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帝流大人

掠天记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帝流大人

    仙府之门一开,场间的仙兵仙将便也同时提起了警惕,鼓鼓荡荡的杀机从他们身周升腾了起来,犹如此起彼伏的潮水一般,就连他们的坐骑,也在此时昂起头来,虎视眈眈!

    他们也早就知道那仙府之内有人,只是苦于无法打开仙府之门,这才拿他们没办法,只能一块给帝释大人送过去,而在他们的本意来说,自然是想要先将这群人拿下再说的,毕竟前几天那个突然出现的妖魔,实在让他们震惊不小,本来已经用大罗金符镇住,谁也没想到那妖魔居然硬生生逃脱了出去,不知去向,这本来就是他们的一场罪过,只是因为趁机寻到了仙王传承,自忖马上要立大功,可以抵消此罪而已,内心里,还是想搞明白是怎么回事的!

    因此,一见那仙府之门打开了,立刻便想要将里面的人抓住……

    仙府打开之后,似乎阴阳隔绝,外面的光芒进不去,里面的光芒却也出不来,因此里里外外都是黑洞洞的,隐隐约约,只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缓缓在黑暗里浮现了出来,披着头,看不清模样,只是感觉那人浑身硬邦邦的,似乎走路都显得有些僵硬,更让人觉得诡异!

    更诡异的是,他们早就猜到,里面只是一群恐怕连伪仙都不到的生灵,在此之前,只是看到了自己这些人的一点儿影子,便吓的头也不回的钻进了仙府中去,说明他们怕自己这些人怕的厉害,但在这时候,却隐隐觉得,这道身影缓缓浮现,居然让人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何方妖魔,受缚!”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还是魔奎,毕竟是一方仙将,再加上,好不容易等这里面的生灵出来了,也实在是怕他再退回去,因此在一惊之后,他立刻便暴喝一声,大手狠狠的向着那道影子抓了过去,想要一把捏住他的脑袋,然后将他硬生生的扯出来,定然不能教他跑了……

    这一抓,已经动用了他的仙法,五指之间,法则环绕,禁锢虚空。

    他有把握,无论对方怎生格挡,或是躲避,都没有用,只能被自己老老实实揪出来!

    只是他也没有想到的是,对于自己这一抓,那道身影,赫然毫无所动!

    既没有躲,也没有避,更没有格挡,只是不声不息,缓缓的向前踏出了一步……

    这一步踏出,外面的光芒便已经照到了他的脸上,露出了他的五官!

    那是一个看起来年龄不大的青年,估摸着只有二十余岁的模样,五官坚挺,枯披肩,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像是生铁铸就一般,就连他的眼神,也是冷冰冰的,没有一丝感情,只是落在了魔奎眼里,却像是从那眼神里看出了某种嘲讽之意般,瞬间心凉了半截……

    他的手掌,赫然已经探到了那人的脸上,却硬生生收住,没敢继续抓下去!

    在这时候,他仍然没有认出这人的模样,只是心里却生起了莫名的警兆,让他不敢无礼!

    似乎,潜意识里,已经有某一部分记忆苏醒了过来……

    “你说我是何方妖魔呢?”

    那人也定定的看着魔奎,脸上似乎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不知他这笑容因何而起,但看在了魔硅眼里,却愈觉得他看着自己的眼神都无比的轻蔑,像是在看着一只他可以随时捏死的臭虫一般,这更让魔奎心脏嘭嘭嘭的跳动了起来,终于有某一部分回忆,在这时进入脑海!

    “大胆妖魔,受死!”

    在仙将魔奎后面的仙兵等众,还未察觉场间的怪异,他们反应也只是比魔奎慢了一拍,很快便纷纷大喝,急于表功,一个个的皆擎起仙矛纷纷刺了出来,如同雨点一般绕过了挡在身前的魔奎,朝着那一半在仙府之内,一半在仙府之外,看不清模样的黑影戮了过去!

    而那个披着头的男子,仍然不动不摇,只是脸上的笑容更浓烈了。

    “停!”

    在这一霎,却是魔奎陡然惊醒了过来,大喝一声,双臂齐振,浩荡仙气散布了开来,硬生生将这所有的仙矛都禁锢在了当场,如同被一只大手握住,再也上前不得分毫……

    “大人……”

    那些仙兵还不解其意,皆疑惑的喊了起来。

    魔奎并不理会他们,只是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个男子,似乎要确认出什么来。

    他的脸色,随着某一部分记忆的涌现,已经越来越难看,竟有冷汗从脸庞上滚落了下来!

