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遥视万界(三更)

掠天记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遥视万界(三更)

    方行,或说现在的帝流,被龙女揪着耳朵到一边教训去了,其他诸人也皆松了口气,只是目光交视之间,却也都有些哭笑不得,虽然夺舍太乙正仙肉身之法顺利的完成了,但总觉得此法还是有些冒险,不过现在也不好说什么了,一是方行主意已定,二是他们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解决眼前的困境,只能先仗着帝流的身份离开这里,其他的事情见机行事了!

    “按照常理,你夺舍了太乙正仙肉身,挥出来的实力应该更强大才是,不过这一具帝子肉身,却因为旧伤未愈,又有千年朽化,倒是会阻碍你挥实力了,须得先养好伤,了解了外面的局面,制订下来了详细的计划之后再出去,毕竟,这帝流也是千年未露面了”

    方行胆大包天,定下了大计划,剩下的细节,自有鹿叟等人商议补充。

    而如今的方行也是从善如流,倒确实不急着离开,他是胆大,可不是傻,自然知道大仙界凶险重重,高手如云,如果说在大仙界,惟有得仙命者才能算是高手一列的话,那就连他之前全盛时候的实力,都无法步入高手一列,现在夺舍了帝流,借他肉身之力,倒也能挥出越等闲正仙的本事,只不过,现在这重伤的模样却不可能,比原来的自己都不如

    “现在有办法看到外面的场景么?”

    倒是只有一个问题让他感兴趣,那便是如何了解到外面的局面。

    本来他们被困在了这仙府之中,外面的人进不来,但他们却也出不去,外面的局势也只能靠猜测,这才是最让人心里没底的地方,听了鹿叟的话,自然而然的动了心思

    “这仙府一道门户,隔绝天地,我们自是看不到的,但有人可以”

    鹿叟微微一笑,带方行来到了仙府深处,此前的镇尸之所。

    在这里,方行却看到了远比以前乖巧的太虚宝宝,正一脸沉默的盘坐在了这一座大殿中央,平时一直在他背后背着的镜子,却已经立在了大殿中央,诸道阵纹的中央,一脸伤感的皱着小脸,对着镜子呆,就连方行来到了他身后也不知道,只是不住的唉声叹气

    “这一间玄铁大殿,本来就是此前太虚仙王放置太虚幻镜之地,有太虚仙王生前铭刻的阵纹,借助阵纹,太虚幻镜便可将神通挥到极致,号称可以上看九天,下视幽冥,别说我们如今只是在仙府之中,想看看外面的场景了,怕是想看天元故乡都可以做到”

    鹿叟笑呵呵的,显然心情很是不错。

    但冷不丁的,听到了他声音的太虚宝宝却头也不回的道:“天元是看不到了,没有准确的位置,难不成你还想让我一点一点的找过去不成,那可不得生生累死宝宝我?”

    鹿叟被噎了一下,苦笑道:“反正仙府外面你是可以看的吧?”

    太虚宝宝无精打彩的道:“自然能看,不是早就告诉你了么?”

    鹿叟只好干笑了一声,向方行小声道:“他好似睹物思人,心情不太好”

    方行也看了出来,觉得自己得好好尽一下师傅的责任,便蹲了下来,拍拍太虚宝宝的小脑袋,笑道:“徒儿啊,这个人死鸟朝天啊,不对,人死如灯灭,死了就是死了,好似一场大梦,自此无知无觉,你这么怀念老太虚,他也不知道啦,所以就不要如此伤心”

    话还没说完,太虚宝宝忽然转过了头来,一脸迷茫的道:“谁说我伤心了?”

    方行却又被它噎了一下:“不伤心你在这里坐着满面流泪的干什么?”

    太虚宝宝抽了抽小嘴巴,一脸委曲的模样:“我是忽然现没有这阵纹我就挥不出最大的本事来啊,可是偏偏这阵纹我又抠不走,只能留在这里,但留在这里的话,我又不没法出去快活,越想越觉得委曲,为啥我就没有天生就投胎成人或是其他生灵呢?唉”

    “额”

    方行听了都忍不住呆了一下,差点把鼻子气歪了。

    合着这小王八蛋根本就不是睹物思人,只是愁着没法把这玄铁大殿搬走呢

    “你还是给我老实的吧,这大殿我替你搬着”

    一脚踢在了太虚宝宝屁股上,把他直接踢了起来,方行骂道:“现在赶紧给我看!”

    “主人留下的仙力也不多,看一次就少一次呢”

    太虚宝宝揉着屁股,明显也很不服气,但方行本来就凶巴巴的,如今换上了帝流的躯壳,却是更让他不敢招惹了,也只好嘟嘟嚷嚷的腹诽着走到了太虚幻镜前面,也就是他的本体,将太虚幻镜摆正了,一头钻了进去,然后在镜面里浮现出了自己的模样,叮嘱方行道:“可提前说好,不能看太长时间,我要留着这些仙力,等着将来做大事的时候用呢”

    “快点看,不然砸了你这破镜!”

