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仙王之子

掠天记 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仙王之子

    赤宵仙王之子帝流!

    自从看到了那把欺天霸蛮刀开始,方行便已经不只一次的听到了这个名字,也已经猜测过多次他的下场,知晓确实有可能已经被镇杀了,却没想到居然在这时又见到了他

    自踏入了这玄铁大殿之后,他便一直留着神,知晓这里面说不定真有什么凶险与古怪,毕竟在门外时,他们感应到的煞气太浓烈了,浓烈到让他们这等修为都心神不宁,这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这玄铁大殿之中,有某些让人不安的存在,而这种不安,绝对不是那些起了尸的仙尸能形成的,而实际上,也正是为了逼出那个凶险的东西,敖烈与鹿叟才联手,一个禁锢虚空,一个口吐神雷,要炼化那座尸山,为的,就是把那个隐藏的怪物逼将出来

    而那怪物确实出来了,却未想到,竟然如此厉害!

    甫一现身,便已经打破了鹿叟布下来的大阵,又抬手化解了敖烈的神雷,一身煞气达到了巅峰,更可怖的是,在他抬手之间,居然连那柄欺天霸蛮刀都夺了过去,简直凶威莫测!

    “啊也帝子成精了?”

    那群肥猪这么一看,更是吓的惊叫了起来。

    便是其他人,修为弱些的,也在这时候吓的不轻,如果说那些普通的仙尸化成了尸魔,不被他们放在眼里的话,那么这堂堂正正的赤帝之子,可实在是让他们吓的不轻,这可是很早之前便得到过仙命的存在啊,哪怕他死了,如今万一诈了尸,那也绝对不是普通尸魔可比吧?更何况他这么一出现,便已经显露了非凡的本领,举手投足,便已震慑当场

    “不对,他居然还活着!”

    方行也是大感意外,但是灵机一动,便已现了什么。

    此前他还担心过会有什么凶险,在那妖魔一般的身影出现之时,心脏也嘭嘭跳了几下,但在那妖魔抬手间便慑去了自己腰间的鬼头之刀之后,他却立刻就猜到了,那道身影并不是妖魔,而是生人,一个活生生的仙,否则的话,哪怕他是帝流,也夺不走自己的刀

    只有一种解释,便是帝流还活着,才能仗着自己的气机,将刀夺走!

    因为那鬼头大刀,本就是他的本命法宝欺天霸蛮刀!

    “此为何方?尔等又是何人?胆敢暗算于我?”

    几乎也就在方行念头一闪之间,那道身影已经与鹿叟和敖烈斗在了一起,出手迅猛可怖,一举一动间,便引暴了无穷可怖的力量,但令人震惊的是,在出手的同时,他居然还说着话,似是在大喝,又似是在喃喃自语,看这模样,竟好像是大梦初醒,不知身在何方一般!

    “嘭!”

    敖烈幻化真龙之身,头顶两根龙角剑剑光闪烁,硬生生架住了朝着它劈来的那一刀,身形也同时暴退,而与此同时,鹿叟已然再次祭起道道阵旗,怕不下数百道,密密麻麻缠在了那帝流身周,但禁锢了他不到数息时间,便只见阵旗道道破碎,竟然完全困不住他

    “何方蝼蚁,也敢犯我?”

    那帝流身形一震之际,便已挣脱了无尽阵旗,刀光如怒浪滔天,直向鹿叟狂涌了过去,那一排一排的刀浪,简直如同浪潮一般,绝难抵御,但也不知为何,他的肉身在这时候却显得极其的僵硬,使得刀法之中,也有无数破绽,总算堪堪被鹿叟躲了过去,吓出了一身冷汗!

    而那帝流,则是狂怒,想要追击,但微微一动,却忽又停了下来,神情痛苦,像是想起了什么:“啊是了,我还记得,太虚老儿诈死,聚起余力镇杀于我,那一击险些崩碎了我的神魂,但好在有仙命护持,留了我一线生机,陷入寂灭,如今总算醒了过来”

    自语着的同时,目光满是疑惑,扫向了四周,口中喃喃。

    “如今,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我又沉睡了多久?”

    “”

    “”

    “他果然一直都没有死!”

    方行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从这帝流自言自语的话里,他也已经听了出来,这帝流果然不凡,他确实是一千年前被太虚仙王镇杀的,只不过竟然留下了一缕神识不死,龟息千年,本来他介于生死之间,只是这一片传承地里,有太虚仙王的仙魄镇压,他也不可能苏醒得过来,不过在此之前,肥猪弟子拱翻了仙王墓,毁去了仙魄,他也渐渐的苏醒了过来

    而他们这些人,进入传承地,正是唤醒了这帝流的一次契机!

    这真是让人倒吸一口凉气,心情都极是古导,谁也没想到,躲进这里,本来就是为了躲避那当哥哥的仙王之子帝释,却没想到,进入了此间,便又碰到了刚刚醒来的弟弟帝流

    这可不是倒楣催的么?

    “轰!”“轰!”“轰!”

