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给我跪下(三更)

掠天记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给我跪下(三更)

    ps、想知道小土匪手持欺天霸蛮刀,凶风无限,准备杀人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吗?

    某位读者里的高手画出了那个画面,老鬼已经看过了,非常的赞,把我都看得激动了,欢迎大家移步微信公众平台赏析,将会于今晚布,也算是给大家的一份圣诞小礼物!大家直接搜索黑山老鬼或是公众平台微信号heishan1aogui99添加即可,平安夜快乐啦……

    “此人,果还是一如既往,铁石心肠……”

    看到了被一刀劈碎的山尊,魔奎都忍不住心惊肉跳,尤其是在听到了山尊说出了为何一意要杀帝流的缘故之后,更是觉得那个似乎毫无挂碍的帝流心冷可怖。  心里想着的同时,他也抓住了这个机会,狠狠的将一腔神通都灌入了那一道大罗仙符之中,他知道这是自己惟一的机会了,如今的帝流虽然实力没有完全复原,但无论是度还是反应,都已经异常可怖,正常情况下,他很难用大罗仙符将其镇压,如今山尊被斩的时机,正是镇压他的惟一机会!

    轰隆!

    山尊在帝流的刀下,被斩成了齑粉,连神魂都未能逃过,悲啕着磨灭,而那大罗仙符,却也借着这个机会降临到了方行的头顶,上面紫意滚荡,充斥虚空,直冲帝流天灵盖……

    “给我镇压!”

    魔奎愤声大吼,所有的仙力全部施展了出来。

    这次可与上次不同,他没有丝毫的留手,为了彻底镇压住帝流,毁了这仙符也在所不惜!

    也就在这一刻,方行刚刚斩杀了山尊,正回过身来,然后大罗仙符便浮现在了他的头顶,荡荡紫意环绕了过来,仿佛一条又一条的巨龙,绕在了他的身上,将他连人带刀,都锁在了空中,而对他本人来说,更像是直接被钉住了神魂,整个人呆呆怔怔,失去了反应……

    “哈哈,哈哈……这一次你还不死?”

    魔奎见到这一幕,喜出望外,哑声大笑了起来,几若癫狂。

    能够顺利借这一道大罗仙符镇压方行,对他来说实在是一件喜出望外的事情,一见得手之后,立时大笑起来,而后飞身冲出,掌中仙矛凝聚了天地之间无穷浩荡的仙法之力,竟然化出了一条独角怪蛟的模样,带着难以言喻的凶戾之气,狠狠的朝着帝流的胸口刺去……

    什么仙家,什么帝子,这一次都要成为我平步青云的踏脚石!

    心间,有暴戾的声音大吼,仿佛另一个他正是疯狂的张牙舞爪……

    愈是平时胆小油滑的人疯狂了起来,愈是可怖……

    如今的魔奎,分明便是这种类型的典型!

    而眼看着那仙矛逼近,正被大罗仙符层层禁锢的方行,瞳孔也陡然收缩了起来……

    此时的他,只觉得自己真真正正的被镇压了!

    虽然头顶之上,飘浮的只是一道黄色符纸,但他却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像是被一座大山给镇压了,结结实实的压在脑袋上,一动不动,似乎连转换个念头都显得如此艰难,那是一种来自于大罗金仙的意志,虽然只是其意志的一缕,听起来孤孤荡荡如同烟云,但当那一缕意志结结实实的压在了自己的头顶上时,却有一种巍巍峨峨高不可攀的无穷重量……

    那感觉,好似手脚肉身全被束缚,便空有一身力量,也丝毫施展不出来……

    看样子自己还是对这大仙界的认识有些不足,因为曾经在这大罗仙符之下逃脱,本来都有些轻视了,但如今才知道,当初能逃脱也有些侥幸,主要是那仙符之威震慑不得自己,但如今那仙符可是显露出了真正的水准,这就不是打算束缚自己了,是直接镇压过来啊!

    “还好,我底牌也够多……”

    望着正迅接近自己的魔奎那张癫狂的脸,方行心底也暗暗笑了起来……

    “受死!”

    魔奎仙矛击刺而来,度极快,瞬息间便要洞穿方行的肉身!

    可却未想,也就在他这一矛击刺过来之际,忽然间就看到方行身上异变陡升,在被大罗仙符镇压之后,他手脚肉身,甚至是神通皆动弹不得,但却未想,挂在他腰间的一颗小小的骷髅头骨,却在这时无风自动,漂浮了起来,与此同时,居然在不停的变大,同时飞到了方行的头顶之上,颗颗金色的符文从骷髅头骨之中飞了出来,同时想起的,还有隐隐梵唱……

    那种梵唱之声,像是有无数的僧人,躲在周围看不见的虚空里,齐声诵经!

