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斗心斗胆赌凶名

掠天记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斗心斗胆赌凶名

    前有大罗符篆,后有紫色怪爪

    若往前有,极有可能引来那大罗符篆的力量,谁也不知道是什么下场,有可能直接便被那符上的气息撕碎,神魂磨灭,但若不往前走,那红衣丫鬟的紫色怪手硬抓了过来,也是被人拿住的下场,而结果自然不难想象,毕竟这具肉身虽然强大,可那紫色的魔爪明显也不是凡物,没准就是专门用来破他肉身的啊!方行此时赫然面临了进退维谷之境,不过这种犹豫之意并未持续太久,又或者说,根本就是在一瞬之间,他便做下了决定,丝毫不耽搁功夫

    “冲!”

    “继续向前冲出去!”

    心一横,方行直接向前急掠了出去,目光变得凶狠至极!

    在前面,大罗符篆上面的气息已经滚滚荡荡的释放了出来,愈的凶猛,让他有种感觉,自己如今便好似在冲向一尊凶神,是在自寻死路,若是换了旁人,可能仅仅是这种心灵上的压迫之意,便使得他连腿都迈不动了,只可惜偏生就有方行这种怪胎,一身都是狗胆!

    那种大罗符篆,对人心灵上的威慑是极其可怕的,当时的九头虫便是因为被此符镇住,心灵受到影响,才会愈战愈怯,最终被魔奎等人拿了下来,当然,他后来又不知用了什么方法逃走了,不过对方行来说,他甚至连九头虫那种影响都没有,这等直接镇压人心灵的符篆之力,对他来说,反而是作用最小的,又或者说,在这一块,他的抵御力天生比别人强!

    就好像红尘间,平民百姓见了帝王,恐怕吓的连话也说不出来!

    但方行却是那种完全感觉不到帝王有什么可怕的类型

    妈的老天都不比我大,你又凭什么让我怕你?

    当然了,这里说的不怕只是说他感觉不到别人身上那无形的威压,天生没有敬畏之心,却不是个不知轻重的傻大胆实际上要是有人拿刀子来砍他他还是跑的比谁都快的!

    如今便是如此,他忽然不顾一切的朝着大罗符篆冲了过去,心思却也飞快转了起来

    “师傅小心,那符上真有可怕的力量,咱们会被撕碎的啊”

    抱着方行大腿的太虚宝宝,已经吓的哭腔都出来了

    “他不敢!”

    可对这一绝境,方行却只是狠狠的说了一句。

    一边说着,他向前冲去的度反而更快了,眼神更是凶狠,直向魔奎看了过去!

    轰!轰!轰!

    他此时赫然如同一般流星也似,瞬息间冲进了那大罗符篆,甚至已经感觉到了那一道符篆在自己头顶之上悬而不落的威压,可与此同时,他却狠狠的看向了魔奎,目光犹如实质一般,带着他整个人所有的精气神与滔天怒火,狠狠的灌进了魔奎那两只有些呆板的眼睛里!

    “我的老天爷,你看我做什么”

    魔奎此时的心里,已经开始叫苦连天了。

    对于他们这等境界的人来说,不可能感觉不到有人在看着自己。

    而下意识的,感觉到了向自己看来的目光,也就下意识的朝着对方看了过去

    这一看,却了不得,魔奎几乎被吓的整个人都僵住了。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眼神啊

    憎恶,愤恨,凶戾,暴躁,嗜杀

    甚至,还带着些许冷笑与轻蔑!

    方行明明没有说一个字,也没有传音过来,但魔奎却仿佛听到了一个暴戾的声音在心底响了起来,带着一股子噩梦一般的狰狞:“就凭你这寒门出身的伪仙,也敢对我起杀心?就凭你这蝼蚁一样的东西,也敢对帝子动手?你可知道杀了我,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你可知道待我拿回了自己的权力,会用什么样的手段来整治你这个胆敢冒犯我的小小仙将?”

    那种种念头,几乎快将魔奎逼疯了

    而偏偏,方行距离他近了,还真的微微动唇,仿佛说了一句话。

    “你要真有胆,就来杀了我吧”

    这么一句似有似无的话,更使得魔奎心脏仿佛被重重一击!

    明明此时方行已经距离他越来越近,只要他心意一动,请下了符篆上面的仙力,便可以将这位帝子镇杀在当场,可偏偏,他的心思却在这时候几乎崩坏,胆量无影无踪

    他本来就是不敢诛杀帝子的啊

    此时出手,也是因为无奈,跟着虚张声势一下而已!

