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 搞事的祖宗

掠天记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 搞事的祖宗

    轰!轰!轰!

    无人能够形容那一霎那间的天地大变,漆黑如墨的天地之间,一座怪塔凭空而生,如同自天而降,也就在这一座怪塔出现在天地间的一霎那,忽然之间,便是光明大作,道道看起来并不分明,但却蕴含着无法形容之力量的光芒撕裂了天地之间充斥的所有黑暗,使得光明重现世间,便仿佛那座怪塔在出现的瞬间,便镇压了这整座世界,他座落在大地上,却更像是位于这一片世界的最高处,俯瞰着这世界内存在的一切,目光冷漠,不含任何感情

    也就在这座怪塔出现的一瞬间,本来强行解体,化作大黑暗天笼罩了这整座世界的帝流,却忽然间被一种神秘至极的力量镇压,居然又在飞快的缩最后时,却仍是化解了本来那要相的模样,惊慌失措的跌落在了怪塔前面,满脸皆是震惊之意,抬头看着怪塔

    “怎么会你们是谁?”

    他嘶声大吼,从苏醒至今,从未见他面上露出过这等惊惶之态。

    “这是赤帝家的那个小帝流儿?”

    怪塔之内,有某个存在开口,似乎认出了帝流的身份儿。

    “哼,与其父沆瀣一气,不是什么好东西!”

    另有一个存在,明显对帝流不抱有什么好感,冷哼一声说道。

    “那就宰了吧?”

    有人提议,杀性倒是极大。

    “暂留点神魂,咱们走了太久,倒有些事需要问他”

    有人提出了比较中恳的建议。

    只不过,他们在那里旁若无人的讨论,却直把那帝流吓的懵了,本来好不容易醒了过来,又看到了天元祖地来的生灵,又看到了疑似太上道统的隔代遗徒,真个让他感觉这是美梦一般,但随着这座怪塔的出现,他却很快意识到妈的,这绝对不是美梦,这是噩梦啊

    这些老家伙怎么会在这里?

    这不都是传说中罪无可赦的存在吗?

    “你们你们”

    帝流身形下意识的向后退着,嘴巴里已然有些话不成形了,吓到神魂不清。

    也就在他退出了几丈远之后,忽然间整个人都飞了起来,度比流星还快,银光一闪,整个神魂便已经逃出了数百里外,不要命一般,撕裂着虚空,想要逃出此地

    “这些怪物居然归来了,大事不好,我要去禀报父王”

    在他的心里,此时惟有这么一个念头!

    只可惜,他还没有逃出多远,在他背后,便赫然有一只大手探了出来,直将他一把攥住。

    “天魔不玄机叔叔,你求你放过我”

    帝流似乎认出了这只大手的主人是谁,声音惊惶的响了起来。

    但那被他称为“玄机叔叔”的人却根本不曾理会,大手直接收了回来,硬扯着帝流的神魂,偌大怪塔也再次飞起,直向这片世界的一角退去,在重新落地之时,却将帝流扔在了下方,然后整座怪塔,便直接镇压在了在帝流的身上,于他凄惨大叫声中,怪塔轰然而落,再次归于了平静,这一片天地,也在这一刻,重又变得宁静祥和,似乎什么都没出现过一般!

    堂堂帝子,便这般被镇压了,中间甚至没有出现任何一点儿的反抗

    就连方行,都只能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待到怪塔归于了平静,才“嘿”的一声笑,反应了过来,三两步冲到了怪塔前面去,先蹲了下来瞧了两眼被怪塔镇压的帝流,然后才仰着头向怪塔笑道:“里面的几位老前辈,多谢啦,现在把这小子交给我吧,不用麻烦你们了!”

    “哼,刚才是谁骂我们老浑蛋来着?”

    一个存在的声音冷冷响了起来,似乎很是不悦。

    方行忙笑道:“哪有人骂?谁人敢骂?你们一定是听错了,来,把他交给我吧”

    “此子千年之前,便已有太乙正仙修为,便是将他擒下了给你,你也镇不住他!”

    另一个怪塔内的存在开了口,倒是不曾与方行计较,只是冷静分说。

    “镇不住他?”

    方行眼珠子一转,便笑道:“也是,那就麻烦几位老前辈,把他的仙命剥下来给我吧?”

    “仙命?”

    怪塔之内的存在皆是微微一怔,沉默了下来。

    “对啊,我现在就缺条仙命呢”

    方行兴奋的点了点头,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这座怪塔。

    这才是他最对帝流感兴趣的地方,早在现了帝流被镇压千年都未死之后,他便对仙命好奇的不得了,究竟是什么样的东西,才能有这等神奇的效果啊,而引得帝流入识界,然后彻底将他镇压,再剥离出他身上的仙命来,也是他的目的之一,毕竟自己曾经亲眼看到,九头虫得了仙命之命,寿元尽复,再化少年,如今自己寿元不多,岂不正需要这仙命来救?

