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一念定生死

掠天记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一念定生死

    兴致勃勃而来,满腔战意昂然,本想放开手脚与九头虫撕一场,没成想却看到了九头虫一口吞了龙女,然后转身向紫色碑海深处逃去的一幕,顿时把个方行看得呆住了,浑身冰冷,便好似一盆凉水从头浇到了脚,惊惧之后,便又是大怒,咆哮一声,直向前赶了过来……

    “什么?我姐姐被他吃了?”

    敖烈在方行的后面跟着冲了过来,被九头虫与方行的一式神通对拼隔绝了视线,没有看清前方的场景,忽而听到方行那一声惊呆的大喝,他整个人也陡然间愣了,然后一股子恨怒之意直冲脑海,就连身上的雷光也“嘭”的一声炸了开来,使得他整个人便像是一条火龙也似,利爪在虚空之中一扒,便犹如一条利箭一般,狠狠的朝着前方冲了过来,咆哮如雷!

    “九头虫,我要你的命!”

    一前一后,一左一右,两道身形狂暴冲来,挟起劲风,便让风云色变。

    而拦在他们身前的,赫然便是那一帮子沧澜海的杂血龙子龙孙,他们还没有从自己的母后被九头虫吞噬的惊怒之中挣脱出来,便看到了方行冲来的一幕,对他们而言,自然有万个胆子,也不敢在这时候拦方行的路,可偏偏,在九头虫适才颜然做下了决定,一口吞下龙女,然后朝着紫色石碑区域冲去之时,却诡异的打出了一条神光,直接将他们笼罩在了其中……

    那一道神光,赫然便是带有禁锢之意,直接便横亘在了天间,然后将他牢牢罩在了原地!

    也正因此,迎着迎冲了过来的方行与敖烈,他们赫然无法躲避!

    看起来,就像是他们牢牢立在了当场,打定了主意要拦下方行与敖烈一般!

    “他竟将我们当作了拦路障碍……”

    这一群龙子龙孙心间的震惊可想而知,心里都忍不住骂起娘来!

    自己这个舅舅,吞了母后且不算,从来都不会把自己这些人当作亲人也不算,不庇护自己抵达仙路尽头也不算,但也不能如此绝情,只是为了阻碍方行,便将自己当作替死鬼扔到前面来啊,这还是人吗?这真是失了所有的人性,冷漠到了极点的人才做得出来的啊……

    毕竟,龙母刚刚死去,才不到盏茶功夫!

    她的遗言,甚至还没有散去……

    他便如此做法,得是冷漠到了什么程度?

    “速速联手,或能抗得一击?”

    一群龙子龙孙里,年龄最小的敖败拼死大叫了起来,同时鼓荡一身法力,头顶神光窜了出去,要和其他的龙子龙孙连手,迎接那凶猛冲了过来的方行,在他看来,这也是惟一的办法了,实在是方行以及他身后的敖烈冲过来的模样太过可怖,让他们根本就打从心底升起了一种不可力敌的感觉,也只能凭着所有人联手,撑起防御,或许能够拦下一击而不死……

    “不可……不要阻挡……”

    但也就在其他人皆听了敖败的话,急急要荡起防御阻拦之时,却忽又有一人大喝,然后一个闪身,冲到了这一群人的前面,诸龙子龙孙看见了,齐齐大惊,喝道:“大哥……”

    这个挡在了他们前面的人,赫然便是敖狂!

    此人在沧澜海所有的龙子里面,排行老二,论年龄比敖烈还大一些,但毕竟他们乃是羽魅儿所生,并非正统,因此排序之时,皆排在敖烈后面,再加上他们也不认可龙女与敖烈这两个同父异母的兄妹,因此自有一套讲究,而在这套排序里,他是所有人的老大……

    曾经在神族天降时,他也代表沧澜海出面,参与一些事宜,还曾经被封神庭小圣君!

    就算与方行,也曾经打过交道,只是最终因为立场,没能结下交情!

    净土葬仙坡一战之时,他与洪荒骨殿的奥古小神王以假乱真,斗了一场,后来又在夜族神子被方行以岁月丹撑爆之时,由于距离较远,便躲在了神山之后,堪堪逃过了一劫,身受重伤的情况下,被镇压在了山下,直到一天时间后,才破土而出,回了龙宫,正赶上了九头虫要拔龙宫上路,便一起糊里糊涂的踏上了星空,直到数年之前,才完全养好了伤……

    虽然那一场大战里,他终究还是与方行站在了对立面,但总归远比其他兄弟更了解方行!

    因此在这一霎,他赫然做下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一边拦在了其他的兄弟们身前,一边急急传音:“凭他现在的实力,我们联手也挡不下来,所以,不要挡……千万不要挡……”

    然后这般说着,他直迎着怒气冲冲赶了过来的方行,深吸了一口气。

    其他的龙子龙孙皆怔住了,他们相信敖狂,但却不太敢听他的话……

    毕竟此时正直冲过来的方行,实在太可怕了!

