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掠天记 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帝流毕竟死讯传了千年之久,而今竟忽然从这仙府之门内走了出来,这群仙兵仙将的心思可谓无比复杂,魔奎乃是因为曾经本向帝流效忠过,千年之前,乃是帝流麾下的一位小小仙兵,只是后来帝流失踪,才被帝释接手,后来终究爬到了这仙将之位,因此他这一看到帝流,先想起的便是帝流曾经的凶戾,以及对于他会不会追究自己的担忧,自然吓的六神无主,可山尊却非如此,此老本来就是客卿身份,也未曾见过帝流,胆子却比旁人大些……

    本来他见到了帝流出现,震惊之余有些诧异,想旁敲侧击一番,却没料想,这帝流居然如此霸道,非但一个字也不肯解释,却直接走到了面前,那一声问,直将他问得懵了……

    “你……”

    他下意识里便有些怒火,抬起头来,但看到了帝流冷漠的面庞时,心里却是一凛。

    毕竟还是想起了这帝子的凶横霸道,有些不敢与他强项了。

    “山尊,山尊,事关重大,切莫触怒帝流大人啊……”

    仙将魔奎与山尊有些交情,见状已然大惊,急急传音劝慰了起来。

    “老儿知错……”

    山尊也不是个真的硬骨头,心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便也拜了下去,一动不动。

    方行冷笑了一声,便不再理会于他,而是慢慢的转过了身,打量着那仙府之门下方的大阵,此时的太虚宝宝也走了过来,跟在他的腿边,只不过别人也无人敢问这小孩子的身份,而方行打量了那传送大阵几眼之后,嘴角亦升起了几分冷笑:“这是给谁的?”

    魔奎呆了一呆,急忙又拜伏在地,小心翼翼道:“帝释大人有命……”

    “那个废物?”

    方行直接接过了话口,脸上的表情里,满是冷嘲之意。

    “额……”

    魔奎与山尊,乃至其他的仙兵都惊呆了一下,他们向帝释效力多年,视之为神,可从来没敢如此轻蔑过他,就算是放眼整个大仙界,敢骂帝释大人为“废物”的又有几个啊?

    不过虽然下意识的恼怒了几分,便很快便又苦笑着压下了这股子怒火,这帝流的一声“废物”,倒也钩起了他们更多的记忆里,在曾经的帝流大人面前,这帝释大人可不就是废物么?别说是在他们面前,据说便是以前,帝释大人也没少被自己这个弟弟当面指骂“废物”啊!

    见下方一片尴尬的苦笑,却无人敢开口反驳自己的话,方行也略感满意,趁热打铁,轻轻踢了那大阵几脚,然后冷笑说道:“这劳什子大阵没用了,给我拆掉吧!”

    魔奎等人心下更为震惊,见到了帝流,他们心间惧怕,跪拜于他是可以的,毕竟帝流无论怎么说都是仙帝之子,自己身为部属,拜他自是,但若是拆掉这大阵的话,那可就是公然反抗帝释大人的命令了,到时候万一帝释大人追究了起来,那自己这些人怎生处之?

    “这个……帝流大人,这大阵可本是帝释大人他……”

    一片沉默里,魔奎不得不硬着头皮开口,想要解释几句。

    “我出来的时候,已经听到了你们的话了!”

    方行冷笑了一声,眼神扫过了魔奎的脸,而后便微微昂着头,声音里带着一抹冷嘲:“你们是奉了那个废物的命,在这里寻找仙王传承地的吧?呵呵,千年之前,本帝子追杀那苟延残喘的太虚仙王进入龙界,便已经注定了这仙王传承是我的,只不过我有些大意了,被那太虚老儿诈死暗算,沉睡了千年,亏得一群无知的天元生灵闯入,毁了仙魄,唤醒了我……”

    说到了这里,声音已是微沉,甚至暗蕴怒火:“此时本帝子既已醒来,这仙王传承自然便是我的,里面的一经一丹,一草一木都归我所有,那帝释是个什么东西,敢抢我的东西?”

    “大人息怒……”

    魔奎等人皆急急拜伏了下来,不敢表明态度。

    帝流与帝释大人之间的争夺,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掺与其中!

    不过对于方行的话,他们倒也暗暗记在了心间,暗暗推敲,本来帝流大人失踪千年是个谜,如今活着归来更是个谜,只是他们身份低微,不敢直接询问而已,如今帝流不经意叙述了出来,倒也解去了他们心间的一些困惑,大的逻辑上是能说通的,只是细节不知而已!

