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谁敢杀帝子

掠天记 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谁敢杀帝子

    “那片祖殿,或许便是龙族的老祖宗们,留给老三最大的造化了……”

    回了驻扎营地,方行一直呆了行宫之中,盘膝而坐,不言不语,心里细细的想着自己这一日的所见所闻,也想着该有什么对策。如今得到的情况来看,局面比自己想象中还好了一点。最起码,龙族古界并不是像他想的那样,完全的被大仙界攻破了,还留下了自己的些许遗泽,而且有着封域大阵的存在,大仙界也不可能真的将这一片龙界完全收伏。而更重要的,则是他与太虚宝宝聊了几句,倒是隐隐猜到了大仙界如此紧张太虚仙王传承的原因……

    三千年前,龙族被灭,封域大阵开启,仙王便已无法踏入龙界,而能够进来的,也多是一些小鱼小虾,根本无法靠近龙族祖殿,但是有人一打破了这个例外,那就是被其他仙王追杀的太虚仙王,他在濒死之际逃进了龙族古界,也成为了三千年来,第一个进入龙族古界的仙王,其他仙王,估计也猜测着,太虚仙王应该有某种秘法吧,可以躲过封域大阵!

    他们如此紧张太虚仙王的传承,或者不仅是因为那是太虚仙王遗留的传承地,而在于太虚仙王的传承里,很可能便保留着如何让仙王进入龙族古界的秘密,那是一把钥匙……

    “看样子,这大仙界里秘密很多啊,倒是要尽快搞搞清清楚……”

    方行心里,也忍不住细想了起来。

    他自己也知道,其实现在以帝流身份回归,无异于走钢丝,实在冒险,当务至极,还是尽快养好这肉身的伤,然后脱离魔奎等人的监视,尽快进入大仙界去闯荡一番……

    毕竟,他可没想着一直以帝流的身份行事,那还是太冒险了。

    大仙界之中高手倍出,藏龙卧虎,露馅是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离开之前,倒要先去那祖殿一探……”

    方行慢慢的梳理好了计划,本来他今日探查龙界,便是想要寻一条离去的通道,只是无意中现了祖龙大殿的秘密,这才又起了些别的心思,最起码,要试试那祖殿能不能进去!

    “适才天边有血芒一闪,如果我猜的不错,应该是他们寄出去的剑符有了回音了……”

    正在方行凝思之际,太虚宝宝小跑了过来,急向方行说道。

    “他们此前寄剑符出去,必是在向人请教些什么,先看看他们说的事情!”

    方行眉头一皱,便有了计较,不动声色的传音说道。

    “好来!”

    太虚宝宝痛快答应,将自己后背上的太虚幻镜解了下来,立在了方行身前,然后一头钻了进去,如今是在外面,没有阵纹,但毕竟太虚幻镜可是仙王炼就的宝物,在距离如此之近的情况下,太虚宝宝也是想看什么就看什么,毕竟他曾经也是可以掌御一域的神物,偌大仙境,都能够被他尽收眼底,看尽一切,而今在龙界之中,区区距离,那更是轻松简单……

    ……

    ……

    而在这时候,魔奎与山尊也正焦急的等待着,他们派了人盯着方行所在的行宫,自己却尽可能的躲得很远,靠着一块山阴后面,一边警惕的察觉着周围有没有神念窥伺,一边静静的等着什么,待到周围感觉安全了,才将刚刚收到的一道血符取了出来,神情异常凝重!

    “唉,本来我们盼着,是青萝仙子先作出反应,却没想到,反而是帝释大人不惜消耗十名伪仙的性命,以血祭天,将这封加急的符信传了过来,也不知道里面会有什么内容啊……”

    魔奎与山尊看向彼此的眼神甚是古怪,似乎不愿收到这血符一般。

    但血符既然到了手里,不看却也不行,只好硬着头皮打了开来。

    血符在山尊手中,他殿开之后,飞一扫,顿时愣在了当场。

    魔奎大急,忙问道:“信上写的是什么?”

    山尊面带苦笑,将符信翻过来给他看,信上是龙飞凤舞的一句话,笔迹血红,触目惊心。

    “帝流千年之前便已经死了……”

    只有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别无其他。

    魔奎见了,也顿时一呆:“传闻中,帝流大人是在千年之前便已经死了,但他现在不是活着回来了吗?咱们可是亲眼看到的啊,那么活生生的一个人……帝释大人莫非不信?”

    “这……恐怕没那么简单吧?”

    山尊苦笑了起来,魔奎的脸色也非常难看,似乎两人猜到了什么,但却不敢说破。

    帝流在千年之前便已经死了!

    这是一句沉述的话,仿佛在矫正别人的一个错误,告诉他们一个事实!

    而另一个角度,则是在下达一个隐晦的命令!