    让他自己来剥离帝流身上的仙命,却没有这等本事,但这怪塔里的存在,没有一个是等闲之辈,一个个皆有着莫大来头,若想剥离出帝流的仙命来给自己,想必是可以的

    只不过,在他殷切的目光里,怪塔之内却是一片沉默。

    过了许久,才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孩子,仙命若是这般容易被剥离,那大仙界也就不会这么乱了”

    “额”

    方行忍不住一呆,抬头看向了怪塔,没有说话。

    另一个声音也响了起来:“仙命既称仙命,便与命数相近,一旦封正,便与修行之非畽死相依,人生命存,人亡命灭,便是再有神通之辈,也不可能从生人体内剥离仙命,大仙界建起幽幽数十万载,曾经提及,或是试图剥离仙命者无数,但最终却无人成功过”

    “这”

    方行更无语了,有种绝望的感觉。

    “除非”

    似乎有一人想起了什么,沉吟着开口。

    “除非什么?”

    方行急急问道,但那存在却不开口了。

    最后,一个冷冰冰的声音直接下定了结论:“仙命无法剥离,不必再言!”

    “不行就不行吧”

    方行有些失意的站了起来,转身就走,小声嘀咕着:“还以为这群老浑蛋多大本事呢”

    怪塔内众存在:“”

    “他究竟是怎么了?”

    却说在仙府之中,自从帝流冲进了方行识海之后,诸修便皆大吃了一惊,惊疑不定的看着方行,担忧无比,偏偏又不敢碰他,只能焦急等待着,若不是方行此前有那么一句“都等你半天了”让他们心里还抱有了些许希望的话,估计这时候诸修已经认定方行必亡了

    饶是如此,他们心下也自惴惴,帝流毕竟是强横到了可怖的存在啊!

    有人的心已经止不住的沉了下来,心端一片绝望!

    那群肥猪弟子更是有人直接便伏在了方行膝前号吻大哭,准备为师傅奔丧了!

    “我的那个可怜的师”

    不过,也正在一头肥猪弟子等了许久,嘴巴大张,准备“嗷”一嗓子哭出来时,却忽然间有一只手探了了出来,紧紧捏住了他的嘴巴,然后便看到,方行缓缓伸了一个懒腰,却从入定之状苏醒了过来,眼睛里带着笑意,缓缓扫过了诸修:“你们都这般看着我做甚?”

    “你你居然没事?”

    诸修大惊复大喜,从这惫懒模样看,方行一定没有被夺舍。

    “我应该有事才对么?”

    方行似笑非笑,扫了诸修一眼。

    “那帝流呢?”

    有人急急问,显然没时间跟他顽笑。

    “被我镇压了!”

    方行简简单单的开口,像是在说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

    “镇压了”

    诸修面面相觑,都有些无语,方行此时的模样,在他们心里都有些高深莫测。

    “额好,镇压了就好!”

    过了良久,还是鹿叟打破了场间的尴尬,缓缓松了口气,直起身来道:“没想到会碰到这么个棘手的货色,被镇千年,肉身半朽而不死,大仙界果然奇人倍出,不过,既然被你镇压了,那你有没有办法剥离出他身上的仙命出来?若你可以得到仙命封正,那么”

    “对对对,他身上的仙命,岂不正好合用?”

    这句话一出,倒是人人皆激动了起来,眼睛巴巴的看着方行。

    他们却是与方行的念头差不多,都想剥离出帝流身上的仙命来治好方行

    “仙命是无法剥离的”

    方行心下也有些感动,不过还是苦笑着说出了那句让众人绝望的话。

    “那可”

    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龙女脸上的忧色更重了。

    方行此时倒显得异常轻松,他似乎想到了某个主意,此时眼底有些兴奋,一脚踢开了一只抱着他大腿的肥猪弟子,起身伸了个懒腰,向着周围扫了一眼,笑道:“不必这般晦气,也不见得只有这一种方法得仙命,我的方法多着呢,先起来吧,瞧瞧有没有什么出路”

    他的放松模样,简直让人难以理解,诸修都有些面面相觑。

    “刚才已经看过了,这里,没有任何出路”

    过了半晌,还是敖烈说了出来,这个话题同样让人有些绝望。

    可方行听了,反而笑的更兴奋了些:“嗯那正好,就这么办吧!”

    仙府寂寂,无人生,所有人心里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对,就是那笑容,一露出来准没好事,定然会有人倒楣,天啊,这里可没有外人这祖宗又想搞什么事情啊?”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