    谁也没想到,这帝子竟似疯了一般,偏偏要将自己的性命葬送在自己手里

    自己这时候若是请动了大罗符篆之力,帝子无异于便是被自己亲手杀死的!

    而这,在大仙界来讲,是何等可怖的一件事啊

    正是这等犹豫,使得他竟愈的不敢动用起那大罗符篆之力来

    “快快镇压他啊”

    那红竿仙子,本来看到方行冲向了魔奎,冲向了大罗仙符,心间也只是冷笑,觉得他那只是找死而已,毕竟论起品阶,那大罗符篆上的力量甚至比她这法宝都还要厉害,她认为那帝流只是在必死之间,走头无路的乱闯罢了,但一直看到方行冲的越来越近,甚至已经快要冲到了魔奎身前时,那位仙将都没有全力请下大罗符篆的力量来,她才感觉到不对劲了

    如今的局面,她们分明稳操胜券,但那仙将,怎么反而脸色苍白,一脸惧意?

    “你怎么”

    她忍不住大叫,只是叫了一半,便收了声!

    最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

    轰!

    帝流竟然直接冲到了魔奎的身边,甚至算得上是与他擦肩而过

    可那魔奎竟迟迟都没有动用大罗符篆真正的力量,甚至身体似乎都僵硬了,一动也不动,直到最后时,他略略抬手,似乎想扯住擦肩而过的帝流,但最终那手还是垂了下去!

    逃了

    那本该必死的帝流,居然成功的从仙将魔奎的身边冲了过去,由始到尾,这位仙将便只是祭起了大罗符篆,作势要拦,但却最终都没有真个动手,只是眼睁睁的看着这位杀神,从必死之境逃了出去,而他自己,则像是经历了一场天人大战,身形晃荡,几乎一跤跌倒!

    “为什么你怎么敢?”

    红裙丫鬟尖利的叫声撕破了虚空,震荡得周围山谷轰鸣不已。

    “我我刚刚做了什么?”

    魔奎直到此时,才抬起了头来,面如黄腊,眼神迷蒙,似乎如梦初醒

    “你什么都没做”

    红裙的丫鬟满面怒容,恨铁不成钢的向魔奎看了过来:“你居然放走了他!”

    “我我被他的慑魂术给给”

    魔奎张口,却无力辨驳,看样子,他甚至自己都还有些糊涂,口舌讪讪。

    “嘿嘿,那帝流千年之前的凶名,还是有些作用的”

    而在这时,好不容易逃出了生天的方行,也是忍不住冷汗津津而下,同时松了口气。

    刚才,正是他在瞬息之间,做下的一场赌注!

    早在太虚幻镜偷看魔奎与帝尊的商议之时,他便现,这位本领不低的仙将,其实胆子小的很,再加上他似乎早就认识帝流,深知帝流的可怕,更是下意识的便畏惧自己这肉身的身份,如今,虽然被那红裙的丫鬟引着,不得不动参与到了这围杀之中来,但想必心底的惧意还是存在的,方行走头无路的情况下,便决定要与这仙将赌上一把,赌他有没有这胆量!

    也赌这帝流的凶名,有没有那么大!

    赌赢了,便可逃出生天!

    赌输了反正也没啥可赔的

    死死的盯着魔奎的眼睛,便是要让他心里的恐惧愈来愈大,怕到让他不敢动手!

    当然了,视线相交时,他也运转了太上感应经,将自己的神魂之力完全的催动了起来,希望能够震慑魔奎的心灵,只不过,他的神魂虽然强大,却也不知道对魔奎这等伪仙起没起作用,但总而言之,他还是赌赢了,借着帝流留下的暴戾凶名,生生吓住了仙将魔奎

    “追一定要追上他,绝不可让他活着回到三十三天!”

    “他没有破域仙宝,离不开这里,我们谴人拿他”

    背后传来了红芉仙子凄厉的厉喝,以及山尊愤怒下令追杀的声音,悠悠回荡在山谷之中。

    “嘿嘿,几个王八孙子,等着小爷我回来生抽你们的筋”

    而在这时候,好容易逃出了绝境的方行自然也不敢怠慢,使出了吃奶的劲催动着这还有些僵化的肉身,一遁便是几万里,直朝着龙界这广阔无边的深山恶岭窜了出去,与此同时,心里也有一股子强烈的恨意升腾了起来,倒是第一次,对这几人生出了真正的杀心

    本来他就是借用的别人肉壳,那些仙兵仙将怕他也好,恨他也罢,他都感觉不深,反而觉得有些好玩,就好像是在看戏一般,不过刚刚那一幕,却着实让他有些后背凉了!

    毕竟,虽然那些人想杀的是帝流,但差点丢了的,却是俺老方的命啊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