    方行骂了一句,也与鹿叟上前,站在了太虚幻镜前面。

    “凶什么凶啊”

    太虚宝宝嘀咕了一句,那镜面便如水波一般变化,很快消失了他的影子,而后如同一团浓墨在水中散开,很快便显露了出了无数的景物,而所有的景物也在飞快的变化着,一幕一幕切换,到了最后时,赫然显露出来了一方星空,快拉进之后,赫然是一方古界

    那一方古界,似也是一片大6,处处青山秀水,奇峰怪崖,犹如万宰无人的深山一般,而如今在深山的一座高峰之上,赫然正有数百仙兵,正手忙脚乱的布置着一方大阵,在那大阵中央,则是一方玄墨石台,台上正中,立着一道若隐若现的门户,正是仙府之门!

    而那群仙兵仙将,皆是赤甲金纹,却是他们之前见过的帝释手下将兵。

    “动作都快一点,帝释大人有命,他在三天之内,便要看到这一道仙门”

    而在太虚幻镜里显化了那镜内的场景之时,其中一位仙将,便是曾经与方行脸对着脸互相之间看了一眼的魔奎,此时却正在大阵周围巡查,身上的仙甲随着他的走动哗啦啦响,血红色披风被风掀起,极是威武,看他模样,似乎很是认真,连一点细微处也不肯放过!

    “魔奎大人,传送这道仙府之门,乃是一件极为凶险的事情,哪怕咱们做足了准备,但凡有一点儿失误,此门也会被毁灭,帝释大人为什么要冒这个险,却不自己来看呢?”

    而随着魔奎的训话,那些布阵之人里,却有一个老者抬起了头来,皱眉问道。

    那老者身份不一样,便是那仙将魔奎也不太敢轻易得罪,微微皱了下眉头,还是耐着性子解释道:“山尊,这仙府之门,里面便是太虚仙王的传承,价值无量,若是风声一旦走漏,凭咱们的本事是守不住的,惟一的办法,便是尽快交到帝释大人手中,可帝释大人如今正与其他大人们正在赶往道家仙路,镇杀那些祖地来的作乱者,自然不能分身了,因此”

    “咦?那群蝼蚁,还未被扫灭?”

    那名唤山尊的老者倒是微微一呆,急忙压低了声音询问。

    魔奎脸色微沉,道:“大人们的事情小将不敢妄议,不过据传说所言,那些作乱者本领很是不凡,最初派谴了过去的平乱之人里,足有十位太乙正仙,但结果铩羽而归,震惊三十三天,没奈何,才将帝释大人他们这些天骄人物请了出去,平叛那些作乱之辈,而且严防消息,不让外界知晓,否则那些大逆不道的叛仙之辈听说了,又要死灰复燃,作乱仙界了!”

    “晓得晓得,老夫定然守口如瓶,唉,仙王都被斩了许多,他们哪还有胆”

    那山尊亦唬的厉害,连连点头,紧紧闭上了嘴巴。

    “道家仙路作乱者?”

    且不说外面魔奎等人,却说仙府之内的方行与鹿叟,听到了这两句话,脸色同时一变。

    “他们说那些作乱者,来自祖地,莫非是”

    鹿叟有些迟疑的开口,眼神里无尽疑惑,甚至有莫大的惊恐。

    而方行更是脸色骤变,一步迈上了去,按着太虚幻镜,喝道:“过去看看,究竟是谁!”

    “看的太远,太消耗仙力了”

    太虚宝宝的影子从镜面里跳了出来,满面委曲。

    “看!”

    方行只说了一个字,却让太虚宝宝打了个寒颤。

    “可是没有具体位置,我看不了啊”

    但他还是硬着头皮说了一句,看那模样,却是真个有些为难。

    也在这时,鹿叟开口道:“他们刚才布置的传送大阵之上,便刻有界点,想必那些人所在的位置也距离界点不远,我可以推算出来给你,以此为基,便可扫视那一片星域!”

    “那好吧,我就看一看!”

    太虚宝宝无奈,只能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下来,不多时,画面再次飞变幻,半晌之后,赫然显化出来了一片星空,画面快游移,似乎在方圆数百万里的空间之内不停的探寻,很快的,那无尽星空之中,似乎有一处引起了太虚宝宝的注意,便急急朝着那个方向看去,而后镜面之中显化的画面陡然一停,只见繁星浩渺,大星横空,场间无尽仙光密布,正有数位实力可怖的大修纵横星空,你来我往,祭宝施法,撕星裂日,竟是一片星空之中的战场

    “哈哈,兀那仙娘,吃俺一式撕鹤爪,看你肚兜还不掉?”

    说来也巧,太虚幻镜显化出那片战场的第一幕,便有一个极其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方行听在了耳里,整个人都已愣住了。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