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八十八章 讨赌债

掠天记 第八十八章 讨赌债

    锻真谷没有栖霞谷那般花园锦簇,却显得格外古朴庄严,秩序谨然。

    一排一排的古松遍布谷内,青石板小道延入山谷深处,隐隐约约,有道道肃杀之气在山谷间漫延,那是几千年来历代锻真谷前贤在此谷内铸器,累积而成的煞器。毕竟锻真谷铸造的法器虽然多,但其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飞剑或其他各种兵器,为杀而铸,便天然含有煞气。

    此时天已入夜,谷内极其安静,明月高悬,宿鸟不惊。

    “赖赌不认的幕容英,方大爷找你要帐来啦!”

    忽然间,方行的吼声震动了整片山谷,谷内寂静被打破,无数人从洞府内探出头来瞧。

    “你是何人?找幕容师兄做什么?”

    有离得方行较近的,便开口喝问。

    “找他要帐,关你屁事?”

    方行直接向着幕容英的洞府走去,见有人问,便回头喝骂。

    “哪里来的野小子,敢到锻真谷撒野?”

    那弟子大怒,见方行年龄不大,气焰却嚣张,便起了欺他之心,再加上这厮竟然一进谷来,便对锻真谷的杰出弟子幕容英不敬,那还有什么客气的,直接就出手。身形如大雁般掠了过来,人在中途,飞剑已经从袖子里飞了出来,宛若一道银芒,直刺方行。

    “滚开!”

    方行回手一击,九蛇金炎剑随指而出。

    “当”的一声,两剑相撞,那弟子只觉一股大力涌来,不仅将他的飞剑磕飞了,余力更是牵动了自己体内的灵气,顿时胸口发闷,跌跌撞撞退了回去。

    “幕容英,你个王八蛋躲哪啦?方大爷找你要赌账来啦!”

    方行脚下不停,收了九蛇金炎剑,直往幕容英洞府走去。

    其他的锻真谷弟子面面相觑,表情震惊,方行一剑便击退了他们谷内的一名灵动五重的弟子,已经让他们不敢小觑,猜不透方行的修为。

    “莫非真是幕容师兄欠了人家的赌账,被人家堵到门口来要账不成?”

    众锻真谷弟子心下暗暗猜测,不敢再随便阻挠。

    而在门口的秦杏儿与一群等着看热闹的内门弟子,却越看越是动容,甚至有些汗颜!

    “虽然这小鬼有点不知天高地厚,但不得不承认,实在是太猛了!”

    “居然真的闯到锻真谷来向幕容师兄要赌账,够猛!这一来,幕容师兄的名声可是坏了!”

    “虽然看起来够疯,却也是足够的实力支撑的,可恶,门中皆传说这小鬼乃是灵动四重的修为,但看着不像啊,幕非传言有误,这小鬼实际上是灵动五重、甚至是六重?”

    众人猜测不定,秦杏儿则是满脸的无奈。

    当初在紫竹林,便发现这小鬼很狂,没想到,三年不见,却变得更狂了。

    却说那幕容英此时,正在洞府之中暗暗悔恨,今天自己没事赌什么呀?那二十块中品灵石,乃是自己辛辛苦苦完成了一次乙等符诏,再加上家族将族内所有生意足足一年的产出,给自己运了过来,才换出来,自己本打算用它来炼一炉先天紫气丹,易筋伐髓的。

    毕竟三个月后,就要开始进入奉天殿内的考核了,自己已经报了名,定要考进去。

    如今自己购买的这柄青龙碧焰刀与准备炼制的先天紫气丹,都是为了此事而准备,可是没想到,就因为这么一场无意义的赌斗,一下子失去了二十枚中品灵石……

    “可恨呀,都怪那沈虎君,平时看着,倒也有几分样子,没想到这般不中用……”

    幕容英心里暗恨,又想:“还有那嚣张的小鬼,害我输了二十枚中品灵石,早晚要从你身上讨回来……”

    心里正在盘算着如何找机会整治那小鬼,忽然间洞外一声痛骂惊动了他。

    “幕容英,你个王八蛋躲哪啦?方大爷找你要赌账来啦!”

    幕容英脸色大变,急忙长身而起,抢出洞外。

    他心里升起了一个难以置信的想法:“谁这么大胆敢如此侮我,莫非是那小鬼?”

    来到洞府外面,赫然看到月光之下,一个身材瘦削的少年大叫着走了过来,刚好走到自己门口,两个人目光对视到了一起,却不是那与沈虎君赌斗的小鬼是谁?