    而这,自然也是方行早就想好的,他冒充帝流归来,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这千年的去向的,只是不能随便向人解释,山尊故意打听时,他偏生一个字也不说,但自己漫不经心的说上几句还是可以的,毕竟也要借这些人的口,去宣扬自己归来的消息,越稳妥越好……

    “原来是那群天元生灵救了大人,却不知他们现在何处,倒要好好奖励……”

    山尊沉默了半晌,也忍不住开口,小心翼翼的说道。

    “奖励?”

    方行却笑了起来,故意盯着他的眼睛,沉笑道:“我已经奖励过他们了!”

    魔奎与山尊皆是微怔,抬起头来,却见那仙府之门,在那个背着一方铜镜的婴孩出来之后,便已经关闭,没有其他人走出来,那些天元生灵,难不成还要继续藏在里面不成?

    “哈哈,本帝子千年沉睡,腹中饥饿,那群蝼蚁又要触犯于我,你们觉得……”

    方行声音低低的笑了起来,轻轻舔了一下嘴唇。

    “这……”

    魔奎与山尊以及其他的仙兵们,皆是身心一震,头低低的伏了下去。

    直到此时,才明白了那“奖励”是什么意思……

    再联想到,此前的帝流大人便是凶戾残忍,骄狂无边,有过吃人的传闻,据传那把欺天霸蛮刀便曾经以百万修士的冤魂打造,如今对照着这条传闻,倒更确定是本人了……

    方行说完了那句,也不再开口,只是目光冷幽幽的扫过了一众仙兵仙将。

    瞧那眼神,却是让人心里毛,不禁有人暗想:这……这他娘的不会是还没吃饱吧?

    魔奎硬着皮头,主动开口道:“帝流大人苏复归来,可喜可贺,但千年闭关,想必身份疲乏,小人鄙陋,未备珍馐美馔,但些许灵丹劣酒还是有的,再猎几只妖禽走兽……”

    “献上来!”

    方行直接摆了摆手,冷着张脸,一个字也不多说。

    “快,快快,都献上来!”

    魔奎心里松了口气,急命人将他们珍藏的美酒灵丹等物献了上来,平时贮存的肉干,生怕方行不满,也不敢往外拿,急急命人去猎这龙界之内的灵兽,拿来为帝流大人下酒,看到这魔王开始混不吝的大口吃喝了,不再盯着别人的脑袋看,心里这才略略有些放心了……

    “把那美酒喂我一口……”

    “唉,那灵丹再塞给我一个……”

    太虚宝宝凑到了方行身边,小鼻头不段的掀动着,瞅瞅这里,瞅瞅那里,不停的指。

    而方行也是一边大口吃喝,一边随手塞给太虚宝宝,这两个人倒像是饿鬼一般,惹得其他的仙兵仙将都悄悄的侧目来看,但也只是偷摸的看一眼,便立刻收回去了,对方行来说,他现在这肉身确实饥渴难耐,毕竟千年未进食水,无论是食物,还是灵精,又或是疗伤用的灵丹宝药,都是急需之物,而且这些仙兵仙将的东西,可比他们在天元带过来的强多了……

    大仙界,天生仙气浓郁,自然万物都更具灵性,效果也更好。

    太虚宝宝还没有真正的化成人,吃不吃东西都一样,以前天元拿来的东西,他都有些看不上,如今见到了这些仙兵仙将拿出来的美酒灵丹,却也嘴巴有些馋了起来……

    不过他们的模样,倒也正符合了众仙将心间的猜测,毕竟困了千年时间了!

    “他们现在,一定在想办法将帝流还活着的消息释放出去吧……”

    一边吃着,一边小眼睛滴溜的转动着,太虚宝宝小声传音给方行。

    “就要让他们去放出风声,才方便我做事!”

    方行并不理会,脸色不变的说道。

    ……

    ……

    “快快,这个消息必须立刻禀告帝流大人知道……”

    “可是帝流大人与我们隔了数座星域,便是用血媒传讯之法,也需要一天时间才能得到啊!”

    “那就先传给青萝仙子,他是帝释大人的未婚妻……”

    “可……可你难道忘了,青萝仙子以前,和帝流大人可是……”

    “这些东西不是我们能理会得了的!”

    在方行与太虚宝宝大吃大喝之时,魔奎与山尊正也急急的讨论着,他们知道,帝流居然还活着,这个消息实在太过重要,必须立刻活着,只不过他们的身份低微,直接传讯给正在闭关的仙帝那是不行的,甚至说直接传递给仙老都不合规矩,再者传信给仙老,那也有可能引一系列的事端,对帝释大人不利,最终选来选去,却只能先传讯给一人,让她决定了!

    一柄小小的飞剑,很快便潜行万里,消失在了虚空里……

    而山尊与与魔奎,也是呆呆看着飞剑的消失,心里暗暗叹了一声:“这一次,麻烦大了!”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