    帝流在千年之前便已经死了,那么他就是已经死了,倘若他没死,那就让他赶紧死!

    魔奎与山尊二人的沉默里,都带了难以形容的苦笑。

    事实上,他们也是因为早就猜到了帝流的心思,这才先寄信予青萝,便是想着青萝仙子可以早些回应,让他们有个主心骨,不必背负这份压力,可谁也没想到,如今等了足足一天多的时间,本来应该两天时间才能将信寄来的帝释大人以伪仙祭天,寄了加急血符过来,可分明应该早就有回音的青萝仙子,反倒迟迟没有动静,还是让他们陷入了这两难之中!

    “咱们……真要击杀帝子不成?”

    过了许久,山尊才低低的问了一句,声音不大,却吓了魔奎一跳。

    “帝流大人可是出了名的凶神啊,凭你我二人……”

    山尊轻轻抬手,阻止了他的话,目光阴沉沉的道:“那是千年之前,千年前的赤帝之子,帝流大人,自然是不二天骄,自幼展露头角,又获仙命封正,小小年纪,便修至了太乙正仙,风头无二,但如今,他毕竟是被镇压了千年,十分偶然才逃得了一命,不过你也看到了,他肉身重伤,又近乎朽化,恐怕十成本领里剩不下一二成,早已不是千年前的凶神了……”

    “那……那也不是咱们能对付的吧?”

    魔奎颤声说道,手掌似乎都在微微颤抖。

    “但咱们手里,还有那张大罗符篆不是么?”

    山尊沉着声音说道,老脸之上,一片孤鸷,眼底似有阴火在闪……

    魔奎一个激凌,面上现出了两难之色,犹豫半晌之后,却忽然像是心一横,低声道:“还是太过冒险了,山尊,我晓得你的心思,只一心想为帝释大人效力,替他铲除祸端,可你想过没有,那位……”他向着行宫方向,轻轻一指:“……毕竟是帝子啊,他与我们不同,他的父亲是至高无上的仙帝,而且在千年之前,仙帝对他的宠爱远远过了其他的子肆……”

    一边说着,他脸上一边露出了迟难的表情:“我魔奎没有别的本事,只想好端端的活下去,所以我劝你一句,这等大人物的争端,咱们最不要做那马前卒啊,看起来我们是为帝释大人立下了大功,但没准将来事,顶缸的便是我们,你也不想想,为何帝释大人寄来的血符之上,除了这句话外,别无一辞?这根本就是不想落人口实啊,将来无事还好,万一出了事,那咱们就是替罪羊,毕竟帝释大人可没说过任何一句要我们杀人的话啊,咱们……”

    这么一番掏心窝子的话,还真个让山尊也呆了一呆。

    “可是,现在帝释大人已经传了血书过来,若是不做,恐怕咱们也是死路一条啊……”

    半晌之后,山尊才苦笑了起来。

    帝释以血书暗示,便等于是下了密令,他们二人若是装糊涂,恐怕也活不了几天!

    “唉,青萝仙子此时定然早就收到了咱们的剑符,却为何迟迟不肯回信呢?”

    魔奎忍不住顿足,重重叹息,颇有几分埋怨之意。

    他们两个,其实在此之前,便已经料到了这番局面,只是大人物有大人物的争斗,他们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对策,而他们的对策,便是先将这消息禀报给青萝仙子,毕竟帝释大人说过,在他离开后,便由他的未婚妻替他处理所有的事务,因此他们禀报给青萝仙子,也是不过份的,而青萝仙子做下了决定之后,他们二人便可以脱身出来,起码会有人做主了……

    按照距离远近,青萝仙子该早就收到了回信,可没想到的是,居然直到此时都未回复!

    “难不成我们……”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底的惊惧,心一横,便要做下那个决定来……

    不过也正在这时候,这一方正值暮色沉沉的龙界天际,竟忽有道道红霞绽放,似乎天空被撕出了一条裂隙,而在那裂隙里,赫然便有一道银光冲了出来,瞬息之间,划过了万里长空,径直飞向了这一片高山,定盯看去,才现那竟是一道银梭,华美精致,布满符文,于虚空之间穿行之迹,却如同一艘仙舟,极是不凡,乃是在大仙界,都出了名的顶级仙宝!

    “那银梭……恁地眼熟……”

    魔奎呆了一呆,有些不知所以的抬头看了过去。

    “那是青萝仙子的破界银梭,原来她没有回信,却直接亲自过来了……”

    山尊定睛一看时,心里又惊又喜,急急踏上虚空,遥遥施礼相迎去了。

    魔奎心头,也着实放下了一块巨石,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说真的,帝子便是帝子,至高无上,身份尊贵,除了其他的帝子,又有谁敢动半点杀机?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