的种族,强大到无人胆敢侧目,要让所有的仇人都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超生,要让满天神佛,在看到我们时都恭敬行礼,不敢正视……”

    “大兄,你不知道,当时本来看到了父母族人血肉模糊的尸骸,吓到几近失魂的我,在你捂住了我的眼睛,并在我耳边立誓的时候,忽然间就不害怕了,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会保护我,所以在那个时候,我也在心里暗中立下了誓言……我要帮你,不惜一切的帮你!”

    “……”

    “……”

    羽魅儿与九头虫兄妹的对话,引起了周围诸人长时间的沉默。

    谁也没有想到,这对兄妹居然还有这样的过往……

    就连那群杂血的龙子龙孙,也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和舅舅,还有这等往事……

    他们不知道九灵一族曾经有过被灭族的经历,只知道,似乎他们记事以来,九灵一族,便只有这么两个人,一个是永远都笑着的母后,一个是那个从来都不笑的舅舅……

    一时间,他们尽皆沉默了下来,望着那对兄妹,眼神都难言的沉默。

    在不远处,那一群仙碑,似乎在九头虫被击退之后,也现出了短暂的沉默,没有攻上来。

    “你……为了自己的誓言,不惜自身,一世孤苦……”

    “而我……也立誓为了帮你,不惜任何代价……”

    羽魅儿轻轻的按着九头虫的头,颤抖着说完了那一番话,然后便蹲了下来,面对着如今这苍老到难以形容的九头虫,她却像是面对着一个小孩儿一般,轻轻用双手捧着他的脸,直视着他的眼睛,脸上挂着泪,但同时又笑着,笑的异常灿烂,没有半分娇媚,只像一枝沾了雨露的白梨花:“大兄,我一点也没后悔自己追上来,因为我,就是为了今天准备的……”

    “你……”

    九头虫怔怔的看着她的脸,浑浊的眼底,一时满是贪婪猩红,一时满是恐惧。

    “吃了我吧……”

    羽魅儿轻声道,像是在说出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拿走我的寿元,我的肉身……我们同族,修炼的又是同一种传承,我可以弥补你的损耗,可以让你继续征战……”羽魅儿轻轻的说了下去,微微笑着:“所以,吃了我吧……”

    “然后继续向前,一直冲到仙路彼岸去,去成仙,去完成自己的誓言!”

    轰!

    龙母羽魅儿的话语非常的轻盈,但听在了周围诸人耳朵里,却无异于雷霆轰隆!

    一时间,所有的龙子龙孙,脸上都现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他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就连龙女,在这时候也忍不住睁大了眼睛,惊恐的看向了这对兄妹……

    “九头虫,你敢……”

    “母后,速速回来,莫要让他伤了你……”

    也只是短暂的一霎震惊过后,所有的龙子龙孙,都如疯了一般向前冲了过来。

    他们满面悲愤,也是满面惊恐,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只想快些将龙母拉回来……

    “回去!”

    也就在他们冲上来之时,九头虫没有任何反应,羽魅儿却忽然间转过了头来,厉声喝叱,她的神情太过狰狞与愤怒,直把这一群龙子龙孙,都吓的怔在当场,没敢扑上来。

    而羽魅儿喝住了这群龙子龙孙后,却又将脸转向了九头虫,再次变得柔和起来。

    “这是我们兄妹之间的事,和你们无关……”(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