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再见故人影如幻(三更)

掠天记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再见故人影如幻(三更)

    太虚幻镜,果然是神妙无双,不愧是堂堂仙王炼制出来的法宝。

    只消有了界点,只消探查之处,不是被特殊法宝封禁,那么便可以看到其中的景象,而如今便是如此,鹿叟借助于外面那道法阵上面铭刻的界点符文,推洐出了那帝释所在的大致星空范围,而后太虚宝宝只是循迹而去,便很意外的捕捉到了一幕令方行满面震惊的画面,在那画面里,赫然有一头一身金芒,形如大山般的怪禽于星空之间纵横,双爪犀利撕裂星空,却与它对面的一个不苟言笑,神情冷漠如冰的女子恶斗,爪子上正挂着半截儿胸围……

    都不必看到那怪禽的准确模样,只是听那声音,方行便已经知道了那是谁!

    一颗心在这时候已经嘭嘭直跳了起来……

    王八操的大金乌,数十年前天元一别,不成想又于此时见到!

    更让方行震惊的是,正铁青着脸,一手拽着要向下滑落的襦裙,一手铁青着脸注视大金乌的那位女仙,赫然修为绝非等闲,虽然如今是在太虚幻镜的镜面里看到,无法直接感应她的气息,但观她施展之时的动作以及身形、身法裹挟起的道道仙云,方行赫然能够确定一件事,那就是那女仙很强,非常的强,一身实力,极有可能还过了外面的那个长风文魔奎仙将!

    “金六子居然能与这等境界的怪物交手,还占了人家便宜?”

    看到了那镜面里的大金乌乌之后,方行第一眼是兴奋,第二眼就是倍觉震惊!

    “兀那妖禽,胆敢羞侮鹤妹,找死!”

    轰!

    却也就在方行满心震惊之际,那镜面之中,战局又已经起了变化,赫然便是那女仙虽然斗法不曾输给大金乌,但面上已经败了,她已经无法再斗,再斗裙子就要掉了,在她身后,已经有一个身披黑色披风,身形高大,气宇轩昂的年青人踏着仙云冲了出去,直取大金乌!

    “哈哈,这一战轮到我啦……”

    见到那年青人冲了出来,另一厢里,赫然响起一声怪叫,而后便有一只怪物从大金乌身后冲了上去,赫然一身鬼气,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身上的气息简直令星空都布满了重重鬼影,似乎他所到之处,无论何地,都会随时化作一片鬼域,那怪物的模样丑陋至极,方行绝对没有见过,但定睛一看时,却从那怪物脑袋上顶着的一根朝天小辫儿看出了什么……

    “鬼娃子也有了几分真魔的风采了……”

    见到那怪物与那年青仙人斗在了一起,方行也心间一片喜悦,情绪极是复杂。

    “对付这群作乱蝼蚁,还讲什么规矩,大军压上,擒了他们去见帝子……”

    镜中画面变化极快,却见那厉婴与那年青仙人斗了未几合,后方便已经有仙将大喝,随后,几艘横亘在虚空之中的巨舟,比普通的星辰还要大,居然轰隆一声动了起来,挟着无尽威势,直朝着那正在与年青仙人斗法的厉婴撞了过去,后方数队仙兵同时压了上来……

    “他妈的,不讲规矩!”

    眼见得厉婴已经无法逃脱,方行恨恨的骂了一声,拳头捏的咯咯直响。

    “嗖!”

    但也就在方行都有些着急之际,却从遥远的星空之中,远远有一道神光飞来,那力量如此之强,赫然直接钉在了那仙舟之上,居然将犹如一颗大星般大小的仙舟直接捅了个窟窿,而后又洞穿了下一个,一道神光连穿三具仙舟,直打的那法舟外围的防御大阵没有任何效果,应声破碎,巨大的舟体于星空之中散裂,仙兵仙将惊慌奔逃,溃不成军,神光才停了下来!

    也直到此时,方行才看了出来,那道神光,赫然便是一杆神戟!

    那遥遥星空深处,有一道身影缓缓飘来,轻轻抬手,神戟化作流光,飞回了他的手里,而那招回了神戟之人,身穿战甲,背后插着八道大旗,神情冷俊,甚至带着些许轻蔑之意看向了那群几乎算是狼狈一般的仙兵仙将,沉沉低吼:“听说仙界有帝子到来了,告诉他们里面最强的那一个,天元吕奉先,很有和他交手的兴趣,让他快来,我不愿等太久……”

    面对着这样一道身影,面对着那样倨傲的话,无数仙兵仙将,竟久久无人吭声!

    方行更是有种无语的感觉:“这厮越来越会耍威风了……”

    “呵,无知蝼蚁,也敢张狂……”

    在一片难言的沉默里,那仙舟后面的浩瀚星空里,赫然有深深的声音传来,而后便是一只遮天蔽日般的大手,遥遥探了过来,竟有擒星拿月之能,直接抓向了这片虚空……

    根本无法形容那只手有多大,只是让人感觉,那手探过来之后,百万里星空,皆在掌中!