    那帝流一片迷茫之中,被动出手,凶恶异常,但也只是下意识为之,居然大半的精力,都放在了神魂之上,鹿叟与敖烈都已经意识到了这个存在的可怕,施展了全力对抗于他,但却一直没有伤到他,反而被他的随机出手震得不时向外退去,显露出来的本领难言之可怖!

    “这里究竟是何地,又是何时?”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陡然警醒了过来,双目一横,忽然间如冷电般扫了出来。

    大殿之内的诸修,被他目光一扫,齐唰唰的心里一颤,心神一折。

    那等目光,冷傲无比,目无余子,看着诸修,竟如看着蝼蚁一般

    而且,不光是他将所有人都当成了余子,甚至是在心理上,让诸修感觉自己就像蝼蚁!

    “他沉睡千年,刚刚醒转,肉身半朽,便是境界通玄,也施展不出多少力量!”

    而在这帝流的目光冷冷扫了过来,自言自语之际,却也无人理他,倒是鹿叟,目光阴沉,祭起数百阵旗,向着敖烈急急开口:“三太子,你我联手,困他肉身,斩他神魂”

    他毕竟也是人老成精了的存在,哪怕对上了帝流这等存在,眼光也是熟辣,很快便得出了与方行一样的结论,那就是这帝流虽然实力强大,几乎难以揣测,但弱点却也显而易见,那就是他沉睡了太久了,而且他一千年前,毕竟是被太虚仙镇压,虽然未死,但那伤势却也极重,如今苏醒,伤势未复,又肉身僵硬,几乎朽化,一身实力恐怕连千分之一也挥不出来,尤其是肉身,几乎成了他的累赘,若要对付他,只能从这一块的弱点下手

    “嗖!”

    只不过,他不说话还好,这一说话,倒引起了帝流的注意,陡然间转过了身来,却只见身材枯瘦,肉身如铁如石,脸色僵硬,目光也是阴瘆难当,口中则响起了金石磨擦一边的桀桀怪笑:“我不知从哪里钻出了你们这帮子蝼蚁,一群伪仙,居然也敢冒犯本帝子?该杀!”

    “喀!”

    随着他这一句话里的最后两个字出口,赫然已经探掌向鹿叟直抓了过来。

    “鹿老儿小心!”

    在这一霎,不仅鹿叟大惊,急急后退,便是敖烈也大吃了一惊,一口气喷吐一片雷海,喀喇喇直向着那帝流劈了过来,有意要逼帝流收手自保,以免伤了鹿叟,却不料,这帝流似乎也知道自己如今的弱点,趋避闪躲之策对于自己来说都是巨大的弱点,因此他干脆放弃了躲闪,硬抗着敖烈的雷海,那一只探了出来的手却不动不摇,直接劈头就向鹿叟天灵盖抓下!

    他看起来与鹿叟之间还有着十余丈的距离,但这一掌抓了出来,便到了鹿叟天灵盖,而且那僵硬的手臂度也不快,但分明轻而易举的便探到了他头顶,居然让鹿叟连躲避的功夫都没有,他祭起来的阵旗也好,自己脚下施展的步法也罢,在这一抓之下,全无任何效果!

    “且让我看看你脑子里都有什么”

    那帝流森然可怖,蛮横大笑,五指一捏,赫然要抠进鹿叟天灵盖内。

    鹿叟心间几乎已经绝望,闭起了双眼,便要等死。

    可也就在这时候,身后却一只手扯了过来,正是方行已经出手,拉着他的胳膊将他向后拉去,险之又险的躲过了这一抓,只是在他头顶,却有几缕神丝被那帝流的五指捏住了,而后硬生生从他体内扯了出去,居然是他的一缕神魂,避无可避的被帝流以大神通摄走

    “唔,果然是伤的太重,连这么一个伪仙的神魂都慑不来了么?”

    那帝流却也似有些不满,阴鸷的眼神看了方行一眼,而后也不理会别的,忽一抬手,便将从鹿叟那里扯走的几缕神魂皆塞进了嘴巴里,轻轻嚼着,似乎品味着里面的什么

    “一千年了么”

    “你们居然是来自传说中的祖地天元”

    “唔,我果然被那太虚老儿镇杀了,居然沉睡了千年之久”

    “帝释么?哼,那废物居然接替我的位子”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陡然间睁开了双眼,两只枯竭如洞般的眼底,却闪起了幽幽的红光,森然笑道:“什么九棺,什么欺天大计哈哈,倒是没想到,初一醒来,便有这么一份大功劳送到了眼前来,看样子,倒是果然应了那句话,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呀”

    说着话,他的眼睛里已是炙烈光芒大放,缓缓扫来,如同猛兽,看向了温驯的山羊!

    声音狠狠响了起来:“第一个跪下的可以不死,其他的便都来填了我的肚子吧”

    ps今天中午两点钟将会公布书评区与贴吧两大版块的“掠天记经典台词评选大赛”获奖名单并放奖品,欢迎大家关注作品相关或“黑山老鬼”微信号!另外,掠天记微信平台微信公众号也已正式成立,微信公众平台微信号heishn1gui99或是直接黑山老鬼添加即可将会有大福利放送,不要错过哦,照片我都传了了解老鬼的人都知道,我说的大福利,那就是真的大福利!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