    而敖狂在这时候,赫然像是把生死置之度外,一丝法力也未催动,只是大袍鼓荡,直迎着方行冲过来的凶风,面带苦笑,指了指头顶之上笼罩的神光,然后长长的,一揖到底……

    所有的龙子龙孙们,皆惊呆了。

    而后心里一恍间,他们已然明白了敖狂的做法……

    因为心里清楚,拦不下方行的一击之力,所以干脆挡也不挡……

    以手指头顶,是希望方行能够注意到,不是他们不躲,而是根本躲不开!

    不作任何抵御之举,一揖到底,是在讨饶,希望方行可以高抬贵手,饶他们一命……

    而这么做的根本原因,便是因为敖狂心态上的转变……

    龙族的子孙,不可能如此向人讨饶!

    九头虫一族的后裔,同样不可能向人讨饶……

    而他这么做了,便是已经承认了,自己在方行面前便是蝼蚁,便是尘埃……

    “我们怎么能这么做?”

    有些龙子龙孙没有明白过来,心间恼怒,一动不动。

    “失去了沧澜海的身份,又不被九灵族承认,我们可不是蝼蚁一般么?”

    也有人反应了过来,心间哀哀笑着,然后随着敖狂,一起长揖到底。

    ……

    ……

    “咦?”

    方行远远冲了过来,确实用眼角扫到了前方那群拦路的龙子龙孙。

    对这群人,他可是没什么好感,至今都还记得,在初识龙女时,这群里的老五和老六追杀龙女时的张狂模样,也还记得在北俱妖地时,敖败挑衅自己的模样,此时看到了他们,更是心间冷笑,便要一刀抹去,彻底让这群龙不龙,人不人,妖不妖的杂血后裔消失在世间……

    毕竟这群人的实力与自己已经差得远太了,敢拦路,便是自寻死路!

    但也就在这时,他却忽然间看到了拦在了那些人最前面的敖狂,以及敖狂面上的苦笑,然后就看到了敖狂的一揖到底,也看到了那群杂血龙子龙孙头顶上笼罩的神光……

    “原来他们被九头虫禁锢在那里的……”

    心里闪过了这个念头,也明白了他们的讨饶之意。

    只是心思微微一闪,根本就没有认真的去想,或者说,这群人不值得他认真去想。

    他的刀锋向上提了提,而后整个人如闪电一般,陡然间从他们身边冲过!

    “嗖”的一声,劲风划过,虚空炸裂,九头虫布了下来的神光完全崩碎,这一群被禁锢在了当场的龙子龙孙,也被方行冲过的身形炸飞了,远远的跌了出去,无数人大口呕血,不过在身形落地之后,他们茫然起身,四下扫视,却惊奇的发现……自己没有死……

    方行只是偏了偏刀锋,便撕裂了九头虫布下的神光,然后将他们打飞了出去!

    虽然……有些狼狈,但毕竟活了下来!

    一种庆幸之意油然而生,他们也皆神色复杂的看向了他们的大哥敖狂。

    “倘若,我那时候选择了帮他,那现在的局面,该有多轻松啊?”

    而敖烈在这时候也站了起来,望着方行疾冲而去的背影,面上露出了些许苦笑。

    似乎有些悔意,在心底升了起来。

    “何时起,本与自己平起平坐的小魔头,有了一念左右自己生死的程度了啊?”

    ……

    ……

    “九头虫,回身与大爷我一战!”

    而在这时候,方行从龙子龙孙之间穿过,也已经距离九头虫不远,厉吼声中,刀气暴涨,一白一黑两道刀芒,直向着前方的九头虫缠绕了过去,这一刀可不是刚才那手下留了情的一刀,赫然动了全力,所过之处,就连星空也节节爆碎,挟着无尽怒火向前袭去……

    “吾为成仙,又哪来心思与你纠缠?”

    九头虫在这时候却是神情冰冷,竟不动声色,也似乎没有任何高手的荣耀感,面对方行的光衅理也不理,只是身形向前疾逃,飞快的逃进了仙碑包裹之中,而后挥掌重击,数十块仙碑被他引动,直直的朝着方行冲了过来,而他自己,则化回了原形,鬼影般向前窜去。

    瞧他那头也不回的模样,竟是打定了主意,不与方行正面冲突,反而想借助方行与敖烈之手,帮他分担仙碑压力,好让他得以更快的抵达彼岸,果然是一心只想成仙的架势……

    “成仙!成仙!成仙!”

    方行心里恨急,面上却阴沉沉笑了起来:“好,我让你成仙!”(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