    “怎么会……那是佛家的……”

    魔奎大吃了一惊,这一矛的气势,已然下意识放缓了……

    然后下一幕,他就看到了更为惊人的场景……

    随着梵唱之声响起,那骷髅头骨里面,赫然流出了道道金丝,居然在这虚空之中,化作了一尊大佛,慈眉善目,端坐不动,仿佛亘古以来便存在于那片虚空,天地都因为它的存在,而放缓了时光的流,无尽快弯幻的烟云,在这时候都近乎凝滞,被定在了时间里……

    而那道悬浮于方行头顶之上的大罗仙符,倾泄无尽紫气,化作巍巍高山,镇压万物,可那一座高山,却赫然被大佛的手掌缓缓的抬了起来,托住了大山,然后,一丝一丝,一分一毫,缓缓上举,居然硬生生将那大罗仙符给一点一点托高了稍许,留出了一分空隙……

    “那……那究竟是什么,居然可以动摇大罗仙符的镇压?”

    魔奎已经吓的牙颤齿冷了,他是个识货的,知道这一幕代表的可怕,那大罗仙符里,可拥有着大罗金仙的意志,而那意志,居然被那大佛给推了起来,这岂不是说,那大佛的源头,其灵所寄,其本源的幻化,乃是一个无论意志还是力量,都不输于大罗金仙的存在?

    这世间,还有这等佛陀存在吗?

    若真是存在,那又怎么会和这个帝子扯上关系的?

    “嗯?有意思……”

    就连方行,也有些诧异,缓缓走了出来!

    原本被镇压的他,只想动用那骷髅头骨,召唤神宫来护住自身,毕竟这骷髅头骨,原本就是他的小世界,内有浮屠大阵,最是可以护体,只是后来他有了识界,这骷髅头骨却成了鸡肋般的存在,平时都只是挂在腰间当作装饰了,如今却是没想到,一个念头生起,居然无形中催动了骷髅头骨里面的浮屠大阵,而那大阵,此时表现的也远自己的预料,居然有了一点灵性,主动将大罗金仙的意志给动摇了,里面甚至隐隐有了一股子较劲般的意味……

    “进入了仙界之后,很多东西都开始有了变化了……”

    哪怕是在恶战之中,方行也忍不住隐隐想到了这一点,有许多变化在慢慢的出现!

    然后他就目光凶狠的看向了魔奎,嘴角勾起一抹怪笑:“穷鬼,也跟我斗?”

    “哗……”

    黑白刀芒浮起,犹如闪电,瞬间撕裂虚空,斩向魔奎身前。

    “噗……”

    魔奎一见方行居然挣脱了那大罗仙符的镇压,只惊的一身冷汗,急急的驾起了仙矛,运起全力挡在身前,虽然堪堪挡下了那两道刀芒,但却被那刀芒上附着的可怖力量震颤,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而后整个人都如断线风筝一般向后跌了出去,只不过他毕竟也本领不弱,居然没有失去所有的战力,借势跌出了几十里之后,立刻又一声大吼:“白戾来……”

    “啊呜……”

    随着他的大喝,斜刺里一条白影冲了过来,将他驼在身上,向着远空急遁。

    那赫然是一头白色凶虎,正是魔奎的坐骑,一直潜伏在侧,魔奎此人也算是心决意狠之辈了,一旦决定了要杀帝流以媚帝释,便立刻狠下杀手,而如今,一见出手失败,便立刻决定逃走,一点也不留恋,一声呼唤召来了白虎,立刻跨坐其上,那白虎爪裂虚空,驰云驭电,居然跑的非常之快,几个纵跃间,便要跳出这一方天地,钻进虚空裂隙之中逃走……

    若按他的计划,就算是方行也追不上他。

    只是,这一如意算盘,却被另一道身影给打乱了……

    白虎刚刚要逃走,却忽然间被一只妖魔拦住了去路,赫然便是一只生有九的巨妖,九颗狰狞的头颅之上,十八只眼睛都凶戾异常的盯着魔奎,硬生生逼得白虎停了下来,低头闷吼,凶气四溢,只是偏偏不敢靠近那妖魔,反而一边低吼着,一边下意识的后退……

    居然是那妖魔九头虫,不知何时,挣脱了束缚的他,已经杀的那七道九山之人不敢近前,却得了空子,直接拦到了他身前来,在这最要紧的时候,硬生生堵死了他的去路!

    “你……你……让开!”

    魔奎又惊又怒,愤声大吼,只觉一颗心都沉到了谷底。

    而九头虫则是阴冷冷的,一身的煞气,冷冷的看着魔奎,眼睛里似乎有着无尽的怒意。

    “给我跪下!”

    他的声音沉沉响了起来,最中间的一颗头颅,死死盯住了魔奎。

    “你……”

    魔奎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惊怒开口,但却不知该回些什么。

    而那九头虫,则已缓缓逼了过来,声音里蕴含着一股子无法形容的悲愤与痛恨之意,更有难言的狂妄与倨傲:“吾乃九灵一族族长,世间最后一个九灵族人,天元万年以来第一个成仙之人,合该万族尊崇,千古流名,而你……又算什么东西,居然敢让我跪下说话?”

    面对着这妖魔的质问,魔奎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倒是方行在后面听了这些话,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孙子居然还挺记仇的……”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