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都怪龙族老祖宗

掠天记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都怪龙族老祖宗

    ps今天黑山来一波剧透哦,大家猜下赤霄仙王帝子有几个?黑山会在公众号上放出哦,大伙微信搜索公众平台微信号heishan1aogui99或是直接搜索黑山老鬼添加即可,关注后,回复“帝子”,即可查看。

    “事情既然做了,就要做到底,魔奎老弟,你刚才犹犹豫个什么劲啊……”

    却见那虚空之中,一道黑影势若闪电,直向着远处的深山遁去了,那度简直就是可怕,像是一柄飞剑直刺入了苍茫之中,瞬息间便被山势与云气淹没了……山尊与红芉仙子,都急急追了上去,魔奎只好也跟着追去,不过一柱香功夫之后,便看到了前方虚空里凝神看着四周的红芉仙子与山尊,很明显,这两个人却是已经追丢了,见到了魔奎魂不守舍的赶了上来,那红芉仙子柳眉倒竖,愤恨看来,便是山尊,也唉声叹气,忍不住向着魔奎埋怨了一声!

    “我……他……他好像对我施展了慑魂之术,竟让我动弹不得!”

    魔奎只好极力解释,虽然他心里也清楚,刚刚那大概不是什么慑魂之术……

    说白了,他就是被吓住了!

    “呵呵,我不管你如何,希望你心里明白,倘若被他活着回到了三十三天……”

    红芉仙子并不理会魔奎的解释,只是转过身来,阴瘆瘆的开了口,声音甚是凄厉。

    可在此时,刚刚才从那噩梦一般的感觉里苏醒过来的魔奎,甚至还听出了些许惊惧!

    “是啊,绝不能让他活着回到三十三天,否则岂不是……”

    魔奎心里,也有一种深深的恐惧感升腾了起来,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当然不能让他活着回三十天了,魔奎老弟,红芉姑娘,咱们刚才已经做下了这等事,凭那帝流……呸,凭那假帝子瑕疵必报的性子,若真个逃回了三十三天,再得了势,怕是咱们三个人人死无葬身之地,呵呵,到时候就算是帝释大人与青萝仙子也保不住我等……”

    倒是那山尊,此时显得稍微有些冷静,只是森然开口,却让人心里更为惊惧。

    不过,他说明了厉害,很快又道:“但咱们也不必担心,这龙界广阔无边,又有封域大阵,只有借着破界仙宝才能离开,而这仙宝,只有咱们才有,他是逃不掉的,况且他还受了伤,肉身问题也很大,短时间内是不可能伤势复原的,只要咱们能够找到他,那就……”

    “好,那就找吧!”

    红芉仙子声音阴冷的接过了话,娇美的面上竟带着一抹恶毒之意:“不惜任何代价,不惜一切精力,哪怕是搜遍这整座龙界,也要将他找出来,不杀死他……麻烦就大了!”

    “无防,我们各占一方,以神念寻他,看他能躲去哪里!”

    山尊冷笑一声,站了出来,似要催动神识。

    “若是遍搜龙界,怕还不是我们的力量能及,我倒有个主意……”

    也正在这时,魔奎忽然站了出来,他刚才被帝流的眼神所慑,心间惊惧,错失了镇杀帝流的最好机会,已经犯下了大错,一直心间惊惧不安,此时似乎是为了弥补自己刚才犯下的大错,竭力想要立功,倒是非常的上心了,此时眉头紧紧皱着,目光朝着北方看了过去!

    “他曾经特意找我打听那祖殿之殿的事情……”

    “你说他会逃向怒海方向?”

    山尊一怔,皱起了眉头:“那里根本就是死路,又少遮掩,他不会这么傻吧?”

    “且先过去看看,总少不了什么损失!”

    魔奎沉着一张脸:“我总觉得他有些奇怪!”

    “这……”

    山尊还有些犹豫,但红芊已冷冷做下了决定:“好,再信你一回,先去那边看看!”

    ……

    ……

    “虽然暂时逃了出来,可也得防着那些人用其他的手段找到我!”

    “在这龙界里乱闯,也不是个办法,不如去那边碰碰运气……”

    而此时的方行,也正心里暗想着,不敢御空,只贴着地面,在深山里直朝着北方飞掠!

    这龙界广阔无垠,也不知有多大,总之肉眼所见,根本不见边际,而且几乎看起来,皆是一片一片的深山荒林,也不知哪里有凶恶的异兽灵禽,他此时却只能像是没头的苍蝇一般乱撞了,但他也知道这不是什么办法,肉身有伤,无法一直逃窜,早晚会被人找到……

    很快的,他就想到了此前看到的北方那一片怒海,也想到了那怒海之上,被重重封禁所守护着的祖龙大殿,如今走头无路,倒不如先去那一方祖龙之殿看看,有无生机!

    毕竟,那方祖龙之殿,分明便是龙族先辈留给子孙的遗泽!