    无论是那只刚刚收手飞回的鬼物厉婴,还是那刚刚一句话慑住了无数仙兵仙将的吕奉先,又或是刚刚才飞了回去的大金乌,都在这时候呆住了,似乎根本就像是放弃了抵抗一般,完全没有抵御那只大手的意思,就好像是,自知实力相差的太远,根本就放弃了抵抗!

    可他们却也没有被那只大手抓住,因为在这一刻,在他们身后的星空里,赫然也有一只大手探了过来,晶莹如玉,同时裹挟着难以言喻的混沌之力,重重的拍在了那一只掌握百万里星空的大手上面,竟然硬生生将那只大手撞的缩了回去,而后这只大手,便护住了大金乌等人,一个冷冰冰的女音响了起来:“你若较量,可来找我,何必掺与这些小辈之争!”

    “放肆!”

    仙舟背后的星空深处,那个声音压抑了无穷的怒火:“你们纠缠不清,究竟要做什么?拿我仙界边境,当作炼兵之处么?简直就是笑话,就这几个小辈,也只配与仙界寒族子侄相争,莫说帝子,就算是上品世家的任何一位天骄到了,也能击杀这群小辈,如斩蝼蚁……”

    “那就是他们自己的命数了!”

    那只玉掌的主人缓缓开口:“本尊只是看着,不让这场较量太过不公而已……”

    “哈哈,好,好,等到上品世家子来了,看你们还能骄狂几时,撤兵!”

    那声音大吼,竟不与纠缠,直接下了退兵之令。

    数艘法舟已经毁坏,但伤者不多,此时也是谨然有序,缓缓向后方撤去。

    “啊哈哈,下次再来,记得带条仙命,我要当作大礼留给我兄弟呐……”

    大金乌还在大叫着,只惹得那仙兵仙将之中,数人都恨恨的将目光看了过来。

    “嗯?”

    也就在这一场大战消弥之际,却忽然间有两道意志,似乎终于现了正在探查此地的太虚幻镜,同时向着虚空之中怪异的看了一眼,看起来,他们是在看向空无一物的虚空,但实际上,从方行等人的角度来看,那目光赫然是直朝着他们看了过来,只吓的太虚宝宝一声怪叫,太虚幻镜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画面,他也屁滚尿流的从镜面里爬了出来,小心拍着胸口。

    “吓死宝宝了……”

    望着太虚宝宝的滑稽模样,方行没有开口,仍然沉浸在刚才的画面里。

    便是鹿叟,也是脸色冷俊,一直没有开口,老脸之上,似乎所有的肌肉都已僵死了。

    “太……太可怕了,那些……都是此前天元的小辈吧?”

    良久之后,鹿叟才沉沉吐了口气,眼神如见鬼:“他们如今居然……能力战正仙?”

    “呵呵,他们当然是天元小辈,而且都是我兄弟!”

    方行也过了很久,才沉沉开了口,脸上的表情,却非常的复杂。

    似乎有些难以置信,又似乎有些震惊,更多的是古怪笑意,轻轻咬着嘴唇,低声道:“没想到啊,没想到,小爷我这一路打了过来,机缘造化得了不少,居然还不如他们……”

    “那些人,都是当初踏入了接引仙桥的小辈?”

    鹿叟似乎有些疑惑,试探着问道。

    “不错,只是其中几个而已,还有一些,刚才不曾看到!”

    方行回答的很是轻松,只是眉宇间,却也有几位难以形容的感觉。

    曾经在葬仙坡一战,接引仙桥出现,身边人都踏上了仙桥,惟独是他,被人勾去了名字,没有进入仙桥的资格,当时也曾想过,仙桥之内,肯定有许多造化,是自己拿不到的了,只是也没想到,在这时候看到了大金乌等人,那修行的进境居然如此之快,简直就是可怕!

    虽然了解不深,但他也看了出来,那批与他们交手的年青仙人,大概便是那传说中已经封正了的仙人,按照常理而言,那可是伪仙无论如何都不可敌的存在啊,可他们与其争锋,居然丝毫不落下风,甚至在最后时出手的吕奉先,更是表现出了远那些人的可怕实力!

    可以想象,那仙桥之上,究竟有什么样的造化了……

    若无仙命,他们又怎能会这么可怕的进境与实力?

    想到了这个问题,方行倒是一阵肉痛,开始有些痛恨那画掉了自己名字的人了……

    “走吧,不等了,咱们也进军大仙界!”

    也不知默默的想了什么,方行忽然间抬起头来,目光冷冷,看向了仙府之门方向。

    “额……怎么这般着急?”

    鹿叟却是一怔,有些不解的向方行看了过来。

    方行的回答则是异常的言简意赅:“急着过去抢点东西……”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