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暴打帝子

掠天记 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暴打帝子

    谁也没想到,帝流逼出了肉身之内积蕴千年的煞气之后,第一件事便是夺舍方行!

    他明显也是早就观察好了的,场间诸人之中,方行明显修为最强,可身上的气息却又最古怪,时强时弱,明显是受了重伤,而且是伤在了根基之上,不是普通的肉身之伤,夺舍了他之后,自己便可以借着他的肉身挥出最强的力量,扫灭场间诸修不成问题,而夺舍一个受了伤的人,难度也远比完好无缺之人要容易的多,对于沉睡千年,肉身受到了重创,并且几乎半朽化状态的他来说,这个选择无疑是他在这局面里,所能做出来的最好的选择了!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还记得,自己的欺天霸蛮刀就是从这小老头手里夺来的,也就是说,这小老头自身就有驾驭欺天霸蛮刀的本领,对自己自己的出手,那是事半功倍!

    而在他吞噬了鹿叟的神念时,也隐隐约约感觉到了方行的重要性!

    种种原因,让他在几个刹那间,便做下了决定,要夺舍方行!

    先夺舍了你,然后再借你的手屠尽众人,才回到自己的肉身之中,滋养疗伤!

    这方法其实确实不赖……

    而且看起来,也没什么人能够阻止,龙女虽然一直守在方行的身边,但以她如今的修为,显然还没有阻止帝流的底气,至于太虚宝宝和那群肥猪弟子,更是连出手的资格都没有了!

    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

    ……惟一让他感觉有些意外的,却是他打算夺舍的那个小老头!

    这厮面对着自己的神魂威压,居然没有半分惧色,反而阴阴怪笑着迎了上来!

    而且,面对着自己神魂的侵入,他也没有半点反抗,甚至直接开放了识海让自己钻了出去,这对于帝流来说,实在是一辈子都没见过的新鲜事儿了,以前夺舍,哪个不是拼了命的反抗着,相比起来,这个小老头简直就是在敲锣打鼓欢迎着自己赶紧过去夺舍他啊……

    “莫非有诈?”

    在侵入方行识海的一霎那,帝流心里闪过了这么一个念头。

    但旋及他便摇头否定了自己!

    “果然是我一千年前吃了那个大亏,搞得现在也有些疑神疑鬼了么?”

    这样一只蝼蚁,又岂能反抗自己的意志?

    这般想着,他便踏踏实实,义无反顾的沉入了方行的识海之中……

    ……再然后,他就懵了一下!

    ……这他妈是个什么见鬼的地方?

    帝流修炼过慑神一类的神通,对人的识海了解极深,知道修行之人的识海,通常都会幻化成一些具体的存在,如仙府,如星空,如大河,如荒漠,如森林,具体程度有多少,便视修行之人的道心之坚稳程度而定,而在这一片识海之中,也必然会有修行之人的一道真灵存在,他只需要进入了识海,打破这一片幻境,然后一口吞了那修行之人的真灵就行了!

    可帝流誓,自己一辈子也没见过这等古怪的识海……

    这居然是一方世界!

    遥遥望去,大6无垠,海天相接,处处郁郁生机,片片高山大河,头顶有烈日繁星,脚下江山如画,竟比起大部分的星球来都像是一个世界,一个真实无比的大世界……

    “不可能,这一定是幻觉!”

    帝流都忍不住甩了甩脑袋,目光再次凝聚了起来,如同两道利剑一般劈向了远处的天地,同时自言自语:“果然是我一千年前吃了那个大亏,搞得现在也有些疑神疑鬼了么?”

    他自忖凭自己的神魂之强,一眼定睛看去,必然破除一切虚侫!

    可让他意外的事情生了,束目成剑,劈斩天地,但斩过之后……

    ……那天还是那天,那地还是那地!

    身边不远处的一方池塘里,甚至还有一只小蛤蟆“咕呱”的叫了一声,仿佛在嘲笑自己!

    “那小老儿果然有古怪,居然连我都看不穿他识海的虚实么?”

    帝流都感觉有些无语了,心思深深的沉了下来。

    “不是你看不穿我的识界海虚实,而是因为这本来就是真实的!”

    也就在帝流自言自语,心间警惕之意大作时,却忽听得头顶之上,传来了一个声音,然后就看到一个身穿灰袍的男子,自九天之上缓步走了下来,仿佛空中有着一道无形的阶梯一般,看他的模样,身材瘦削,大袖飘飘,五官却与自己刚才看到的那个小老头儿有些相似,但是与那小老头比起来,面相却是极嫩,那小老头至少七八十岁,这小儿却最多二十出头!

    “此人的外貌与神魂怎么差距这么大?”