    别人进不去,自己这识界里的敖烈与龙女却不见得,毕竟他们是真正的龙族血脉……

    “龙族的死鬼老祖宗们啊,我可是一心帮你们的子孙,若有灵的话,就开开眼吧……”

    心里也是暗暗祈祷着,希望可以在这龙界之中,落得一个好点的下场。

    大概他不往深山老林里躲,偏要逆势而行,硬着头皮赶向那一片怒海的做法,着实出乎了那些人的意料,这一路居然有惊无险,差不多用了一整天的时间,他便赶到了怒海边缘,空中乌云密布,将那眼前那浩荡无边的怒海都笼罩在了其中,只显得烟雨迷蒙,天地浩渺!

    而看似浪潮翻涌的一片怒海,其中更拥有着无数道禁制,使得方行不得不在此驻足,探头瞧了瞧,知道那禁制不是自己能打开的,便在山崖上盘坐了下来,瞧瞧左右无人,便右掌张开,将在自己识界里面修炼的敖烈唤了出来,也无暇多说,便要他看看那怒海中的祖殿!

    敖烈一见那怒海,也有些激动,想要跳入怒海之中,却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禁锢,竟然靠不进去,这使得他一脸的激情有些黯淡,忍不住叹了口气,道:“我有一种预感,那海中的祖殿,有种力量在召唤我,我应该可以得到那祖殿中的传承,只不过,这海中的禁制太厉害了,它没有针对我,只是我力量太弱,根本无法破开那力量深入海中去,没资格进入祖殿!”

    “这也不行?”

    方行一听有些急眼了:“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把你送过来的啊……”

    “生命危险?”

    敖烈闻言也是一呆,露出了警惕之意:“有谁对你不利?”

    “你干什么?咬人啊?”

    方行瞪起了眼,一巴掌把敖烈的满脸凶相抽了回来,狠狠问道:“那要怎样才有资格?”

    敖烈有些委曲,还是认真的想了想,眼神里似乎露出了某种迷蒙之色,过了许久,才道:“我也不知道……但我有种感觉,就好像有人在对我说话,他在告诉我……告诉我现在不是进入那片龙殿的时候,此时进去了是祸不是福……至少……至少也要拥有了仙命才行……”

    “仙命?”

    方行呆了一呆,眉头紧紧皱了起来:“怎么又是仙命?”

    敖烈怔怔的:“我也不知道……但是,有那种感觉……感觉非常强烈!”

    “妈的,白跑一趟,这样的话……那你回来吧!”

    方行狠狠叹了口气,然后也不等敖烈反抗,便又将他召回了识界之中。

    本来这就是他想到的最有希望的一个方向,但如今亲自跑了过来一看,才现这个办法并没有自己想中的那么靠谱,那没有奈何,也只有再想其他的办法了,现在看来,自己当初想的倒也不错,在这大仙界之中,仙命就是根基,就是一切的资本,没有仙命,一切成空!

    只是……

    心里还是难免有点暗恨龙族的老祖宗们,给自己的子孙设这么大一门槛做什么呀?

    有本事你们把仙命直接留在里面不就行了?

    “得趁着那些人还没追过来,赶紧去找别的出路了……”

    方行心里暗骂着,跳了起来,便要赶紧离开这里,毕竟此地不易藏身。

    “他在那里……”

    可还不等他决定逃向那里,便忽听得有人在空中大喝,这回头一看,却唬的变了脸色。

    此时的空中,赫然四面八方都有仙兵急急踏空而来,道道仙气交织,如同在空中编成了大网,而在南、西、北三个方向,魔奎以及那红衣的丫鬟还有山尊等人,赫然正一人守住了一方,踏着恶云,手持法宝,眼神阴冷,满面杀气的逼了过来,便如同三尊凶神也似……

    他们这一次没有逼得太快,而是沉势逼近,逐步缩小着包围圈,生怕再被方行溜走!

    “怎么来的这么快?”

    方行也实在是吓了一跳,想到了这些人早晚会追上来,却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而且看这驾势,赫然便是早就猜到了自己会来这里,直接聚集了所有的力量赶过来了!

    一边是三大高手,背后却是充满了禁制的怒浪滔天,方行赫然被逼在了这一片海角,简直就是被赶上了架的鸭子,除了硬着头皮与那些人大拼上一场,根本走头无路了……

    “妈的,都怪龙族那些老不死啊……”

    方行心间冷冰冰一片,嘴上却忍不住恨恨的骂了起来!

    如今身陷险境,他可不会觉得那是因为对手精明,猜到了自己的去向,只是心里暗暗骂着龙族的先祖,若不是为了送你们的子孙进入祖殿,我至于被人逼到这怒海之前吗?若不是你们临死前将这一片怒海布满了禁制,搞得我也不敢进去,我至于被逼得走头无路吗?

    没奈何,真不行的话,那只能把所有人都唤出来硬拼一场了……

    “大家小心,这一次务必不能让他逃了……”

    此时缓缓围了过来的山尊,也是小心翼翼,沉声大喝着……

    只不过,也就在这时候走头无路的方行,阴着张脸准备大战一场时,也不知是方行的咒骂唤醒了天机,还是眼前这一片怒海里的浪潮拍的太高,惊动了天象,正在场间肃杀之意暴涨,达到了巅峰之时,忽然之间,九天之上,喀喇喇一声响,却有一道神雷划过了天际……

    哗哗哗!

    毫无半分预兆的,瓢泼大雨从天而降,整片龙界都阴晦了下来……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