    能让一位顶尖的伪仙淌冷汗,这种恐怖可想而知了……

    那个披散着头的男子看着这一幕,似乎也非常的模样,便又缓缓向前踏出了一步,此时他便已经完全的走出了仙府之门,整个人都暴露在了龙界之中了,也有更多的人看清了他的模样,却不是每个人都认得他,只是也察觉了场间的古怪,一时无人敢开口说话……

    “你叫魔奎是吧?”

    这披散着头,一身凶悍之气的男子目光扫向四周,打量了一下周边的环境,然后才收了回来,淡淡的落在了这仙将魔奎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漫不经心道:“你认得我?”

    他这般问话,却更验证了魔奎心里的某种猜想,脸上的冷汗落的更快了。

    狠狠吞下了一大口口水,他才强行提起了勇气,口舌都显得有些干,声音更是虚的可怕:“属下……属下没有一日,不念着……不念着大人……没想到……没想到……”

    “既然认得我……”

    那披散着头的男子淡淡看着魔奎,忽然间脸色一变,厉喝:“那还不跪下!”

    轰隆!

    他淡淡说话时还好,这么一声暴喝,却立时吓的所有人都一哆嗦,分分不是很响亮的声音,从他口中说出来,便仿佛响起了一声霹雳一般,吓得场间仙兵等众,无不打了个哆嗦,那个魔奎更是腿一软,直接便向着披男子跪了下去,不停的叩头,竟然一直不停……

    “大人……你……”

    见到了魔奎这个模样,那些追随他的仙兵却都一个个的愣住了。

    过了半晌,才有人硬着头,打破了死寂,向魔奎问了一句……

    “跪下!快跪下!”

    魔奎似乎被夺了魂一般,此时才想起了他们,急急回头大喝,见到那群追随自己的仙兵都是一副浑浑噩噩的模样,忍不住急出了火来,压低着声音大喝道:“他……他是帝流大人!”

    “帝流大人?”

    不说这一个名字还好,一说出来,却更是人人都呆住了,半晌回不过神来……

    帝流大人不是已经死了千年之久吗?

    连仙殿里的魂灯都已经熄灭了……

    更有人直接看向了那仙府之门,心里暗想:就是因为追逐这一处太虚仙王的传承地,才导致殒落的啊,怎么可能又有一位活生生的帝流大人,居然从这门后走出来了……

    咯登!

    一想到这仙府之门,更多人心里回过味来了,再看到此时仍然在不停的磕头,头也不敢抬的魔奎,心里更是升起了翻江蹈海一般的惊恐,再看那脸上挂着淡淡笑容的披男子时,心里已经把他与一个仙界知名的魔头重影,一颗心,登时被叫作恐惧的潮水给淹没了……

    “拜……拜见帝流大人……”

    又是一批人跪了下来,伏在地上瑟瑟抖。

    而剩下的人已经没有了主心骨,便是没见过帝流,甚至不知所已,也跟着跪了下来!

    一个微笑,一声大喝,场间已经没有了仙兵仙将,只剩一片磕头虫……

    “这果然是一个凶名昭著的家伙啊……”

    而在这时候,千年之后重生回来的帝流,或说方行,俯视着这些人,心里微觉得意!

    出来之前,他已经与太虚宝宝打听的十分仔细,赤宵仙帝的三子帝流,本来就是骄狂无限的性子,在大仙界凶名昭著,甚至可以说是残暴,几乎没有什么好友,更无人胆敢接近他,方行也是在了解了这些之后,才决定了自己出来之后要怎么演,以免让人起了疑心……

    现在看看,他觉得自己演的还是挺成功的!

    “帝流大人居然……居然没有死,真是万幸,却不知大人这一千年……怎么活下来的?”

    也正方行面带冷笑……其实是心满意足的微笑……俯视着这一片磕头虫时,却忽然间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他转头看去,却见那赫然是名唤山尊的老头,别人跪拜之时,他也拜了一拜,不过明显没有别人那么害怕,此时已经抬起了头来,目光审视,甚至有些狐疑的看着自己,说出来的话虽然显得非常客气,但也分明带着一股子不易察觉的质疑之意……

    “我……”

    方行下意识便要将编好的说辞说出来,但心念忽然微动,忍住了未说,脸上露出了一抹阴鸷的笑容,淡淡的盯在了山尊的脸上,续道:“……有必要跟你说些什么吗?”

    一边说,他一边走到了山尊面前,低头俯视:“为什么别人一直磕头,你却只磕了一个?”未完待续。8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