    帝流心底也是微微一怔,而后眯着眼睛向那青年看了过去,确定了他便是自己见过的那个小老头,才嘴角微抽,露出一抹冷笑:“少在本帝子面前故弄玄虚,仙界道统千千万,就没听说过一个能将识海炼作大世界的法门,你以为你是万年前那大逆不道的太上道统么?”

    “哟,连你都知道太上道统,看样子果然挺出名啊……”

    那青年自然便是方行,闻言倒是一惊,嘻嘻笑道。

    “你真的与那群疯子有关系?”

    帝流只是随口一提太上道统,意含讥嘲,却没想到方行居然顺着他的话口接了下来,心里也打了一个突,不过很快便自嘲般的摇了摇头,心想:“果然是一千年前吃了个大亏,搞得我现在都有些疑心疑鬼了么?那太上道统早已灭族,绝了道统,我都没见过,只是听父王略略提过那么一遭儿,怎么有可能这一醒来便碰到这么个怪胎,定是此人胡搅蛮缠!”

    这般想着,脸上复又露出了冷笑,自有一股子身为帝子的狂妄与冷傲,低声笑道:“你不过是个尚未封正的伪仙而已,倒也敢在我面前侃侃而谈了?呵呵,本帝子杀灭的修士神魂没有一万也有三千,活人都能被我生生自外界抽魂,更何况我已到你的识海之内?”

    “不管你是真话也好,假言也罢,待我吞了你的神魂,自然明白一切!”

    说罢了这一番话时,那帝流的神魂已经无尽的暴涨了起来,滔滔黑烟魔气滚滚荡荡,赫然遮蔽了半天星空,居然化作了一只可怖的妖魔,张开血盆大口向着方行吞了过来……

    他这一吞,气吞山河,漫无边际,加上来若流星去若闪电,根本不让人有半分闪避的可能,但就连他也没有想到,这一口吞去,方行居然只是轻轻一抬步,整个人便已经回到了九天之上,低头俯视着他,脸上的笑容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蔑视之意,笑道:“在外面你是大爷,谁到了你面前都是孙子,但这里,可是我的识界啊,在这里,我才是惟一的大爷……”

    说罢了,脸色一变,忽然间叫道:“我让你狂!”

    轰隆!

    他人在空中,居然随手扯去,便将这一片世界里,遥遥位于北方的一座巍峨高山拔了起来,正是显化在了他这片世界里的封禅山,此时倒拎在手中如同板砖一般,狠狠朝着帝流显化的妖魔身上拍了过去,直折的那妖魔一声闷哼,便被五仰八叉的镇压在了地上……

    “我让你狠!”

    方行又是一声大喝,随手扯来了一条长河,化作冰鞭,带倒刺那种,又重重抽了过去。

    “我让你吃我……”

    第三声大喝响起,方行已然掀起了一片怒海,兜头倒在了那妖魔的脑袋上……

    ……

    ……

    这简直就是虐待!

    在这一片世界里,方行还真是随心所欲,想用什么办法就用什么办法!

    这里本来就是他的世界,世间任何生灵,进了此间,便如进了他的牢笼,而这,也正是他十分欢迎帝流进来的原因,这个怪物实在太强,被太虚仙王镇压了一千年都不死,而且醒了过来之后还如此之狠,敖烈、鹿叟、文先生、欢喜蛤蟆再加上那十位论道者出手,也只是暂时让他狼狈一下而已,却都没有真正的伤了他,便可见他的境界之强,力量之可怖了……

    在这种局面下,便是方行不顾生死,放手与他恶斗,舍了命都不见得是他的对手!

    毕竟先天的境界在那里,差距的太大,便不是部分寿元可以弥补的!

    因而在这种局面下,对方行最有利的,便是引他进入识界来斗!

    身为帝子,帝流的神魂自然也是强大无边的……

    只是论起了神魂,尤其是在这一片世界之内的神魂,方行那就不是强了,而是怪物!

    “本来就愁着怎么让你进来呢,你倒主动来夺舍了……”

    一通虐待着,方行愤愤不休的骂:“进了我这世界,就像是进了我的肚子,还跑得了你?”

    “吃我?是我吃了你才对吧!”

    一边骂,一边探手扯出了一根通天巨木,却化作了长鞭,劈头盖脸的朝着帝流抽了过去!

    “古怪!古怪!这世界怎如此的怪……”

    帝流何曾受过这等侮辱,一时也愤怒的连牙齿都几乎崩碎了,又惊又惧下,也忍不住想到了一个问题:“莫非他说的是真的?他真与那万年之前的太上道统有关?”

    越想心越惊,同时一股子狠绝之意也升腾了起来

    “幼稚……可笑!”

    他的声音缓缓响起,如同来自幽冥:“吾乃帝子,太乙正仙,神魂不坏,岁月难朽,一念神魔,便是日月丹炉都炼不化我的神魂,你要吃我,就不怕撑坏了肚子吗?”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