    “是谁如此不知礼数,在我锻真谷内大声喧哗?”

    幕容英脸色阴的几乎要滴出水来,眉目倒竖,厉声喝问。

    方行自然也看到了从洞府内出来的幕容英,一看这人的面貌,正是在自己与沈虎君往飞石峰后山下面的山谷去时,在路上与沈虎君打招呼的人,看起来模样颇为不凡,想必应该就是他了,也只有这样贵气逼人的家伙,才有可能买得起价值一百块中品灵石的法器。

    “呔,你这王八蛋就是幕容英吧,明明已经把刀输给了我,竟然赖了账脚底抹油,你还要脸不要?速速把刀给我还回来,不然把你打成猪头!”

    方行扬声大喝,理直气壮的伸出了手,表情严肃。

    幕容英见他声音极大,几乎整个锻真谷内的弟子都被他惊动了,探头探脑的向这边望来,登时心里恨的几乎冒出火来,叱道:“胡说八道,我何时跟你赌来?”

    方行一指谷口,叫道:“秦杏儿就在谷口,你没和她赌吗?”

    幕容英恨的牙痒,怒道:“和你有什么关系?”

    方行叫道:“她是替我下注的,你输给了她,就是输给了我,赖她的账,就是赖我的账!”

    幕容英拳头捏的咯咯直响,只是不想在锻真谷内落下一个“赖赌”的名头,便咬着牙分辨道:“我已经与她算清了账,多给了她十块中品灵石,你若不信,大可以去问她,不明不白,却跑到我锻真谷来大吵大闹,真以为我们锻真谷整治不了你么?”

    说到最后,已经怒火难捺,要先扣顶帽子,然后出手教训方行了。

    “唉,幕容师兄,你这样说便不对了,我何曾答应你用十块灵石换你的刀来?”

    一个声音幽幽响起,却是秦杏儿见事情已经无法善了,干脆来说个明白。

    她心里明白,被这小鬼这么一闹,自己纵然躲起来不露面,幕容英也会恨上自己了,毕竟是自己与他赌的,逃也逃不掉,倒不如干脆过来说个明白,免得两头不讨好。

    幕容英一见秦杏儿,脸色顿时拉了下来,阴森森道:“秦杏儿,我已给了你二十枚中品灵石,你还想怎样?做人最好不要贪得无厌,免得惹来祸端!”

    秦杏儿眼睛里面,闪过一丝不悦,直接道:“幕容师兄,你也别威胁我,刚才我下的赌注,都是替这位方师弟下的,说起来,这赌注如何处理,是你们之间的事情,我是懒得理会,这一次我过来,便是要还你这十块多出来的灵石,其他的事情,概不理会!”

    说着,直接丢了一个贮物袋过去,里面正是十块中品灵石,然后转身就走。

    却原来,秦杏儿为了置身事外,将自己的中品灵石拿了十块出来,一并还给幕容英,就连这贮物袋也搭上了。

    幕容英直接语塞,气的身子都哆嗦了起来,几乎恨不得抽刀劈了这个女人。

    “哈哈,没话说了吧?还钱,啊不,拿刀来!”

    方行大笑,再一次理直气壮的伸出了讨债的手,不讨回赌债绝不罢休。

    “尔等欺我太甚!”

    幕容英几乎疯掉了,眼睛冒火,他陡然一声大喝,从洞口飞掠了下来,长发飞扬,大袖飘飘,往空中一扬,便有一方锦盒飞到了空中,随着幕容英口诵秘言,锦盒忽然炸开,却有一柄大刀出现,刀长九尺五寸,上有青龙盘踞,刀背金焰镶纹,刀锋亮如秋水。

    “想要我的刀,看你有没有这个资格!”

    幕容英大喝声中,挥手握住了这柄大刀,身形一翻,从半空之中劈将下来。

    “呼……”

    劲风扫地,刀尚未落下,地面上的青石地面已经破裂了一道深沟。

    方行大叫了一声,驭动九蛇金炎剑飞起,在空中一格。

    “嗡……”

    那一刀劈在了九蛇金炎剑上,只是缓得一缓,便继续向下劈了下来,方行借九蛇金炎剑抵挡得片刻功夫间,躲开了这一刀,只觉脸颊被大刀带起的劲风刮的生痛,再看九蛇金炎剑时,竟然已经出现了蛛网一样的裂纹,里面的九道法阵,已被震毁七道。

    “好刀,我要定了!”

    方行险些被劈成两半,人却兴奋了起来,大叫一声,反向幕容英冲了过去。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